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装睡猫
我是装睡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8,156
  • 关注人气:1,0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去你的,情人。

(2018-05-31 13:22:19)

去你的,情人。


01
都说女人是情感的动物,再聪明的女人遇到感情的事情也容易犯傻,明知道前面是个悬崖,依然如飞蛾扑火般地往前扑。

王小柔遇上杨森的时候就犯了傻,明知道杨森有老婆孩子,却义无返顾地一头栽了进去。

王小柔读大学时,就听导师讲起过杨森的一篇论文,那对她来说是标杆性的、无法超越的。王小柔也曾听同学们讲起过他的传奇,是学校唯一一个凭全额奖学金到国外名校留学、获得博士学位的人。

王小柔从没想过,有生之年她能遇见杨森,还和他在同一个公司。杨森对于她是神一般的存在,她仰慕他,崇拜他。

杨森是从美国总部空降来上海本部做总经理的,现在的英文名字是Sam Yang。但他进公司的第一天,王小柔就认出了他。杨森比照片上更儒雅,更有气质,他开会时的淡定沉稳,给王小柔一种指点江山,舍我其谁的感觉。

王小柔对杨森完全没有抵抗力,杨森就像一张偌大的蜘蛛网,她就像是一只自投罗网的小虫子,一步步靠近他,被粘在网上无可自拔。仿佛是在梦里一样,不知不觉、稀里糊涂地就在一起了。


 




02

杨森平常做事情一丝不苟,上床时也是有条不紊,一步步慢慢来,不急不缓地脱衣服、洗澡、然后按步就班地开始,完事后洗澡、穿衣离开,并不多说什么。也许在别人看来,他有点寡淡,丝毫也不温柔,但23岁的王小柔就是臣服于他,甚至觉得能和他在一起是莫大的荣幸。

杨森的老婆孩子还在美国,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起过会离婚。有时,王小柔也会想,他对自己会不会仅仅是一种生理需求,但她不敢问。


在公司,杨森依然高高在上,王小柔连和他说话的机会也很少,她会隔着玻璃偷偷看他,闻着他走过时淡淡的男士香水味。


王小柔就这样傻傻地守着这份她认为的爱一晃两年,家里催着她结婚,她总回答说,已经有男朋友了。妈妈让她带男朋友回家,她又带不回去,好几次,王小柔的妈妈都吵着要过来看个究竟,都被王小柔以各种理由给搪塞过去了。


王小柔也不是没觉得别扭,但杨森不要说见她妈了,连两人单独一起在公开场合吃个饭也不敢,他们的约会地点只能在宾馆。杨森从不带王小柔去他家,连去宾馆也是一前一后到达,一前一后离开。


周末,闺蜜珊珊约王小柔见面,她带了新男友。两人全程秀恩爱。吃个饭都要对方喂,喝口汤还要吹一吹再放入对方嘴里。王小柔看得鸡皮疙瘩都起了,但心底还是无限向往,她多想和杨森能这样在公开场合秀秀恩爱。


珊珊拎着最新款的手提包,对王小柔一脸甜蜜地说:“这是他送我的生日礼物。”王小柔摸着那个包反反复复看了很久,羡慕不已。


读书时,她和珊珊都曾说过,有男朋友要第一次时间带给对方看。她知道她羡慕的不只是珊珊背的包,而是羡慕她有一个可以带得出来的男朋友。


珊珊看到小柔的样子,笑道:“我都带过男朋友出来见过了,你为啥不带啊?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你是不是防着我啊?”王小柔有苦难言,只好说:“哪有这回事情,我们之间还会防这个吗?只是时机未到,他最近也特别忙,过段时间再说吧。”珊珊还要盘根问底,王小柔赶紧找了借口提前溜走了。









03


这天,王小柔和杨森照例在宾馆约会。王小柔耐心地配合着他做完一切后,杨森精疲力尽,躺在床上休息。王小柔靠在他胸前刷手机,正好看到某海淘网站上在卖姗姗昨天背的同一款包,王小柔指着包对杨森说:“这包真是太合我心意了,不大不小,款式高雅大方,颜色百搭,使用率极高。”说完后,她眼神瞄向杨森,等他回答。

在一起两年,
王小柔从没让杨森买过什么值钱的礼物。她太想维护自己在杨森心里的好印象,不想让他认为她是个贪财的女人。当然,她也贪,她贪他这个人,贪他的才华。王小柔一厢情愿地以为不要钱,他们的关系就会看上去没那么不堪。至少,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样龌龊。

但是这次,
王小柔的轻轻感慨是有所指的,她心里是期待杨森能有所表示的。没想到杨森似乎完全没听懂,根本不接茬,只是用眼睛瞟了一下那个包,说了声:“搞不懂,你们女人为啥这么喜欢包,我觉得看上去都一样。”杨森翻了个身继续去睡了。

毕竟年龄相差十几岁,杨森显得有点体力不支,只剩下王小柔呆呆地看着手机发呆。要是在以前,杨森说什么她都会认为是对的,但是这次,王小柔心里却感觉有些不一样。







04


没过几天,有个海淘快递送到公司前台。王小柔正好在前台领办公用品,她一眼看到收件人是杨森,再看了下快递单的物品处写着:女包。王小柔一喜,难道那天我说想要个包,他记在心上了,想给我一个惊喜?

下个星期就是王小柔的生日,她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

再见到杨森时,他丝毫没提起包的事情。王小柔装作毫不知情地说:“18号是我的生日,我想你陪我去看场电影,可以吗?”

“你生日啊?那是要好好庆祝下。”杨森不经意地说道。王小柔心想:“你不是明明知道了吗,还挺能装的。”

杨森想了想,又说道:“看电影就不用了吧,我们在房间里看不是更好,还没人打扰。”

“可是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在外面看过电影,我想去看。”王小柔坚持道。

“好吧,那就去吧。你买好票告诉我是几点的,哪场哪个座位,到时我去找你。”杨森无可奈何地说道。

“我想我们一起吃好饭再去看电影。”王小柔热情洋溢地说道。杨森淡淡地说:“你先安排吧。”





05


这天晚上,王小柔的肚子痛得直不起腰,发了个消息给杨森:能不能陪我去医院?

杨森回了一句:你打个车去,先检查一下是什么原因。没有关切的问候,也没有说要过来。

王小柔知道他谨小慎微,凡事都考虑太多。她只好强忍着,叫了部专车开到医院。医生说是急性肠胃炎,要打点滴。一个人坐在医院里,旁边的病人都有人陪,王小柔看到旁边一位男孩拉着女孩的手,不停地问:“好点吗,还难受吗?”她心中无比累失落。

想上厕所的时候,王小柔想叫护士帮忙,可太忙了,没人答理。旁边一位阿姨说:“我帮你提着瓶子吧。”王小柔感激地看着她。

阿姨看了看王小柔说:“小姑娘爸妈不在身边?“
王小柔点点头。
“那赶紧找个男朋友啊,一个人生病来医院真是怪可怜的。”

王小柔百感交集,看着医院玻璃门外的夜景,从没有像这一刻那么盼望有个爱人在身边。




06


生日那天,王小柔提前到了餐厅,把餐厅地点发给了杨森。良久,杨森还没来。王小柔想是不是去买蛋糕晚了呢?她想象着杨森拿起礼物在她面前的样子,虽然她知道是什么,她相信她还是会惊喜地大叫。

杨森来了,没有蛋糕,只拎着个小袋子,说:“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王小柔心中纳闷,不是女包吗?她接过袋子,里面是个首饰盒。王小柔心跳加速,难道是那款她看了好久,终究没舍得买的项链?他怎么会知道呢?

王小柔狐疑地打开首饰盒,里面是一款简单银项链,款式倒是挺别致。她虽然有些失望,但仍然对杨森说了声:“谢谢。”当她把项链放回盒子时,却看到盒底赫然印着某某会展留念的字样。王小柔突然感到一阵反胃。

她记得他第一次送给她一个
茶杯,她虽然看到外盒上写着某协会赠,但因为他说了一句:杯子代表一辈子。她依然感动得热泪盈眶。

现在她已经25岁了,不再是那个随便什么礼物就可以打发的人。礼物确实不能代表什么,但她已经懂得,连礼物也不肯为你花心思的男人,确实不怎么样。



王小柔默默地把项链放回袋子,她想到那个快递,装作若无其事问了一句:“前两天,看到你有个海淘的快递,你买什么了呢?”

“哦,我老婆的表妹要结婚,她让我买一款包送她。国内的包我怕她看不中,所以在海淘网上买了个。”杨森淡定地说道。


王小柔的心底又是一阵不舒服,原来,他也是懂得人情世故,他不是不懂包,也不是不会买包,只是她不是那个他愿意掏钱买包的人。





07


吃好饭,离看电影的时间不多了。王小柔起身要走,杨森却说:“你先去,我过一会进去。”王小柔没有多说什么,但她的心已经凉到了极点。

电影开场后,全场一片黑暗,杨森摸索着进来了。一部爱情片,王小柔看得心潮起伏,感同身受。杨森坐下后却一直心神不宁,不在状态,左看右看,王小柔知道他是怕看见熟人,她也懒得理他。王小柔把头靠在杨森身上,杨森又轻轻地移开。

电影放到一半时,杨森说接个电话,走了出去。又过了会,杨森发了个消息给王小柔说:“我有事先走了,一会散场后,我在宾馆等你吧。”

王小柔看完这条消息,默默地删了,她的心早已经痛得麻木了。一顿饭也不能一起吃完,一场电影也不能一起看完的情人,她是再也不能指望什么了。她和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戏也是该到落幕的时候了。

也许年轻时曾渴望过爱情,向往过爱情,也曾贪心,也曾走过弯路。但时间足以让一个女孩懂得,什么该珍惜,什么该放弃。

电影散场的时候,王小柔又接到了杨森的短信:电影结束了吗?

王小柔回了三个字:结束了。然后,默默地把杨森加入了黑名单。
去你的,情人!谁爱做谁做吧!



去你的,情人。

作者:装睡猫,期刊作者,自由撰稿人, 左手鸡汤,右手故事。她说,每个装睡的人都期待被唤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