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烟痕
烟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67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收藏诗评,感谢航!《忧郁中的挣扎》

(2015-03-24 17:51:43)
标签:

转载

忧郁中的挣扎

—---重读弄春十三月的《忧郁的原始森林》(组诗)

文/思航

 

<一>


   《忧郁的原始森林》是弄春十三月于2007年在论坛发表的一组诗歌。必须承认,我当初的阅读是完全不能进入诗中的文字世界,诗中所呈现的忧郁、痛苦、挣扎、抗争等等人的生命中时刻存在的现象,以及语言中闪烁的智慧都未能充分领悟。时隔一年重读这组诗,仿佛已渐渐溶入其中。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同时也是深刻的,因此刻的我所持有的是一种自省的阅读心态,或如此才可证明自己对于人生还有着些微的感觉。

忧郁的原始森林(组诗)

压抑
瞳眸无光。天,低垂眼睑
黎明到来之前,谁还歇斯底里地
挤压黑暗
若大的原始森林里,正在发育的动物
连同长势迅猛的植物
生长的气息
    浮不上来


坚硬
我落魄在这片荒野。身旁虚若流水,
我试着找寻倚靠,在与烈风的碰撞声中
我听见从山顶滚下锋利的石莽和饿狼牙齿的坚硬,
我不愿后退,我甚至一次
又一次地努力向它们靠近,因为我坚信
在它们坚硬的吞噬中
一定有我柔软的位置


鸟羽
或许天就要亮了。高空中,有柔质的羽毛一片一片
跌落,血的腥气随即弥漫空中,大鸟嘶鸣

 

我的衣服也染上血渍
柔软裹不住伤


<二>

 


    一首诗,通常从题目开始。原始森林原就充满神秘感觉,再以忧郁定性,读者不能期望此组诗能描绘出明艳、斑斓的色调,有的也只会是以黑色为主调的单色,一种朴素的呈现。《忧郁的原始森林》这个题目虽不富个性,但已突显其朴素的程度。再纵观整组诗,感觉如一巨幅画像,而每一首诗则是画像中截图,诗中语言不是一些说明性的文字,而是画像构成的因素。透过这幅画像,读者将由最初的视觉观感出发,由此产生联感,从而进一步去感受诗中潜在的意境。

    仔细审视《压抑》,该诗是以一种自上而下纵立的发展,从“瞳眸无光”的天,再到地面上原始森林,一切的一切都笼罩在黎明前的黑暗当中,就如画图中漆黑的背景上压着大块的墨青,这是一种静感的表现,隐藏并束缚着“气息”的生长。而诗中“歇斯底里”、“挤压”、“发育”、“迅猛”等词语却是力量的表现,是一种欲突破。那大块的墨青的静就如一种沉潜、庞大的动感,最终将那漆黑的背景压倒。

    如果说《压抑》是纵立,那么《坚硬》就是横向的,略带抒情的。这幅截图仍沿用着朴素的黑调单色背景,因“锋利的石莽和饿狼牙齿的坚硬”只是听觉中的感受。落魄在荒原中的“我”可以是“正在发育的动物”,也可以是“长势迅猛的植物”,一如原始森林般神秘,在读者眼中仍是墨青一块,只是线条有着淡淡的变化。“落魄”、“虚若流水”、“倚靠”这些秀逸的线条流露出一种柔软的美态;“烈风”、“碰撞”、“锋利”、“饿狼”、“吞噬”,这些粗犷的轮廓则表现出一种坚硬的力量。“坚信”有“我”的“位置”存在,这就是柔软中潜有的坚硬,是一股无坚不摧的韧性力量的表现。“我”一次次努力的靠近,就是柔软与坚硬的一次次较量,也是一次次的冲突形成。如此的色彩碰撞带出了强烈视觉效果,如墨青一块的“我”在低沉的黑暗原色中陡然明朗而鲜活起来。当然,有如此效果的出现,诗者对制造冲突有着充分的驾驭能力是主因所在。

    《鸟羽》是《坚硬》中那种柔软的延续,它不是纵、横向的直线发展,它是一种曲线无限延伸,因它有着起伏,有着让读者想像飞翔的大片空间。“或许天就要亮了”,诗的开始显示背景仍是潜默、低调的黑,只是前景已换作“白”、“红”、“墨青”的组合,也即“羽毛”、“血”、“我”三种意象的表现。诗者的用色逐渐鲜艳,预示着黎明即将到来。此时读者或会疑虑这色彩是否明艳太过?试想像一下,逐趋强烈的色彩对照,可否看作是我“靠近”的进一步表现?即表明“我”的靠近已是一种抗争。

    诗中柔软的“我”靠近“坚硬”,与空中飞翔大鸟的意象穿插,彼此互为隐喻。“我”融入鸟的属性,因而“血的腥气随即弥漫空中,大鸟嘶鸣”,“我的衣服也染上血渍”。鸟融入“我”的属性,因而“有柔质的羽毛一片一片/跌落”。“我”被吞噬,鸟折翼,“共享”抗争失败的结果。“有柔质的羽毛一片一片/跌落”及“血的腥气随即弥漫空中,大鸟嘶鸣”,这两意象是可“看见”或“嗅到”的两幅构图,并不说明什么。只因与“我”靠近动作的并置,隐约所见弱肉强食的意涵就丰富起来,读者尽情想像可能的一些,诗者已无需多言一句。“柔软裹不住伤”此句结束之语很有点古典画作留白的意味,这是诗人一种挣扎趋向平衡的心理体现,更是诗人正视失败的一种表现。此刻因受伤稍作的停顿,不是衰退,而是一种蓄势的酝酿。原始森林或许依旧笼罩在黑暗当中,至少已不再是忧郁的,黎明亦终将来到,只是还需要“我”的努力。

<三>

 


    诗,是诗人的一种内在独语,是对人生的一种诠释与感悟。凭直觉去欣赏一首诗,那是一种享受。当你因喜欢而反复阅读一首诗时,会发觉这种的欣赏方式是远远不够的,你必然会不自觉地、深入地去发掘诗内在的象征意味,进而体味出诗人独语中的诗里人生。

    人的一生不会只有光明,总会遇上挫折、艰辛,就如遭遇黑暗。读《压抑》,从诗人敏锐的想像力中,诗者能感知到现实生活中庞大的压力与抑郁,身处黑暗如同穷途末路,那种恐惧、彷徨与无助可想而知。然而诗人却没有表现出害怕,诗中无处不表现出一种蓄势待发、谋定而后动抗衡精神。很多读者均表示喜欢《坚硬》这一节,因这节诗表现了诗者的精神。“我不愿后退,我甚至一次/又一次地努力向它们靠近,因为我坚信/在它们坚硬的吞噬中/一定有我柔软的位置”,这诗句有异于口号般的呐喊,是诗者的无畏表现,更是真我的一种确切认识,在此瞬间,诗的语言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就如里尔克的“——挺住意味着一切!”。《鸟羽》读来仿佛有点儿“轻”,殊不知却是诗者如真言的言说,在血腥弥漫的空中跌落的一片一片羽毛,在大鸟的嘶鸣声中,“我”听到让人生伤痕累累的战争。现实生活中充满了竞争,弱肉强食无论是自然界或人类中都时刻存在。所谓的柔软与坚硬在“靠近”后都一样,不可避免的伤,诗里所表现的一些又与里尔克诗句的“有何胜利可言?”相契合,不禁猜测,这可会是一种巧合?

    弄春十三月的诗作如他所言是有感而发的一些,因高度的“认识真我”而致使其作品有着纯粹、深纵的优点,所以他的作品总能保持在一个“不坏”的高度上。读者阅读其诗作的过程其实也是一种自省的过程,此刻重读《忧郁的原始森林》这组诗,我仍以为是视觉乃至灵性上的一种享受。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