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前女友的强势归来

(2018-03-07 14:35:16)
标签:

前任

现任

抛弃

分类: 婚姻情感

前女友的强势归来


01


星期天,赵明正在厨房里切菜,陈薇带着女儿甜甜去小区玩。过了一会,赵明听到她们开门的声音。赵明说:“怎么今天只玩这么短时间就回来了?”


陈薇在客厅大声说:“赵明,你出来下,我介绍娜娜姐给你认识。”


赵明一听有客人,洗了洗手,边脱围裙边走出来,心里却嘀咕着:没事干嘛把人往家里领。


赵明刚走出厨房,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衣着时尚靓丽,身材玲珑有致,瞅着有点眼熟。再一看,赵明吓了一身冷汗,这不是钱娜?她怎么来了?


赵明犹豫着要不要过去,陈薇却不耐烦地说:“你磨蹭什么呢?"


赵明硬着头皮走了出来。陈薇指着沙发上的女人说:“这就是我一直和你提起的娜娜姐。”


赵明尴尬地站在那里,倒是钱娜站起来落落大方地伸出手说:“我叫钱娜,你是赵明吧,一直听薇薇提起你。”


赵明看着钱娜毫不慌张,像真的不认识自己似的,也只好伸出手象征性地握了一下。他心想:“钱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薇并未看出端倪,继续喳喳地说:“娜娜姐就住在前面32号楼的,她每次看到甜甜都喜欢得不得了,甜甜和她也很投缘。上次,那个会讲故事的娃娃机就是娜娜姐送的呀,你忘了?”


赵明尴尬地站着,不知道说什么好。陈薇继续叨叨着:“今天我们又在楼下遇到了,你说多有缘。娜娜姐说好久多年没有吃过正宗家乡风味的剁椒鱼头了。我想起你今天不是买了鱼头吗,我就邀请她来我们家吃顿家常便饭。”


“来我们家吃饭?”赵明吃惊地看着钱娜。


钱娜若有所指地说:“是啊,薇薇一直说你烧的鱼特别好吃。我就想来尝尝看,不打扰你吧。”


赵明还没回复,陈薇马上接过话说:“不打扰不打扰,都是自己人。”钱娜笑着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02

 

赵明有口难言,一边清洗着鱼头,一边心乱如麻。他当然不能告诉陈薇,她面前的钱娜是他的前任。他更想不到钱娜居然搬到了他这个小区,离他只有800米的距离。


钱娜和陈薇聊得很慌,赵明依稀听到,钱娜在说:“你真福气,嫁个老公这么会做家务。”陈薇却不以为然地说:“他也就这点好处了,既不会赚钱,也不懂浪漫,还好会做点家务。”


钱娜说:“这年头,要找个会做家务、顾家的男人可比找一个有钱的男人难得多了。”


两人聊得正欢,赵明已经把菜陆续端了上来。陈薇招呼着钱娜吃饭,钱娜笑着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钱娜吃了口剁椒鱼头,肉嫩鲜美,辣味适中,她不禁赞不绝口:“真想不到你一个大男人还有这厨艺。”


赵明羞愧得头要埋到碗里,在和陈薇结婚前,赵明什么活也不用干,都是钱娜一手包干的。赵明是在和陈薇结婚的才学会了煮菜,因为陈薇娇生惯养,真的是什么也不会。

 

那时,钱娜对赵明的好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的。赵明喜欢吃红烧肉,钱娜每到周末就烧白萝卜炖红烧肉,每次都把肉都留给他,自己只吃白萝卜。赵明让她多吃点肉,她却说,怕吃肉增肥,而有次赵明出差,肉放了几天要馊掉,钱娜不舍得倒掉,吃了后拉了几天肚子。


赵明守在医院陪钱娜打点滴的时候,心疼地握着钱娜的手暗暗发誓,这么好的女孩,他要一辈子都对她好。钱娜也认为这辈子她只会嫁给赵明,不然还能有谁!


钱娜和赵明都是外地到上海来工作的,钱娜在公司做前台,赵明有次去“扫楼”(业务员推销的一种方式),扫到钱娜公司时,钱娜认真负责地不让他进去,赵明就翻动着他业务员不俗的口才,一来二去,把钱娜逗乐了。


赵明想,这丫头笑起来真好看。


钱娜想,这人真能说,要是在一起,这辈子都有得乐了。


赵明此后,扫到这幢楼就会假公济私地上来聊上几句,聊着聊着,钱娜的魂就跟着赵明走了,后来就从出租屋搬了出来。


他们和另外一对情侣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白天,各自去上班,晚上回家腻在一起。出租屋里只有客厅里有电视,他们太腻歪又怕影响别人。只好窝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每天最多的活动就是在床上折腾,这是最省钱又最能达到快乐的方式。


年轻真好啊,他们几乎不需要什么铺垫,两个身体碰在一起就能燃烧。赵明喜欢钱娜的丰腴,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赵明一米八的大个子,每次都嫌床太小,吱呀吱呀地响。


钱娜一直想攒钱买张好点的床,赵明却说,出租房里没这个必要,冬天挤挤更暖和。他们省吃俭用,把所有的钱都存起来,准备结婚,两年下来也有七、八万了。


有次交完房租,钱娜看着钱又少了一小截,心疼地说:“说要是我们能有一套房,即使贷点款,那也是我们自己的房。”于是,两人就去中介看房,可是,看一次心里就落差一次,看到后来,赵明怎么也不肯去了。他们攒了几年的钱连个卫生间也买不起,这深深地刺痛了赵明的心。






03

有天早上,赵明刚到公司就被销售副总胡金福叫到办公室,赵明心里纳闷,这是出什么状况了吗?


胡总用他眼镜后面不大的眼睛从上到下打量了赵明几眼,然后装作不经意地问:“赵明,你今年27了吧?”


“嗯,28了。”


“那也老大不小了,有女朋友了吗?”


“没呢。”赵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本能地就摇了摇头。


“那正好,我有个合适的人选介绍给你。”胡总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有个女孩长着一张圆脸,一双小眼,看上去普通平凡,赵明一下没看上。


胡总看到赵明的脸色,笑着说:“陈薇的爸爸开了家公司,规模不算很大,但也养了几十号人。家里就一个宝贝女儿,在市中心买了两套房,随时可以结婚。”


一听到陈薇有两套房,赵明的自尊心一瞬间就蹋了。这一年多来,每次看到房产中介的眼神,赵明就无地自容。他知道以他和钱娜目前的收入,不吃不喝存上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房。


胡总看到赵明的脸柔和了,又接着说:“你小子运气好,人家姑娘上次来公司,看到你了,要不然以她的条件,哪轮得到你啊。”


赵明这才想起,上周陈薇是来找过胡总,当时,他送资料给胡总时,经过前台,正好有个女孩找胡总,还是他带她进去的。他根本就没注意女孩长啥样,更不会知道,就这么几分钟,陈薇居然看上了自己。


赵明不知道是喜是悲,他心里也知道,陈薇要是再长得漂亮些,哪有他什么事?


赵明和陈薇约了几次见面,陈薇对赵明的长相满意得不得了,虽然陈薇的爸妈不是很赞同,但架不住女儿喜欢。为怕夜长梦多,两人几个月后就开始谈婚论嫁了,那段时间,赵明都借口加班晚回家,钱娜丝毫没有怀疑。


一切都定下来后,赵明也不敢当面和钱娜提分手,他怕钱娜寻死觅活的,他就坚持不下去了。


赵明几乎是一天之间消失的。钱娜下班回到家中,看到清空的衣橱,发了疯一样地去找赵明,打他电话也不接,去到他单位才发现他连工作也换了。


钱娜急得一下晕了过去,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怀孕3周了,钱娜傻了,偏偏这个时候怀上了!钱娜以前也流过一次,贪图便宜,做的药流,两个月血还断断续续。此后,钱娜还经常腰痛,每次月经就痛得不行。


这次,医生说不适宜再流产,不然以后怀孕的机率很小。钱娜有点懵,但她真的不敢面对一个人带孩子的局面,也不想孩子一出生就面临没有爸爸的情况。她咬咬牙,还是流了。






04

 

经历过这样一次变故后,钱娜真的脱胎换骨了。原来她只想找个爱自己的人,做个好妻子,每天煮菜烧饭等赵明回来,其乐融融。而现在她只有一个目的,赚钱!


钱娜要在这个城市混出个人模人样,光鲜亮丽地站在赵明面前,让赵明后悔当初的背叛。她要用钱砸醒他,让他哭着喊着求自己原谅。


钱娜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去房产中介做了销售。无论刮风还是下雨,她都会站在地铁口发传单,别人觉得拉不下脸,她一点也没有。钱娜嘴甜,遇到客户,大姐大哥地叫,人家不理她,她也陪笑脸。晚上回家,她还翻看很多销售技巧、房产知识,在她的软磨硬磨下,还真成交了几笔


不到半年,钱娜就用她的专业度、耐心度、满意度夺得了全店销售第一名。钱娜一个月的提成竟然超过了她往年一年的工资。


也不过是两年时间,钱娜就坐上了销售总监的位置,这是公司创业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钱娜做到了,她可爱的圆脸也累成了V脸,完全不用去整容,就达到了最时尚流行的脸,加上改头换面的衣着品位,钱娜俨然成了最抢手的金领。


而钱娜并不满足,拉了一批在自己手下带的员工自己成立了一个房产策划销售公司,用她的人脉接了几个楼盘。那段时间,钱娜没日没夜地想策划方案,营销思路,两年下来,公司已经发展成行内小有名气的代理团队。


钱娜边吃饭边和陈薇闲聊着,赵明闷声不响,他从来没想过五年后会以这样的方式和钱娜再次遇见。不是亲眼看到,打死赵明也不会相信,当年只是做小前台的钱娜会这么风生水起。她身上的衣服、包包都是看着不奢华,但价格却不菲的名牌。


而赵明这五年也是跌宕起伏。五年前,赵明虽然和陈薇结了婚,住进了舒适的婚房,也顺利进入了岳父的公司做销售,却一直有些抬不起头来的感觉。赵明和陈薇单独住,家里的活是赵明包了。也是在琐碎的家务中,赵明越发体会到钱娜当年的付出和不易。


赵明婚后第二年,甜甜出生了,赵明更是忙成一团,名副其实的奶爸。没想到,两年后,岳父的公司却因为产品和资金链的问题一下子陷入困境,没几个月就关门大吉,该卖的卖,该抵的抵。赵明还没来得及回味,仿佛是刚做了场美梦,就被拉回了现实。


赵明陆续出去找了几份工作都不尽如人意,因为他在岳父公司那几年基本没怎么上过班,都在家做奶爸。再次上班后,有些不适应,完全没想到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他被炒了两次鱿鱼。现在,他和陈薇两个是坐吃山空,捉襟见肘。


 




05

 

饭后,陈薇边削水果边说:“娜娜姐,其实呢,我今天叫你来吃饭,是有点私心的。”


钱娜诧异地说:“什么私心。”


陈薇吞吞吐吐地说:“也许是有点唐突,我听说你自己开公司的,我想你能不能给我家赵明介绍个工作?不瞒你说,我们家确实很需要一份工作。”


“我听说赵明以前可是做经理的,我介绍的工作他她能满意吗?”钱娜故意大声地说着,眼睛转向赵明。赵明低头不语。


“今时不同往日,有工作就可以了,现在他不挑剔的。赵明,是不是?你倒是说句话啊!”陈薇推了推赵明。


赵明不敢抬头,低声说了句:“只要有份工作,能养活家人就可以了。”


钱娜故意说:“什么都肯做?这几年房产可不像以前那么好做,要厚着脸皮去求客户的。”


赵明轻声说:“我知道,就是让我去扫楼,我也愿意。”


以为自己恨不得把他五马分尸,而现在看到


钱娜是故意买在这个小区的,她也知道陈薇是赵明的老婆,才故意接近她的。她和陈薇聊天,送甜甜礼物,就是想和她套近关系,好有一天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赵明面前。但她唯一没想到是赵明竟然落魄到养不活一家人。


钱娜不动声色地说:“好的,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们公司用人很严格,你明天带上简历到我公司找人事部李小姐。”然后,她和陈薇笑着告别。


陈薇对她感激涕零,赵明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她,直到她走到门口,才感觉到赵明望向她,那一眼满是愧疚。


在那一瞬间,钱娜觉得虽然重逢时,她没有劈头盖脸地对着赵明痛骂,但这却是她最好的姿态。此时的赵明也许悔青了肠子,但她却再也不会恨赵明。如果没有赵明,她永远不会成长,永远都甘于做一个前台小妹,做赵明的煮饭婆。那她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原来这么有生意头脑。

 

这时,钱娜的手机微信进来一条短消息,那个圈内有名的钻石王老五正在发消息约她:可否共进晚餐?


钱娜会心一笑,她没有马上回答,虽然她也对王老五很有意思。只是现在的她已经不会轻易爱上谁,却也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因为她早已发现女人根本无需一味地付出,有时候摆出一种高姿态来面对却会让人更珍惜。


生活是很狗血,但谁不是在痛苦中成长。如果痛苦也是命运的安排,那她认为,这个痛苦只是为了让她拥有更多更好的。


作者:装睡猫,期刊作者,自由撰稿人, 左手鸡汤,右手故事。她说,每个装睡的人都期待被唤醒。微信公众号:装睡猫(ID:sleeping090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