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琦
徐俊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0,308
  • 关注人气:6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闲聊宋朝》(43)如日中天之宋仁宗郭皇后一巴掌把皇后打飞了

(2018-10-31 06:42:54)
标签:

历史

分类: 《闲聊宋朝》

明道二年的年末,赵祯对宰相们说了一段与他行为相悖的话,说他退朝后,政务上的一切要亲自阅贤。吕夷简说:“陛下连小事都过问,会累坏身体。”

赵祯说:“我接受了先帝留下的基业,怎敢懈怠。我每天吃的东西很简单,衣服都洗得变色了,宫人看见我都笑话我。有一次吃饭时看到碗里有条虫子,我装作没看见,担心御厨为这点小事受处罚。”

赵祯说完,吕夷简赶紧大赞一番,夸领导非常盛德。赵祯说:“我也是随口说说,不是让你们出去宣扬,你们出去不准提这些事,免得让人说我在作秀。”

赵祯的仁德确实没得说,节俭也是发自内心,但这个时候的他,说政务上事无巨细的话就有点吹了,他这个时候开始迷恋温柔乡,那有精力操心政务。

前面说过刘娥活着的时候,赵祯在后宫很压抑,现在终于可以放开了,郭皇后的资色本来一般,赵祯也不喜欢,现在年龄大了,就更不待见。嫔妃中有个尚美人和杨美人,一下子让赵祯爱不释手,整天跟这俩人混在一起。

这样以来,郭皇后很不情愿,毕竟独占皇帝近十年,现在受到冷落,那受得了,有事没事就跟两美人吵,跟赵祯闹。这两美人又是恃宠而骄,也不忌惮皇后,经常跟皇后对骂。

有一次尚美人当着赵祯的面讥讽皇后,皇后盛怒之下,跳起来抽尚美人耳光。赵祯见状赶紧冲上去拉架,结果皇后这一巴掌没打到尚美人脸上,却抽在了赵祯的脖子上。

由于郭皇后的指甲长,这一巴掌滑过去,在赵祯脖子上留下了两道血痕。这还了得,赵祯第一反应就是废后,并立即召宰相商议废后之事。

这个时候吕夷简的内线,太监阎文应站出来说话:“哎呀!这伤得太厉害了,这成何体统,居然都打皇上了,陛下让宰相们看看这血道子,让宰相们评评理。”

此前因为郭皇后一句话罢了吕夷简的相位,吕夷简一直等待报复的机会,现在瞌睡遇到了枕头。赵祯向宰相们展示完“伤势”后,吕夷简的亲密战友范讽第一个说话:“郭皇后入宫9年了,到现在连个孩子都没有,就凭这个都应该废黜。”

吕夷简马上接口道:“对对对,是该废黜。汉光武帝算是明主,其皇后只是怨怼就被废黜,何况郭皇后把陛下打成了这样。我觉得皇后如此失礼,不足以母仪天下。”

吕夷简这话一下子有了高度,郭皇后现在这个泼妇的样子,怎么向天下女人做表率。这话一下子让赵祯坚定了信心,下诏废后,封为净妃、玉京冲妙仙师,赐名清悟,去当道士吧,住长乐宫。

就在下诏之前,对于这个事,赵祯还咨询过范仲淹,范仲淹坚决反对废后,对赵祯说:“家丑不可外扬,赶紧平息这个事,这个消息一定不能传到宫外。”结果赵祯没有听范仲淹的劝,下诏废后。

诏书下发后,言官们集体反对,上书说不能废后,吕夷简命令相关部门,不得接受言官们关于反对废后的奏章。上书无门后,范仲淹和权御史中丞孔道辅带领孙祖德、蒋堂、郭劝、杨偕、马绛、段少连、宋郊、刘涣等台谏官前往皇宫,要求面见赵祯。

吕夷简命令守门的人不准放他们进去,孔道辅双手拍打殿门的铜环大声说:“废后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让监察部门的官员发表意见?”他们在宫门前嚷嚷的不行,赵祯只好命令他们去中书省讨论,自己不敢出面。可叹那时的皇帝离个婚还不如现在的人随意,还得大臣们同意。

孔道辅等人到了中书省,对吕夷简说:“做臣子的对待皇上和皇后,就应该象对待父母一样,父母不和,就应该想办法劝说,那有帮父亲赶走母亲的道理。”吕夷简说:“皇后打人,失礼太甚。再说废后这个事自古就有。”

范仲淹说:“做臣子要坚持原则,你说的汉光帝废后的事,本来就不对,你还劝皇上效法。古代好的不学,尽教皇上学些失德的事。”吕夷简一下子没法辩论,说:“有本事跟皇上说去,别在我这叨叨。”说完拂袖走了。

看吕夷简走了,孔道辅和范仲淹等人商议决定,第二天率领文武官员再去皇宫劝谏。而吕夷简马上进宫,对赵祯说监察员有可能集体再来抗议,得早做打算,于是赵祯和吕夷简商议贬黜孔道辅等带头的官员。

第二天清晨,孔道辅等人在待漏院等待上朝,突然接到诏书:即日起不准台谏官请对,并任命孔道辅知泰州、范仲淹知眭州。孙祖德等人分别罚铜20斤。这个范仲淹,老是为了皇帝的家事,被贬来贬去。

按制度规定,谏官到地方工作,要向皇帝辞行。这次下达诏书时,明确不准他们辞行,要求立即动身,同时派专人监督孔道辅和范仲淹离京。同时下诏:“以后台谏官上书,必须密报,不准相互沟通,避免出现集体围攻皇宫的事件发生。

范仲淹的好朋友,将作监丞、判河阳富弼急了,富弼是范仲淹推荐给晏殊,由晏殊提携走上领导岗位的,所以很感激范仲淹。

富弼看到朋友受委曲,给赵祯上了一道很长很不客气的奏章:“皇后自册封之日起,就没听说有什么过错,陛下突然废后,搞得全国上下舆论哗然。建国以来,太祖、太宗、真宗都没干过这种事。陛下作为大宋的子孙,不遵守祖训,却做了废后的事。您把个家事都管不好,让老百姓怎么看?”

富弼一开始就对皇帝来了一通批评,接着说:“范仲淹身为谏官,极力劝谏是他的职责所在,您为什么要处罚他?即便范仲淹劝谏不当,您就不能包容一下吗?何况范仲淹的话,符合大家的意愿。您因为范仲淹没有迎合自己而做出处罚,这不是让老百姓把您当笑话看吗!我实在对您感到惋惜!”

富弼接着说:“陛下贵为皇帝,废黜个女人,看起来是个碎碎的事,但损害的是国家的形象。那些帮您废后的人,称陛下家事可以不听臣子意见的人,都是效仿古代那些迎合皇帝的谄臣,陛下对这些人怎么能听之任之?如果陛下决心废后,您可以不听谏官的意见,但您怎么能打击这些提意见的人?”

这个富弼越说越激动:“老百姓要离个婚,也得征求一下父母的意见,父母同意后再做决定。您贵为天子,两位太后墓上的土还没干,您就干出了这样的事,而且不到太庙向祖宗汇报,这就是对父母不敬。你做了一件自己称心的事,可老百姓看到的是陛下废无过皇后和贬忠臣两件错事。这两件事都不应该出现在太平盛世,我再次对您感到惋惜。”

富弼最后说:“范仲淹一向耿直,因为陛下亲政而得罪太后,是您将他调到中央,让他担任谏官,要求他多向朝廷提意见和建议,他提了意见又处罚他,您这不是挖了个坑让他跳吗?您以后还怎么要求大臣?从此以后,恐怕言官们会以此为鉴,不再相信您的话。我建议赶紧召范仲淹进京,官复原职,以改正朝廷的失误,赢得人心,确保言路畅通,这才是国家的福气。”

富弼的奏章不知道赵祯看到没有,总之是泥牛入海,不了了之,宋朝对待言官的最好方法,关键时候一贯是不予理会。

这一年发生了蝗灾和旱灾,朝廷上下都希望来年有个新气象,所以新年来临后,改元为“景祐”。

元月份,党项人李元昊领兵进攻府州,现在的陕西府谷县。大宋几十年未闻战事,西北突然又出现战事,和平的日子估计要过完了。(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