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琦
徐俊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0,787
  • 关注人气:6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闲聊宋朝》(32)如日中天之太监擅自改变宋真宗陵址导致出水

(2018-09-30 00:05:19)
标签:

历史

杂谈

分类: 《闲聊宋朝》

上文说到,丁谓主持将道州司马寇准贬为雷州司户参军、郓州知州李迪贬为衡州团练副使。在讨论进一步处理寇准和李迪的意见时,王曾认为处罚太重,丁谓看了王曾很长时间后说:“我觉得借给他们宅子住的人也应该追究责任。”

之后王曾再没有发言,王曾以前给寇准借过宅子。处理意见统一后,让当值的知制诰宋绶起草贬谪寇准、李迪的诏书。

宋绶起草的诏书,言词比较温和,丁谓看后火冒三丈,拿过诏书亲手修改为寇准、李迪违法乱纪、扰乱朝政的时候,正是先帝生病的时候,就是因为先帝听到他们的罪行后感到非常震惊,因受到惊吓,才使先帝病危。丁谓将赵恒的死归咎到了寇准、李迪的身上,这招太毒。

本来就是一个“溜须”事件,结果发展成仇敌。丁谓是在寇准的提携下才进入政坛,现在恩将仇报也就算了,还得置之死地而后快。给寇、李二人下发诏令的时候,丁谓还贿赂和暗示传诏的太监:诛杀。

宦官到雷州后,隐藏了诏书,准备口头宣布赐死寇准,并将剑藏在马前,准备伺机行动。寇准正和同事喝酒,政府招待所的人员报告说朝廷有人到,大家不知道有什么事,有些害怕,前去迎接,结果没见到宦官,也打听不到来意,大家更加恐慌。

寇准可能感觉到事情不妙,派人告诉宦官,朝廷让我死,也得让我看一下诏书,我见到诏书后才能接旨。宦官不得已,只好拿出诏书,寇准借了官服接旨。当得知是被贬的诏书后,寇准回去继续喝酒。

前往雷州,没有像样的路,无法驾车。道州的官员安排了轿子,被寇准拒绝,最后只能骑马,每日还得行进50公里。寇准奢侈了半辈子,随从也没见过寇准吃这样的苦,都暗自落泪。

李迪那边,他也感受到来者不善,决定自杀了事,结果被儿子李东之阻止。传诏的宦官将看望李迪的当地官员,全部作了登记。老百姓送美食给宦官,希望能善待李迪,传诏宦官筷子都没有动一下。

李迪有个门客叫邓馀,实在看不下去,冲到宦官跟前说:“你他妈的非要弄死我家老爷向丁谓邀功吗?老子不怕死,我家老爷不测之日,就是你小子的祭日。”之后,邓馀一直跟随李迪到衡州,确保了李迪的安全。

事情过后,有人问丁谓,如果当时寇准、李这因贬官而死,你怎么应对社会上的舆论?丁谓说:“有什么好怕的,最多是爱管闲事的知识分子在写文章评论他们时说‘天下惜之’罢了。”意思是全国人民只是感到惋惜而已。也就是说丁谓这个人不顾忌一切。

该得的利益得了,该出的气出了,但丁谓还不罢休,将目光放到了当时最能打仗的武将曹玮及一些不听话的大臣身上。曹玮目前是镇、定都部署,莫名其妙被贬为莱州知州。其实丁谓早有谋划,他认为曹玮肯定不愿意接受这个任命,同时河北转运使韩亿与丁谓有过节,丁谓在下达曹玮任命的同时,命韩亿立即前往镇、定二州接管军队。

丁谓目的是让曹、韩二人最好能火并,按他的预想,曹玮不愿交权,而韩亿要强行接管,有可能打起来。如果不出现这种情况,谁先违令先处理谁,照样能达到“一石二鸟”的目标。

结果丁谓的天才计划让他空欢喜一场,曹玮接到命令,二话不说,不带任何武器,只带几个老兵就上路了。

接着,王旦曾经推荐并看好的一名官员,给事中李及被任命为杭州知州,下放到地方去工作。李及到杭州后,行政工作简洁高效,从不瞎折腾,没事就去找隐士林逋喝茶,丁谓找不到整李及的由头。

宋代的隐士非常多,但大多数徒有虚名,特别是前面说过那位钟放,以隐士之名寻求政治前途。而这位林逋林和靖,算得上是一位真正的隐士,谁征召做官都不去,终身不仕,一生未娶,只与青山绿水相伴,喜欢种梅花养仙鹤,自称“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

林逋学问很深,“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谁知离别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己平”出自他手,从这首词就能看出他的文学成就,所以引得有名望的人都去拜访,著名人物范伸淹、梅尧臣也是常客。

4月份,太后刘娥开始恩荫自家人。当时的昭文馆、集贤院等处公开考试招聘官员,皇宫大食堂管理员马季良去应试,关键他是太后前夫刘美的女婿。正在考试的时候,太后派人给马季良送饭,主考管很机灵,帮马季良做了题。

之后,开始追赠封赏刘家人,刘娥的父亲刘通追封为彭城郡王,母亲庞夫人追封为遂国太夫人,刘美封为侍中。

赵恒去世的消息传到辽国后,耶律隆绪召集满朝大臣召开追悼会,对宰相说:“南朝现在的皇帝年龄很小,他根本不知道我们两国和平的由来,万一被有目的人蛊惑,挑起战事,该怎么应对?”他们正在研究对策时,宋朝报丧和通告新皇帝继位的使者到了。

宋朝使者向辽国重申了双边关系,辽国得知宋朝由太后代理朝政后,耶律隆绪很高兴,对皇后萧菩萨哥说:“以你的名义给南朝太后写信表示慰问,这也是你露脸的机会,从此宋朝人都会知道你的名字。”

之后,辽派使者前往宋朝吊唁,下令在悯忠寺为赵恒做道场,法事持续一百多天,以赵恒的名义向所有和尚施舍。下令全国不准进行歌舞表演,不得犯赵恒的名讳,这就是当时两国的友谊。

赵恒2月份去世后启动了陵墓建设,两个多月后却出现了意外。陵墓建设是皇家工程,凡是大型工程,“油水”就大,历来都是这样,所以有关系的人就想方设法参与进去,人人趋之若鹜。

现任大太监雷允恭也坐不住了,向太后请求,自己去给先帝修墓。刘娥说:“就你那凡事爱作主的臭毛病不改,谁敢让你出去办事。”

雷允恭哭着说:“我跟着先帝的时间最长,不为先帝最后做点事,我心里难受啊!”刘娥说:“我只是担心你在一些事情上擅自作主,为你招来灾难。”雷允恭痛哭流涕,坚持要求去,最后任命他为陵墓建造都监。

到了现场,负责风水的司天监刑中和对雷允公说:“现在建陵的这个地方不错,但向上一百步,那个地方更好,就跟秦王赵廷美那个一样,可保子孙昌盛。”

赵美廷的下场不好,但子女很多,而赵恒就缺这个。雷允恭一听,陵墓有这个功效,那还不赶紧的,先帝孩子少,让他保佑皇帝子孙昌盛。雷允恭问为什么不选在那个地方,刑中和说害怕下面出水,陵墓出水是大忌。

雷允恭说:“先帝子嗣不多,好不容易有福佑子孙的地方,还不赶紧在那建造。” 刑中和说:“这么大的事,要朝廷审批,要是按照程序批下来,估计时间就不够了。”按照当时的规定,皇帝去世后,7个月内必须下葬。

雷允恭说:“为了不耽误时间,你现在就移址建设,审批的事我来办,我现在就去找太后。”雷允恭一向很骄横,与丁谓勾结后,更加霸道,没有人不听他的话,陵墓就移址了。

雷允恭回宫后向刘娥汇报,刘娥大惊,说:“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敢草率决定?”雷允恭说:“让先帝保佑子孙昌盛,有什么可不可的。”刘娥有点担心,让他去找丁谓商量。

丁谓虽然觉得不妥,但不想和雷允恭闹翻,就勉强同意了。雷允恭向刘娥报告,丁谓已同意,这事就算定了。

可是工地那边,挖到下层发现了一块巨石,搬开石头后,地下水冒了出来,工地一下子炸开了锅。现场负责人担心再干下去会出事,于是命令停工,把具体情况向朝廷汇报。丁谓作为总负责人,首先得到消息,但他为了庇护雷允恭,对此事没进行处置。

工地没有得到朝廷的批复意见,派驻现场的宦官毛达昌只好赶回京城,向朝廷进行汇报,刘娥责问丁谓,丁谓只好派人去现场查证。先是派太监去了一趟,之后派开封知府吕夷简和龙图阁直学士鲁宗道又去核实。

经过对现场情况的分析,群臣一致认为应该选择旧址,刘娥让宰执大臣跟丁谓商量,商议的意见是,让王曾再走一趟,如果王曾看后和大家的意见一致,再开工。最后王曾意见和大家一致,停止了新址,继续在旧址修建。

雷允恭擅自改变先帝主墓地址,算是犯了重罪。这种情况下,“落井下石”的人就会站出来,有人举报雷允恭犯有盗窃皇宫财物等罪行,最后数罪并罚,命令直接在工地杖刑处死。

宋朝很少判大臣死刑,可见其犯了众怒。之后抄了雷允恭的家,他弟弟雷允中被发配到郴州,司天监刑中和被发配沙门岛。

雷允恭伏法,丁谓没有责任?有句名言叫“上帝让谁灭亡,必先让其疯狂。”还有句俗语叫“人狂没好事,狗狂挨砖头”,丁谓小人得志,不是一般的狂,他的做法已超越了本职,属“德-不-配-位”,他能善终吗?(未完待续。因每期更新不是按事件,而是满3000字一更,往往一章出现多个情节,标题只能侧重重点内容,造成有点文不对题的的感觉,望理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