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闲聊宋朝》(49)如日中天之宋仁宗一度把中书省打造成疗养院

(2018-11-14 00:17:01)
标签:

历史

分类: 《闲聊宋朝》

自从澶渊之盟后,宋朝过了30多年的太平日子,大兵都快握不住刀枪了,可是朝廷为了防范部队,还是禁止武将学习兵法,这样的部队能有什么战斗力?

韩亿在未当宰相前是同知枢密院事,管部队建设,他向朝廷建议,武将必须熟读兵法,现在不让他们学习兵法,万一战事爆发,怎么去打仗?应该将历代兵法的精髓编成书发给他们学习。

赵祯听从了韩亿建议,也没有麻烦别人,这位生于和平年代,连战争是个什么玩意都不知道的皇帝,亲手写了一本《神武祕略》,一共三十篇,分为十卷,同时亲自作序颁发给部队学习,而且要求代代相传学下去,看似玩笑,却是事实。当年太宗搞阵图,虽然荒唐,但太宗也算久经沙场的人,至少有点战斗经验在里面,这个算什么?

这年10月,赵祯开了个锁厅科,相当于现在的成人考试,让有官职或有公务员身份无文凭的人参加,考中也算进士,类似于现在的成人考试,不过成人考试和普通高考说是同等学历,其实拿出来用的时候还是有区别。

宋朝靠科举当官的人很多,但通过恩荫、买官等方式当官的人也很多,就是大臣们在退休或特殊情况下朝廷录用他们的子女为公务员。遇到灾情,对捐款捐物的人按照损赠数量授予不同的官职。

在大量的官员队伍中,很多人没有文凭,朝廷为了满足这些人的需求,设立了锁厅试。这一科光开封府就报了几百人,还有国子监及各州报的人,考试的人数非常多,可成绩出来后,真是大跌眼镜。宰相陈尧佐的儿子陈博古为解元,也就是礼部主持的考试考了第一,参知政事韩亿的子孙4人都上榜,一下子群情哗然,只要是个人,都怀疑这里面有猫腻。

最后同知枢密院事章得象上书说:“开封府进士章仲昌,是我乡下的亲戚,本来就不学无术,现在又以考试不公带着闹事,请求将其遣返回乡。”朝廷同意了他的请求,原因是经过查证,这科的主考是殿中侍御史萧定谟和直集贤院韩琦、吴育、王拱辰四人,整个考试和改卷过程中并没有出现徇私舞弊。

如果真没有作弊,只能说是个巧合。不过从陈尧佐家的学风来说,考个第一名很正常,何况同科中人,真才实学的确实不多,不然参加正常的高考去了,跑来搞什么成人考试。

古代的人常常会将天象与人事联系到一起,这年年末,河东地区发生了大地震,死了近二万人,余震持续时间也很长。

直史馆叶清臣上疏说:“范仲淹、余靖等被贬黜后,全国上下不敢议论朝政,都快二年了。这个现象希望引起陛下重视,朝廷只有广开言路,也许能得到上天的原谅。”凡事跟天象联系到一起,问题就好解决,很快范仲淹、余靖、欧阳修等人就从边远地区调到了内地工作。

范仲淹调到润州后,朝廷里的一些小人就有点害怕,心想这伙是不是又要回来了,一些人开始在赵祯面前造范仲淹的谣。时间长了,赵祯也相信了,最后有人诬陷时,赵祯听完大为愤怒,准备把范仲淹赶到岭南去。参知政事程琳力保范仲淹清白,范仲淹才得以幸免。

自从范仲淹被贬后,朋党论兴起,凡是为范仲淹说话,就有可能被指控为范党。通过程琳不断开导,赵祯后来有所醒悟,朋党之论才消停了下来。

西北的李元昊,发展比较迅猛,目前已占有夏、银、绥、静、宥、灵、盐、会、胜、甘、凉、瓜、沙、肃等州,还有洪、定、威、怀、龙等5州,这5州实际是城堡,但党项人也号称州。

李元昊定都兴州后,以黄河与贺兰山为屏障进行固守,创建了16司来管理政务。以嵬名守全、张陟、杨廓、徐敏宗、张文显等人为参谋,钟鼎臣负责文书,成逋克、成赏都等管理军队,野利仁荣负责教育。共设置了十八监军司,分别任命了头领。

 自黄河北至卧啰娘山安排七万人的部队,以防备辽国。黄河以南的洪州、白豹、安盐州、罗落、天都、惟精山安排5万兵马,防备宋环庆、镇戎和原州。左厢宥州路5万人,以防备宋鄜延、麟府。右厢甘州路3万人,以防备西蕃、回纥。贺兰山驻兵5万,灵州驻兵5万人,兴州、兴庆府驻兵7万人。党项总兵力已达到50余万。

而党项最精锐的部队是横山的羌族部队,党项本族人也无法望其项背。李元昊还精选了5千人作为侍卫部队,称为“六班直”。又打造了3千人铁骑,分为10个纵队,作为传诏各部的通信兵。

翻过年,宋朝改元为宝元。宝元元年正月5日,李元昊请示宋朝,想派人到五台山拜佛,并希望有人陪同。对于这个请求,谁也没多想,党项人有这个心,很好嘛!安排官员陪同就行了。

但就是这么个谁也没多想的事,给宋朝带来了巨大的隐患,因为李元昊派来的是间谍,以拜佛为名,全面掌握了宋朝河东路的军事部署和各州的管理现状,李元昊侵宋的野心昭然若揭,而大宋还沉浸在天朝上国的自负中。

2月份右司谏韩琦向皇帝上书,称现任宰相班子能力太差,让全国上下大失所望,而且这帮人自私自利,没有做臣子的底线,希望尽快选贤任能,再听之任之,后果不敢设想。

让王随、陈尧佐当宰相,赵祯也是病急乱投医。其实各朝各代一些政令的下发,大多都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举措,战术层面多一点,战略上少一点。这跟当权者的能力有关,也与所处的环境有关。

吕夷简和王曾公开闹矛盾,宰相班子不和,整个朝政时常运转不畅。这个事让赵祯很头疼,免了他们后,赵祯的第一反应就是再不能出现这种情况,必须选一个稳重的宰相班子。

刚好吕夷简曾经推荐过的王随、陈尧佐浮入了他的脑海。王随62岁,陈尧佐72岁,不管能力怎么样,这个年龄至少火气小了,心性也成熟了,至少不会互相掐架吧!

当时的环境中,赵祯想得较多的是配备一个和谐的宰相班子,在朝廷树立一个好的干部队伍形象,至于国家的发久发展,自然就考虑的少了一点。

而吕夷简推荐王随和陈尧佐,是给赵祯下了一个套。首先他摸透了赵祯的心思,知道赵祯需要怎么样的人。其次他推荐两个怂包,当干不下去的时候,赵祯自然会想到他吕夷简主政时的好,为再次复出做好铺垫。

正如吕夷简所料,王随、陈尧佐压根就无宰相之才,能力差、年纪大、私心重,还贪得无厌。这个宰相班子可能是大宋建国以来最差的一届班子,对于国家管理,拿不出一点像样的举措,而王随整天与和尚道士混在一块,成了老百姓闲暇议论的笑柄。

这届宰相班子主政时,又遇到地震等较大的自然灾害,他们不但拿不出应对措施,王随在家养病时还不闻不问,招惹了骂声一片。最后赵祯让王随五天上一次朝,但每日要去一次办公室。陈尧佐70多了,已是老眼昏花,还要管很多事,想想都费劲。

面对这么一个宰相班子,当时的老百姓戏称:“中书翻为养病坊”。意思是宰相上班的中书省是个疗养院嘛!哪像个政府决策机构。

王随和陈尧佐的能力不说,滥用职权不提,在私欲上简直没有底线。王随请假养病时间有点长,赵祯让他抱病上班后,他安排了一大批亲戚朋友到公务员岗位,搞得民怨沸腾。

陈尧佐的大儿子陈述古监左藏库,相当于国家物资储备总库的总经理。按照当时的制度,升职要排资历,跟现在科长干满几年,才能升副处一样。

而陈述古的任职时间不够,又未经三司审批的情况下,将其提拔为三司下属的发运使。参知政事韩亿做得更绝,为二儿子求恩荫,就是请求赵祯给二儿子赐个官,赵祯同意后,在上任的时候,他却让大儿子去了。

当时韩琦上书时提到,这些宰相大人把朝廷官职当成了自家的杂物,想搬那就搬那,拿制度当儿戏,搞得老百姓啼笑皆非。

更让赵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随与陈尧佐、韩亿、石中立等人议政,经常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吵得不可开交,为了一点自私,争得脸经脖子粗。还有那个石中立,工作上没有任何建树,却是个搞笑能手,现在所说的段子手,老百姓不知道他做过什么事,都知道他的“脱口秀”。

面对这种情况,做为谏官的韩琦连上十道奏章,要求朝廷赶紧罢免他们,绝不能“坐付庸臣恣其毁坏”,意思是不能让大宋八十年基业,毁在这帮庸臣的手上。最后赵祯下了决心,将王随、陈尧佐、韩亿、石中立四人同时罢免。

王随罢为彰信节度使、同平章事,陈尧佐罢为淮康节度使、同平章事、判郑州,他们以使相身份去地方工作。韩亿罢为户部侍郎,石中立罢为户部侍郎、资政殿学士。(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