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中有条沙发,留给不能睡的人

(2018-01-15 11:31:48)

心中有条沙发,留给不能睡的人

微信公众号:装睡猫(sleeping0907)


01

有些事情的开始是无意的,进展是有意的,结果却总是不尽人意的。


那天,李艺带着天天去公园玩,天天抱着个小足球一个人在草地上乱踢。他说:“妈妈,你来和我一起踢。”李艺玩了几下,有点累,不愿意再跑。天天却兴致正浓。


正巧沈林也带着儿子来公园。沈林远远地看到李艺跑得很吃力,他走过去对天天说:“介不介意让我们家乐乐和你一起玩?”


李艺正求之不得,天天也开心地答应了。于是,两孩子在草地上尽情地撒欢。李艺找了个空地坐下来,拿出手机来给孩子们拍照。


沈林也坐了下来,和李艺闲聊了几句。


李艺看着沈林,不胖不瘦,只是头发有点白,看上去快四十的样子。李艺说:“你这生得也够晚的吧。”沈林笑笑说:“我这是老二,大的是女儿,今年上初中了。”


李艺羡慕地说:“你可真幸福,一儿一女,齐全了。这个‘好’字可算是给你画上了。”


沈林说:“是啊,一个孩子太寂寞,从小有个伴,长大了也互相有个照应。”


那天,两孩子玩得大汗淋漓,李艺给天天擦着汗,沈林也细心地拿出毛巾给乐乐擦手,再拿出另一条毛巾擦汗。喝水的时候先把杯子擦一遍,再倒水。


李艺说:“看不出你一个大老爷们还挺会做事情的。”沈林笑笑:“这个二胎是我吵着要生的,老婆说了,她只管生不管带。所以,乐乐从一出生都是我在带,他喜欢吃什么,玩什么,只有我最清楚了。"


李艺感慨着,她家的杨大明什么时候做过这些事情啊,每天回家就是靠在沙发上看电视。从孩子出生他连尿布也没换过一块,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临走时,沈林说:“你拍的这些照片能不能发给我?”李艺想了想,说:“行啊,要不你给我留个邮箱,我回去传给你。”沈林就给李艺留了个QQ邮箱。





02

 

第二天,李艺给沈林发了照片。照片发出去不久,李艺收到了沈林的回信,感谢她的照片,也传了几张照片给她。


李艺打开一看,有几张是孩子们玩耍的,还有一张是李艺的侧面,微风正好吹起她的头发,看上去飘逸清纯。


李艺不禁有些感慨,这张照片难得地拍出了她年轻时的神韵。


生完孩子后,李艺已经很久没有单人照了。偶尔,她让杨大明给她拍张照,他总是不耐烦,随便一按。每次拍出来的照片,不是脸没有路人清晰,就是面情怪异,动作销魂,惨不忍睹。这要是放在别人家,真是每张照片都会分分钟被打死的节奏。而杨大明却满不在乎:“这不是你的头吗?拍进去了就行了啊。”


李艺气得不想和杨大明说话,但也渐渐对自己微微发胖的样子开始不满,出门再也懒得拍照,没想到,却看到沈林拍的照片,满心欢喜,当即拿来做了电脑的桌面。


他们偶尔还是会在公园遇到,沈林有时会带些面包糖果给孩子们一起分享。有次,两个孩子吵着要去划船,李艺不肯去,沈林说:“难得孩子们有兴趣,就去玩下吧,反正时间也不长。”


沈林陪着两孩子在船上玩水枪,玩得疯得要命,李艺静静地看着湖面,她感觉好久都没有这么轻松过,这几年一直是她一个人带孩子,杨大明则一直是在房间里玩游戏。要不是遇到沈林,她会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吧。

 

后来,沈林加了李艺的QQ,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天,有时聊聊孩子,有时聊聊工作。沈林和杨大明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杨大明大大咧咧,而沈林很细心,也很幽默。


有次,李艺被上级批评,正窝着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看到沈林的QQ头像在跳跃,李艺像倒豆子一样把事情经过说给了沈林听。沈林倒是慢条斯理地给她分析了利弊,最后不忘夸了一句李艺:“一定是你太漂亮,让她妒忌,才故意刁难你。”


好听的话百听不厌啊,李艺虽然知道只是调侃,但也心情愉快很多。和沈林的聊天让她平淡的生活多了几分乐趣。渐渐地,隔着屏幕,她也感觉到他的目光追随,缠绕,炽热。


李艺的心有点乱,她开始刻意不去公园,她怕不知道如何面对他,更怕看见自己的心事。

 



03

李艺和杨大明的感情还不错。李艺第一次到杨大明公司跑业务时,杨大明就看中了李艺。他觉得这姑娘实在,性格脾气都好,也不像上海女孩那么作,而且一点也不精明。


杨大明从小也是娇生惯养的,他发现有时候他还真宠不来别人,他以前谈的几个女朋友都是这样吹掉的。而李艺的性格正适合他,懂事明理,从不为了点小事斤斤计较。


李艺对杨大明没有特别的好感,眉清目秀,白白静静,一股书生气,不是她喜欢的类型的,但杨大明的出现却正是时候。当时,她正被家里逼婚逼得紧,妈妈下了最后通碟,要不就年底回家结婚,要不就赶紧找个人嫁了。在她们那里26岁的姑娘还没个对象,是要被人指指点点的。


李艺面对杨大明的追求,来不及细想,只觉得他也没什么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也就喜欢玩玩游戏,性格稍微有点孩子气。但最重要的是,她能带回去让妈妈安心,李艺想想,也好,就这样吧。


不过,杨大明的妈妈从一开始就持反对意见。她说:“上海漂亮的小姑娘多的是,家庭条件比她好的也多了去,你为什么看上一个外地小姑娘,连上海话也讲不好。一家人还要说两家话,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无奈,杨大明坚持要娶李艺。他妈其实心里也有数,上海很多小姑娘都要求有独立的婚房,他们家可买不起,这也是硬伤。杨大明已经29了,再不结婚也有点晚了。


就这样,杨大明把李艺娶进了门。但婆媳关系却一直是李艺心中的一根刺。


从李艺怀孕生孩子,杨大明从小也没做过啥,就是想插手也帮不上忙,干脆乐得清闲,而婆婆却完全不愿插手。坐月子时,婆婆也没烧过什么营养品,还是李艺的妈妈过来帮了几天。可是,他们家实在太小了,一家五口住在二室一厅的房子里。李艺妈妈来了只好睡沙发,实在是太拥挤。


出了月子,李艺妈妈就回了老家,孩子就留给李艺自己带了。李艺一直想搬出去住,可惜房价太高,她和杨大明提出要不附近租个房子,杨大明说:“你浪费这个钱干嘛?”


李艺想想也心痛,一个月3000元真不如忍一忍,攒个首付,到时付按揭算了,所以她忍气吞声地也就住了下来。


李艺脾气挺好,一般小事,她都不插嘴,由着婆婆唠叨,所以住了几年也没什么大矛盾。孩子一直是她自己带,虽然住在一起,但孩子和婆婆也不怎么亲热。


有一天,婆婆给天天买了个塑料灯笼,天天不喜欢,随手往沙发上一放。婆婆追着要给天天,天天手一推,灯笼掉地上了,手柄摔断了。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婆婆脸上挂不住了,骂骂咧咧:“败家子,真是给你福气不知道。”举起手要打天天,天天吓得哇哇大哭。


李艺看到孩子哭,有点心疼,她说:“妈,你别这么大声,吓着孩子了。”


婆婆撒泼似地把碗往地上一摔:“日子不要过了,饭不要吃了。”


杨大明正好进来,看到他妈在发脾气,以为李艺又和他妈吵起来,就问,怎么回事?


婆婆一看儿子回来了,更来劲了,一手抓着儿子,一边推着李艺。李艺本来个子就小,推搡间,她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到地上,头撞到了桌角,顿时痛得她眼泪屏不住流了出来。李艺捂着头大叫,杨大明却愣愣地站在那里。




04

 

李艺气得冲出了家门,她没有带钱、手机,什么也没有带。她的家人都远在外地,茫然间,李艺也不知道要去哪。她以为杨大明会出来找她,可是并没有。


李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额头的伤还在痛着,但心里的痛却把她一阵阵包围。偌大的城市灯光通明,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她的不禁感到悲凉。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听到后面有汽车的喇叭声。她回头一看,竟然是沈林。沈林摇下车窗说:“我远远地看着,感觉有点像你,没想到真的是你。”


李艺没吭声,赶紧擦擦泪水,想掩饰些什么。毕竟她不想让沈林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


沈林关切地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李艺摇摇头。沈林也不多问,轻声说:“要不我带你去喝杯茶吧。”李艺依然没说话。沈


林下了车,拉着李艺上了车。车子刚启动,李艺忍不住“哇”地哭出了声,越哭越大声。沈林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把纸巾盒递了过去。


车子开了大概半个小时,在一个小区里停下。沈林回过头对李艺说:“你现在这个状态去茶室不是太方便。这是我一个好朋友的房子,他出国留学一段时间,让我帮忙照看。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去那里坐会聊聊天,地方还蛮干净的。”



李艺跟着沈林上了楼,屋子收拾得很干净。客厅有个红沙发,很软。李艺靠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墙。


沈林看到李艺的额头已经肿了起来,他赶紧去橱里找出药箱,轻轻给李艺上了点药。


屋内静静的,她第一次和杨大明以外的男人离得这么近,她甚至能感觉到沈林的呼吸声、心跳声。


涂好药,沈林轻轻地拉着李艺的手,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前,抚摸着她的头发。两人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李艺的心跳得很厉害。


这样的夜,这样的两个人,她似乎期待发生些什么,却又害怕真的发生些什么。她不知道,如果沈林再有什么动作时,她会如何,两人静静地坐着。


这时,客厅的钟敲了十一下,每一下都敲在李艺的心上。她从沙发上跳起来,对沈林说:“我要回家了,天天每天早上只吃我煎的荷包蛋。”


沈林看着她,不舍地说:“好的,我送你回去。”一路上,李艺没有说话,沈林也没有。他们都心知肚明,他们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责任,他们更知道彼此之间的这点好感不足以让他们放弃现在,更不足以抵抗他们要面临的风雨。所以,他们都谨小慎微地不跨出那一步。


李艺回到了家,杨大明急切地追问着她去了哪里,他说:“我找了几条街,我急坏了,你再不回来,我要去报警了。”李艺看得出他是真的急坏了,她轻声说:“我很累,我要先去洗个澡。”


温水冲过李艺的额头,她摸着涂过药的地方,想到了沈林。李艺很庆幸,也很感谢沈林,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这样,他们还可以坦然地面对亲人,面对今后的生活。也许,他们不会再见面,但他们都会记得彼此曾给过的温暖。


从卫生间出来后,李艺看到客厅的沙发,突然想到一句话:心中有条沙发,留给不能睡的人。


心中有条沙发,留给不能睡的人作者:装睡猫,期刊作者,自由撰稿人, 左手鸡汤,右手故事。她说,每个装睡的人都期待被唤醒。

微信公众号:装睡猫(sleeping090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