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闲聊宋朝》(46)如日中天之欧阳修戏称王拱辰大姨父作小姨父

(2018-11-07 00:45:24)
标签:

历史

分类: 《闲聊宋朝》

景祐二年,宋朝又一位大牛人横空出世,前面说薛奎的女婿时提到过他的名字,他就是欧阳修,这一年他28岁。

欧阳修3岁的时候父亲去世,又是独子,与母亲相依不命。在生活没有着落的情况下投靠叔叔,由于家境贫寒,他的青少年是在清贫中度过的,好在他的母亲郑氏是接受过教育的大家闺秀,给了欧阳修很好的教育。

本应是寒门英才,可他在天圣元年和天圣四年两次参加科举落榜,自己都有点不自信了。

天圣七年的时候,当过翰林学士、首都一把手的胥偃非常欣赏欧阳修的文章,保举欧阳修进国子监学习,并在国子监的两门课程考试中都得第一,之后在礼部考试中又得第一,中了“小三元”。

这个时候欧阳修开始骄傲了,变得目中无人,认为参加殿试,状元非他莫属。参加殿试前特意做了身新衣服,准备在高中状元后庆贺的时候穿。

他有个同学叫王拱辰,也是在说薛奎的女婿时提到过这个名字。有一天,王拱辰突然把欧阳修的新衣服穿在身上,对着欧阳修大喊:“看看我的状元服怎么样?”,

天圣八年开科,殿试过后放榜,状元是王拱辰,欧阳修得了个第十四名,当时主考官晏殊对人说,不让欧阳修当状元,主要是这个人锋芒太露,考官们都想挫挫他的锐气。

欧阳修中了进士,胥偃就把女儿嫁给了他。有意思的是,薛奎把大女儿嫁给了状元王拱辰,而欧阳修婚后不久,老婆就死了,薛奎便把二女儿嫁给了欧阳修。王拱辰婚后时间不长老婆也死了,薛奎又把三女儿嫁给了王拱辰。

欧阳修一下郁闷了,这个王拱辰跟自己黏上了,写诗调侃:“旧女婿变新女婿,大姨父作小姨父。”文人酸词就是多。

欧阳修小时候命不好,但参加科举时遇到了贵人胥偃,中进士后充任西京留手推官,他又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二个贵人。

当时西京留守是钱淮演,他到钱惟演手下干事。钱淮演是个政治投机者,但他也是一代文豪,喜欢跟文人打交道。

欧阳修到了洛阳,又与文学青年梅尧臣、尹洙等人惺惺相惜,结为朋友,经常在一起谈论诗词,钱惟演干脆不让欧阳修干事务工作,把他们召到一起整天搞文化沙龙。

有一次欧阳修和一帮文学青年在冬天去嵩山玩,结果天降大雪,不知道怎么办时,钱惟演给他们派来了厨子和歌妓,并捎话说,这么好的机会,不用回来了,好好赏雪吧!

就是在洛阳的这段时间,在钱惟演的照顾下,欧阳修有充足的时间学习和讨论文化知识,进行诗文创作,极大地提升了自身的文学修养,奠定了文学基础,终成一代文化巨擘。

欧阳修28岁时被召回京,做馆阁校勘,相当于编辑,这是个具体的业务工作,但他跟范仲淹一样,喜欢关注和评论时政。

就在欧阳修回京不久,他的同年,也就是天圣八年同科进士石介上书,批评朝廷对五代十国皇族后裔进行优待,之前朝廷录用了一大批五代十国皇族的后人。

本来御史台准备让石介当御史台主簿,相当于办公厅主任。他的上书惹怒了赵祯,御史台也就放弃了对人他的任命。

对于这个事,欧阳修看不下去,给御史中丞杜衍写信说:“石介是平民出身,用不用他对朝廷没有任何影响,主溥这个岗位虽然不直接管监察,但是作为御史台的官员,就应该坚持原则,敢说真话,还有一点,别说让石介当主溥,就是让他当御史也是绰绰有余。你现在不用他,还得选坚持原则,敢说真话的人,可是这样的人一说真话你就不敢用,最终只能选阳奉阴违的人。”

欧阳修说了这么多,而对于杜衍这样的所谓成熟的政治家来说,就一个绝招,置之不理,时间能把一切问题解决了。

可是在社会中生存,有时说话的时机很关键,说话的技巧很重要,也有运气的成分,石介上书之后,太子中允梁适也上书提同一件事,但说话的技巧不同,他说:“后梁皇帝朱全忠,是唐朝的叛臣,现在录用他的子孙,对后人起不到警示作用。”

梁适说的这个话,赵祯感觉比石介的话中听多了,不但记下了梁适的名子,时间不长就任命梁适为审刑院详议官。

景祐三年正月,赵祯下令追认死去的大老婆郭氏为皇后,按皇后之礼下葬,可时间不长,他又后悔了,取消了对郭氏的追认,下葬参照太祖宋皇后的前例。可能又是吕夷简从中作梗,本来赵祯对郭皇后没有深厚的感情,后来只是对郭皇后产生了一种怜悯,这种情况下,别人的一句话,往往可以左右他的决定。

宋朝从建国以前,皇帝害怕大臣做大做强,不断地分化各机构的职能,一个人能干的事让两个人,本来州、府的领导班子一二人就可以,最后多到几十人。经过太祖、太宗和真宗三朝的发展,整个帝国的政府机构繁杂,公务队伍庞大,财政支出变得捉襟见肘。

赵祯在视察三司时,发现公务员人数太多,人浮于事,年老生病的都有。赵祯意识到问题已严重了,于是让御史中丞杜衍会同相关部门讨论裁员方案,同时将精简公务员的消息传了出去,造成整个公务员队伍的骚动,都认为是杜衍出的主意。

三司的公务员朱正、周贵、李逢吉等100人聚众上访,堵在首相吕夷简家门口不走,要向宰相投诉杜衍,面对这种情况,吕夷简当了缩头乌龟,不出门也不见人。

朱正等人见不到吕夷简,又去次相王曾的家里,王曾热情接待,并上他们在意见书上签名后交上来。之后这些人又去杜衍家,在门口高声叫骂杜衍,并往院内扔砖块,集体上访搞成了治安事件。

第二天,杜衍要求朝廷处理参与聚众闹事的人,三司表示还不清楚有这事,不知道谁去了。王曾说:“这里有名单,自己都签名了。”于是,朱正、周贵被处以杖刑后发配沙门岛,李逢吉等二十二人被判处流放牢城,其他参加闹事的人全部停职。

这个事件平息了,但想要解决好冗员问题不是件简单的事,虽然人满为患,但从稳定的大局上讲,还是不好处理。

这年51日,忧国忧民的范仲淹又干了一件越职的事,他听说孔道辅建议皇帝迁都洛阳,范仲淹一下急了,上书道:“最近听说孔道辅建议陛下迁都,这不是胡扯嘛!国家太平无事,迁那门子的都!洛阳是“帝王之宅”,具有天然的“关河之固”,紧急情况下退守洛阳是万全之策,也是帝国安全的保障,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用。现在要做的时候就是在洛阳大量囤积粮食,让洛阳的物资储备达到战时可以长期固守的需要。”

范仲淹接着说:“现在国家太平,就应该驻守东京,加强东京防御,发挥好东京政汉和经济中心的作用。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可以退守洛阳进行固守。《易经》讲君主修建好险要的城池来保卫国家,就是这个道理。以前的君主加强道德修养让远方的人归服,但还是居安思危,不忘加强军事建设。陛下现在要做的是强化德政,让政务没有过失,同时加强边境的防守,让周边没有二心,这才是长久发展的根本。”

范仲淹对皇帝兼具思想品德、国学历史、时事政治及管理业务的教育和指导,让赵祯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像自己是个白痴,什么都不懂。郁闷之余问宰相吕夷简:“这个范仲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吕夷简也是憋了一肚子火,说道:“这小子就是个夸夸其谈的货色,在名面赢得了一点小名声,但实际上名不副实。”

赵祯听了吕夷简的话,心里舒坦多了,但他们的谈话居然被传了出去,还传了范仲淹的耳朵里。(未完待续。因每期更新不是按事件,而是满3000字一更,往往一章出现多个情节,标题只能侧重重点内容,造成有点文不对题的的感觉,望理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