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错于是乎
不错于是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0,410
  • 关注人气:6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枫桥夜泊

(2020-09-14 06:34:00)
标签:

杂谈

枫桥夜泊

唐•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释义:

我们对这一首诗的内容与诗意可以称得上熟悉,就是诗人在“安史之乱”后,途经寒山寺时,写下的一首羁旅诗。

在这首诗中,诗人准确细腻地讲述了一个客船夜泊者对江南深秋夜景的观察和感受,全诗有景有情有声有色。将作者羁旅之思,家国之忧,以及身处乱世尚无归宿的顾虑充分地表现出来,是写愁的代表作,甚至前几天写唐诗第一名的时候,有的诗友也提到这一首,认为这首诗才算得上是唐诗的第一名,我们不去争论这个第一名,原诗的赏析在上中学时早已被语文老师讲尽,但我们却可以关注跟这首诗相关的几则小故事:

1、这首诗原名并不叫《枫桥夜泊》,寒山寺本身也不叫寒山寺

张继写这首诗时,并没有枫桥,当然也就无所谓《枫桥夜泊》了,在唐人高仲武编选的《中兴间气集》中,这首诗的原题写作《夜泊松江》,就算到了后来《全唐诗》也只是改名叫《夜泊枫江》,并不是现在的诗名。但因为这首诗的艺术水平极高,在后世的传播之中,为了应诗中之景,苏州阊门外的封桥改名为枫桥,附近的一个小镇子也改名为枫桥镇,遂后枫桥的地名也就叫了起来,地名叫响之后,又反过来影响诗题,诗最终就变成了现在的《枫桥夜泊》。《唐诗三百首》选入这一首诗之后,《枫桥夜泊》的名字就流传更广了。

寒山寺原名叫妙利普明塔院,修建于南朝梁天监年间,后来因为有一名著名的僧人寒山从天台山的国清寺来到这里修行,当了一段时间的的住持,因为寒山太有名,到了唐代贞观年间,这里就改名为寒山寺了。

2、欧阳修的怀疑

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曾经在《六一诗话》(欧阳修晚年号”六一居士“)里曾经写道:“唐人有云:姑苏台下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说者亦云,句则佳矣,其如三更不是打钟时。”意思就是说,这两句诗很不错,但显然违背了常理,三更的时候,怎么可能敲钟呢?

欧阳修是唐宋八大家之一,他的怀疑当然影响大,不仅宋当代,后来的元、明、清历代都有人来与欧阳修辩论,举例极多,纷纷证明姑苏一带的寺庙每到三鼓尽四鼓之初的时候,晚上都会打钟,甚至推断出,唐代夜半鸣钟是通行的惯例。后来又有人考证说苏州一带本来就有三更时分打半夜钟的风俗,当地人称为“无常钟”,欧阳修可能因为来苏州少,因此不知此事,这一怀疑,《枫桥夜泊》的名声更大了。

3、谁用这首诗刻碑谁就会死的传说

清代著名的文学家、教育家、书法家俞樾有一天突然接到江苏巡抚陈夔龙的一个邀请,因为重修寒山寺,请他为寒山寺写一块《枫桥夜泊》的诗碑,俞樾本来是非常喜欢这首诗的,写字也是常事,但这个请求却让他犹豫了,因为他这次要写的《枫桥夜泊》诗碑,其实这是第四块同内容的诗碑,前几块都出事了。

第一块诗碑来自唐武宗,当年唐武宗深爱此诗,于是命京城石匠精心刻制一块《枫桥夜泊》诗碑,诗碑完成之后不久,唐武宗就病死了,临死之前,唐武宗留下遗言:《枫桥夜泊》诗碑只有他可赏析,后人不可与之齐福。遂后第一块诗碑就进了唐武宗的地宫之中。记住:唐武宗写碑,于是唐武宗很快死了。

宋代翰林院大学士王珪写了第二块《枫桥夜泊》石碑,写后不久,王珪家中即连遭变故,王本人也很快暴病而死。记住:王珪写碑,于是王珪很快就死了。

明代苏州有个大文学家、书法家叫文徵明,他写了第三块《枫桥夜泊》石碑,写完之后不久,文徵明身患重病迅疾辞世。记住:文徵明写碑,于是文徵明很快死了。

回到本节开头,俞樾当然是知道这些典故,于是他犹豫了,《枫桥夜泊》诗碑,像是带着一个千年的诅咒,谁写这个碑,谁就暴病而死。犹豫归犹豫,俞樾还是写了,没过多久,俞樾也死掉了。

4、与诗碑有关的抗日故事

日本人喜欢诗僧寒山,因为在鉴真东渡日本时,曾带寒山的三百多首诗到日本,因为寒山在日本的名气非常大,寒山寺的得名即来自寒山,因此等到《枫桥夜泊》传到日本,日本人痴迷这首诗,在东京也仿照苏州寒山寺建了一个东京寒山寺,东京寒山寺里,也比照俞樾的诗碑,刻了一块《枫桥夜泊》的诗碑。

抗战年间,日本军队攻占南京之后,松井石根带领手下来到苏州寒山寺,在俞樾《枫桥夜泊》诗碑前合影拍照寄给天皇,天皇回复松井石根想看一下真迹。俞樾的诗碑太有名,不敢明着来,于是松井石根对寒山寺的住持静如法师说,要在大阪召开一次东亚建设博览会,要运走俞樾的诗碑。

静如法师当然明白,诗碑这一去,肯定就回不来了,就算能回来,也应该是掉包过的假货了。松井石根就是这样打算的,他们为此专门计划了一个“天衣行动”。

静如法师只好设计先行调包,给日本一个假碑,请石刻大师钱荣初刻碑瞒敌,钱荣初问明缘由,慨然应允,只用两天即仿刻完成,但被大汉奸梁鸿志发现,梁派人劫下假碑运回南京,并且准备很快要对苏州的真碑下手。

但1939年3月20日清晨,苏州突然传来一个消息,石刻大师钱荣初暴亡于寒山寺的山门之外,身上有鲜血写有一份遗书:“刻碑,亵碑者死!吾忘祖训,合遭横事!”消息传来,松井石根大惧,放下军务,查找《枫桥夜泊》诗碑典故,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赶紧回报天皇,日本天皇被千年诅咒吓倒,“天衣行动”作罢。

钱荣初真死了吗?没有,死去的是钱荣初的好友钱达飞。钱达飞与钱荣初面貌相像,闻听瞒敌之计失败,于是声称自己痨病缠身,愿舍生取义,以行将就木之躯,以身护宝。这一死,重如泰山,铸就传奇。

舍身取义这是中国人的义举,侵略者必败之。

一个秋天的夜晚,诗人泊舟苏州城外的枫桥。江南水乡秋夜幽美的景色,吸引着这位怀着旅愁的客子,使他领略到一种情味隽永的诗意美,写下了这首意境清远的小诗。

题为“夜泊”,实际上只写“夜半”时分的景象与感受。诗的首句,写了午夜时分三种有密切关连的景象:月落、乌啼、霜满天。上弦月升起得早,半夜时便已沉落下去,整个天宇只剩下一片灰蒙蒙的光影。

树上的栖乌大约是因为月落前后光线明暗的变化,被惊醒后发出几声啼鸣。月落夜深,繁霜暗凝。在幽暗静谧的环境中,人对夜凉的感觉变得格外锐敏。“霜满天”的描写,并不符合自然景观的实际(霜华在地而不在天),却完全切合诗人的感受:深夜侵肌砭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围向诗人夜泊的小舟,使他感到身外的茫茫夜气中正弥漫着满天霜华。

整个一句,月落写所见,乌啼写所闻,霜满天写所感,层次分明地体现出一个先后承接的时间过程和感觉过程。而这一切,又都和谐地统一于水乡秋夜的幽寂清冷氛围和羁旅者的孤孑清寥感受中。从这里可以看出诗人运思的细密。

诗的第二句接着描绘“枫桥夜泊”的特征景象和旅人的感受。

在朦胧夜色中,江边的树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之所以径称“江枫”,也许是因枫桥这个地名引起的一种推想,或者是选用“江枫”这个意象给读者以秋色秋意和离情羁思的暗示。“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伤春心”,“青枫浦上不胜愁”,这些前人的诗句可以说明“江枫”这个词语中所沉积的感情内容和它给予人的联想。

透过雾气茫茫的江面,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几处“渔火”,由于周围昏暗迷蒙背景的衬托,显得特别引人注目,动人遐想。“江枫”与“渔火”,一静一动,一暗一明,一江边,一江上,景物的配搭组合颇见用心。

写到这里,才正面点出泊舟枫桥的旅人。“愁眠”,当指怀着旅愁躺在船上的旅人。“对愁眠”的“对”字包含了“伴”的意蕴,不过不象“伴”字外露。

这里确有孤孑的旅人面对霜夜江枫渔火时萦绕的缕缕轻愁,但同时又隐含着对旅途幽美风物的新鲜感受。我们从那个仿佛很客观的“对”字当中,似乎可以感觉到舟中的旅人和舟外的景物之间一种无言的交融和契合。

这是用字的精准,语言上铿锵。

月落乌啼、霜天寒夜、江枫渔火、孤舟客子等景象,固然已从各方面显示出枫桥夜泊的特征,但还不足以尽传它的神韵。在暗夜中,人的听觉升居为对外界事物景象感受的首位。

而静夜钟声,给予人的印象又特别强烈。这样,“夜半钟声”就不但衬托出了夜的静谧,而且揭示了夜的深永和清寥,而诗人卧听疏钟时的种种难以言传的感受也就尽在不言中了。

有了寒山寺的夜半钟声这一笔,“枫桥夜泊”之神韵才得到最完美的表现,这首诗便不再停留在单纯的枫桥秋夜景物画的水平上,而是创造出了情景交融的典型化艺术意境。

夜半钟声夜半钟的风习,虽早在《南史》中即有记载,但把它写进诗里,成为诗歌意境的点眼,却是张继的创造。的风习,虽早在《南史》中即有记载,但把它写进诗里,成为诗歌意境的点眼,却是张继的创造。

在张继同时或以后,虽也有不少诗人描写过夜半钟,却再也没有达到过张继的水平,更不用说借以创造出完整的艺术意境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渔家傲
后一篇:典故漫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渔家傲
    后一篇 >典故漫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