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81 【古地图】利玛窦古地图序跋题识二十三件(连载二)

(2013-04-01 13:38:32)
标签:

常遇春家族研究

分类: 通海故事

            利玛窦古地图序跋题识二十三件

 

                     利玛窦《天地浑仪说》 

                    (利玛窦古地图序跋题识之一)  

   夫地与海本是圆形,而合为一球,居天球之中。诚如鸡子黄在青内。有谓地为方者,乃语其定而不移之性,非语其形体也。天既包地,则彼此相应,故天有南北二极,地亦有之;天分三百六十度,地亦同之。天中有赤道,自赤道而南二十三度半为南道;赤道而北二十三度半为北道。按中国在赤道之北。日行赤道则昼夜平;行南道,则昼短;行北道,则昼长。故天球有昼夜平圈列于中,昼短、昼长二圈列于南北,以著日行之界。地球亦设三圈,对于下焉。但天包地外为甚大,其度广;地处天中为甚小,其度狭,此其差异者耳。查得直行北方者,每路二百五十里,觉北极出高一度,南极入低一度;直行南方者,每路二百五十里,觉北极入低一度,南极出高一度。则不特审地形果圆,而并徵地之每一度广二百五十里,则地之东、西、南、北各一周,有九万里实数也。是南北与东西数相等而不容异也。

   夫地厚二万八千六百三十六里零百分里之三十六分,上下四旁,皆生齿所居,浑沦一球,原无上下。盖在天之内,何瞻非天。总六合内,凡足所伫,即为下;凡首所向,即为上。其专以身之所居分上下者,未然也。且予自大西浮海中国,至昼夜平线,已见南、北二极,皆在平地,略无高低。道转而南,过大浪山,已见南极出地三十五度,则大浪山与中国,上下相为对待矣。而吾彼时只仰天在上,未视之在下也。故谓地形圆,而周围皆生齿者,信然矣。

  以天势分山海,自北而南为五带,一在昼长、昼短二圈之间,其地甚热带,近日轮故也。二在北极圈之内,三在南极圈之内,此二处地居甚冷带,远日轮故也。四在北极、昼长二圈之间,五在南极、昼短二圈之间,此二地皆谓之正带,不甚冷热,日轮不远不近故也。

   又以地势分舆地为五大州:曰欧逻巴、曰利未亚、曰亚细亚、曰南北亚墨利加、曰墨瓦蜡泥加。若欧逻巴者,南至地中海,北至卧蘭的亚及冰海,东至大乃河、墨何的湖、大海,西至大西洋。若利未亚者,南至大浪山,北至地中海,东至西红海、仙劳冷组岛,西至河摺亚诺海。即此州只以圣地之下微路与亚细亚相联,其余全为四海所围。若亚细亚者,南至苏门答腊、吕宋等岛,北至新增白腊及北海,东至日本岛大明海,西至大乃河、墨阿的湖、大海、西红海、小西洋。若亚墨利加者,全为四海所围,南北以微地相联。若玛热辣泥加者,尽在南方,惟见南极出地而北极恒藏焉,其界未审何如,故未敢订之。惟其北边与大、小爪哇墨瓦腊泥峡为境也。

  其各州之界,当以五色别之,令其便览。各国繁夥难悉,大约各州俱有百余国。原宜作圆球,以其入图不便,不得不易圆为平,反圈为线耳。欲知其形,必须相合,连东西二海为一片可也。其经纬线,本宜每度画之,今且惟每十度为一方,以免杂乱,依是可分置各国于其所。东西纬线数天下之长,自昼夜平线为中而起,上数至北极,下数至南极;南北经线数天下之宽,自福岛起为一十度,至三百六十度复相接焉。试如察得南京离中线以上三十二度,离福岛以东一百二十八度,则安之于其所也。凡地在中线以上至北极,则实为北方;凡在中线以下,则实为南方焉。释氏谓中国在南部瞻洲,并计须弥山出入地数,其谬可知也①。

   又用纬线,以著各极出地几何。盖地离昼夜平线度数与极出地度数相等,但在南方,则著南极出地之数,在北方则著北极出地之数也。故视京师隔中线以北四十度,则知京师北极高四十度也;视大浪山隔中线以南三十六度,则知大浪山南极高三十六度也。凡同纬之地,其极出地数同,则四季寒暑同态焉。若两处离中线度数相同,但一离于南,一离于北,其四季并昼夜刻数均同,惟时相反。此之夏,为彼之冬耳。其长昼、长夜离中线愈远,则其长愈多。余为式以记于图边,每五度其昼夜长何如,则西、东上下隔中线数一,则皆可通用焉。

   用经线以定两处相离几何辰也。盖日轮一日作一周,则每辰行三十度,而两处相违三十度,并谓差一辰。故视女直福岛一百四十度,而缅甸离一百一十度,则明女直缅甸差一辰。而凡女直为卯时,缅方为寅时也,其余仿此焉。设差六辰,则两处昼夜相反焉。如所离中线度数又同,而差南北,则两地人对足底反行。故南京离中线以北三十二度,离福岛一百二十八度,而南亚墨利加玛八作离中线以南三十二度,离福岛三百又零八度,则南京玛八作人相对反足底行矣!从此可晓同经线处并同辰,而同时见日月蚀焉。此其大略也,其详则备于图云。

                                                          利玛窦撰

注①:释氏,佛祖释迦摩尼;南部瞻洲,佛教中的中国所处位置;须弥山,佛教的世界中心,高约110万公里,日、月、星辰环绕其山水平运行。须弥山周围有咸海环绕,海上有四大部洲和八小部洲。须弥山由金、银、琉璃和玻瓈(类似水晶)四宝构成,高84000由旬(1由旬约13公里),山顶为帝释天(护法神)住所。《长阿含经》称,须弥山北为北俱芦洲、东为东胜神洲、西为西牛贺洲、南为南赡部洲,中国位于南部瞻洲。

   ②此文书写刊刻在《坤舆万国全图》《两仪玄览图》之上,内容相同。文中,利玛窦依据西方地理的新发现“五大洲说”,证明佛教的“四天下说”与事实不符,对其进行了批驳:“释氏谓中国在南部瞻洲,并计须弥山出入地数,其谬可知也①”

 

 

          利玛窦《论地球比九重天之星远且大几何》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二)

   余尝留心于量天地法,且从大西庠天文诸士讨论已久,兹述其各数以便览焉。夫地球既每度二百五十里,则知三百六十度为地一周得九万里,计地面至其中心得一万四千三百一十八里零九分里之二。自地心至第一重谓月天,四十八万二千五百二十二里余;至第二重谓星辰即水星天,九十一万八千七百五十里余;至第三重谓太白即金星天,二百四十万零六百八十一里余;至第四重谓日轮天,一千六八零五万五千六百九十里余;至第五重谓荧惑即火星天,二千七百四十一万二千一百里余;至第六重谓岁星即木星天,一万二千六百七十六万九千五百八十四里余;至第七重谓填星即土星天,二万五百七十七万零五百六十四里余;至第八重为列宿天,三万二千二百七十六万九千八百四十五里余;至第九重谓宗勋天,六万四千七百三十三万八千六百九十里余。此九层相包如葱头皮焉。皆硬坚,而日月星辰定在其体内,如木节在板,而只因本天而动。第天体明而无色,则能通透,光如琉璃水晶之类,无所碍也。若二十八宿星,其上等每各大于地球一百零六倍又六分之一;其二等之各星,大于地球八十九倍又八分之一;其三等之各星,大于地球七十一倍又三分之一;其四等之各星,大于地球五十三倍又十二分之十一;其五等之各星,大于地球三十五倍又八分之一;其六等之各星,大于地球十七倍又十分之一。夫此六第皆在第八重天也。土星大于地球九十倍又八分之一;木星大于地球九十四倍半;火星大于地球半倍;日轮大于地球一百六十五倍又八分之三;地球大于金星三十六倍又二十七分之一,大于水星二万一千九百五十一倍,大于月轮三十八倍又三分之一。则日大于月六千五百三十八倍又五分之一。自此可证,使有人在第四重天上视地,必不能见。则地之微,比天不啻如点焉耳。而我辈乃于一微点中,分采域,为公侯,为帝王。于是篡夺称大业,窃脱隔邻疆碑而侵他畴,日夜营求,广辟田地,殖己封境。于是竭心剧神,立功传名,肆彼无限之贪欲,殆哉殆哉!

                                                欧罗巴人利玛窦述

注:此文书写刊刻在《坤舆万国全图》《两仪玄览图》上,内容相同。

                       

                          利玛窦序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三)

   吾古昔以多见闻为智,原有不辞万里之暇,往访贤人,观名邦者。人寿几何?必历年久远而后广览备学,忽然老至而无遑用焉,岂不悲哉!所以贵有图史,史记之图传之,四方之士所能睹见,古人载而后人观,坐而可减愚增智焉。大哉,图史之功乎!敝国虽偏而恒重信史,喜闻各方之风俗与其名胜,故非惟本国详载,又有天下列国通志,以至九重天、万国全图,无不备者。窦也跧伏海邦,窃慕中华大统万里声教之盛,浮槎西来。壬午解缆东粤,粤人士请图所过诸国,以垂不朽。彼时窦未熟汉语,随出所携图册,与其积岁札记,(鈾)绎刻梓,然司宾所译,奚免无谬。庚子至白下(南京),蒙左海吴先生之教,再为修订。辛丑来京(北京),诸大先生曾见是图者,多不鄙弃,羁旅而辱厚待焉。缮部我存李先生,夙志舆地之学,自为诸生,编辑有书,深赏兹图,以为地度之上应天(缠),乃万世不可易之法,又且穷理极数,孜孜尽年不舍歉前刻之狭隘,未尽西来原图什一,谋更恢广之。余曰:此(迫)痹邦之幸,因先生得有闻于诸夏矣。敢不(彦)意再加校阅?乃取敝邑原图及通志诸书,重为考订,订其旧译之谬,与其度数之失,兼增国名数百,随其(锗)幅之空,载厥国俗土产,虽未能大备,比旧矣稍(瞻)云。但地形本圆球,今图为平面,其理难于一览而悟,则又仿敝邑之法,再作半球图者二焉。一载赤道以北,一载赤道以南,其二极则居二圈当中,以肖地之本形,便于互见。共成大屏六幅,以为书斋卧游之具。嗟嗟!不出户庭,历观万国,此于闻见,不无少补。尝闻天地一大书,惟君子能读之,故道成焉。盖之天地而可证主宰天地者之至善、至大、至一也。不学者,弃天者也。学不归原天帝,终非学也。净绝恶萌,以期至善,即善也。姑缓小以急于大,减其繁多以归于至一,于学也庶乎。窦不敏,译此天地图,非敢曰资闻见也,为己者当自得焉。窃以此望于共戴天履地者。

                               万历壬寅孟秋吉旦欧罗巴人利玛窦谨撰

注:此文手写刊刻在《坤舆万国全图》上。

             

                              吴中明序  

                   利玛窦古地图序跋题识之四)

   邹子称:中国外,如中国者九,裨海环之,其语似闳大不经。世传昆仑山东南一支入中国,故水皆东流;而西北一支仍居其半,卒亦莫能明其境。夫地广且大矣,然有形必有尽,而齐州之见,东南不踰海,西不踰昆仑,北不踰沙漠,于以穷天地之际,不亦难乎?囿于所见,或意之为小,放浪于所不见;或意之为大,意之类皆妄也。利山人自欧罗巴如中国,著《山海舆地全图》,荐绅多传之。余访其所为国,皆彼国中镂有旧本。盖其国人及弗朗机国人皆好远游,时经绝域,则相传而志之。积渐年久,稍得其形之大全。然如南极一带,亦未有至者,要以三隅推之,理当如是。山人淡然无求,冥修敬天,朝夕自盟以无妄念,无妄动,无妄言。至所著天与日月星远大之数,难未易了,然其说或自有据,并载之以俟知者。

                                      歙人吴中明撰

注①:此序书写刊刻在《两仪玄览图》(八屏幅)第三幅下方。《坤舆万国全图》上亦有完全相同的一篇序言。

  ② 吴中明——(1556—1618)万历十四年进士,学者,南京吏部主事。籍贯直隶徽州府歙县(今安徽歙  

县),军籍,学生。字知常,号左海。治《书》,行二,丙辰年九月初五日生。壬午乡试十三名,会试一百

五十七名,廷试三甲八十四名。兵部观政。曾祖裕方,祖球,父岩达,本生父岩通。母孙氏,本生母戴氏。

重庆下。兄中周,弟中翰、中俊、中春。娶曹氏。子尚正、尚诚、尚和。

  ③1599年利玛窦第二次到南京。1600年利玛窦在南京吏部主事吴中明的要求下增订《山海舆地全图》,吴中

  将这幅世界地图挂在自己的官邸,让公众观赏,还雇了专门的刻工,用公费镌石复制,并撰予以高度赞

   扬。这幅题为《山海舆地全图》精工细作的修订版南京发行到中国其他各地,甚至流传到澳门和日本。原图

   虽然没有保存下来,但我们可以在冯应京《月令广义》、王圻《三才图会》中见到该版的摹刻本。

 

                            李之藻序 

                       (利玛窦古地图序跋题识之五)

   舆地旧无善版,近《广舆图》之刻本,唐贾南皮画寸分里之法,稍似缜密。然取统志省志诸书详为校(敷),所在四履远近亦复有漏。缘夫撰述之家,非凭纪载,即访(鞧轩),然记载止备沿革,不详形胜之全,(鞧轩)路出迂回,非合应弦之步,是以难也。禹贡之内且然,何况绝域?不谓有上取天文,以准地度,如西泰子万国全图者。彼国欧罗巴原有镂版法,以南北极为经,赤道为纬,周天经纬捷作三百六十度,而地应之。每地一度定为二百五十里,与唐书所称三百五十一里八十步而差一度者相仿佛,而取里则古今远近稍异云其南北则徵之极星,其东南则算之日月衝食,种种皆千古未发之秘。所言地是圆形,盖蔡邕释《周髀》已有天地各中高外下之说,《浑天仪注》亦焉地如鸡子,中黄孤居天内。其言各处昼夜长短不同,则元人测景二十七所,亦已明载。惟谓海水附地共作圆形,而周圆俱有生齿,颇为创闻可骇!要子六合之内,论而不议,理苟可据,何妨求野。圜象之昭昭也,昼视日景,宵窥北极,所得离地高低度数,原非隐僻难穷,而人有不及察者,又何可轻议于方域之外。沈括曰:古人候天,自安南至岳台(鑱)六千里,而北极差十五度稍北不已,庸讵知极星不直在人上乎?夫极星在人上,是极星下有人焉。再北而背负极星,其理可推也。元人测景虽远止于南北海二万里内,而北极所差已五十度。西泰子汎海,躬经赤道之下,平望南北二极,又南至大浪山,而见南极只高出地至三十六度,古人测景曾有如是之远者乎?其人恬淡无营,类有道者,所言定应不妄。又其国多好远游,而曹习于象纬之学,梯山航海,到处求测,踪逾章亥,算绝挠隶,所携彼国图籍,玩之最为精备,夫也奚得无圣作明述焉者。异人异书,世不易(遘),惜其年力向衰,无能尽译。此图白下诸公曾为翻刻,而幅小未悉。不佞因与同志为作屏障六幅,暇日更事杀青,厘正象胥,益所未有,盖视旧业增再倍,而于古今朝贡中华诸国名尚多阙焉。意或今昔异称,又或方言殊译,不欲传其所疑,固自有见,不深强也。别有南北半球之图,横剖赤道,直以极星所当为中,而以东西上下为边,附刻左方。其式亦所创建,然考黄帝《素问》已有其义。所言立于午而面子,立于子而面午,至于自卯望酉,自酉望卯,皆曰北面。立于卯而负酉,立于酉而负卯。至于自午望南,自子望北,皆曰南面,是皆以天中为北,而以对之者为南,南北取诸天中,正取极星中天之义。昔儒以为最善言天,今观此图,意与暗契。东海西海,心同理同,于兹不信然乎?于乎!地之薄厚也,而图之(鍺)墨,顿使万里纳之眉睫,八荒了如弄丸。明昼夜长短之故,可以挚历算之纲,察夷(擙)析因之殊,因以识山河之孕,仰俯天地,不亦畅矣。大观而其要归于使人安稊米之浮生,惜隙驹之光景,想玄功于亭毒,勤昭事于顾諟,而相与偕之乎大道。天壤之间,此人此图,讵可谓无补乎哉!

                                                   浙西李之藻撰

注:李之藻——(1565—1630),字振之,一字我存,号凉庵居士,又号凉庵逸民。浙江仁和(今杭州)人,万历二十六年(1598)进士,明大臣,授平禄寺少卿、知州、太仆寺卿、南京工部员外郎等职。明科学家,学识渊博,娴于天文历算、数学。“晓畅兵法,精于泰西之学”,与徐光启齐名。天主教中国三柱石(徐光启、李之藻、杨廷筠)之一。

    此文书写刊刻在《坤舆万国全图》。

 

                            陈志民跋  

                    (利玛窦古地图序跋题识之六)

   西泰子之有是役也。夫宁是浮舟(纂)局,胫之所不走而以卧游。盖裴秀六体蟹匡尔,计然五土蝉(餧)尔,亥之步而章之搜至涯而友尔,方之此图,穷青冥,极黄垆,四游九瀛之所未尝而(垒垒)焉。胪而指诸掌,彼恶溪沸海,陷河悬度,直以甕(蒱)语人,而叱夜郎为大于汉,此亦胥象之侈事,柱鼇之旷则矣。夫西泰子经行十万里,越廿(懻)而届吾土,入长安,李善部旦暮而过之,遇亦奇矣哉!

                                                     沘阳陈志民跋

 注:此文书写刊刻在《坤舆万国全图》上。

      陈志民——(  )河南沘阳(今泌阳县)人,生卒及生平不详。

    

                             杨景淳识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七)

   漆园氏曰:六合之内,论而不议。子思子亦曰:及其至,圣人有所不知,夫惟不知,是以不议。然未尝不论,亦未尝不知也。章亥之步,地所从来矣。《禹贡》之书,历乎九州;职方之载,罄乎四海。班氏因之而作《地理志》,政治风习,靡所不具。此其大章明较著者。而(质)之六合,盖且挂一而漏万,孰有囊括苞居六合如西泰子者?详其图说,盖上应极星,下穷地纪,仰观俯察,几乎至矣.即令大挠而在,当或采(鏣)之。其仿佛章步羽翼,禹经开拓,班志之(廆)罗者,功讵渺小乎哉!而凡涉之乎(鞧)轩,始之乎心目,亦且穷年,夫岂耳食臆决管窥蠡测者可同日语。而其中有未尽释者,傥亦论而不议之义乎?第西泰子难矣,而知西泰子亦不易。语云:千载而下有知己者出,犹为旦暮遇元之耶律、浙之青田,其一证矣。兹振之氏与西泰子联千载于旦暮,非大奇遘耶?此图一出,而范围者籍以宏其规摹,博雅者缘以广其玄注,超然远览者亦信太仓稊米马体豪末之非(窃)语,宁独与谭天蜗角之论,倘(拀)悠谬之见,并眎之也。不佞淳与振之氏为同舍郎,称莫逆而与西泰子倾盖如故者,。兹刻也,盖同心云。

                                                  蜀东杨景淳识

注①:此文书写刊刻在《坤舆万国全图》上。

  ②杨景淳——(- )四川人,万历十七年(1589年)进士,第三甲第105名。国子监博士。

 

                          祁光宗题

                          (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八)

    昔人谓通天地人曰儒。夫通何容易?第令掇拾旧吻,未能抉千古之谜,何必非管窥也,于天地奚神焉。西泰子浏览诸国,经历数十年,据所闻见,参以独解,往往言前人所未言至以地度应天躔,以读天地之书,为为己之学,几欲道矣。余友李振之甫爱而传之,复画为图说,梓之屏障,坐令天地之大,历历在眉睫间。独于有道之言,嗜如饥渴,故不觉津津道之如此。如以余之叙兹图也,而并以余为之言,则余愧矣。

                                                      东郡祁光宗题

注:此文书写刊刻在《坤舆万国全图》上。

     祁光宗( - ),河北东郡人,万历二十六年戊戌科进士。

 

                              利玛窦序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十一)

  夫道无终穷,学无止息。犹上天之生物无尽,四时之循环无端也。窦初衍入舆图于中国,形惟一球,南北定二极,东西列五联,均分三百六十度,以应天度。是乃不易之定理,恶可以纷更?若至于疆域名号而先后每有异同,非说有二三也。或古名而今人不识,故不可以不易。或音同而字义不通,顾不可以不易。或略之于昔,以昔之板狭难悉也。或详之于今,以今之幅广易敷也,窦宁有意于其间哉。故学之官止神行,良求其显易而已。友人李省勿先生,博奥无两,于宵壤间理学无不究心,携邹()川、阮余吾诸君子曰:研几天主大道,而不止模拟两仪之虚像巳也。今之演刻是图,岂非广造物之功,而导斯世识本元之伊始乎?窦不敢辞,谨参互考订,以副吾友美意。然人()风土,亦言随纸尽,势难毕载。欲罄敝国之所闻,及邸人之所历,必简编数秩,始可尽其(雧),夫道宁有终穷乎!

                        万历三十一年岁癸卯仲秋旦耶稣会中人利玛窦书

注:①《两仪玄览图》于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绘制于北京,常胤绪、李之藻、吴中明等人协助刊刻、出

       版。利玛窦以及常胤绪、李应试、侯拱辰、冯应京、权泰元、吴中明等六人分别题写序跋题识于原图之

      上,付梓刊刻,当时常胤绪43岁。 此篇序文位于《两仪玄览图》上,第六幅与第七幅图版交汇处下方空

      白处,前文“连载一”《玄图》复印件上标注“利玛窦序3”位置。

    ②《两仪玄览图》上有两篇利玛窦序与《坤舆万国全图》完全相同,原排列顺序在此篇前,故此处省略9、11两篇序文,不再重复登载。

 

                            利玛窦识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十二)

   窃尝覩《大学》格物致知之说,未始不反覆(口)深。惟如夫格物之大,无踰天地。不察天地之成形,何由辩天地之定性;不审地势之卑迩,何由观天地之高远。窦从大西入中华,披览纪传图集,开载外国舆图,略而未详。虽君子阙疑之意,然六合之内,又不可(姑)置勿论也。故欲仿欧罗巴诸国志,会集大舆图,以资见闻,而博雅诸名贤遂奖率以成其志。乃翻译窦所携全图,且细译为二小图,一载赤道以北,一载赤道以南,以赤道为图之周匝,以南北地极为图之心,如两半球焉。观斯图则愈见地形之圆,而与全图合从印证,愈知理无所诬矣。(靷)夫是图,窦于述宿之外,凡躬亲目击有逆于耳受者,颇加订正,非敢无据妄作,谩世求新。若向所谓外国舆图所载三首、一臂、交胫、无腹、后眼、串身、不死诸异说,皆窦未耳未目,即欧罗巴人勤事远游,遍历海宇,绝无纪传,又曷敢附会(庞)赘,以诬造物也。惟南极之下,邦人深入者鲜,尚未(念)其水土,故阙而以俟后人

                                                         利玛窦识

                         李应试《刻两仪玄览图》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十四)

   无论国朝二百余年,即三代以继今之父老,蔑闻欧罗巴何,亦蔑闻地球何。往哲以鸡卵喻两仪,所憾言而未尽。逮西方人自欧罗巴浮桴八万里,以其国人数千年涉历大地图说,为中土先达,厥绩伟(欷)。庸是,则观丈夫志四方者披睹而罔或两端,夫中土人信道宁如是。故西方人贞瑜懿行,齐衡三代上人,所以三代未造未发,甫宪于今日,余之生亦厚矣。余嗜中土玄象,谙中西推步,而斯图心会神游,理固宜然,遂以是揭诸四方好夫同志。惟余系汉内史之泾野,产于皇毂,弱冠于楚(睈),尝涔辙齐、鲁、赵、韩、卫、魏、吴、越、辽鲜闻(间),视西方人八万里风波,自渺渺尔。吁!嗟乎!齿发不常,攀辕莫及,余之业无异抱罂灌畦而云岁丰,又乌足以语大地乎哉。余从西方人游,越兹三(穓),其淑仪绅言,非特一图巳也。然西方人声音文字与中土殊,殊而能同,盖心同理同,其学且周孔一辙,故贤公卿大夫日接而雅敬之云。西方人西泰先生及其耶稣会士二三友人也。

                      万历癸卯秋分日夜宿教学子葆禄李应试撰(印章)

注:李应试(15?—16?)——明朝大臣、学者,利玛窦助手。又名李葆禄,明代抗倭名将李如松之子,名将李成梁之孙。湖广人氏,曾经跟从其父名将李如松赴朝抗倭,官至参军。认识常胤绪(李如松阵亡后,朝廷举行隆重的葬礼,李如松墓志铭为赵志皐题,常胤绪手书,1200字,碑石今存)。利玛窦初入京,就与他结为好友。李应试要求利玛窦在绘制《坤舆万国全图》的基础上,新制一幅在规模上、内容上有过之的世界地图,利玛窦慨然允诺,他自述:“窦不敢辞,谨参互考订,以付吾友之美意。”《两仪玄览图》由此应运而生。

 

                             李应试识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十五)

    五羊钟伯相、黄芳济、游文辉、倪一诚、丘良禀、徐必登,咸以性学从西泰先生游。其贞瑜懿行多似之,于是役也预焉。

                                     李应试因识于此

注释:

①黄芳济——生平事迹不详。   

②游文辉——(1557—1633)利玛窦去世时彩色画像的作者.1757年生于澳门,曾在修道院中学习绘画,1598年随利玛窦在南京传教,1607年到北京,为利玛窦画肖像,1613年返回广东南雄传教和教授绘画。游文辉所画的《利玛窦像》由耶稣会教士金尼阁在1614年带回罗马,从这幅肖像画的风格来看,它受“圣像画”的影响。据文献记载,游文辉1617年还在杭州,后被中国当局驱逐返回澳门,1623年再次到北京,1628年又返回杭州,1633年在杭州去世。

  1610年5月11日利玛窦逝世时,游文辉也在北京。此外,还有熊三拔与费奇观神父及修士钟鸣仁。5月10日下午四点左右,同住的四位耶稣会友眼看利氏病危,均跪于他的床前,请求祝福,要求留下遗嘱。这时利玛窦脸露微笑,举手祝福大家,并对每人留下几句勉励的话。他首先鼓励游文辉修士矢志不懈:“亲爱之教侣,鼓汝之勇气,不必悲泣,如天主许我入天堂,我请求之第一事,则祈天主施汝以坚忍,并许汝殁于会中。”由此看出利玛窦对耶稣会中国修士充满期望,他个人与游文辉之间情谊很深。利玛窦的逝世,对在京的耶稣会会友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因此,大家都恳求并最终说服了游文辉,让他画一幅利玛窦神父的肖像,以安慰众人。这就是至今保存在罗马耶稣会总部的那幅利玛窦画像。

  研究者很据文献分析,游文辉所画的《利玛窦像》是最早由中国人所绘的油画肖像。

③倪一诚——( 1579 -1638  )助理修士。跟随利玛窦学习西洋油画。多为《圣母》《耶稣像》《圣画像》(Jean-Baptiste)等。据《利玛窦中国札记》,其中将倪雅谷用意文写成(Giacom Niva),而德礼贤在《中国天主教传教史》中将其译为倪一诚。方豪著《中国天主教史人物传》中,写成倪雅谷,由于拉丁文系Jacobi,译为“雅谷”较妥。

④丘良禀(1582 — 1652)修士,字完初,圣名道明,西名Mendez,万历十年(1582)生于澳门。年龄稍长,曾在韶州耶稣会院读书。因为和教士来往,在韶州和广州被捕入狱,备受杖刑。万历三十一年(1603)在北京帮助利子传教,并出版「两仪玄览图」。万历三十三年(1605)八月十五日,在北京和游文辉、徐必登一同入初学。天启元年(1621),至天启六年(1626)曾派往越南南坼帮助传教。崇祯六年(1633),在海南岛协助传教,曾经劝化某王姓官员全家领洗。永历六年(1652)四月十五日逝世澳门。冯承钧的《在华耶稣会士列传》改“丘”为“邱”。良禀和良厚是昆仲。与锺铭仁、游文辉、倪一诚、丘良厚、石一宏、锺明礼、徐必登等同为利玛窦在华的八位中国修士之一。

⑤徐必登(  )中国澳门修道士。

⑥西泰——利玛窦别称。

 

                      冯应京《舆地图叙》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十六)

   西泰子舆图,凡三授梓,递增国土,而兹刻最后,乃最详。大都以天度定轮广,以日行别寒(襖),以五大洲别疆界,物产、民风之(環)奇附焉。于戏!天下之观此图者众矣!或供卧游之兴,或广经略之谋,或销蛮(襡)之偏心,或鹜尘芥之虚见,傥亦有进于道者乎?《记》称:至圣德业,施及天地之所覆载,而莫不尊亲盛矣。崇伯子作《禹贡》伊尹作《献令》,姬公作《王会》,毋亦为是诞敷文德,以恢无外之仁。乃周职方氏掌天下之图,四夷、八蛮、七闽、九貉、六狄止尔。延及我明,多方砥属,东南际海若朝鲜暹罗爪哇凡十有七国,西南夷婆罗满刺加凡二十九国,其由天方通者又十有六国,西域则泥刺朵甘凡七国,其由哈密通者又三十有八国,北虏种类繁夥,佥受羁縻,视古声教为尤盛,视此图仅五分之一耳。所称无远弗届,是耶非耶?天下势分有限,心量无穷。心者,上帝所降衷,宇宙同之,随分所及,以尽此心,递相为唱和,递相为感应,拟议一室之中,流行八荒之表,且果以时地限哉。谛观殊方风土,尚有穴处者,不粒食不火食者,衣虫鱼皮者,结绳刻木叶者,食人者,食子者,为(餷)鹞食者,死而挂之树、葬之腹中者。其知宫室,(妏)鱼、耕稼、衣裳、文字、网(詀)、棺椁、人伦之制,非赖有圣人之教不及此。圣人立极绥猷,代天以仁万国,夫亦顺人心以利导,而吾徒顾瞻环宇,效法前修,各以心之精神,明道淑世,薪火相传,曷知其尽。即如中国圣人之教,西土固未前闻,而其所传乾方先圣之书,吾亦未之前闻,乃兹交相发明,交相裨益。惟是六合一家,心心相印,故东渐西被不爽耳。夫物非吾所有者,玩之丧志。悠悠方仪,万象咸载,吾道放之而皆准,讵忍遐遗,直当视如家园谱牒,油然兴并包之思焉。西泰子有云:神之接物,司记者受之,司明者辨之,司爱着处之,要归事上帝为公父,联万国为兄弟。是乃绘此坤舆之意兴!应京尝备员职方,见其献图于上,备蓰掌故,乃悉其蕴,序而传之,用昭咸宾之盛,且以资学者宏览云。

                                               后学冯应京书(两印)

注:冯应京(1555—1606),万历二十年(1592)进士,学者。官湖广佥事、按察使。著有我国古代最早的地理气候论《月令广义》。

 

                              阮秦元跋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十七)

 (玿齝)闻鸡丸蚁磨,礕天地懵然而已。阅、亥、终古孔甲淮南桑钦裴秀贾耽吴临川朱思本诸图说,窃疑其狭且茫然尔。弱冠浮南海,望巨浸似竭坤仪而淩星汉,逎恍悟地凝气运,水随气旋,犹人身血气周流之无止息,曾有谓高下耶?然亦臆度尔。每怀天高莫测,地广宁穷,吾人穷理格物,奚由而安?遂负笈趋大都。大都,人文渊薮,冀有所遇。会欧罗巴西泰先生及其二三会友,(殷殷)噩噩,白日青阳,日与中国贤达者阐明性理正学。而衍两仪也,天周于外,地悬天中,气充盈乎两间,向所臆度庶几乎而犹未深然也。及出晷矩,测北极,考日星,辩交食,鑿鑿然徵诸形景,复益以勾股推步,指顾间已神游八极,宅心万有,昔懵然茫然者,逎荡荡然不能自喻其状。先生向因吴(跧)曹请,刻大地图于留都,幅促而略。李缮部后增其幅而稍详,第已挚之南游,大都多方仕闻而未见者,誓昔弗宁。兹刻也,幅愈广,述愈备,视山海、寰宇、十洲诸荒唐说,信如幽室夜话,而忽对离(娄)披曦晖也。夫六合无垠,万目焉瞩,斯图则不窥户蒱而群方掌上若弄丸焉。名之玄览也宜诸。

                                              耒斯阮秦元

注:①此图刻写于《两仪玄览图》右起第四幅图版下端空白处,紧挨常胤绪序。常胤绪序在右,阮秦元跋在左。

    ②阮秦元——(15?—15?)明代学者,京城名士。

 

                            侯拱宸跋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十八)

   欧罗巴,职方不载于周,博望未通于汉,迄唐宋犹蔑闻焉。盖其域去中国八万里远也。今我圣天子声施八垠之外,西泰利子始自彼航海来朝,视重九译者无让矣。其人贞笃纯粹,学博天人,爰制《两仪玄览图》,发挥乾坤精奥,周徧法界人文,乃自赤县神州,以至遐(梑)要荒,居然图次。批阅之倾,恍接万国于咫尺,陈王会于几筵。六合之外,圣人所存弗论者,盖有所裨也。而南华(儡)空大泽之喻益徵焉。于惟西泰子之达观,真足与庐敖友矣。

                                                  驸马都尉侯拱宸撰

 

注:①此跋刻写于《两仪玄览图》右起第六幅图版中部空白处。

    ②候拱宸(15?—15?)——驸马都尉。穆宗皇帝朱载垕第三女寿阳公主驸马。

 

                 常胤绪两仪玄览图序(韩国藏本原文)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十九)


    夫究天地之津涯斯巨细咸得而物无不格探造化之玄邃乃精粗不遗而理无不穷君子尽性之学也性有未尽君子之生尚歉焉非自慊者仍此西泰自西来本意而西泰之来也握圭挚矩方寸凖折历八万里经数百国谓之究天地之津涯非耶陟舆浮海密阴较阳推二极之高卑以度昼夜之浅深测九天之寥廓以殷七政之次舍谓之穷造化之玄邃非耶其言地体如球而悬举于天之中上下八方人物咸丽焉其奉天主教忠信为务则所传皆有所自实由至理非荒唐诡诞之说故吾党以尽性为学者如都尉侯虞山公缙绅宪臬冯慕岡铨衡吴左海缮部李我存典客祁念东驾部杨疑始都水陈坚白世胄李省勿阮余吾诸时贤皆信之而淑其学且以其所绘两仪玄览图锓诸梓以为吾党之未闻者闻未覩者覩是知理之未尽明者以物有未尽格也象胥掌故犹可扩充硕彦宿儒更须研绎性分中事信无止法也又知天地之大造化之妙舟车所未到而涉略有限也心目所不及而识见或遗也何物之难博理之不易通宁若斯哉拘方之士得闻西泰之言豁然襟怀漠然瞻觌而无碍于太极清虚之境斯图实可宗矣予先王以元戎佐高皇帝定一寰宇然猶方之内若海外诸方隶夫识方者百一于兹图又皆诩我皇图之大且远也因诸贤之言而僭序于末焉
    口口口口夫柱国口口口口口口谨口口
                   口胤绪撰常胤绪印(篆书阴文)怀远侯章(篆书阳文)

    
   
 译文:
    我们探究天与地的范围内,其中大、小地方都有,而且各类物体间错落有致,不相冲突。探究天地造化的玄机与奥秘所在,粗粗细细都不会遗漏。其中的道理无穷无尽,是好学者尽情发挥的一门大学问。这种学问没有尽头,学习它的人一辈子的时间都学不完。这不是在贬低自己,而是来自西方国家的一位名叫利玛窦(西泰)的人的观点。
    
    利玛窦来中国时,随身带着先进的工具和仪器。他不畏艰险,走了八万里水路和陆路,经过了几百个国家。想亲自看一看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我们能说不是吗?他带着图籍航海,研究、测量天地间的物体,南极和北极所处位置的上、下,白天、黑夜的长短,空旷深远的宇宙(九重天),用以辨别和区分春、夏、秋、冬及天文、地理、人道(七政)的排序,弄清楚天地造化的深邃玄机所在,我们能说不是吗?
    
    利玛窦说过,我们脚下的大地就像一个圆形的球体,高悬在宇宙苍穹之间。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的人依附在圆球的表面居住和生活。利玛窦是基督教徒,信奉天主教,为人厚道诚信,他所说的话是有道理的,是有依据的,并非怪异荒诞的邪说。因此,我及周围喜好这方面学问的同僚、名士,如都尉侯虞山公(侯拱宸),及缙绅宪臬冯慕岡(冯应京)、铨衡吴左海(吴中明)、缮部李我存(李之藻)、典客祁念东(祁光宗)、驾部杨疑始(杨景淳)、都水陈坚白(陈民志)、世胄李省勿(李应试)、阮余吾(阮泰元)等人,不仅相信利玛窦说的话,还慕名与他相识,学习他的知识,协助他完成《两仪玄览图》的制作和地图的刊刻。这一举动,使得周围的人,从前不知道的知道了,未见过的见到了,并让他们从中明白了许多的道理,包括天地之间无穷无尽的奥秘。而这些道理,要比跟在利玛窦身边的接待、翻译人员所说的还要深奥、宽广。即便是才智过人的文人雅士,极有修养的儒学者,也必须仔细认真地去研究和揣摩才能领会含义。从这幅前所未有的地图上,我们懂得了天地之大,造化之精妙。由于精力、能力和知识所限,上面所写的许多地方都是我们所从未去过的,甚至从来没有听人讲过,心里也没有意识过的。如此看来,在我们的周边,蕴含着最深刻的知识和道理的东西,就是这幅地图了。
    
    有不少以往显得拘泥刻板的人士,听到利玛窦的话语,看到这幅神奇的地图,茅塞顿开,眼前豁然开朗,一下子明白了许多过去不知道的东西,如同进入了一个清高淡泊的至高境界。《两仪玄览图》,可以说就是这种渊博学识的源头啊。
    
    想当年,我的先祖(开平王常遇春)以三军主将的身份辅佐太祖高皇帝(朱元璋),东征西伐、开疆拓土、平定海内。然而,仅限于中国版图,没有超出大明疆域。至于外边还有那么多的陌生的国家、地方和名字,都已经被利玛窦绘制在一幅地图之上了。可以说,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的人,都是从这幅地图中得知的。而以往我们只知道大明皇朝的疆域、舆图是天底下最大的,最为完整的。

有感于各位大臣、贤士的言论和邀请,冒昧为这幅地图作一篇序。                                    常胤绪撰

注:①此序文刻写于《两仪玄览图》右起第四幅图版下端空白处。

    ②常胤绪(1560-1640),明朝开国元勋、开平王常遇春后裔,云南省通海县四街村常氏家族第十代孙.

 

口人物链接 常胤绪

   常胤绪(1560—1640)明大臣,世系怀远侯、锦衣卫指挥使,官至太子太师。《两仪玄览图》序作者、当事人。常胤绪生前不仅荫袭锦衣卫指挥使、怀远侯,并且长期担任明朝最高军事指挥机关五军都督府要职,参与重大的国事活动,先后数次为要员、名人题字撰文,参与弹劾奸臣魏忠贤。

   万历九年(1581)二十一岁时继承父业、入朝任职

   万历二十六年(1598)三十八岁,参加序跋题识作者之一李应试(李葆禄)之父,抗倭名将、辽东总兵李如松葬礼并为之书写墓志铭文(赵志皐撰文),全称:《明故特进荣禄大夫征虏前将军提督镇守辽东总兵官太子太保中军都督府左都督赠少保宁远伯李忠烈公墓志铭》

   万历三十年(1602)九月,为北京广济寺(今中国佛教协会驻地)圆寂高僧宝藏禅师题写墓志铭(有碑文拓片)

   万历三十一年(1603)四十三岁前后,结识利玛窦、徐天启、李应试等人,参与社党活动,参与《两仪玄览图》的制作、出版,并为《两仪玄览图》作序。因为参与地图制作、作序者大都身居高位(徐天启为阁老重臣,李应试为李成梁之孙李如松之子,李之藻为太仆寺、光禄寺卿,冯应京任职湖广佥事司,侯拱宸为驸马,常胤绪为开平王后人,怀远侯、五军都督府掌府事),《两仪玄览图》又被万历皇帝诏呈紫禁城,此事在当时影响很大,亦为之后天主教在天启、崇祯年间的大发展开辟了道路。

   晚年的崇祯三年(1630),与名宦王承恩(后来跟随崇祯皇帝在景山歪脖子树上吊殉国者)被同一道圣旨加封为太子太师,官至一品“加常胤绪、李弘济、王承恩俱为太子太师。胤绪劳绩最久,还加云鹤服色,以示优异。王维城等四员,刘承胤等十员,胡舜胤等五员俱准实授。”(《崇祯长编》卷39);

   再五年后的崇祯八年(1635),他又以七十五岁高龄奉旨钦差,持节离京册封功臣。出使期间大病一场,险些丧命,终于得到崇祯皇帝御笔恩准,告老辞朝,带俸回到南京修养。其间跨度长达54年之久(1581—1635),历经万历、泰昌、天启、崇祯四朝,无愧于四朝元老之称(记录这次活动的一件崇祯年间奏折已于2011年在台北找到)。奉旨持节册封活动后的第五年,崇祯十三年(1640),常胤绪积劳成疾,因病去世,享年八十……常胤绪,是继常遇春之后常氏家族又一杰出代表性人物,他生前没有为自己的家乡留下一书、一文,却在中、西交流史上留下了永不磨灭的一笔。

 

                     利玛窦《地球图说》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二十)

   夫地与海本是圆形而合为一球,居天球之中。诚如鸡子黄在青内。有谓地为方者,乃语其定而不移之性,非语其形体也。天既包地,则彼此相应,故天有南、北二极,地亦有之;天分三百六十度,地亦同之。天中有直道,自直道而南九十度为南道;九十度为北道。日行直道则昼夜平;行南道则昼短;行北道则昼长。故天球有直道圈列于中,南、北二圈列于南北,以为日路之界。地球之南北中三圈亦同焉。但天包地外其度广;地处天中其度狭,此其差异者耳。地每度广二百里,南至北,东至西,各七万二千里,是南北与东西数相等,而异南北与东西者无据也。

夫地厚二万二千九百零八里,上下四旁,皆生齿所居,是浑沦一球,原无上下。总六合内,凡足所伫即为下;凡首所向即上矣,此无疑之论。其专以身之所居分上下者,未然也。且予自大西浮海入中国,转南过大浪山,已见南极高三十六度,则大浪山与中国岂不相为对峙乎?故谓地形圆而周围皆生齿者,信然矣。兹以普天下舆地分五洲:曰上下亚墨利加,曰墨瓦腊泥加,曰亚细亚、曰利未亚,曰欧逻巴。其各州之国繁夥难悉,大约皆百以上。此图本宜作圆球,以其入册籍,不得不析圆为平。其经纬线画每十度为一方,以分置各国于其所。东西线数自中国起,南北线数自福岛起也。

                                     ——见于章潢《图书编》卷二九

                            

                        章潢《舆地圆图考》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二十一)

 此二图即前图也。前图因赤道其直如绳,故总为一图,而五方止列其概。此图圆形,以南北二极分之为二,故各国可因地以考其详。盖天圆地亦圆,与旧所记载相反,且非足迹所至,若未可确信。然以理揆之,却不相背驰。况本天之圆以定日月星宿之行度,固时令不爽。兹据此图圆象,准地面各方相距近远,以定日晷,亦节令时刻不差,则其度数皆可概见。参之先儒,谓天如鸡子青,地如鸡子黄,理则同也。故并录之,亦可广见闻之一端。(靷)戴天覆地,敢不究心乎哉!

                       ——见于章潢《图书编》卷二九

注: 章潢(1527一1608年),字本清,江西南昌人,明代理学家、易学家、教育家。世称“江右四君子”之一。主要著作有《图书编》、《周易象义》等。

 

                      徐光启《题万国两圜图序》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二十二)

 西泰子之言天地圆体也,犹二五之为十也。或疑焉,作正、戏、别三论解之。

 正论曰:古法北极出地三十六度,此自中州言耳。唐人云南北相去每三百五十一度八十步而差一度,宋人云自交南至于岳台六千里而差十五度,此定说也。夫地果平者,即南北相去百亿万里,其北极出地之度宜恒为三十六,不能差毫末也。犹山高千尺,以《周髀》量之,自此山下稍移之平地,数十里外,宜恒为千尺,不能差毫末也。以郭若思之精辨,南北测验二万里,北极之差至五十度而不悟地为平体,移量北极之不能差毫末,何也?又因而抑札马鲁丁。使其术不显,何也?

  戏论曰:嵩高之下,北极出地三十六度。自此以北,每三百五十一里八十步而差一度,则嵩高之北一万八千九百六十六里正当北极之下矣。近世浑天之说明,即天为圆体无疑也。夫天为圆体,地能为平体,北极又能为递差,则以《周髀》计之,北极之下,自天至地裁一万三千八百二十九里而已。次以弧矢截圆法计之,则北极之下,更北行四千四百七十六里有奇,而地与天俱尽也。合计之,即自嵩高以北二万三千四百四十里有奇,而地与天俱尽也。倍之,则东西广,南北袤,各四万六千八百八十五里有奇。而与天地俱尽也。此三者以为可不可也?

别论曰:扬子云主改天,恒君山(绌)之,是也。然盖天能知地平,则北极不能为差,故云北极之下高于中国六万里,但如其说者,又不能为圆天,为圆天则高于中国六万里之处,既与天相及矣。故曰,天之北极高于四周亦六万里,斜倚之,今天与地不相及也。

然言圆天而不言圆地,政不足以服《周髀》。

——见于程百二《方舆胜略》外夷卷一《徐光启集》(上册)1963

注:徐光启(1562年4月24日-1633年11月10日),字子先,号玄扈,教名保禄,汉族,明朝南直隶松江府上海县人,中国明末数学和科学家、农学家、政治家、军事家.官至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赠太子太保、少保,谥文定。徐光启也是中西文化交流的先驱之一,是上海地区最早的天主教徒,被称为“圣教三柱石”之首。

 

                    郭子章《山海舆地全图序》

                     (利玛窦世界地图序跋题识之二十三) 

  予读《周礼》。识方氏掌天下之图,辨邦国、都鄙、四夷、八蛮、百越、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与财用,辨九州之国使用贯利,以为宇内之地穷于斯矣。既阅《河图.括地象》,则云,夏禹所治九州四海,内地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若八极之广,东西二亿三万三千里,南北二亿三万一千五百里。《山海经》所载禹九州道里,与《括地象》同。而海外四经,大荒四经,意者即八极之广也。騶衍以为儒者所谓中国者,于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禹序九州之中国,名曰赤县神州,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乃名九州。有大瀛海环其外,实天地之际焉。其说盖出于《括地象》与《山海经》,而马迁乃谓闳大不经,张骞穷河源恶覩昆仑,桓宽王充议其迂怪虚妄,荧惑诸侯。比晋太康汲冢竹书》出,《穆天子传》载穆王袭昆仑之丘,游轩辕之宫,勒石王母之山,纪迹玄圃之上,然后知騶子之语,似非不经,而马迁所云张骞未覩者,原非乌有。故郭璞云:《竹书》潜出于千载,正以作徵于今日。其知言乎?虽然,犹以书证书也。不谓四千载后太西国利生持《山海舆地全图》入中国,为騶子忠臣也,则以人证书也非若《竹书》之托空言也。利生之图说曰:天有南北二极,地亦有之;天分三百六十度,地亦同之。故有天球,有地球,有经线,有纬线。地之东西南北各一周九万里,地之厚二万八千六百余里。上下四旁皆生齿所居,浑沦一球,原无上下。此则中国千古以来未闻之说者,而(闉)与《括地象》、《山海经》合,岂非騶子一确证乎?予因其图大,不便观览,乃规而小之为册,而图中细说分注于左。或曰:利生外夷人也,其图说未必一一与天地券合,而子胡廑廑于兹?郭子曰:不然。(剡)子能言少(獋)官名,仲尼闻而学之。既而告人曰:天子失官,学在四夷。介葛庐闻牛鸣而知其为三牲,左氏纪之于传,孔、左何心,而吾辈便生藩篱,不令利生为今日之(剡)、介邪?且利居中国久,夫夷而中国也,则中国之矣!

        见于郭子章《衣生黔草》卷一一,《四库存目丛书》本
注:郭子章(1543~1618)字相奎,号青螺,又自号曰玭衣生,泰和人。嘉靖二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公元1543年1月29日)出生于江西泰和县一个书香门第。隆庆五年(1571)考中第三甲第二十四名进士  ,随即除为福建建宁府推官、摄延平府事,入为南京工部虞衡清吏司主事,又督榷南直隶太平府、领凤阳山陵(即明祖陵)事。万历十年(1852)迁广东潮州府知府,四年后督学四川,不久迁为浙江参政、山西按察使、湖广右布政、福建左布政。万历二十六年(1598)被万历皇帝任命为右副都御史巡抚贵州、兼制蜀楚军事,与湖广川贵总督
李化龙合力剿平播州杨应龙叛乱,彻底消灭了盘踞播州八百余年、世袭了二十九世的杨氏土司,又多次平定贵州苗、瑶起义,以功封兵部尚书、右都御史,加太子少保衔。六十七岁时告老还乡,万历四十六年六月十七日(1618年8月7日)去世,卒年七十六岁。【】                   (连载完)

 

注:23件序跋题识标题下括号内容为笔者加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