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文的天空
雷文的天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9,802
  • 关注人气:2,0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发在《几江》诗刊2019年第1期上的几首诗

(2019-04-11 16:46:49)
标签:

重庆

江津作协

几江诗刊

雷文

分类: 发表资料
存:发在《几江》诗刊2019年第1期上的几首诗

雷文的诗

 

■有落差,就有不同

 

一千四百米的海拔落差,足以让山顶上的人

生命中的阳光,多出半截

 

靠山的人容易满足。就如茶树在这里

只需要栽植一次,便年年坐等清明

外部的任何侵扰,都超不出落差的范围

 

雨水路过,将腐朽的东西带到低处

在元顶山,即便是结束,那也叫风干

 

 

尖的终极意义

 

从石器到陶器

铜质的子弹,革过箭头的命

只有绣花针,把美好一脉相承

 

圆已无法更圆,尖却更尖

仍有人抱着头在不停地削

为了适应一些不规则的孔洞

为了扎下去,让另一个人沉默

 

 

浪的几种解释

 

为了感谢风,水站起来

麦子在田野中,效仿过起伏

 

人类也制造出这种效果

改革运动,保守运动,革命运动,鸟托帮运动

凡形成了浪潮,都有风险

一边摆庆功宴,一边作鸟兽散

于是就有人放纵 

就有人更换身份,背离故土

 

唯有热浪,包含了火的成份

唯有“浪”和“漫”结合

人世间才会轻松许多

 

 

不能停下的列车中,只有一位乘客

 

她占据我整个世界时,是如此近

像山西稷山细黄的枣花时

又是那么远。她忽远忽近

于我,都真实可信

 

她曾是村庄共同守护的一部美学

也是村庄沸沸扬扬过后的愤怒

被众人打下的楔子

渐渐生出一望无际的空旷

 

岁月最终铺出两根铁轨

有列绿皮火车,一直在这条铁路上运行

里面始终只坐着一个叫三片的人

 

她不可能从列车上走下来

也没有一处站台,供我再次靠近

 

 

后遗症

 

空调在一个月前,就进入了休眠期

室内的书很多,却没有一本开口说话

停电之后,连网络中的远方都静下来

观看午后我精力流失的速度

 

呼吸里有一种厚重的铁锈气味

再等半个月,五十岁的分水岭上

注定还要褪下另一层锈蚀

想着想着,我就在沙发上脱离了现实

 

楼下有位男人在大声喊“二娃”

他喊完了,女人又在喊

惊醒之后,我感觉一个时代被突然切割

在中国消失了几十年的“二娃”

又理直气壮地回来了

 

如果当年,我和妻子

不是为了光荣。现在大娃忙的时候

我就可以给二娃打个电话

 

 

在广场,他像是我的影子

 

他喝啤酒,还抽着香烟

和狂欢的那群人,是同样的形式

在昨晚那个摊位,盛放杯子的夜晚是条形的

在今晚这个摊位,盛放杯子的夜晚是圆形的

 

两个晚上,他的一部分心事都随杯口跑到桌面

新鲜得冒泡。另一部分心事经手指出发

超过路灯光线的范围

又重新回到一只未开启的酒瓶内

 

我只是两次巧遇,却无法安慰他

有些人和事,就像一堆被他喝空了的瓶子

即便醉了,放下去时还那么小心和在意

 

 

当某些偶然变成习惯

 

夜无所知,时间无所知

你打开第五天的灯后

光便完成了一次拯救

 

为什么那四天你家的灯不亮

我的内心会有多种黑暗

当某种偶然成为习惯

一个人,就无意将短暂的愉悦

培养成了无尽的惦念

 

第五天深夜

一块冰冷的铁道过晚安之后

一炷燃烧的火苗

必然成为灰烬


存:发在《几江》诗刊2019年第1期上的几首诗

存:发在《几江》诗刊2019年第1期上的几首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