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ggavara
Aggavar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440
  • 关注人气:6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何帕奥禅法是有问题的观想禅法(个人体会,理性探讨)

(2015-07-22 15:01:47)
标签:

原始佛教

更新1:文章结尾增加了查禅支以及缘起宿命质疑细节

更新2:色聚说的起源-被帕奥系删改的《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93e460b0102x8e9.html

更新3:文章结尾增加了圣弟子见缘起法不思维前世不思维后世的经文

更新4文章结尾增加了曾银湖老师对此文的评论




注:最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陷在帕奥的观想禅法中很多年,之前我只简略质疑过帕奥禅法,从来没有详细论述过自己的观点,所以在我总结马哈希禅法经验之前,整理一下之前我为何质疑帕奥禅法的具体经验体会,此文最好参考帕奥禅法的一些和我观点对立的文章做总体对比参考,去除我个人主观意见,各位自己辨别。

本人曾今修了一年帕奥禅法,亲自去西双版纳的帕奥禅修中心禅修了两个月,修了一些帕奥禅法的止禅,也修了一些帕奥禅法的观禅,修到自己眼前发光,身体发光,期间也听了不少小参,之前的博文之中我有提到过帕奥禅法是观想,但一直没有详细论述我的观点,这里提供一些个人体会作参考。

质疑帕奥并非因为本人最欣赏马哈希禅法,我实际上也很赞同动中禅,葛印卡,雪吴敏,泰国缅甸各派大部分的传统四念处禅法,个人认为目前各派禅法中,大部分都没有问题,只是基础对象不同,辅助提起正念的小技巧不同,总体方法都是培养觉知当下身心现象的传统四念处,而帕奥禅法就比较特别,不管是其止禅,还是观禅,都基于光来禅修,这里我不说大家都指出过的明显问题,例如把宿命通当作见缘起的必要条件,光在传统上一直作为十个观染之一(帕奥禅法整体实际上基于观染在观想)等问题,我主要说一些我修帕奥禅法中的具体实践细节问题。



一 禅法问题



1 帕奥禅法的止不是止,是观想

帕奥禅法有问题并不是指止观本身有问题,也不是说明只有纯观才是对的,而是帕奥禅法既不是观禅也不是止禅,而是一种类似外道观想的方法。

了解一些外道修法的话,都会知道观想多是一些视觉体验,比如看到自己变成佛陀,自己冒光,见到天国等等,这和帕奥禅法为何从止到观全是见到一堆光是很相似的。

而观想是什么呢,就是把不真实视作真实,把自己幻想出来的现象当作真实的现象来观察,以幻想观察出来的真理只能是幻想出来的真理,很多人可能庆幸自己跳出了大乘的坑,进入了上座部佛教,可能他们不知道上座部也有观想论藏,观想理论的类四念处观想法,也就是象法,佛教的坑是遍布在你修学的整个历程之中的,永远也别确信自己找到了真理,除非你到了初果。

所以这里我先从帕奥禅法的止禅细节中论述我的质疑。

---观呼吸

首先帕奥禅法一开始是观呼吸,在呼吸的时候,由于专注,呼吸附近会出现一些禅相,一开始不要求观这些禅相,随后帕奥禅法要求,当光和呼吸融为一体的时候,就开始专注光(个人认为基础对象已经变了,变成了光,而不是在修入出息念了),其实到这里称它为止也没有问题,只不过从修入出息念变为了类似光明遍,白遍的修法。

重点问题来了,五禅支是光点:

当禅修者专注这个光很稳定之后,帕奥禅法会有个验证禅那的过程,也就是把光投向心脏部位,在心脏找出五个光点,也就是五个禅支,其中每个禅支各有不同的感受,从这一套方法可以看出这其实是一种完全的观想,就连清净道论都找不出通过把光投向心脏观察五个光点的说法,更别说经藏论藏了。

当年我听小参的时候,听到有人汇报看到了六个光点,禅师说不对回去再看,还有人汇报五个光点各自的感觉时汇报的不对,禅师说不对回去再看,我想他们只能阅读完帕奥禅师的书智慧之光以后才能按照书中描述观想出来。(《智慧之光》是一本非常详细的介绍帕奥禅法修学细节的书,推荐各位去看)

另外帕奥禅法的初禅到四禅的过渡也很有意思。

当禅修者达到初禅之后,禅师会要求修行者开始决意舍弃其中的光点来达到更高的禅那,从初禅到四禅都是通过舍弃光点来达到,而并非原始佛教中,持续的禅修观察领悟而达到。

另外帕奥禅法的初禅到四禅个人认为也并不是安止定。

本人和一些有帕奥禅那的人聊过,证得禅那以后还能听到外面的声音,还能感受到腿麻,还能换腿,这是在禅那中吗?各位可以自己判断。

---白遍,三十二身分等观想内容

在获得强烈的光的禅定以后,帕奥禅师还要让禅修者修完大部分甚至所有止禅业处(不说帕奥禅法本身不是止禅这个问题,即使它是真的止禅,还要全部修完所有止禅也是很笨拙的方法,佛陀当年一般只让禅修者修一个业处入手,获得心安定后开始观禅,即使佛陀当年那些弟子,全部修完所有止禅都很困难,可想而知现在帕奥禅法那么多修完所有止禅的其可靠性有多少,恐怕都是观想出来的而已,看说一切有部论藏也能看出,说一切有部一般第一步嗔心强的修下慈心,贪心强的修下不净观等止禅,心安定适合禅修后就开始第二步修别相四念处,看到无常苦无我后开始修总相四念处,这种一下修完所有止禅的方法是前无古人的)。

这里就说一些当时经历的,有了四禅的光以后,帕奥禅法还会用这个光来观自己的身体,按照一本三十二身分的书来观看到自己的内脏,当年禅师和我们说书上的内脏是死人的内脏,活人是红色的,最好不要拿死人的图片来观,我估计看那本书应该会真的观出自己体内一堆死人模样的内脏,见不到自己真正的内脏,这是观想。

然后还会要求禅修者去观附近人的内脏,附近动物的内脏,乃至全村,全省,全国人的内脏,这其实如果是真的就已经在修神通了,其实在这里如果有条件,可以在附近象一些西方灵修派别一样,放扑克牌来验牌,我想基本上都是幻觉,如果不是幻觉的话,我想修完帕奥止禅的都有这个能力,随便验证一下,都能有一堆人有神通上新闻。

2 帕奥禅法的观不是观,是观想

帕奥禅法后期观禅需要刻意的按照分别说部论藏一组一组的观出论藏中所有的心与心所。
聪明一些的人首先应该可以看出,不同部派的论藏是有差异的,心和心所在数量上,种类上都不是绝对相同,如果分别说部论藏有一个心和心所说错了或者说漏了,说多了,那么基于这些心与心所产生的观想就可以被颠覆。而且谁能保证只有我们这个部派的论藏是绝对正确,一个心和心所都没说错呢?那为何别的部派的论藏和我们有差异呢?部派时期的理论就真的完全和原始佛教时期完全没有差别?这只是其一

其二就是,如果有过内观经验的人会知道,所有现象都是依据因缘升起灭去的,当下是来什么现象觉知什么现象,真正的四念处会让你去刻意的把所有可能出现的现象(心,心所)一组一组的从当下身心现象中找出来去观察吗?

以上只是比较能说明问题的一点,在帕奥禅法的观中,一开始观察身也是最终要把身观成一堆水晶一样的光芒,再从这个光芒中去找论藏中那些一个一个的色法,基本问题点和上面我说的心与心所的问题很类似。

另外这里就不论述帕奥还要求人们去观未来世,过去世并把这种神通当作见缘起这种明显问题了,如果真的需要观过去未来世,并且还是在缘起这么关键的地方,我估计整个缘起相应里,会有大量佛陀让人去看未来世过去世的内容的经文,可是事实却是在整部经藏中你都很难看到这种教导。



二 其他问题



这里只列举一些非禅法本身的问题,并不是重量级的反对意见,仅供参考,也可当作帕奥禅法攻击其他派别的一些软文的同类文章,可以当作有些我个人主观倾向的言论,可以结合帕奥派本身的一些文章做对比参考。

1 帕奥禅修中心里普遍存在的毁谤其他传承的问题。

毁谤和质疑不同,毁谤指的是无中生有,去过帕奥禅修中心的人,包括加入一些帕奥禅修的讨论群,你可以经常看到一些人发软文以及言论,比如帕奥禅师观察到马哈希禅师在地狱,一些隐晦的指出只有帕奥禅法正确,其他禅法都有问题的言论等等,这些言论在大部分别的禅法内部是少见的,为何频繁出现在帕奥禅法内部,可以说是该方法无法削弱烦恼的一种表现,这些言论往往导致更多的初学者容易陷入此派别,更严重的就是毁谤别的派别,无缘了解到真正的四念处。

本人在帕奥禅修中心的时候,听到过葛印卡不信佛,马哈希禅师的弟子还俗和弟子结婚等等谣言,还导致当时我毁谤了葛印卡老师,差一点毁谤马哈希尊者,以至于我后来一直向葛印卡老师忏悔,后怕自己当时已经产生毁谤马哈希尊者的想法幸好没有说出来。

2 帕奥禅法自己的传承问题

仔细研究帕奥禅法的传承,帕奥禅师本人的修学经历,你会发现,这个禅法并不是他从某上一代禅师那里学来的,而是通过研究论藏,清净道论,乃至清净道论的注释中自己领悟出来的,是一个缺乏传承的禅修体系,而且其一些观点基本都是极端依赖论藏,清净道论及其注释产生的,说严重一些,他的大部分关键理论(光,见缘起是宿命通)这些连论藏,清净道论的重要依据都没有,不过他们自己可能不这么认为。

所以各位也应该警惕另一些没有传承,自己通过研究经藏论藏产生独特见解的派别,如随佛法师等标榜最符合经藏的派别(帕奥禅法也以此自居)。

3 修此禅法对烦恼削弱的效果问题

本人当年在帕奥中心的两个月中,仔细观察了很多帕奥禅修者,导师,包括自己由于帕奥禅法的修行对心的影响,我看到包括导师本人在内,大部分禅修者其实都缺乏对本身身心现象,烦恼的觉察(可能还在专注自己的业处的光而忽视了身心现象),我见过一位证到四禅的老奶奶,当时第一感觉就是不可能是四禅,因为四禅舍心是很强的,而这位老奶奶的行动举止还透露出一些并不轻的烦躁,无明,很像一些念阿弥陀佛的老奶奶,修的很用功,但是生活中可能别人的一些言语就能让他很烦恼。

另外我经常观察当年指导我的导师玛欣德尊者,我有时会在他饭后请教问题(比在禅堂有准备的回答问题更能反映一个导师的修为和举止),我在路边刚说想要请教一个问题,他就一挥手笑着跟我说这个问题不重要要离开,最后我再次请教他才向我开示,从中我看出他本身也缺乏正念。

另外观察我自己修习一年多的帕奥禅法,我觉得我大部分时间都把心专注在光上,以至于忘掉了呼吸本身(帕奥禅法认为最后光就是呼吸,专注呼吸之光就是入出息的禅定),在修观禅的时候,我观察我身体发出的光,以至于忘掉了身的现象本身,这都是一种无明的专注与观想,并不是观,所以我和很多修好几年帕奥的人感觉一样,对烦恼削弱,智慧的产生没有实质效果,跟念阿弥陀佛,藏传观想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异。



我想这种新型禅法的扩大就像大乘佛教当年一样,是不可逆转的,佛法本来就是趋向灭亡的,这类禅法危害性是很大的,我也只能惋惜和祈祷真正的四念处可以多存在世间一段时间,一些修帕奥禅法的禅修者也能像我一样早日脱坑,所以我也一直对别人说,无法看到帕奥禅法问题的人,还没有真正明白四念处,也无法获得真正的观智。

所以如果严谨的禅修者可以听取我的建议,谨慎对待帕奥禅法,即使无法辨别,多去参加一些别的禅修营,了解别的禅修派别,比如马哈希动中禅,葛印卡,雪吴敏等各种其他派别也是很好的帮助辨别的方式,也给自己的解脱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本人认为现在除了帕奥禅法,其他派别基本都没有问题,所以各位可以多反思当年如何陷在大乘迷信之中,再反观自己是不是陷入在帕奥禅法的坑之中,希望我浪费的一年青春,宝贵的修行时间可以给各位做个警惕和参考。

愿正法久住!



原始佛教研究博客

http://blog.sina.com.cn/yuanshifojiao




后续1:关于帕奥禅法通过心脏部位的禅相查禅支以及其他问题的细节说明




通过光查禅支的细节以及帕奥尊者的原文

 


先贴一段帕奥禅师的著作《证悟涅槃的唯一之道》中查禅支的部分,比较有权威代表性

原文链接: http://www.shijian.org/yuan-shi-fo-jiao/19721.shtml

-------------------------------------------------------------------------

因为深厚定力的缘故,有分像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般出现在心脏里面。

如镜子般的光亮,是由有分心产生的色法。它本身并非有分,因为有分心是名法,名法并没有颜色。 

为了辨识五禅支,你需要辨识有分意门,同时需要辨识出现在有分意门里的入出息似相。

当你看见出现在有分意门里的禅相后,接着在该禅相中辨识五禅支

-------------------------------------------------------------------------

最近有人把我之前文章中说的查禅支是看心脏部位的五个光点的问题反应给了玛欣德尊者,基本上和我预料到的回复差不多,也就是分析字眼的问题(只是说禅支不是光点,禅支不是色法,没有提及具体通过光禅相查禅支的细节,我原文因为想表述他们虽然理论上说禅支是名法,但是实际上是通过心脏的禅相色法来查禅支,所以我说他们的禅支实际上就是五个光点),由于我之前的文章只是一笔带过,这次我详细进一步说明。

 

以上我贴的帕奥禅师《证悟涅槃的唯一之道》原文可以看出有几个过程,结合我当年在帕奥禅修中心的经历,简述如下

1  出定时把呼吸的光照向心脏部位

2 心脏部位出现入出息禅相的镜像禅相

3 在心脏部位的禅相中查禅支(通过五个光点的不同感受体会禅支)

 

其中明确的说了我列出的123这三个步骤,除了原文“接着在该禅相中辨识五禅支。”没有像我直接详细的说是五个光点,并且通过光点感受禅支以外,其他都表述的比较明确

 

也就是整个查禅支的过程全是基于光来查

 

我想说明以及质疑的核心是,帕奥禅法从头到尾都是基于光来禅修,通过光来辨识禅支这是有问题的(经典,论藏乃至清净道论都没有这种说法),由于官方解释权在禅林内,并且也不太可能公开说明查禅支的细节,所以五个光点的问题估计很难说清楚。

 

所以即使抛开五个光点,也不影响我想要说明以及质疑的核心:证禅那整个查禅支的过程全是基于光来查。(帕奥禅师著作原文“有分像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般出现在心脏里面当你看见出现在有分意门里的禅相后,接着在该禅相中辨识五禅支。”)

 

所以如果想要针对这个问题问帕奥禅林,适当的问法如下

 

提问:

1 帕奥尊者说“当你看见出现在有分意门里的禅相后,接着在该禅相中辨识五禅支”,请问为何通过心脏部位的禅相查禅支,经典依据在哪?

 

2 原文“在该禅相中辨识五禅支”,请问如何在这个禅相内部查禅支,如果禅支只是名法,为何要通过具体部位的色法(心脏的禅相内)查禅支?

 

我预计还是会按心生色法那一套解释来回复,更多的可能是没人敢这么去问。

 

所以不管理论说的再多,我想表述的核心意思就是,

 

帕奥禅法从头到尾都是基于光来禅修,通过光来辨识禅支这是有问题的(经典,论藏乃至清净道论都没有这种说法)

 

 

其他更重要的问题 



其实五个光点这个问题只是我原文中的一点(只是为了说明该禅法完全基于光来修行),而我文章中提出的更重要的是其他明显的问题,读者应当整体的看那篇文章。

 

比如修三十二身分去观其他人,全国人的内脏这种神通的问题,如果想要给官方提问可以这样问:“修三十二身分观到其他人的内脏是真的吗,可以验证真实性吗?比如让修三十二身分的人准确说出周围的人的位置,姿势,经典中教导三十二身分有教这种天眼通的内容吗?”

 

比如缘起度疑必须有宿命通的这种从经藏到清净道论都没有依据的极端见解,可以这么问:“佛陀时代为何很多没有神通(宿命通)的人证得圣道达到了缘起度疑,而很多外道有宿命通却没有达到缘起度疑,天生有前世记忆的人达到缘起度疑了吗?”

 

而观禅需要观到身体发光,一组一组的观察论藏中所有的心,心所(各部派论藏心,心所都不一致)这种我认为很明显的问题,恐怕只有一些有实际如实观四念处体会的有慧根的人才能看出问题吧。

 

 

最适合拿来研究的问题点“缘起度疑必须有宿命通”

 


见轮回断疑这是帕奥禅师近代提出的个人极端观点,当年佛陀时代是奥义书时代,所有的派别都公认轮回,业力,把佛陀的断疑理解为宿命通还太肤浅了,而佛陀的缘起断疑主要是断的对佛陀在那个时代独立提出的缘起理论的疑惑,而缘起理论和轮回说是不同的。


缘起理论主要是直观的看到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也就是身心现象一个引发一个,按照因果自发生灭无主宰的过程,轮回只是其宏观表现,光知道轮回还不够。


当年宿命通的外道有很多,但他们并未达到缘起度疑,当年没有宿命通的圣者也很多,但是却达到了缘起度疑。


一般不直观修习四念处有实际如实观体会的人可能很难明白上面这个道理,所以我才说把缘起断疑等同于宿命通在佛法修行上还是很肤浅的阶段。


通读经论(经藏,阿比达摩,清净道论)而不是去断章取 义性质的选择性看帕奥体系给出的参杂个人解释性的经典,你会发觉大量的宿命通不是证果必须品的内容,而且这可以说是几千年来公认的基础内容,所以说提出这 种极端见解类似于随佛法师说当年无常 苦 无我其实是说错了一样危险,极端。


而且最早的论《无碍解道》里也明确的写出宏观的见过去世这种缘起是宿住随念智也就是神通的内容,和证果必须的缘起智是明确区分开的。


以后在此博文后我可以贴一些不需要宿命通即可见缘起度疑的经典依据(有很多,网上也有不少人提过各位可以搜索下,早期公认的理论现在却需要找依据可见两千六百年了佛法的衰败),以后可以大家一起收集更多我补充在此博文内部。

 

我为何公开质疑帕奥禅法

 

实际上现在有问题的禅法也有,但是很少有极端的禅法,所以我一般都不提他们,什么是不极端,就是虽然禅法有问题,但是不主动公开说其他派别都错了,只有我是对的。

 

而极端就是公开大量的说其他禅法有问题的言论,帕奥禅法就是这种极端派别,去翻看网络上大量的帕奥禅法的尊者言论(比如出现在很多版块的帕奥禅法刷屏帖),有很多暗示别派有问题的言论,比如讲慧解脱是小学生,先修止再修观是大学生,比如暗示慧解脱也有禅定,暗示别的派别连慧解脱都不是的这种新型极端观点。

 

这种极端带来的危害就是一家独大,垄断,整体性打击整体南传禅法,这对佛法的流传破坏是很大的。

 

所以我即使有这些质疑体会,几年都没有考虑公开说出来,只是在最近看到有身边的朋友加入上座部佛教群,提问其他禅法竟然不给聊,搜上座部的组织,最后加入后发现竟然都只是帕奥禅法,并且内部都流传着各种其他派别有问题的谣言,也禁止聊其他禅法,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也就是帕奥禅法有垄断上座部,代表上座部的这种趋势。

 

所以我才说出来,想要减缓南传佛教衰败的趋势,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怕自己下辈子投生只能修到帕奥禅法,也可以说我的这种执念是曾今信大乘佛教受汉地佛教普通众生思想的影响太多,总有一种过度的责任感,有人说我为何不担心自己会下地狱之类的,我认为真理不怕质疑,真理越分析,每个人的见解都能提出供更多人分析了解,真理才会越清楚,避免了很多人一入门就认为某派就是绝对真理(比如有的人最近说以为上座部就是帕奥禅法,后来才知道还有那么多派别,这就是受上文所说的一家垄断所影响),不管各位认不认可我,本人并不代表绝对真理,能提供个人经验理解启发到一些人思考,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愿正法久住!

 



后续2:圣弟子见缘起法不思维前世不思维后世的经文


《杂阿含经》(二九六):多闻圣弟子于此因缘 法、缘生法正知善见,不求前际,言:我过去世若有、若无,我过去世何等类,我过去世何如?不求后际:我于当来世为有、为无,云何类,何如?内不犹豫,此是 何等,云何有此为前,谁终当云何之,此众生从何来,于此没当何之?若沙门、婆罗门起凡俗见所系,谓说我见所系、说众生见所系、说寿命见所系、忌讳吉庆见所 系,尔时悉断、悉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成不生法,是名多闻圣弟子于因缘法、缘生法如实正知,善见、善觉、善修、善入。”

相應部12相應20經,
⋯比丘們!當聖弟子已以正確之慧如實善見這緣起與這些緣所生法,他將跑回過去:『我過去世存在嗎?我過去世不存在嗎?我過去世是什麼呢?我過 去世的情形如何呢?我過去世曾經是什麼,[後來]又變成什麼?』或者,他將跑到未來:『我未來世存在嗎?我未來世不存在嗎?我未來世會是什麼呢?我未來世 的情形如何呢?我未來世會是什麼,[以後]又變成什麼?』或者,他現在內心對現在世將有疑惑:『我存在嗎?我不存在嗎?我是什麼?我的情形如何?這眾生從 何而來,將往何去?』這是不可能的,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比丘們!聖弟子已以正確之慧如實善見這緣起與這些緣所生法。」 ⋯⋯⋯


----------------------------------------------------------------------------------------------------------------

以上经文佛陀说圣弟子如实见缘起法

不去思维我未来世怎么样,过去世怎么样。因为不理解缘起的人就会往宿命通上想。

而圣弟子是一种无我的视角直观此有故彼有,一个引发一个由无明贪爱集起的过程。你自然知道贪爱不断这个缘起链条从长久之前到长久之后都会永恒的转下去。

这就是真正的缘起带来的智慧,和无常苦无我都紧密联系在一起。

所以佛法的核心是缘起 初果的法眼是缘起



见轮回断疑这是个别禅师近代提出的个人观点,当年佛陀时代是奥义书时代,所有的派别都公认轮回,业力,把佛陀的断疑理解为宿命通还太肤浅了,而佛陀的缘起断疑主要是断的佛陀在那个时代独立提出的缘起理论,而缘起理论和轮回说是不同的。

缘起理论主要是直观的看到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也就是身心现象一个引发一个,按照因果自发生灭无主宰的过程,轮回只是其宏观表现,光知道轮回还不够。

当年宿命通的外道有很多,但他们并未达到缘起度疑,当年没有宿命通的圣者也很多,但是却达到了缘起度疑。


一般不直观修习四念处可能很难明白上面这个道理,所以我才说把缘起断疑等同于宿命通在佛法修行上还是很肤浅的阶段。



后续3:曾银湖老师对此文的评论

原地址:http://www.oba.org.tw/modules.php?name=Forums&file=viewtopic&t=2903

                                                        談光

這是一份很值得參考的禪修心得,文如其人,它充分顯示了作者是一個腳踏實地、重視實踐、個性正直、明辨是非而不盲從權威,又肯將自己的經驗忠實地與人分享的禪修者。他指出了一些不應該被一個明智的禪修者所忽略的問題,我稍微再詳細地說明如下:

1. 安那般那念從第1步驟到第16步驟的業處都是「呼吸」,精確地說應該是「長、短、入、出息」;沒有理由在任何一個步驟轉換為「光明」。至於循安般念16個步驟,進入第四禪之後的光明則與「觀想(幻出)」是不同的境界。

2. 部派佛教論藏中,「光明遍」的取相方法是藉由真實的「光源」(例如:圓孔透入的日、月、燈、燭光)引發,而不是由呼吸放鬆身心所幻現。

3. 如果是由呼吸所幻現的光明,比較像是印度教、瑜珈教派或光的天使等外道所提倡的修練方法。

4. 誠如作者所說,好不容易從大乘教脫身而出,沒有必要再把自己陷入另一個教派的坑洞裡。《清淨道論》裡詮釋安那般那念的內容,偏離了原始聖典(請參閱《原始佛教與南傳信仰的差異》一文 http://www.oba.org.tw/modules.php?name=Downloads&d_op=viewdownload&cid=1
,豈能根據它來教導安般念的禪修?

5. 茲摘錄網路上類似光的靜坐範例,提供大家參考:

光能靜坐的基本步驟
1. 把身體放鬆下來,做深呼吸,釋放所有盤繞在你心識裏的思想。
2. 默念你的肯定語意。
3. 唱頌OM字。(如果想這麼做的話)
4. 恭請十方賢聖與淨光兄弟的老師們與我們同在。
5. 把意識集中到前額,使所有的自我成為一個整體,完整而光明。
6. 引導所有的自我,經由較低體系而流通。
7. 激發啟動光的能量。
8.引導光的能量在身體上流通,把光的能量集中在身體與星光體上,先以逆時針方向由上而下地旋轉一次,以淨化身體上的雜質。再以順時針方向環繞身體一次,這樣可以放大正面的治癒頻率。
9. 進入完全的靜默中。
10. 把光導向需要這能量的人。
11. 當靜坐結束時,把身體中的雜質經由腳底射入地心。
12. 回到正常的意識狀態中。
願真誠的禪修者都能具備優良的辨識能力和「依法不依人」的基本信念!



南北傳論書中的「光明遍」 VS. 南北傳經律中的「安那般那念」
Ⅰ、北傳(梵文漢譯)《解脫道論》中的光明遍:
問:云何光明一切入。何修何相何味何處何功德。云何取其相。

1. 心作光明相。此謂光明一切入。
2. 彼修心住不亂。此謂修。
3. 光明放意為相。
4. 不離光明想為味。
5. 作意無二為處。
6. 何功德者。與白功德等。修光明一切入。處處見光明。

云何取其相者。
1. 現取光明一切入。於光明取相。若作處若自然處。
2. 舊坐禪人於自然處取相。彼於處處見相。或月光或日光。或燈光或珠光。從彼初常見。隨樂不樂。即見彼分光明即起。不如新坐禪人。
3. 新坐禪人於作處取相。不能於非作處。修光明一切入方便。彼坐禪人如是
1) 或作東西壁。
2) 坐令水滿缽。安置日光所至處。
3) 從彼水光起曼陀羅。從曼陀羅光起著壁光。
4) 於此見光明相。
5) 以三行取相。以平等觀。以方便。以離亂。如初廣說(光明一切入已竟)

Ⅱ、南傳(巴利漢譯)《清淨道論》中的光明遍:


於光明遍中說:「把取光明遍的人,對於壁隙或鍵孔或窗牖之間而取光明相」
一、若過去有經驗而具福者,則看見
(1) 透過壁隙的日光或月光照到壁上或地上所現的曼陀羅(圓輪),
(2) 或透過枝葉茂密的樹林的空隙和茂密的樹枝所造的假屋而照到地上所現的曼陀羅,都能生起於相。
二、其他無經驗者,亦得於上述的光明的曼陀羅作「光、光」(惡跋沙、惡跋沙)或「光明、光明」(阿羅迦、阿羅迦)的修習。
三、如果不可能對那樣的光明修習,則於甕中點一燈封閉它的口,再把甕鑿個孔,放在那裡把孔向到壁上。這樣從甕孔中透出的燈光照到壁上便成為曼陀羅,然後對它作「光明、光明」的修習。這燈光比上述的光還可以持久。
這裡的「取相」是與壁上或地上所現的曼陀羅一樣的。「似相」則如很厚而淨潔的光明積聚一樣。餘者同樣。
諸禪友!南北傳的光明遍都是緣眼根、真實的光源(色塵)、眼識,三者和合而生觸。由此具體、明確的眼觸而生較穩定的「苦、樂或不苦不樂受」以抉擇或增益光 明的取相修習。至於經由觀察呼吸所幻出的光明相則是緣意根搜尋光像(法塵:想蘊中的印象,或色塵:呼吸的白煙像)和意識,三者和合而生觸。由此虛擬、想像 的意觸而生不穩定的感受。縱使其修習的過程多采多姿,充滿感動共鳴的激勵,卻很容易偏離自心相而取外相。兩種禪法雖然都宣稱修習光明,卻運用完全不同的 根、塵、識來修習各自的光明業處—光源反射和雲煙白相。

佛陀在「四大教法(準則)」中,教導我們要「依經(法)依律」來分辨佛教。那麼,根據南北傳經律記載的安那般那念,十六個修習步驟中都只一再提及「入息如 入息學(或知),出息如出息學(或知)」,沒有在任何一個步驟裡提到「光明」一詞。很明顯的,安般念的修習是緣身根、息(呼吸)觸與身識,三者和合而生的 內觸。緣此微細的內觸,最易於直接而快速地生起穩定的「喜樂感受」,亦即獲得「喜樂內觸」而進入禪定,這才是禪修取相的精要所在—「當取自心相」。所以安 般念乃是佛陀一再教導的,最殊勝的禪修業處,並不需要在修習的過程中轉入或藉助任何光明遍的取相。安般念與光明遍、幻光明的所緣乃是截然不同的三個獨立業 處,「依經依律」甚至「依論」都看不出有互相轉換或交雜修習的必要,除非行者也跟大乘的禪宗信徒一樣,認為世尊背後還留了一手「教外(道)別傳」,而將 「正法眼藏」咐囑(秘傳)給了淨光天使。但在原始佛典的記載裡,世尊曾經張開手掌出示弟子們「並未隱藏任何的秘法」。

雖然長年修習禪定,但為了避免自己因為習禪不精又孤陋寡聞而詆毀了世尊的教導,還是詳細摘錄南北傳安那般那念的經文如下,懇請中外禪師、禪者乃至學術賢達幫忙找找看「光明到底藏在哪一個步驟裡?」

Ⅰ、北傳(梵文漢譯)《雜阿含803經》
1. 念於內息,繫念善學,
2. 念於外息,繫念善學;息長,息短。
3. 覺知一切身入息,於一切身入息善學;覺知一切身出息,於一切身出息善學。
4. 覺知一切身行息入息,於一切身行息入息善學;覺知一切身行息出息,於一切身行息出息善學。
5. 覺知喜,……。
6. 覺知樂,……。
7. 覺知心行,……。
8. 覺知心行息入息,於覺知心行息入息善學;覺知心行息出息,於覺知心行息出息善學。
9. 覺知心,……。
10. 覺知心悅,……。
11. 覺知心定,……。
12. 覺知心解脫入息,於覺知心解脫入息善學;覺知心解脫出息,於覺知心解脫出息善學。
13. 觀察無常,……。
14. 觀察斷,……。
15. 觀察無欲,……。
16. 觀察滅入息,於觀察滅入息善學;觀察滅出息,於觀察滅出息善學。
是名修安那般那念

Ⅱ、南傳(巴利漢譯)《相應部54.1經》
他只正念地吸氣、只正念地呼氣:
1. 當吸氣長時,他了知:『我吸氣長。』或當呼氣長時,他了知:『我呼氣長』。
2. 當吸氣短時,他了知:『我吸氣短。』或當呼氣短時,他了知:『我呼氣短』
3. 他學習:『感受著一切身,我將吸氣。』他學習:『感受著一切身,我將呼氣。』
4. 他學習:『使身行寧靜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身行寧靜著,我將呼氣。』
5. 他學習:『感受著喜,我將吸氣。』他學習:『感受著喜,我將呼氣。』
6. 他學習:『感受著樂,我將吸氣。』他學習:『感受著樂,我將呼氣。』
7. 他學習:『感受著心行,我將吸氣。』他學習:『感受著心行,我將呼氣。』
8. 他學習:『使心行寧靜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行寧靜著,我將呼氣。』
9. 他學習:『感受著心,我將吸氣。』他學習:『感受著心,我將呼氣。』
10. 他學習:『使心喜悅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喜悅著,我將呼氣。』
11. 他學習:『集中著心,我將吸氣。』他學習:『集中著心,我將呼氣。』
12. 他學習:『使心解脫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解脫著,我將呼氣。』
13. 他學習:『隨觀無常,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無常,我將呼氣。』
14. 他學習:『隨觀離貪,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離貪,我將呼氣。』
15. 他學習:『隨觀滅,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滅,我將呼氣。』
16. 他學習:『隨觀斷念,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斷念,我將呼氣。』
比丘們!當入出息念這麼已修習、這麼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

附記:上述禪修的異議或許會讓某些禪修人士和尊者們深感不悅,但我還是願意衷心尊重、供養嚴持比丘律的尊者,也恭請各位尊者,尤其是精通漢、巴經律的華人 尊者,共同為重現原始佛教的真相而努力,因為您們正擁有著南北兩傳聖典的法寶,可供反覆地比對、考證、思維、探究、修習原始的正法律,乃至證得戒、定、慧 的真實成就,這是法滅兩千年來首度能讓正法重新出現在人間的契機和獨特的優勢,也是法滅之後,全世界歷代和當代的僧團所欠缺的無價瑰寶。期盼尊者們能淡化 「門派之見」而有「依經依律」和「依法不依人」的雅量,聽聽山居農夫野人獻曝的異見,也祝福尊者們都能找到原始佛教中「修習安那般那念的16個正確的步 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