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君若朝夕
君若朝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2,691
  • 关注人气:3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代的广州话——陈澧《广州音说》

(2015-08-05 20:24:17)
标签:

陈澧

广州话

粤语

系联法

三十六字母

分类: 音韵学

       清代的广州话——陈澧《广州音说》

        陈澧先生是清代著名学者。他的《切韵考》是对《广韵》的反切注音,采用系联法,确定了《广韵》的声类(相当于声母分类)是40个。这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改变了前人一味尊崇的“三十六字母”的传统,可以说他使我国音韵学研究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作为一位精通《广韵》的广东学者,其对当时广州方言的认识是准确而深刻。特摘录其《广州音说》一文,让我们感受一下这位具有开创精神的清代学者。

《廣州音說》

 廣州方音合於隋唐韻書切語,爲他方所不及者,約有數端。余廣州人也,請略言之。

平上去入四聲各有一清一濁,他方之音多不能分上去入之清濁。如平聲(廣韻於容切)、(餘封切),一清一濁處處能分;上聲(於隴切)、(余隴切);去聲(此雍州之雍於用切)、(余頌切);入聲(於六切)、(余六切),亦皆一清一濁,則多不能分者(福建人能分去入清濁,而上聲清濁則似不分)。而廣音四聲皆分清濁,截然不溷,其善一也。

上聲之濁音他方多誤讀爲去聲,惟廣音不誤。如棒(三講)似市恃(六止)佇墅拒(八語)柱(九麌)倍殆怠(十五海)旱(二十三旱)踐(二十八獮)抱(三十二皓)婦舅(四十四有)斂(五十琰)等字是也。又如孝弟之弟去聲(十二霽)、兄弟之弟上聲濁音(十二薺);鄭重之重去聲(三用)、輕重之重上聲濁音(二腫)。他方則兄弟之弟、輕重之重亦皆去聲,無所分別,惟廣音不溷,其善二也。(李登書文音義便考私編云:弟子之弟上聲,孝弟之弟去聲,輕重之重上聲,鄭重之重去聲。愚積疑有年,遇四方之人亦甚夥矣,曾有呼弟重等字爲上聲者乎未有也。案李登蓋未遇廣州之人而審其音耳)

侵覃談鹽添咸銜嚴凡九韻皆合脣音(上去入聲倣此),他方多誤讀,與真諄臻文殷元魂痕寒桓刪山先仙十四韻無別。如讀若覃談讀若讀若讀若咸銜讀若讀若(御定曲譜於侵覃諸韻之字,皆加圈於字旁以識之,正以此諸韻字人皆誤讀也)。廣音則此諸韻皆合脣,與真諄諸韻不溷,其善三也。(廣音亦有數字誤讀者,如凡范梵乏等字皆不合脣,然但數字耳,不似他方字字皆誤也)

庚耕清青諸韻合口呼之字,他方多誤讀爲東冬韻。如讀若讀若榮縈熒並讀若讀若讀若,廣音則皆庚青韻,其善四也。

廣韻每卷後有新添類隔,今更音和切。如武悲切,改爲目悲切;武延切,改爲名延切,此因字母有明微二母之不同。而陸法言《切韻》、孫愐《唐韻》則不分,故改之耳。然字母出於唐季而盛行於宋代,不合隋唐初之音也。廣音則明微二母不分,武悲正切眉字,武延正切緜字,此直超越乎唐季宋代之音,而上合乎《切韻》、《唐韻》,其善五也。

五者之中又以四聲皆分清濁爲最善,蓋能分四聲清濁,然後能讀古書切語而識其音也。切語古法:上一字定清濁而不論四聲,下一字定四聲而不論清濁。若不能分上去入之清濁,則遇切語上一字上去入聲者,不知其爲清音爲濁音矣。(如:東,德紅切,不知德字清音,必疑德紅切未善矣。魚,語居切,不知語字濁音,必疑語居切未善矣。自明以來,韻書多改古切語者,以此故也。)廣音四聲皆分清濁,故讀古書切語了然無疑也。余考古韻書切語有年,而知廣州方音之善,故特舉而論之,非自私其鄉也。他方之人,宦游廣州者甚多,能爲廣州語者亦不少,試取古韻書切語核之,則知余言之不謬也。朱子云:四方聲音多訛,卻是廣中人說得聲音尚好。(語類一百三十八)此論自朱子發之,又非余今日之創論也。至廣中人聲音之所以善者,蓋千餘年來中原之人徙居廣中,今之廣音實隋唐時中原之音,故以隋唐韻書切語核之而密合如此也。請以質之海內審音。

 

摘自百度粤语吧网友“俗马”的帖子。

 

附:事實上他講的這五點:四聲各分清浊(陰陽)、陽上(部分)不派去聲、侵覃等韻收 -m/-p韻尾、梗攝合口不混於通攝、微明不分,都是與今天的廣州音一般無二的。

 

陳澧(1810年-1882年),字蘭甫,號東塾,廣東番禺人,晚清著名學者。

《清史稿》稱他「九歲能文,復問詩學於張維屏,問經學於侯康。凡天文、地理、樂律、算術、篆隸無不研究。」十七歲补博士弟子,道光十二年(1832年)举人,三十歲以後讀宋儒書,曾任河源县训导,道光十四年(1834),受聘阮元所創之学海堂,二十年十月(184011月),擔任学海堂学长。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會試不第,至咸丰二年,前後六应会试未第。同治三年應巡撫郭嵩燾之聘,總核廣東輿地圖事;郭嵩焘甚至将陈澧喻为罗浮山。其學術思想主張調和漢宋,推崇鄭玄、朱子、顧炎武、江永等前賢,而對馬融、王肅、王陽明,以及當時盛行之考證學及學者提出了批判。晚年任菊坡精舍山长,世称东塾先生。
陳澧一生致力於学问,以博学见称。

其著作有《東塾讀書記》、《東塾雜俎》、《切韻考》、《說文聲表》、《老子注》、《公孫龍子注》、《漢儒通義》、《漢書地理志水道圖說》、《水經注西南諸水考》、《聲律通考》等。《東塾讀書記》頗近於學術史,其中不乏一得之見。《漢儒通義》則意在打破時人以為漢儒不言義理之刻板印象。而其中影響較大者,則在《切韻考》一書。

陈澧在《切韻考》一書中,提出了《廣韻》在反切上有「同用」、「互用」、「遞用」等規則,遂創「反切繫聯法」,將《廣韻》中之聲類規為四十,韻類包括四聲在內一共三百十一類,糾正了前人以守溫之三十六聲母即中古聲母之謬誤。

近年其遺著被整理為《陳澧集》六冊,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印行。

(原文取自:維基百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