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俊琦
徐俊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0,787
  • 关注人气:6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闲聊宋朝》(55)旭日初升之寇准一句话决定了宋朝第三任天子

(2018-07-16 05:57:01)
标签:

历史

分类: 《闲聊宋朝》

赵炅一直念念不忘的人,是青州知州寇准,赵炅经常问大臣:“寇准在青州高兴不?”,臣子说:“青州是个好地方,寇准肯定过得很好。”

赵炅经常问这样的话,臣子也经常这样答,后来有些人揣测,老板是不是又要起用寇准?赵炅再问此话的时候,有些嫉妒的臣子就说:“陛下这样思念寇准,据说寇准整天喝酒取乐,不知道他想不想陛下。”这一下,老板可能有点小伤心,之后再没问过寇准。

有些人就这样,用老百姓的话说是贱皮子,你整天讨好他,他把你不当会事,有时你给他发个脾气,他反倒喜欢你,冠准从来不给皇帝好眼色,可皇帝还想的不行。寇准十九岁中的进士,之后快速上升,很快就到中央工作。

寇准当谏官的时候,经常跟皇上红脸,还发生过拽赵炅胳膊的事,大臣们经常顺着皇上说话,有这么个特别的人在身边,作为一个想有点作为,能分辨是非的皇帝来说,寇准这种人虽然讨厌,但还是非常需要。

寇准的直言,主要表现在政务上,而敢于监督宰执大臣,这才彻底奠定了其在赵炅心目中的位置。在淳化初年的时候,朝廷出了两桩受贿案,一个叫祖吉的,情节较轻,杀头了。一个叫王淮的,赃钱以千万计,只是撤职仗责,时间不长又官复原职。

当时这个影响很坏,大家都知道是参知政事王沔干的事,因为王淮是王沔的弟弟,就是没有人指出来。作为谏官,按寇准的脾气,肯定要当廷叫嚷了,可他突然一改常态,选择了沉默。

经济案件的处罚,对宰执大臣这个级别的官员来说可大可小,全凭皇帝当时的情绪。寇准很清楚,大宋官家需要忠心的臣子,贪俩钱不会引起皇帝的重视,所以他要等机会。

直到淳化二年的时候发生了一次大旱灾,赵炅召集大臣讨论时政得失。大臣说这是天数,不是人为,跟皇上的管理没关系,寇凖则引用了一本叫《洪范》的书里的话:“天和人的关系,相互照应就像影子和回声,大旱是因为刑罚有不公平的地方。”

赵炅听了很生气,起身走了。过了一阵,又把寇准召来问怎么个不公了。寇凖说:“我不告诉你,除非你把大臣们都召来我才说。”赵炅火更大了,但还是说:“你牛,那就召吧。”宰执大臣到了,寇准把王淮和祖吉的事说了。问道:“就因为王淮是王沔的弟弟,就应该这样处罚,这叫公平?”

赵炅问王沔怎么回事,王沔叩头认罪,赵炅批评了王沔后,就喜欢上了寇凖,让其直接参预朝廷的军国大事。宋朝对大臣的袒护是有传统的,虽然王沔没有受到处罚,但寇准以特殊的方式来提醒皇帝,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这次召寇准回中央,主要是之前把寇准下放地方后,老听顺听的话,赵炅觉得生活没有味道了,所以经常想起寇准,这时候把寇准召回来直接任命为参知政事,当副宰相。其实从细节上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行,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赵炅是个怎么样的皇帝。

提拔了寇准,赵炅对宰相吕蒙正说:“寇准临事明敏,今再擢用,想益尽心。”言外之意,让他到地方工作,有意锻炼他,也有欲擒故纵的意思在里面。

这时候吕端为右谏议大夫,职位排在了寇准的下面,过了几天,任命吕端为左谏议大夫,位置排在了寇准的前面,看来寇准在赵炅心中有位置,但吕端更胜一筹,在职位的安排上,还是要侧重于吕端。

10月份,给开封府派了一大堆能人,加大辅佐、培养儿子元侃的力度,也是想让儿子能尽快干出一些政绩来,其中有杨徽之、毕士安、乔维岳、夏候峤,还有个状元杨砺,这些都是以后了不起的人物。

翻过年改年号为至道,4月份,吕蒙正罢相,为右仆射,吕端为户部侍郎,平章事,走上宰相岗位。以宣徽北院使、同知枢密院事赵镕知枢密院事。

吕端当宰相后,建议参知政事与宰相分日知印、押班,赵炅同意了这个意见。参知政事是宋朝开国不久,赵普任独相期间,赵匡胤为了分赵普的权而新创设的职位,当时为了照顾赵普的面子,不让参知政事知印、押班,也就是仅仅发挥个参谋助手的作用,没有实际权力。

现在参知政事可以使用中书省印章,也就是有了签字盖章的权力,上朝时可以领班,就是能履行班长的职责。也就是说,从寇准开始,大宋朝的参知政事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宰相。

就在这个月,赵匡胤的老婆,宋皇后去世了,上谥号为“孝章皇后”。按理说赵匡胤死后,这宋皇后就应该是皇太后了,赵炅还对她说过“共保富贵”的话,但她死后,赵炅不仅不给嫂子穿孝服,还不准群臣去吊丧,不按皇后的礼制丧葬,不准与太祖合葬,牌位不准进太庙。

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赵匡胤儿子死完了,对赵炅来说,完全没有了威胁,做个顺水人情,给群臣和子孙做个表率就完了,但他就是不做这个事,这也成了宋史上的一个迷团。

其实对赵炅来说,最记恨的应该就是这个宋皇后,当时宋皇后要是看清形势,审时度势,直接召当时还叫赵光义的赵炅进宫称帝,一切都名正言顺了,可她就是搞了一出召赵德芳进宫的戏,在舆论上一下子不利于赵炅。

还有一点,赵炅干的是兄终弟及的事,先不管宋皇后年龄比他小很多,在辈分上算是平辈,现在给他丧葬,是按皇太后还是按皇后的礼制,不管规格怎么样,只要弄出大的动静,又会引起老百姓对他继位的议论,干脆低调处理,不准宣扬。

对于这件事,朝臣都不敢说话,翰林学士王禹偁看不下去,说了几句牢骚话,被直接贬官,下发到滁州当知州。王禹偁是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先驱,写过一篇非常著名的文章《待漏院记》。

8月份,赵炅突然宣布要立太子,这是大宋建国以来的第一次,也是五代以来的首次。立开封府尹寿王赵元侃为皇太子,改名赵恒,继续兼开封府尹。关于立太子这件事,赵炅也是费了很大的神,以前有大臣提过立储的事,可谁提就处罚谁,吓得没人再敢说这事。

当时让赵元侃任开封府尹前,赵炅就急着让寇准从青州赶回来,他就是要征求寇准的意见,他还是想听听直脾气、正直之人的话。寇准回朝后,去见赵炅,当时赵炅的箭伤很厉害,他让寇准看后说:“你怎么才来呀?”看这口气,多娇嗔。寇准说:“陛下不召,我不敢回京。”

紧接着赵炅问:“你觉得我的几个儿子,谁能继承皇位。”这可是要命的问题,答不好,贬官是个小事,一般不会有好下场。看寇准怎么说:“陛下选择接班人这样的事,不能跟您的那些老婆们商量,也不能问太监,更不能问亲近的臣子,你自己看上的人是最合适的。”

等于什么都没说,但老板没生气,接着问:“元侃怎么样?”这一问,寇准应该心花怒放了,因为寇准跟元侃关系也不错,可是这问题怎么回答?人家寇准一点都没有表露神色,说:“知子莫若父。您想好了就赶紧决定吧”。

寇准回答得简直天衣无缝,人家能当宰相,确实有过人的水平。不过一句“知子莫若父”,大宋朝新天子又诞生了。寇准的话,坚定了赵炅的想法,当时立即就让元侃任开封府尹,从五代以来,开封府尹似乎是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储君的位置。

现在立了太子,京城里就传开了,说赵恒是真天子啊!这个事让赵炅知道了,很是生气,主要是醋意,他对寇准说:“人心都在太子一边,置我于何地。”看看这什么心态,跟儿子还争什么宠。

这对赵恒来说,是个很危险的信号。看这个问题完准又是怎么回答的:“此乃社稷之福呀!”意思是您不就是想有个能当大任的儿了吗?现在选的人这么受欢迎,证明了您的高明,这是天下的福气呀?

听了寇准的话,赵炅没吭声,之后回到后宫把寇准的话说给老婆们听,结果老婆们都道贺,意思是寇准说的没错。赵炅又从后宫出来,把寇准留下喝酒,两人喝了个烂醉,才让寇准回去。(未完待续,具体见《闲聊宋朝》说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