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琦
徐俊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0,787
  • 关注人气:6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闲聊宋朝》(12)如日中天之谁用轿子强行将赵恒抬到澶州北城

(2018-08-15 00:03:09)
标签:

历史

杂谈

分类: 《闲聊宋朝》

澶州城头上威虎军头张瑰的一锤下去,辽骑中一人应声倒下,宋军这边对这次擦枪走火也没太在意,因为射中了敌人,也就没人追究擅自攻击的责任了,将士们反而有点小小的兴奋。

而辽军这边,这一箭带来的恐慌是地震级别的,萧太后见状后顿时失声痛哭,因为射中的是他们的首席战将、先锋萧挞凛。被抬回的萧挞凛当晚死去,辽军士气一下降到了冰点,萧太后下达了最高级别的保密指令。

1124早晨,赵恒从韦城出发,天气太冷,侍从给皇帝准备了一顶貂皮帽子,赵恒推开说:“臣子们冒着寒苦,朕怎么能用这玩意。”晚上到了卫南县,派人先到澶州通报,要求各军将帅及知州坚守岗位,不准搞欢迎仪式。

赵恒到卫南县后,接到了李继降在澶州首战告捷的战报,战情中没有提到萧挞凛的死,这时候他们根本不知道射中的那个人是萧挞凛,也不知道萧挞凛已死,说不定李继隆还不知道手下发过驽箭这事,毕竟那是擅自发射。

1126,赵恒到了澶州城南。澶州城以黄河为界,分北城和南城,北边的城池一面临河,其它三面已被辽军围住,临河一面与河南岸的南城相望。

赵恒到南城后,李继隆汇报,澶州北城太小,街道狭窄,城墙低矮,根本无法驻扎大军,皇帝的禁卫军也没法进入,让赵恒直接住南城。于是将南城驿官作为皇帝行宫,准备让皇帝住下。

寇准说:“这算个什么事,陛下到了澶州却不过河,人心不就散了,敌人士气得不到震慑,亲征还有什么意义!王超已领大阵南下,李继隆、石保吉在阵前坚守,全国勤王之师都往这里赶,过河有什么可怕的?”

高琼也请求皇帝赶紧过河,已经到这里了,北城、南城也没什么区别。寇准和高琼有点激动,言词有点冒犯,枢密院事冯拯看不下去,他不敢说宰相寇准,而高琼是殿前指挥使,是他的下属,便对高琼呵斥了两句。

高琼也怒了,说:“冯大人是靠写文章走上宰职岗位,现在敌人就在对岸,您骂我无礼,那您写首诗退敌好吗?”

高琼也不管冯拯有多难堪,命令卫士直接将皇帝往北城抬。快到北城时,还要过一个浮桥,不知谁又阻止皇帝的桥子前行,高琼冲过去拿鞭子抽桥夫,命令道:“还不快走,已经走到这里了,还有什么犹豫的。”此话一语双关,是给桥夫说,也是给其他人说,至此,赵恒只好命令:“快走吧!”

于是,赵恒登上了北城楼,将皇帝的黄杏旗展开,城下的宋军将士看到皇帝已到第一线,就在自己的身边,顿时激动不已,山呼万岁,声闻数十里,一下子宋军气势百倍。之后赵恒接见了李继隆等前线将领,发放了慰问品和慰问金。

宋辽两军驻扎澶州,貌似大战在即,两军的气氛异常紧张。实际上,萧挞凛死后,辽军已没了攻势,战争处于僵持阶段。

 宰相寇准每天晚上与知制诰杨亿在城楼上痛饮,唱歌说荤段子,大笔之声不绝于耳,而且一喝就是一晚上,俨然一诸葛亮,但澶州不是空城。

赵恒听说寇准每晚喝得昏天黑地,说宰相这么轻松,我还有什么担心的。当时的人评说,寇准真相才,简直是淝水之战的谢安。这里要提一下跟寇准喝酒的这位仁兄,他可是神童中的神童,十一岁授秘书省正字。

辽军大举南下,一路到了澶州,可未取得像样的胜利,现在先锋战死,大军纵深太快,前面是宋朝皇帝御驾亲征,后面是大宋几十万大军的战阵,进不容易,退起来更难,萧太后的恐慌不言而明。

这时候的萧太后,只能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和谈上。通过王继忠的努力,宋朝的和谈使臣曹利用已经出发,但不巧的是让王钦若给扣下了,一方面王钦若不是太相信,另一方面毕竟有失国威,主要是他没有接到皇帝的指令,无法相信曹利用的话。

契丹这边没有见到宋朝的使臣,有点着急,让王继忠继续请求,王继忠将密信再次转交石普,石普在贝州派指挥使张皓给赵恒送信,结果张皓在路上被辽军给俘虏了。

辽兵将张皓押送到辽营后,萧太后和耶律隆绪搞清原因后,给张皓说是个误会,慰劳了大半天,让张皓直接去天雄军,以赵恒给王继忠的诏书用证,督促王钦若赶紧放人,张皓到天雄军后,王钦若根本不相信这事。

张皓再次回到辽营,受到萧太后的赏赐和高规格接待,可这条路已不通,只好让王继忠继续给赵恒送信,希望另派使者来和谈。这次幸运的是张皓将信送到了赵恒的手里,赵恒给王钦若下了诏书,并让参知政事王旦给王钦若写了一份亲笔信,要求王钦若立即放人,让曹利用去辽营。

赵恒同时给大臣说:“国家的宗旨是安民、息战,和平解决纠纷是最好的选择。但现在黄河已结冰,辽军的铁骑可以随时纵马过河,京城危在旦夕,所以应该加强防守,如果在和谈过程中辽军有什么动作,那就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决一死战。”

曹利用到辽营,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萧太后和韩德让坐在一辆大车中,辽主耶律降绪和其他大臣分坐车的两旁,萧太后已年过50,但依然很美,传说韩德让与萧太后有一腿,看来是真事。

契丹对使臣也没有什么仪式和礼节,就是在车扶手上架了一块木板,放了一些酒食,估计是手抓羊肉之类,让曹利用食用。

之后进行谈判,辽国首先提到了关南土地的事,曹利用很坚决,说土地的事免谈,这是大宋的底钱,至于给不给钱,自己只能汇报,也作不了主。和谈就此失败,没有结果,萧太后只好派左飞龙使韩杞拿国书与曹利用一块去见赵恒。

赵恒接到辽派使者到来的消息后,命令一切按大宋的礼制行事,派澶州知州何承矩到城外去迎接,由翰林学士赵安仁负责陪同,辽使觐见也由赵安仁引导,必须遵照宋朝的礼仪,行跪拜礼。后来的清朝,就是乾隆皇帝因使臣跪拜的问题,丧失了与世界接轨的机会。

按照宋朝的礼制,韩杞在行宫进殿之前,先跪着,双手举起他们的国书,由阁门使接过来,到大殿交给内侍省启封,再交宰相阅读,最后才能到皇帝那里。这时,韩杞才能起来,给安排食宿。

辽国的国书提到和谈的条件还是让宋朝归还关南之地,赵恒对宰相们说:“我就知道是这么个结果,大家看怎么办?”大臣们说:“关南之地早都是我朝的,这个没有商量的余地,可以给辽国一些钱,希望这样能达成协议,具体怎么弄,还是由皇上决定。”

赵恒说:“联守着祖宗留下的基业,绝对不能丢失,割让土地这事没有商量,如果非提这个要求,那就跟他们决战。但河北的老百姓太苦,再打仗实在于心不忍。给辽国一些钱,也不伤面子。当然,我们谈的这些话,没必要全写进正式的文件,让韩杞和曹利用给辽国口述就行了。”

但是,光口述也不行,还得给辽国写一个正式的国书。这一下君臣犯难了,这个国书的格式不知道怎么写,其实就是称谓问题。讨论的时候,有人说在太祖赵匡胤时与辽国通过国书,不知道是怎么写的,这时大学问家赵安仁说话了,太祖时的国书格式他看过,还记得,于是让赵安仁写了辽国写了答书,至于什么称谓,史书也没记载。

曹利用再次出使辽营时,到赵恒那里探了个口风,赵恒告诉他,割地免谈,给点钱还是可以。曹利用心里没底,又试探着问了一下具体数目,赵恒说:“必不得已,虽百万亦可。”也就是说谈判难度大的话,就是给一百万两银子也可以。

曹利用这下有了谈判底线,与韩杞再次到了辽营,辽国继续提出归还关南土地,是辽国的谈判底线。曹利用严词拒绝:“战争是你们挑起来的,和谈也是你们提出来的,你们想从宋朝要点钱还可以,再提土地就不用谈了。”

在辽营陪同曹利用的辽政事舍人高正遽说:“老兄,我们这次带领这么多的人过来,就是为了要回关南的土地。达不到这个目的,那我们就亏大了,也太丢人了。”曹利用说:“我是按我们皇上意思来谈,也没打算活着回去。如果你们不后悔,非要提这个过分要求,估计土地得不到,战争也会长期打下去。”

萧太后和耶律隆绪看到宋朝的强硬态度后,只好同意向宋朝取岁币,也就是每年由宋朝给辽国一些钱。至于数目,曹利用说最多30万,而且不全是银子,十万两银子,二十万匹绢,再多一个子也没有。

曹利用哪来的这么大的底气?(未完待续,具体见《闲聊宋朝》说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