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嗷嗷视界
嗷嗷视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698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冒牌阴差之2死亡验证

(2017-04-06 08:38:06)
标签:

杂谈

情感

文化

小说

鬼故事

分类: 冒牌阴差灵异故事
​​

第2章 死亡验证

我心里一寒,联想到手机上那条发给刘亚东的短信,敢强行丢掉手机绝对是死路一条。忽地转身责问冯阿姨:“你说什么?”

冯阿姨愣了一下,拄着扫把一脸无辜地望着我:“没说什么呀,好好的扔了就可惜了。你咋了小方?一惊一乍的。”

冯阿姨不像是装的。难道是我听错了?我只得先收起手机,嘴里说着没事儿没事儿往小区门口方向走去。走出几步路,就听见身后传来砰地一声巨响。一回头差点儿惊掉了魂儿。

有人跳楼了!

冯阿姨站在那儿捂着嘴瞪着俩眼说不出话来,像被人掐住了脖子。扫把和搓斗歪倒在地上。跳楼的那个人趴在地上,血从他身下慢慢淌出来。他的脖子扭着,正好瞅着我这边。他的眼睛好像在瞪着我。

冯阿姨突然声嘶力竭地叫起来:“有人跳楼了!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跳楼了!”

冯阿姨喊了两声,我才反应过来,马上通过对讲机叫道:“零二,零二,马上来B区13栋,有人跳楼了。”

杨明那货估计在玩手机,我正要再叫一声,就听见队长王高锋的声音响起来:“我马上到,杨明,杨明,你马上赶到B区13栋。”

杨明这才紧急回答一声:“收到!”

队长又叫:“方小波,方小波,打电话叫120。”

我马上答收到。

我刚掏出手机,就响了两下短信通知声。看看我手机上也没有短信。想起口袋里还有刚捡到的一个手机。先打了120急救电话。然后掏出那个杂牌手机来,上面显示了一条短信,我看得心惊肉跳:

他死了,你先顶替他,直到我找到合适的人为止。所有事情不得泄露半字。否则你跟他一个下场。

他是谁?刘亚东吗?

我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这个摔得惨不忍睹的人,一股寒气从头凉到脚,不会这么巧就是他吧。

在我震惊和猜测的同时,不断有人从四面八方跑过来,现场很快聚集了很多人,议论纷纷。

“这是谁?咋跳楼了?不会是欠了高利贷吧?”

“不知道呢?也可能老婆跟别人跑了吧?我听见这边有人喊就赶紧跑过来看了。”

“老婆跟人跑也不至于自杀啊,哎呀,死的老惨了,这得是从几楼跳下来的啊?”

“吓死人了,我的天,脚还会动呢,小伟小伟,抓紧过来看,咱们小区有人跳楼了,我发图片给你了。来晚就看不到了。”

“咔嚓,咔嚓。”

你妈蛋的,人都摔成这样还有人呼朋唤友的来看。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队长王高峰跑过来,问我叫救护车了没有。我木然地点点头,说叫过了。王高峰走近观察了一下那个人,马上打电话给110。接着又给物业王经理打了个电话。

胖子杨明赶过来,大声吆喝围观的人群靠后靠后,离这么近干啥,又不能吃不能喝的。

嗯,不能吃不能喝。这话听着咋这么恶心。

这时一个买完菜回来的老婆婆把菜蓝子一扔就朝摔在地上的那人扑过去,鸡蛋西红柿滚落一地。她一边碎步小跑一边颤声叫着:“亚东,我的儿啊,亚东。”

亚东?死者真是刘亚东?!我整个人一懵,像被卷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老太太没跑到那人跟前就摔倒了。

王高峰上前架住老太太一只胳膊,看着我叫道:“方小波,愣着干啥,赶紧过来帮我扶住老太太。”

我机械地走过去,与王高峰蹲下来一左一右架住老太太。老太太扬着两手失声痛哭。根据我收到的短信判断,这个人应该已经死了。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尸体,身上一阵发虚。脸上也津出汗来。

我此刻的脸色应该很不好看,王高峰看了看我,扬了扬眉毛,有点儿笑我胆小的意思:“方小波,你没事儿吧?”

我连忙说没事儿,没事儿。

王高峰皱着眉头看了看围观的人说:“老太太家人呢?咋还没人过来?有谁认识的通知一下她家人。”

这话没人接茬。

这么大小区,我也不认识死者,不知道他家还有没有别的人了。

王高峰就是着急,死者家里来个能料理事情的我俩就轻松了。

一会儿120救护车到了。警察也随后赶到。两个警察忙着让人群往后退拉警界线。穿白大褂的医生下车检查了一下摔在地上的人,摇了摇头离开了。

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美女警察和白大褂医生交涉了一下,一边安排人找目击者做笔录,一边问老太太家住在哪个房间。

老太太家住在13楼。怪不得死得这么透,跳得越高摔得越很。

王高峰和我扶着老太太领着女警察去了13楼。她家房间的门从里面锁着。老太太抖着手,连门都打不开。王高峰接过钥匙开了房门。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靠窗的位置,那里摆着的一个鞋柜,被人移动了位置。鞋柜乱七八糟的,有鞋子散落出来。看样子是人挣扎时拉动的。

王高峰朝那鞋柜走过去,边走边发现新大陆一样叫着:“谋杀,谋杀,看这鞋柜就是撕打时碰动的。”

女警察瞪他一眼,不客气地叫他闭嘴,靠边儿。

然后指挥另外一个年轻警察:“小宋,你去拍照取证。”

被叫做小宋的小伙子回答了一声:“好的,张队。”

我和清洁工冯阿姨都是目击者。但我俩什么都不知道,和很多围观者一样,只知道人从楼上跳下去了。

女警察张队在屋里转了一圈,例行公事地向老太太询问死者的姓名,年龄。死者确实姓刘,叫亚东,刘亚东就是他。

我激灵灵地打个寒颤。刘亚东死了,他的差使莫名其妙地转嫁到我的身上。我连他要做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都不知道。

我的异常反应没逃过张队的眼睛,她走近我,脱离了地球引力一样挺拔的胸脯塞满了我的视野。她不动声色地问:“你认识刘亚东?”

我连忙摇头:“不认识,不认识。”

张队紧盯着我,俏丽的脸庞透着一股子冷峻:“你是目击证人,有什么情况要第一时间跟我反映,不要隐瞒。”

我小心谨慎地说:“一定,一定。张队,你看这个人,有没有可能是被人推下去的?”


第3章至更多​http://yuedu.163.com/source/7820409310564b149c39c9e5a5d33922_4

或在网易云阅读 搜 《冒牌阴差》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