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闲聊宋朝》(54)如日中天之三川口之战为何只集结到一万人马

(2018-11-26 00:23:13)
标签:

历史

分类: 《闲聊宋朝》

宋朝西边形势紧张后,调任刘平为鄜延、环庆驻军副都部署。此人有多年的带兵经验,特别熟悉西北边防事务,在环庆路驻防时颇有声望,宋、夏在边防军的摩擦上,党项人没占到便宜。

鄜州判官种世衡,是以前说过的伪隐士钟放的侄子,他上书说:“延州东北二百里,是以前的宽州,建议在原址修建城池,作为要塞。西边可以增强延州的防御力量,东边可以使河东路的军粮顺利运达,北边可以作为收复银州、夏州的前沿基地。”

朝廷同意了种世衡的建议,并让他具体负责。党项人多次进犯,种世衡一边作战一边修建城池。可是宽州虽然险要,却没有水源,宽州是现在的陕西清涧宽州镇。

种世衡下令打井找水,挖下150尺后,发现全是岩石,挖井的人认为再挖也没用。种世衡下令,只要挖掉一层巨石,赏钱一百,重赏之下,终于挖出了水。城池建好后,命名为青涧城。

宝元三年的元宵节刚过,李元昊率军猛攻金明,现在的陕西安塞沿河湾。前一年李元昊进攻承平寨失利,扬言要进攻延州。范雍得到消息后非常害怕,请求朝廷赶紧增兵。

范雍是咸平初年的进士,实足的文官。之前主要当谏官,还管过财政,当过三司使。这个人之前干过的最出彩的事,就是玉清昭应宫被大火烧得只剩两间房子时,刘娥心疼得大哭。范雍当时说烧光才美,建的时候劳民伤财,重建更是劳民伤财。在他的坚持下,刘娥放弃了重建。

从那件事上看,范雍是个刚直不阿,胆子很正的人,可是走上了军事管理岗位,成为西北边境驻军总指挥后,又变得非常奇怪。作为军队一把手,听到敌人进攻的消息,就能吓破胆,只能说这个人是个窝里横。

李元昊放话要进攻延州,又派使者贺真到鄜延路,对范雍说李元昊已认识到反叛朝廷的错误,希望给一个改正的机会。范雍听后心花怒放,赶紧报告朝廷,给贺真送了好多礼物让其回去,声称李元昊不会来了,整个鄜延路放松了警惕。

 李元昊没想到范雍这么容易中计,于是分两路进攻延州。一路进攻保安,现在的陕西志丹。他亲率一路从土门进入,现在的陕西安塞镰刀湾。

当然了,宋军的情报系列也不是完全没有用,范雍很快得到李元昊出兵的消息,急令驻守在庆州的鄜延、环庆副都部署刘平救援保安。

庆州到保安,也就是从现在的甘肃庆城县到陕西志丹县,目前的公路近200公里。从延州到庆州,就是现在的延安到庆城县,目前的公路近300公里。以那个年代的路况和马力,刘平从接到命令到达保安,至少也要以10天来论。

所以说,范雍根本就不是一个指挥军队的料。宋朝文官带兵很正常,不光是文官,太监带兵的也很多,所以不能一杆子打倒一片,文官、太监也有好样的,但这个范雍确实有问题。

从宋军的防御来说,主要兵力在延州、庆州、泾州、渭州、原州这一条线上,也就是以现在的陕西延安、甘肃庆阳、甘肃平凉、宁复固原这一条线为宋、夏边境线,北边是李元昊的统治区,南边是宋朝的地盘。

宋朝在渭州与原州一带的驻军,配备了很多吐蕃弓弩手,专门对付党项骑兵,力量很强。庆州一带由鄜延、环庆副都部署刘平驻防,党项人轻意不敢招惹。

李元昊在宋朝边境线上进行了一系列的试探性进攻,也就是在这一条线上,近两年经常出现摩擦事件。通过多次试探,李元昊发现宋朝在延州的布防最弱,虽然宋朝西北驻军职务最高的范雍在延州,但李元昊敏锐地观察到,最不懂事军的就这个人。

从土门方向进攻延州,必须通过金明寨,金明寨成为通往延州的一道非常重要的军事堡垒,驻守这里的是鄜延路都巡检李士彬。

李士彬算是老“寨主”了,他的父亲李继周从宋初就驻守在这里,可以说他们世代守卫金明寨,兵力号称有十万之众,世代拒敌于金明寨之外。也就是说没有人能突破这里,李士彬也得了个外号叫“铁壁相公”。

李元昊为了打通金明寨这条道路,之前曾试图诱降李士彬,派去使者说明来路,李士彬就地给劈了。

李元昊一招不行再来一招,派部属去投降李士彬。李士彬向范雍报告,建议将这些投降的党项人安置到南方去。范雍回复:“讨而禽之,孰若招而致之”。意思是靠打仗去俘虏他们,还不如招降他们,有人投降,这是再好不过的事。

范雍回复李士彬的同时,赏了李士彬很多钱物,要求将投降的党项人编制到金明寨的部队序列中。一次成功后,李元昊不停复制,大批党项人开始投向金明寨。

李元昊在派部下投降的过程中,又命令所部急攻金明寨,唯一的要求是只准败不准胜,而且在败退中要说,我们看见铁壁相公,胆都吓破了,还打什么仗。

一段时间后,听了大量恭维的话,打了很多次胜仗,李士彬作为一个个体的人,自我膨胀的弱点慢慢显现。

降兵的顺听话听惯了,原来下属的忠言就听不进去,对以前的下属变得骄横起来,部将也开始心生怨恨。李元昊面对这种情形,再施一计,暗中不断收买李士彬的部属。

正月18,李元昊到达金明寨,诈降的党项人和李元昊的部队来了个里应外合,李元昊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很多年以来固若金汤的金明寨拿下。当时李士彬正在不远处的黄堆寨,听到李元昊进攻金明寨,命令左右牵马紧急赶往金明寨。

意想不到的是李士彬手下给他牵来的马,跑都跑不动,何谈作战,可想李元昊收卖李士彬的部下到了何种程度。

李士彬的结局,史书给出两种说法,一是李士彬和儿子怀宝战死。二是李士彬被俘,李元昊割掉李士彬的耳朵,十多年后李士彬才去世。

当时朝廷认为李士彬已死,追赠李士彬为宿州观察使,封其堂弟李士绍为金明寨都监。又赠其子怀宝为右千牛卫将军,录其他儿子为官。

总之,李元昊到延州的第一军事屏障金明寨,如入无人之境,将快速到达延州城下。金明寨到延州,顶多一天路程。而刘平是正月20日赶到保安,也就是说,刘平到达保安时,李元昊也许前一天都已到延州城下。

再说范雍的防御战略,他接到李元昊出兵的消息,把命令传给刘平时,李元昊早已冲向金明寨。

刘平接到命令,带领3000骑兵用4天的急行军到达保安,先不说刘平的作战水平,这个执行力就可想而知。

从庆州到保安,是子午岭的边缘,沟壑纵横,还要翻越打扮梁等多个山岭,马的行走有时可能还不如步行,他们每天以50公里以上的速度推进,这种毅力和耐力难以想象。

当刘平到达保安后,根本就没发现党项人。李元昊虚晃一枪,搞了个声东击西。宋军的视线放在了保安,而他从土门长驱直入。

与刘平同时到达保安的还有鄜延路副都部署石元孙,这是开国元勋石守信的孙子,他也是范雍紧急命令救援保安的。他们在保安没有遇到李元昊的部队,决定合军赶赴土门,半道又被范雍紧急命令救援延州。

情急之下,刘平和石元孙返回保安,从保安方向抄小路直线距离赶赴延州。也就是说,他们所带的队伍根本没有休整的机会,昼夜奔袭。更加艰难的是,当时天降大雪,史载雪深达几寸。

正月22日晚上,刘平、石元孙赶到了延州西北方向的三川口,现在的延安栆园附近,在三川口以西十里扎营。

当时驻守在保安以北碎金谷的鄜延路都监黄德和,以及驻防在碎金谷附近的鄜延路巡检万俟政、郭遵也接到了回防延州的紧急命令。

正月23日早晨,黄德和、万俟政、郭遵相继到达三川口,与刘平、石元孙汇合,可惜的是,他们四路人马合在一起,勉强凑够一万多人。(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