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人离婚了,却不肯娶我

(2018-07-04 10:27:12)
分类: 婚姻情感
情人离婚了,却不肯娶我
图片来自网络

文:装睡猫  微信公众号:sleeping0907







01

张珏这个月的例假晚了几天,她有些担心,想起前两年在网上买了两根验孕棒,应该还有一根没用。她去抽屉里翻了翻,幸好还在。

张珏赶紧拿起验孕棒去厕所,不一会,显示出两条红线,虽然那么细,她却觉得触目惊心。

真的中招了,怎么办?

张珏一时没了主意,一个未婚的女孩子怀了孕,她该怎么办?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杜铭,铃声响了五下,杜铭才接了电话,声音压得低低的:“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我有了。”张珏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我怀孕了。”张珏生气地对着手机大声说道。

杜铭半天没反应,良久,才说一句:“你确定?”

“我早上验过了。”

“那晚点再说,我正忙着。”杜铭无心和张珏多说,匆忙收了线。情人怀孕了,这个对于正处于上升期的杜铭来说,真不是什么好消息。况且,他有点疑惑,他一直都戴套的,张珏怎么会说有就有了呢?

 




02

张珏在三年前做了杜铭的情人。


张珏一直有点小资情怀,谈恋爱时总嫌男人太粗鲁,说话直来直往,好没意思。她陆续和几个男友相处了一段时间后,都不欢而散。


认识杜铭是个偶然。


那次座谈会,本来张珏也就是去走个过场,听得昏昏欲睡。可没想到,杜铭一上场,张珏立刻被吸引住了。


和前几位文绉绉、照搬书本、枯燥无味的演讲相比,杜铭的演讲生动多了。他自信儒雅,实际案例中穿插了与时俱进的小幽默,不时引起众人会心一笑。会议结束后,张珏主动去请教,时间有限,两人添加了微信,以便日后交流。


张珏发现杜铭的朋友圈一点也不像她认识的那些专家,时不时发些会议图片,获奖现场、专业知识。也不像她的同事们,发些全家旅游的到此一游照片。张珏虽然没问过杜铭有没有结婚,但以他的年龄,应该是结了,但却一点不像中年油腻男。


杜铭雅兴十足,周末会秀一秀小楷,拍一拍阳台上的功夫茶,偶尔还会赋首小诗。这种看上去与世无争的境界正是张珏所喜欢的。张珏时不时点个赞,言语中流露出羡慕嫉妒。






03

久而久之,杜铭也会给张珏点个赞,留个言,还会发首小诗让她点评:雨后的池塘里,忍受了半个夏的红与绿,肆意地盛开着。我愿是那春风,偷偷亲吻她的脸颊;我愿是那雨滴,轻轻敲打着她的心房......啊,美丽的姑娘啊,你就如那水中的荷花仙子,裙袂飘飘,在水一方


张珏并不想去评论这首诗究竟写得如何,她总觉得杜铭发给她,就是一种暗示,一时心花怒放,她喜欢这种尽在不言中的意境,仿佛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另一盏孤独的灯,情绪有了依靠。


所以,当杜铭发来一张独自品茶的照片时,她知道这是一种邀约,她欣然前往。就这样,喝着茶,念着诗,相拥着上了床,轻解罗裳,浓睡不销残酒。


醒来,她问,海棠依旧?他说:绿肥红瘦。两人相视一笑。

为了贪欢,张珏就由着自己堕落了下去。张珏甚至想去当杜铭的助手,杜铭不肯,张珏就私下帮杜铭做些整理学术文档的工作。

这样,一堕落就是三年,张珏一开始并没多想,可时间越长,她就越想知道他对自己是怎么想的?



那天,张珏生日,她壮着胆子问了问:“你什么时候才会离婚?”杜铭一愣,岔开话题:“你怎么想到说这个?这么好的月光下我们只谈风月。”张珏却倔强起来:“我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不能再拖了。”

杜铭说:“我和她虽然没有和你之间这么红袖添香,但她也把家里打点得井井有条。我不可能这么狠心,让她无依无靠。”


张珏说:“那你就由得我孤苦伶仃,一辈子做情人?”


“你怎么也俗气起来?名分就那么重要?”杜铭不满地说道。



那天晚上不欢而散。




04

张珏后来没再追问杜铭这个事情,怕影响感情。杜铭一直喜欢她的懂事,不纠缠,也从不会主动联系他。可是今天他在上班,她竟然把电话打过来了,还说怀孕了,杜铭心神不宁。

张珏听出杜铭的犹豫,这么多年,她都可以默默接受现状。但现在她怀孕了,她并不想做掉,这是她生命中第一个孩子,她期待他的到来。

张珏狠了狠心,拨通了杜铭的老婆杨晓琳的手机,她曾偷偷从杜铭的手机里记下了她的手机号码。

杨晓琳听到张珏的来意时,并没有希斯底里,而是镇定地说:“我们约个地方面谈吧。”

当杨晓琳出现在张珏面前时,张珏倒是很意外,眼前的女人气质儒雅,一看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女人,一点也不像张珏想象中的庸俗粗糙。

张珏单刀直入地说:“我怀孕了,我不想我的孩子没爸爸。”
杨晓琳喝了口咖啡,冷笑道:“那我的孩子就可以没爸爸?”

“可是你们之间已经没有感情了,为什么要彼此这样耗着,拖累对方?”
“他是这样告诉你的吗?”杨晓琳秀眉一挑。

张珏没吭声,杜铭确实没这么说过。

杨晓琳看张珏不语,又笑道:“他如果要和你结婚,早就结了。”
“你不离,我们怎么结婚?”张珏生气地说道。

杨晓琳依然不恼,搅拌着咖啡说:“难道他没告诉你,我和他早就离了。”

“你们早就离婚了?”张珏一愣。

“对,前年我们为了给孩子买学区房,去中介咨询了下。他说我们是二套房,为了贷款利率,为了少交税,建议我们办个假离婚。后来,事情忙,我们也一直没去复婚。所以,如果他真爱你,完全可以假戏真做,反正我和他在法律上早就不是夫妻。"杨晓琳冷笑道:“但是,现在看来,他完全没有要娶你的意思。”




05

张珏被杨晓琳这番话给完全说懵了,学区房的事情她知道,但杜铭完全没提起过他离婚了,甚至从没在她面前露过半句口风。

“那我们的事情你早知道?”

我一直对这种事情比较冷淡,所以他有这种需求我也懒得管。他一直都有些风流韵事,不是你也有别人。这么多年了,只要他对家里还是体贴照顾的,我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不是也有人说过,我们家是男的,不吃亏。”杨晓琳尖酸地说着。

张珏强忍着不让自己流泪,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走出咖啡厅的。三年来,杜铭只是把自己当免费的床上用品,他的老婆还完全知情。她却帮他掏心掏肺地整理学术资料,是她傻傻地自编自导了一场爱情文艺片。张珏从没有像这一刻这么心疼自己,恨自己。

张珏在家躺了一天一夜,没出门,杜铭也没有一个电话打过来。张珏想,要是他再不联系她,她就把这段时间她帮他整理的学术资料卖给别人,她知道至少可以卖个十万元。

第二天,张珏去医院决定做掉这个孩子,她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牵扯。张珏坐在医院走廊上等时,百感交集,不知如何形容。她希望快点出结果,生怕自己一冲动又想生下这个孩子。

突然,她感觉腹部一痛,有什么东西流出了体外。她到厕所一看,红红的血,她吓得不轻。她脸色苍白地去找医生:“医生,快,我流产了!”

医生看着惊慌失措的张珏,轻描淡写地说:“你根本就没有怀孕,怎么流产?你是内分泌有点紊乱,导致月经不调,我给你开点药调理一下,就没事了。”张珏完全听不清医生在说什么,她不解地问道:“可是验孕棒明明显示我怀孕了。”

“你那根验孕棒什么时候买的?”

“大概两年前吧。”

“验孕棒也有保质期的,如果存放环境不好,也会提前失效。”医生一边开药单,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

张珏长吐了一口气。

付药费的时候,她看到了包里那个装有学术资料的U盘,她打了个电话给买家,决定不卖了。

张珏知道是她自己贪婪,才会相信男人的谎言,才会把自己陷于这样的局面。幸好是一场虚惊,让她不至于为这场所谓的爱情再经受一次肉体上的伤害,也让她及时地看清了杜铭的真面目,及时醒悟。

再喜欢再爱,也不能觊觎别人的男人,不然吃亏的永远是自己。同样,再恨一个人也不能做违背良心、违背道义的事情。她不卖资料,但也不会把资料给杜铭,让他自己重新去整理吧,到时能不能按时完成就不是她的事情了。

张珏删除了杜铭的联系方式,女人也许会犯傻一次,但绝不能犯第二次,她想以后清清白白地做人,与他再无瓜葛。


作者:装睡猫,期刊作者,自由撰稿人, 左手鸡汤,右手故事。她说,每个装睡的人都期待被唤醒。微信公众号:装睡猫(ID:sleeping090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