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DNA出現機率創造論與進化論

(2016-08-10 12:12:21)
标签:

科學

信仰與科學

分类: 神/哲/科/進/心理/大脑相关研

第一課 創造論與進化論

  基督徒說聖經上所記載的句句都是真的。但是,當我們談到生命的起源時,任何一位具有科學常識的人都會知道,目前的生物界是由進化而來的。可是創世記頭兩章所記的“神創造萬物,各從其類”,這與科學真理大有沖突,基督徒如何處理這個難題?

  進化論被寫進很多書裡,不少學校也在課堂上宣講進化論。人們自然會認為進化論已是事實(evolution is a fact),認為進化論是科學定律。其實,這是一種誤解,進化論並不是科學規律,它只是達爾文基於他觀察到的一些現象而提出的一種假說。這個假說並沒有被証實,目前正受到嚴重的挑戰。

  熱力學第二定律告訴我們,宇宙不是在進化,乃是在退化之中。曾長期在美國西北大學執教的物理學家貝克博士(Dr. Edson Peck)指出,“我們的宇宙中熵值有增高的傾向”,“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宇宙像一個發條逐漸慢下來的大時鐘。”

  宇宙中有一些現象是暫時逆熱力學第二定律的,如房屋的建造,生物由受精卵發育為完整的生物個體等等。說“暫時”,是因為房屋有一天會朽壞,生物都必定要死亡、解體。即便如此,暫時逆熱力學的生命現象仍需要兩個必備條件。一是要有藍圖或指令。這就是在精子和卵子的DNA中,所攜帶的來自父母雙方的遺傳基因。第二是要一個能量轉化系統,以供給發育時期所需的能量,將藍圖變成實體。光合作用、消化作用、血液循環和呼吸作用等都是這樣的轉化系統。

  如果進化是宇宙的普遍現象,那么在宇宙中一定有宏大的指令系統和能量轉化系統,使萬物能逆熱力學第二定律,由無序到有序、由低級到高級不斷地進化。但是,人們在宇宙中找不到這樣的系統,故進化論在理論上是與熱力學第二定律直接相沖突的。

  進化論認為生命是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由無機物變成有機物,由有機物演化出氨基酸、蛋白質,最后演化為最簡單的單細胞生物,產生了生命。五十年代初,米勒 Stanley L. Miller)的實驗(借助電火花從還原性氣體中得到氨基酸等有機物)被認為是這種理論的重要依據。但幾十年來,這個實驗已受到嚴重的挑戰和質疑。

  退一步說,假如氨基酸等能在原始大氣中由無機物產生,這離生命的起源仍然還有遙遠的距離。生命有許多特點,最主要的是要有新陳代謝(Metabolism)和繁衍后代(Reproduction)的能力。這兩種能力都來自DNA(或RNA)的功能。

  DNA本身並不複雜;它是由四種不同的核 酸相聯而形成的長鏈;複雜的是DNA分子中這幾種核 酸排列的順序(Sequence)。DNA正是藉著這四種核 酸的不同排列順序產生了不同的基因,並由此產生不同的生物及其他生命所必須的化合物。DNA是否能隨機形成呢?

  1967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愛根博士(Dr. Manfred Eigen)曾作過如下的計算。一個含有221個核 酸的DNA分子,四種核 酸不同排列組合的可能性是42214221次方)或者是1013310133次方),而10105個這樣的分子就足以充滿整個宇宙﹗這10133次隨機組合之中,只有一次組合是可以產生第一個生命的。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讓這10105個分子隨機組合,組合的速率為每秒一萬次(104),假設宇宙的年齡為三百億年(1018秒),那么,從宇宙形成到現在,一共可以產生的組合方式是1012710105 ×1018 ×104),還不足以產生一個有正確核 酸排列組合序列的DNA分子﹗

  根據美國太空總署的資料,最簡單而“有生命”的蛋白質分子,至少含有四百個氨基酸。也就是說,需要至少由一千二百個核 酸組成的DNA分子,使該蛋白質能夠產生。人們在最簡單的原核生物中看到的DNA分子,含有幾千個,而不是221個核 酸。可見,無論宇宙的年齡有多長,“進化”速率有多快,單靠隨機組合而產生第一個生命所必須的DNA分子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

  此外,如果生命真是從無機物逐漸進化而產生,然后由簡單到複雜,由低級到高級不斷進化的話,化石中一定可以找到這種進化的証據。可是化石的証據對進化論的觀點是非常不利的。在地質和古生物學界,把寒武紀早期(約5.7億年前)作為“隱生宇”和“顯生宇”的分界。因為在寒武紀之前的地層幾乎找不到生物的化石,而寒武紀早期,幾十個門(Phylum)的動物的化石突然同時出現,被稱之為“寒武紀生命大爆炸”。這是進化論無法解釋的。“生命大爆炸”和中間類型的化石的罕見,是進化論在實踐的層面所面臨的困境或死結。

  是不是因為進化論不能成立,所以創造論就因此而成立了呢?

  這是不是迷信呢?人用科學方式否定進化論的同時,是不是也能用科學的方式來肯定創造論?

  科學研究的對象所必備的一個條件是重複性。亦即,在相同的條件下,總能產生相同的結果。宇宙、生命、人類的起源是已完成的事情,無法重複,故已超出科學研究的范疇。宇宙是進化來的還是由神創造的這一問題,科學無力作答,既不能肯定,也無法否定。對此,進化論學者和創造論學者都有相當的共識。

  既然進化論和創造論不能用科學方法証明或否定,關於起源的看法是憑信心而不是憑眼見建立的。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能客觀地、合乎科學地來討論起源問題。因為我們的信心不應該是憑主觀意愿或輕率、盲從的,而是基於對客觀事物的觀察、分析和思考而建立起來的。基督徒接受創造論是因為他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聖經》是神的話語,相信《聖經》是完全無誤的。《聖經》明白地教導說,宇宙萬物都是神創造的。同時,他們也確信,神啟示人類的兩本書──《聖經》和《大自然》絕不會相互矛盾而是相輔相成的。早在進化論形成前幾千年,神就明確宣稱,宇宙及其中所充滿的,全是神所創造的。隨著科學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認識了這一真理。

  創造的模式則與熱力學第二定律相吻合。起初神創造天地時,“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創一4)這告訴我們神起初創造的世界是冷熱分開的低熵世界。世界被創造后,即慢慢開始退化。熱力學第二定律的提出只是近一、二百年的事,但《聖經》早在兩千多年前,就清楚地指出了宇宙中熵不斷增高的自然趨勢,“天地都如外衣漸漸舊了。”(詩一○二26)“天必像煙雲消散,地必如衣服漸漸舊了。”(賽五十一6

  如果把熱力學第一定律和熱力學第二定律結合起來,可以引伸出一個十分重要的結論。第一定律說︰物質不能被創造,也不能被消滅,也就是說,宇宙不能自己開始︰熱力學第二定律卻說︰宇宙必定有一個開始。這樣,宇宙只能有一個不受第一定律支配的超然的開始。這樣的開始不可能是自然進化,而是神超然的創造。對一般科學家而言,由於世界觀和信仰不同,在科學研究中總會有意無意地,或多或少地重視或偏愛自己所預期的結果,會接受和堅持那些証據並不十分充分,但符合自己世界觀和信仰的假說或理論。真正要做到客觀、公正、敢於在真實面前修正自己的觀點是相當不容易的。

  當愛因斯坦推出相對論,別人指出相對的公式中含有宇宙膨脹(或收縮)的結論時,愛因斯坦不接受,以為自己的計算有誤,所以特別引進一個宇宙常數,以消除宇宙膨脹或收縮的可能性。他這樣做並不是因為一時疏忽,而是他不相信宇宙有個開始。以致他最后公開承認失誤,接受了宇宙在膨脹、宇宙必有個開始后,心裡仍感到別扭,他在和朋友的通信中說︰“宇宙膨脹之說,對我有點刺激。”但這位科學巨擘是值得欽佩的,他畢竟有承認錯誤的勇氣。

  但也確有不少科學家在研究宇宙起源中進一步認識了神。因發現大爆炸余留的微波輻射而獲得諾貝爾獎的彭茲雅(Penzias)就公開表示,《聖經》的記載和當前天文學的最佳科學佐証不謀而合。當美國著名的勞倫斯.巴克萊(Lawrence Berkely)實驗室的科學家,於一九九二年發現大爆炸遺留的微波輻射是那樣均勻雅致,那樣精美絕倫時,他們說這好像是親眼看到了神一樣﹗神一直藉著《聖經》和大自然向人們啟示神自己,凡真誠尋求真理的科學家都能認識神。

  就生物而言,《聖經》清楚表明,神是“各從其類”造的,不是從一類變成另一類的;人則是按神的形象和樣式造的,並有神的靈。“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4)人有自由意志,創造性、理性,有良知,有對永恆的向往,有對永生神的敬拜,這些都是神的形象的投射,是人以外的任何動物不具有的。很明顯,人與其他動物之間有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人絕不可能從猿猴進化而來。

  既然達爾文的進化論從一開始就面臨著如此多的困難,為什么進化論卻能沖破西方有神論的強大思想體系,破土而出並被廣泛接受呢?如果達爾文主義真像前面所分析的那樣四面楚歌,為什么許多國家的教科書裡,仍教授進化論而不講授神創論呢?

  中古教會受亞裡斯多德的影響,認為《聖經》中的神是宇宙的終極因或第一因,同時相信地球是宇宙的中心。

  由於哥白尼、伽利略等人的努力,日心說被確立,揭開了以觀察、實驗為主要手段的現代科學的序幕。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但是,人們在拋棄亞裡斯多德的地心說的同時,把神是宇宙的第一因的觀點也拋棄了。雖然在現代科學發展初期,涌現出以牛頓為代表的一大批傑出的基督徒科學家,但在現代科學發展的過程中,反對超然因素,站在純粹自然的立場觀察、描述自然的自然主義(或人文主義)的世界觀,逐漸在科學界占了優勢。進化的思想是這個大背景的產物。

  達爾文進化論產生的過程是︰憑著無神的、要用純自然的方法,闡明生命起源的信心和決心,基於有限的觀察,提出進化假說,然后選擇性地尋找支持其假說的証據,對不利的証據全然不顧。也就是說,達爾文的進化論主要是源於信仰,而非來自充分的科學依據。達爾文將種內的變異的現象作為依據,大膽斷言一個種可以變成另外一個種,甚至一個大類可以變成另一大類。這是缺乏事實根據的。現在,進化的思想在一些人心中扎根。認為只要有相似的性狀,就一定有親緣關系。其實,有親緣關系定有相似性狀;但有相似性狀不一定有親緣關系。為適應相同的生態大環境,生物有相似的器官、組織、基因,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這並不証明它們是由一個變成另一個的。進化論有不可証性。因此,創造與進化之爭的實質不是學術之爭,乃是兩套哲學和信仰系統之爭。

  池迪克(Dr. Donald E. Chittick)指出︰“科學的新發現並不會叫人改投進化論;反而是人對哲理和神學的取向,能叫人否定‘創造’,由一個世界觀跳進另一個完全相反的世界觀。”“今日,許多人仍未察覺進化論的本質,不認識它屬於哲學過於科學范疇。人們先是思想變了,才接受達爾文主義。人們需要一種自然主義的律,解釋生命之源,才能逃避超自然的創造論,達爾文主義恰巧能填補這個空缺。”所以,《物種起源》問世時,解放神學家們表現出比科學家更大的熱情。

  當今,科學被不少人視為認識真理的惟一途徑。達爾文的進化論有科學的外衣,因此,堅持進化論、教授進化論變成一種有“科學水準”的時尚。因為進化論與學術界流行的自然主義世界觀十分投合,科學家和解放神學家來不及對進化論作徹底的了解和縝密的審視,便全盤地接受了它,而且以各種權威的方式向大眾傳播進化論,使人們以為在課堂教授的、寫在書上的進化論一定是真理。

  如果你現在仍相信進化論,希望能存一顆開放的心,認真地把創造論、進化論作一番比較,以便重估自己的觀點。只有虛心聽取不同觀點,並作深入思考,我們才能不斷修正自己的思想體系,使之一步一步地逼近真理。


  分子生物學興起后,一些學者開始尋求進化論的理論基礎。他們認為,因為在自然界,生物的基因在不斷發生突變(Mutation),基因突變導致生物性狀發生變異。也就是說,基因突變是進化的原料,自然選擇則是進化的動力。這種被稱之為“新達爾文主義”的論點,乍聽之下很有道理,但卻經不住推敲。的確,基因突變的現象是普遍存在的,但突變的速率很低,在每一代中只有10-410-6。更重要的是,這些突變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致死的或有害的。這種有害的突變為何能成為進化的原料呢?

  有人會爭辯說,雖然百分之九十九的突變有害,總有百分之一或千分之一的基因突變是有益的;這些有益的基因突變經漫長歲月即可導致進化。這種爭議是缺乏根據的。前面已談到,即使以每秒鐘十萬次的重組速率,三百億年中尚無法自然形成一個最原始的生命DNA分子,在短短的幾十億年的地球歷史(姑且說有幾十億年之久)中,以這樣低無害的基因突變速率,怎么可能完成從細胞到人的進化過程呢?

  把自然選擇作為進化的動力,理論上也講不通。自然選擇只是使適者生存,自然選擇只是一個被動的“篩”而已,並無主動的導向功能。物種變異加上自然選擇,可能增加物種橫向的多樣性。如像一只白毛雞演化為黃毛、花毛雞等。這些雞處於同一“進化”水平,只在橫向增加了亞種、變種等,但自然選擇沒有把生物縱向地由低等進化到高等的功能。正像前文談到的,這種由簡到繁的進化過程是違反熱力學第二定律的。自然選擇本身既沒有能量轉換系統又無藍圖或指令系統,故暫時逆熱力學定律而導致生物進化是不可能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