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装睡猫
我是装睡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2,995
  • 关注人气:1,1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拆迁分房时,抛家弃子20年的亲爸回来了”

(2020-05-24 10:23:02)
标签:

原生家庭

父女

离婚

分类: 婚姻情感

“拆迁分房时,抛家弃子20年的亲爸回来了”

01

谁也没想到,凌雁会真的拒绝凌大森,他们以为她只是闹闹脾气,到最后肯定会接受他,毕竟血肉相连。没想到,凌雁连房门也不让凌大森进,还冲着他大吼大叫:“你不要踏进我家半步,我永远都不会认你!”

众位亲戚好心相劝:“算了吧,他好歹是你的亲生爸爸。”

“我没有这样无耻的......“,凌雁硬生生把这个“爸”字她咽下去了。

从8岁开始,凌雁的生命中就没有“爸”这个字,看书时看到这个字,她也是飞快地跳过。她常被人耻笑,你爸不要你们了,跟别的女人走了。她不服,和人对骂。

凌雁个子小小的,胆子却不小,对方比高她一头,她瞪着眼睛一副豁出去不怕死的样子,愣是把别人吓跑了。有人敢欺负她弟弟,她就冲上去护住,拳头打在她身上,她从不放手。那些年,是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护着弟弟,用瘦削的身体挡住,不让他受伤。她怕妈妈伤心,怕妈妈怪她没保护好弟弟。

凌雁最怕看到妈妈的眼泪,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要经历多少白眼、嘲笑,才能咬着牙根没抛下她和弟弟。

妈妈微薄的薪水根本不够养活三个人,凌雁乖巧地把好吃的都省给弟弟,只求妈妈让她读书。

为了读书,凌雁什么都愿意做,但读到高中时,妈妈还是撑不下去了,让她退学,早点去打工。

凌雁哭着求妈妈,妈妈无奈地说,我实在没办法了,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哪有钱给你读书。你要读就自己去借钱,借不到钱就不要读!

02

凌雁一家一家去借钱,跪着求堂叔堂伯堂姑大姨,可他们都不愿意借。也不是没有这点钱,只是怕她们家还不出。况且凌雁读完高中,还有大学,这钱一借就要借几年,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没人愿意沾这个湿面粉。

亲戚们装出一副好心的样子说:女孩家早点嫁出去,就是帮家里减轻负担,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

就在凌雁绝望的时候,是一个远房的堂姑决定借钱给她。凌雁和她来往甚少,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肯借钱给她,或许就是看她可怜吧。

堂姑长得很好看,穿着凌雁从没有见过的品牌,据说她在上海有家规模不小的公司。

堂姑对凌雁妈说:凌雁后面几年的学费我都包了。

凌雁感动地热泪直流,跪在地上拼命嗑头,写了借据给堂姑。堂姑说:不用,只要你能考上大学,这些学费都不用你还;要是考不上,你就要双倍还。

堂姑用这种激将法,逼得凌雁更加拼命地学习。每次考试她都名列前茅,没有人知道并不算聪明的她做了多少练习题,花了多少时间,甚至去捡隔壁学校的试卷,一遍又一遍地做。

堂姑时常给凌雁寄衣服,那几年凌雁总算穿得像个女孩子,再也不用捡别人剩下的衣服。

凌雁如愿考上大学后,丝毫不敢懈怠。别人风轻云淡,花前月下,参加各种文学、话剧社团,她却利用所有业余时间打工赚钱。大学四年,连一顿汉堡对她都是奢侈品。

毕业后,凌雁去找工作,像她这样的女孩都喜欢坐在有空调的写字楼里,她却主动要做销售,烈日下大雨中,一栋楼一栋楼地发传单。她的上司说,从没见过像她这样肯吃苦的漂亮女孩,为了一个订单,她可以通宵忙碌,也可以一口白开水一口冷馒头蹲点守着客户,不达目的不罢休。

03

凌雁觉得那些劝她原谅的人,根本不懂这些年她经历了什么,根本不懂她受的伤有多重。没有伞的孩子只有努力奔跑,没有屋檐的人,只能自己撑起一片天。

现在的凌雁在大城市做销售总监,有车有房,但那是她靠自己赤手空拳,一点一滴打拼来的。别人可以享受生活,她却不可以,她赚的所有的钱都是想给妈妈,给弟弟。

凌雁心里被挖去的那个黑洞,是任何东西也填补不了的。

凌雁冲着凌大森喊道:你别想拿到一分钱拆迁款,奶奶走的时候你都没来。你怎么有脸来分钱?

其实凌雁根本不在乎这点拆迁款,房子原本就是奶奶留下来的,凌大森是奶奶唯一的儿子,从法律上说,凌大森才是合法继承人,但她就是不想给他。凌大森为了自己所谓的爱情,竟然狠心抛下她们,去那个女人家里,照顾她的孩子。即使奶奶临终前,凌大森也没出现,没能见到奶奶最后一面。这么多年,他伤她太深了。如果说,眼神可以杀死人,凌大森早已被凌雁千刀万剐了无数遍。

凌大森等凌雁喊完,淡淡地说:我不是来分拆迁款的,我只是来告诉你,不要拿拆迁款,一定要拿房子,新房就写你和你弟的名字。

凌大森说完就走了,凌雁很意外,看着夕阳下,他被拉得很长很瘦、疲惫不堪的背影。

这一年,凌雁25岁,凌大森52岁。

04

凌雁始终无法理解世界上怎么会有一种感情能让一个男人众叛亲离,抛家弃子。5岁以前,凌大森还很爱这个家,可自从那个叫红樱的女人搬回县城后,他就变了。

红樱是凌大森的初恋,老公出车祸死了,一个人带着儿子回来。凌大森常去照顾她,后来干脆就向凌雁妈提出了离婚。凌雁妈拼死不肯离,她说,你要离婚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正因为如此,凌大森一直没离成婚。说到底,他也愧疚,没脸闹上法庭。这么多年,他和红樱不过是非法同居。凌雁甚至暗暗想过,要去举报他,但凌雁妈不肯,她还发了狠话:我就是要用这个证拖住他们俩,我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但我不许你毁了他,我不想让他坐牢。

凌雁知道,妈还幻想着有朝一日他能回心转意,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一晃20年过去了,凌大森愣是没回头,还带着红樱远走他乡。

凌雁28岁时,听说红樱的儿子结婚,凌大森大摆宴席,还邀请了老家的亲戚,俨然是亲儿子娶媳妇的架式。

而同一年,凌雁的弟弟结婚,凌雁在婚礼上忙前忙后招呼客人,她既怕凌大森出现,又盼望着他出现。但直到所有宾客都散去,凌大森也没出现,连个像样的礼物也没托人送过来。

凌雁又一次对凌大森彻底死了心,他对别人的儿子竟然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好。她可以容许他伤自己的心,却不容许他伤弟弟的心。

05

凌雁一直单身,也不谈恋爱,凌雁妈催她赶紧找个人嫁了,她笑笑不语。她怕遇人不淑,不敢付出真心。

每次参加婚礼,看到父亲把亲手把新娘交给新郎时说,我把我的宝贝交给你了。她就哭得稀里哗啦,这辈子,她等不到这样的时刻。

30岁那年,凌雁遇到了一个男人,比她大8岁,长得不算帅,只是他笑的时候很温馨。凌雁看到她,就有种心跳不已的感觉。他对凌雁的那种关怀,那种眼神,总是能一下击中她心里。

可他却是凌雁求而不得,只敢遥望的人。他有家有室,凌雁知道这段感情无法修成正果。她只是借着业务的来往,和他聊上几句,偶尔一起喝上一杯茶。她保持着一定距离,即使内心爱得死去活来,表面却平静如水。

他曾试探地要握她的手,她躲开了。这辈子,她最讨厌的就是第三者,她不会允许自己成为这样的人,她不会破坏任何人的家庭。

凌雁再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虽然午夜梦回,她依然常会想起他,独自看着窗外月凉如水。

可不久,他的老婆还是找上了门,骂她狐狸精,勾引她老公。她没吭声,自己是痴心妄想过。甚至她要打她的时候,她也没躲,她觉得这样可以让她更快地斩去心底的残念,可那巴掌终究没落到她脸上,是凌大森挡住了。

凌雁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她最不想她狼狈的时候被他看到。她发疯似地吼着:滚,你给我滚!

凌大森默默地走了,走之前说了一句:你不用活得这么卑微。

06

33岁那年,凌雁听说红樱生病去世了,也听人说凌大森一夜之间老了许多。

凌雁妈说:我埋怨了他一辈子,从他离家出走那一天,我就发誓要拖住他一辈子,到那个女人死,他们也没名份,我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听到这一切的时候,凌雁竟然没有意想中的畅快淋漓,反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凌雁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凌大森,但她没想到堂姑会来找她,还带给她一个惊人消息:凌大森中风,瘫痪在床。

凌雁淡淡地说:这个人的一切都和我无关。

堂姑说:小雁,其实你爸也不是十恶不赦。他在和你妈结婚前,就和红樱相恋,他从没爱过你妈,只是父母之命,被逼无奈。后来,他离家出走,确实是他有愧于你们全家,但他从没真正抛弃你们。其实当初我帮你,是你爸得知你没钱上学,托我帮忙的,钱一直是他出的。那些衣服裙子也是他托我买的。不管他错得多离谱,他心里还是爱你的。

凌雁的心在颤抖,她不要听到这样的故事,她冷笑着:姑,你不要编故事来骗我,他眼里就只有他的初恋,我们在他眼里就只是稻草。就算他出钱让我上学,那也是他的义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这些年,我比别人多受了多少苦,多流了多少泪?如果他要还钱,我可以10倍还给他!但要让我原谅他,下辈子也不可能!

堂姑走后,凌雁妈愣了半天,茫然地对凌雁说:斗了大辈子,到头来是这样的局面。我也知道我和他性格不和,但我是真心对他好,我接受不了他一心一意对另一个女人。其实他从来没有不养你们姐弟,是我不要他的钱,我想让他知道我们过得苦,让他内疚。你弟结婚时,他也来了,是我不让他进来。现在想想,当初如果我肯及时放手,也不用拖累了大家的幸福。

凌雁说,都别说了,我不想听!

但此后,凌雁会有意无意地打听凌大森的消息,她对自己说,她只是想知道这个恶人能得到什么样的下场。

所以,当红樱的儿子嫌凌大森碍眼,要把他赶出家门时,是凌雁第一时间挡在了家门口。

凌雁指着红樱的儿子骂道:这里最没资格对他凶,最不能抛弃他的人就是你!是他给了你一个完整的童年,是他把原本该给我的父爱给了你。如果他要得到报应也应该是我给他,轮不到你!他养了你二十多年,你侍候他几年难道不是天经地义?你妈要是还活着,看到你这样对他,也会死不瞑目,扒开坟墓也要出来骂你!再说,你这样没良心,不怕以后自己的孩子有样学样,老了不得善终?

红樱的儿子被凌雁骂得满脸通红,也知道她泼辣出了名,半晌不敢回嘴。红樱去世前,确实叮嘱过他,让他把凌大森当亲爸照顾。

凌大森感激地看着凌雁,老泪纵横,凌雁绝情地转身走了。

第二天,凌雁请了个靠得住的保姆给凌大森,让她好好照顾他。

自从凌雁经历过那场无疾而终的感情后,她似乎更能理解感情世界的复杂微妙。虽然她内心永远无法和凌大森重修于好,无法原谅他,但她不会容许外人欺负他。他欠她的债,也只能由她来讨。

所谓父女一场,血脉相连,恩恩怨怨,纠缠半生,不过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今生还不了孽债,那就来生再还。

PS:这个故事有原型,或许很多读者看完后会说,要是换了我,无论如何不会原谅这样的爸,让他自生自灭!但凌雁却觉得她恨了几十年,渐渐也看开了,余生就边走边看吧。

“拆迁分房时,抛家弃子20年的亲爸回来了”

作者:装睡猫,期刊作者,自由撰稿人, 左手鸡汤,右手故事。她说,每个装睡的人都期待被唤醒。

长按二维码订阅

微信公众号 装睡猫

 

 

“拆迁分了6套房,我在上海做包租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