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奉的博客
程奉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99
  • 关注人气: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苗考源(上)

(2021-10-05 15:08:50)
标签:

历史、文化

上古史

三苗

关键词:三苗 苗民 缙云 蚩尤 少昊 肃慎 龙王山遗址 石家河文化 苗族 瑶族 畲族  

苗瑶语族  有虞氏  良渚古国

 

关于“三苗”,在上古是一个十分显赫的民族群体,也是一个重要的存在,因为他们在著名的三大古帝王尧、舜、禹时代名声很大,都被他们征伐过!

但是,十分奇怪的是,即便如此重要的存在,古今学者对“三苗”的研究,不是混而为一、语焉不详,就是概念混淆、逻辑不清,虽然洋洋洒洒也还是错谬百出。

一、古帝征伐为何因

《庄子·人间世》云:昔者尧攻丛、枝、胥敖。”而《六韬》尧伐有苗于丹水之浦《吕氏春秋·召类》则说尧战丹水以服南蛮

三者显然应当同指一事。所以,南蛮就是指有苗,也即丛、枝、胥敖三族为三苗

最初,三苗(丛、枝、胥敖是因为怀疑帝尧作为帝喾之子的合理性而反对(帝喾姓姬,帝尧姓伊耆,帝号也从喾改为尧)帝尧。而三苗并非唯一反对帝尧之国。

依据《孙膑兵法·见威王》,反对帝尧的有七国:

“尧有天下之时,黜王命而弗行者七,夷有二,中国有四,故尧伐负海之国而后北方民得不苛,伐共工而后兵寝而不起,弛而不用。其间数年,尧身衰而治屈,胥天下而传舜。舜击讙兜,放之崇;击鲧,放之羽;击三苗,放之危;亡有扈氏中国。有苗民存,独为弘。”

显然,不听王命的七国中,共工氏与夏海之国在夷,驩都、鲧、三苗与有扈氏皆在中国!帝尧显然真的底气不足,觉得不太妥当而难以释怀。所以,在征伐三苗前咨询过舜(也

不是华夏族,而是东夷人!《孟子·离娄下》曰:“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

东夷之人也。”),《庄子·齐物论》中记载云:

故昔者尧问于舜曰:‘我欲伐宗、脍、胥敖,南面而不释然。其故何也?’舜曰:‘夫三子者,犹存乎蓬艾之间。若不释然何哉!昔者十日并出,万物皆照,而况德之进乎日者乎!’

同为《庄子》之文,上面的《庄子·人间世》云:昔者尧攻丛、枝、胥敖。

所以,其中的宗、脍应当就是丛、枝的音转(胥敖相同)!

相似的还有《吕氏春秋·召类》:“禹攻曹、魏、屈骜、有扈,以行其教

而帝禹征伐三苗出于相似原因,因为本来是姬姓帝喾(而三苗中的“宗”出自兄弟族姜姓烈山氏三苗考源(上)帝,下论)的天下,而帝禹为公孙轩辕与颛顼后裔。但是,最初天下是高阳氏颛顼禅让高辛氏帝喾的,而之前又是有熊氏姬姓黄帝禅让给公孙轩辕的!

其中的“曹、魏、屈骜”就是“宗、脍、胥敖”的音转,以三苗古音多样(南方口音至今复杂多变)而导致。其中“枝”古音近脍,也可能是“桂”的形讹。

显然,帝舜大赞帝尧德盛如十日,而以三苗之宗、脍、胥敖是尚为处蓬蒿的落后民族,需要日照光明,所以即可释然。

帝尧果然如其言而派舜征伐三国(即三苗),最终三苗暂时臣服。但是王族依然被迁于三危(今甘肃敦煌三危山或青海境内)。

所以异出的“伊耆放勋”自然不可能继承原来有熊氏帝喾的帝号,必然更改帝号为“尧”。所以纬书集成·春秋命历序》云:“帝喾传十世至尧,而同样“尧”也是尊号不是谥号(《礼记·谥法》曰“翼善传圣曰尧本义或高远,但是从后世娆、骁看,虽然勇猛却又扰乱),但是此帝号因为传位给女婿重华(帝舜而自然中断。

二、华夏正宗缙云氏

要解析三苗,重点是三苗之主缙云氏

《尚书·尧典》释文《传》中云:“三苗,国名,缙云氏之后,为诸侯,号饕餮。”

另外,其《名义考》也指出:

“三苗建国在长沙,而所治则江南,荆、扬也。”马融、王肃云:“国名也。缙云氏之后为诸侯,盖饕餮也。”

《集解》引贾逵曰:“缙云氏,姜姓也,炎帝之苗裔,当黄帝时任缙云之官也。

宋罗泌《路史·蚩尤传》说的是蚩尤饕餮注云:

“蚩尤天符之神,状类不常,三代彝器,多者蚩尤之像,为贪虐者之戒。其像率为兽形,傅以肉翅。”

《国语·楚语》云:

“少皞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注云:黎氏九人,蚩尤之徒也。

又《史记·五帝本纪》郑玄注曰:

“苗民,谓九黎之君也。九黎之君,于少昊氏衰,而弃善道,上效蚩尤重刑以变九黎与苗民者,有苗、九黎之后。颛顼代少昊诛九黎,分流其子孙为三苗国。”

孙星衍《尚书今古文注疏·吕刑》引郑玄注内容稍详细,云:

苗民谓九黎之君也。九黎之君于少昊氏衰而弃善道,上效蚩尤重刑,必变九黎。

言苗民者,有苗,九黎之后。颛顼代少昊,诛九黎,分流其子孙,居于西裔者为三苗。至高辛之衰,又复九黎之恶。尧兴,又诛之。尧末,又在朝。舜臣尧,又诛之。禹摄位,又在洞庭逆命,禹又诛之。

依上面内容分析,轩辕黄帝时代,缙云氏与九黎,分别为三苗考源(上)(不是西北的神农氏炎帝,而是与有熊氏姬姓黄帝为兄弟民族的姜姓烈山氏。具体可参拙文《公孙轩辕黄帝考》与蚩尤(古文如《黄帝四经》作“之尤”,为三苗考源(上)字腰斩而来)后裔,而且缙云(古今地名仅浙江丽水市有此名)氏依然为九黎之君,一如之前三苗考源(上)帝为蚩尤氏之君(蚩尤为三苗考源(上)帝旁支)。但是,其中还有归入九黎的少昊族,以少昊出于蚩尤与太昊混血。

所以,后来在颛顼时代由于九黎乱德,民神杂糅而诛九黎之君(缙云氏),并且分流其子孙为三苗,就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有三族。

此处”的本字当为“”,一如今天苗族自称“蒙Hmong”,他们最初本意就是“美好(媌,“美好”切音”而非“/蒙昧”之意!

所以,所谓的“三苗”不是自古以来所认为的是一个民族,而的确就是三个民族,即分别是三苗考源(上)帝、蚩尤与少昊的后裔!但是可能会形成一个“小天下”权力中心,以三苗考源(上)帝后裔之缙云氏为宗主,蚩尤、少昊后裔为辅。

这就是《庄子》与《吕氏春秋》所说的//曹、枝//魏与胥敖/屈骜,分别就是三苗考源(上)帝、蚩尤(可能混有夸父族)与少昊三个氏族后裔!

从祖地山东(主族为少昊族)、安徽(主族为蚩尤族)与苏浙(主族为三苗考源(上)帝族,会稽山原名苗山)一带被迫迁徙而来,也就是今天的三个民族的主体:苗族、瑶族与畲族!

他们应当为末代颛顼帝所分流,因为他们的文化遗存应当就是很特殊的南方大国形式的“石家河文明”!

石家河文化始于BC2600年,为末代颛顼时(颛顼九代,350年,BC3037~BC2688年),可能与远在西亚的舜族祖先的回归有关,因为之后典型大汶口文化结束而进入山东龙山文化时期,并且从东向西波及;而他们鼎盛于BC2300年左右,正是帝尧年代(90年,BC2287~BC2198年;或98年,之后8年实际上为帝舜摄政)!

石家河文化由于是特殊的三族抱团群体,所以建城特殊,完全与当时中国境内其他地区所造的方形或圆形城址不同,是十分独特而唯一的三角形:

       三苗考源(上)

                       三角形石家河遗址

三、三苗与南“蛮”

如何证明这是三苗所在?

研究三苗疆域最重要的参考资料就是《战国策·魏策》中吴起对魏武侯的一段话:

“吴起曰:‘昔者三苗之居,左有彭蠡之波,右有洞庭之水。文山在其南,而衡山在其北。恃此险也,为政不善,而禹放逐之。’”

而司马迁在《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这段话被做了删改:

“起对曰:‘在德不在险。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禹灭之。’”

两书记载事件相同,《战国策》记载较为详尽,《史记》的记载较为简约。两者不同之处在洞庭湖和彭蠡泽的方向正相反。为什么会如此?

古代以左为东,吴起又是在陪同魏武侯南向看三苗之地,自然是“左有彭蠡之波,右有洞庭之水”,而司马迁之“左洞庭,右彭蠡”的描述,可能是在江南考察北望的描述。

但史迁公为何删了文山在其南,而衡山在其北”?显然是无法与地理对应上。因为一般理解“文(或作汶)山”是指岷山或汶山,而衡山即指南岳湖南衡山。不过言三苗居衡山可理解,言居岷山则距离过于遥远而至于巴蜀之地,是不可理解的。而且,即使真的指岷山,也是“岷山在其北,衡山在其南”才合理!

关键是此处的“文山”不是后人揣测的“岷山”,而是大别山脉的“皖山”(今称为天柱山),是因为春秋时期的皖国而命名,吴起以此“皖山”代指整个大别山脉,包括桐柏山,因为此桐柏山-大别山脉在此形成了一个长距离与中原隔绝的南北天然屏障,故称为“恃此险也”!也就是说,“文山”是“皖山”因为音近似而导致的讹记!

而即便是皖山,地理方位的描述依然令人疑惑!因为衡山在南,文(皖)山在北!

可能如司马迁描述“左洞庭,右彭蠡”一样,此处南北是南向描述是远近之意,即“南(近)皖山、北(远)衡山”!当然,也可能是古人误记。

另外,什么是彭蠡泽?后人考据认定就是近鄱阳湖。但是,实际上帝禹时代的彭蠡泽并非鄱阳湖(当时鄱阳湖仅彭蠡泽南部很小部分),而且也比今天的鄱阳湖大得多!

《尚书·禹贡》涉及大禹治水的路径时有云:

“华阳黑水惟梁州。岷嶓既艺。沱潜既道……导嶓冢至于荆山。内方。至于大别。岷山之阳至于衡山(注:所以岷山在北而衡山在南)。过九江。至于敷浅原。

《史记·禹本纪》云:

“嶓冢道漾,东流为汉,又东为沧浪之水,过三澨,入于大别,南入于江,东汇泽为彭蠡,东为北江入于海

此时的彭蠡泽主要不是现在的江南鄱阳湖,而是淹没长江干流以北岸为主的大湖泊!

原来,在公元318年豫章郡发生大地震,使原来的枭阳、海昏等豫章古县沉没,形成后世的“鄱阳湖”。加之江沙淤积与水位下降,使彭蠡泽逐渐缩小而仅留在长江北岸,之后又逐渐缩小而成为零星湖泊。至今,长江北岸留有龙感湖、大官湖、黄湖、泊湖、武昌湖(合称大雷水)和石门湖(笔者家乡在安庆西,武昌湖与石门湖之间,初即湖泊,因皖江与长江冲击而形成绿洲,百年前才移民筑坝而居,海拔仅11米)、白泽湖、菱湖、段塘湖、石塘湖、破罡湖以及三鸦寺湖、菜子湖乃岱赛湖、连城湖乃至于白荡湖、陈瑶枫沙湖、竹丝湖(海拔仅5米),对岸有蟹子塘、太泊湖、黄泥湖、洋塘湖、尧渡河、狭阳湖、升金湖、乌头湖、平天湖等诸多沿江湖泊群,应当都是当年彭蠡泽的孑遗。

不仅帝禹当年此处是一片湖泊,直到西汉依然如此!《史记·封禅书》记载

“上(汉武帝)巡南郡,至江陵而东,登礼潜之天柱山。浮江,自寻阳出枞阳,过彭蠡,礼其名山川。北至琅琊。

而《汉书·武帝纪》如此记载:

“五年冬,行南巡狩,至于盛唐,望祀虞舜于九嶷。登潜天柱山,自寻阳浮江,亲射蛟江中,获之。舳舻千里,薄枞阳而出,作《盛唐枞阳之歌》。遂北至琅邪,并海,所过祠其名山大川。”

要分析清楚其中的路径,先得厘清其中枞阳、盛唐具体何指。清全祖望注云:

枞阳,今桐城。《寰宇记》桐城县引《水经注》云:大雷水东南流经盛唐戍。今本《水经注》失去《江水》四篇,故无其文。

明天顺六年《直隶安庆郡志》记载:

“卷之一。建置沿革。安庆府。理宗景定元年,安抚郭公、知府李士达等以北兵将逼,兼舟楫未便,移杨槎洲,而民散居江南北之地。寻卜盛唐湾宜城渡而城之,乃今府治也。”“卷之一。城池。安庆郡城始于宋理宗景定元年,安抚郭公、知府李士达自潜山县迁于盛唐湾宜城渡,即今所也。”

安庆为何名“宜城”?中国堪舆学鼻祖、东晋名士郭璞,在宣城任太守殷祜参军时,曾与文友从江南渡江来到此地,登盛唐山(海拔30米以上)曰“此地宜城”而故名!

“盛唐(湾)”就是安庆老城区大南门所在!在汉武帝当年还只是一伸入个江水中的港湾而已,隶属于当时的枞阳(属九江郡。今为安庆、怀宁、枞阳三地市所在),大雷水(如上所说,就是江北还连成一体的龙感湖、大官湖、黄湖、泊湖、武昌湖以及笔者出生地所在小湖等)在今皖河入江口进入长江,而东北岸就是古“盛唐湾”(盛唐戍)今安庆古城(今四方城)所在!笔者所居临江,正好俯瞰盛唐湾!       

          三苗考源(上)


                       盛唐(安庆)、枞阳与彭蠡泽

图中红线范围(长江两岸)内应当是上古时代的彭蠡泽,其中分布有诸多小山,多在今枞阳县境内,如三公山(最高峰为海拔674.9米),其他高于400米的低山有拔茅山、龙王尖、黄梅尖几个山峰,其外围多为400米左右的丘陵。西北部低丘岗地平原区,区域内除西北隅岱鳌山(海拔245米)、东南面浮山(海拔165米)和南端低丘外,大多由黄土形成漫岗,安庆有大小龙山、盛唐山等,如此构成彭蠡泽中的枞阳古县。

直到西汉时的彭蠡泽(图中长江北岸的蓝线大雷湖以及安庆东北红线范围)面积依然很大,汉武帝是先到寻阳(今黄梅县西)沿江停枞阳“薄枞阳”“过彭蠡”继而北赴琅琊的,显然此时的彭蠡泽至少还在今安庆东北红线范围的桐城市菜子湖与枞阳县白荡湖(与破罡湖、石塘湖、石门湖连成一体。依然与大雷水相通)一带。

所以,真正的古彭蠡泽是淹没整个安庆谷地低矮地带的大湖泊!也就是说,到西汉时,枞阳古县还是彭蠡泽瓠瓢上体的泽中之县

东为北江入于海说明可能延申到陈瑶湖处才并入南北向的长江!所以,当年帝禹可能在枞阳老洲镇的江心洲(老洲乡)南面为障(两边修堤坝)而潴留江水形成更大的彭蠡泽,以此惠及其下游更大地区。此地沿江上溯约400里才是今天的鄱阳湖区(湖口县。从陈瑶湖至此直线距离约190公里,与古400里才吻合)。所以远古的彭蠡是一个全长400里纵漫长江的大湖。

关于大禹曾修筑彭蠡之障以潴留江水 《尚书》记录寥寥数语:

《水经》:“彭蠡泽在豫章彭蠡县西北”。郦道元注:“《尚书》所谓‘彭蠡既猪(潴),阳鸟攸居’也

这就是说在大禹治理彭蠡之后,彭蠡开始拦截上游来水,候鸟也纷纷迁往此地(只能是今安庆谷地中怀宁与枞阳地区露出水面的诸山)过冬。

《淮南子·人间训》也记载:“禹决江疏河,凿龙门,辟伊阙,修彭蠡之防

《吕氏春秋·爱类篇》云:

“昔上古龙门未开,吕梁未发,河出孟门,大溢逆流,无有丘陵沃衍,平原高阜,尽皆灭之。名曰鸿水。禹于是疏河决江,为彭蠡之障,乾东土,所活者千八百国。

修筑此“彭蠡之防/障目的是为了挡住长江水和蓄水彭蠡泽的,此与《尚书》所说的“彭蠡既猪”吻合。

关于帝禹所修彭蠡之障,今已无法考据,但从东为北江入于海分析,枞阳老洲镇的江心洲(老洲乡,两边同时设障)可能性最大(如下图)。也使长江下游的“东土”水患大为改观成为宜居乐土。“所活者千八百国”该是多大的功绩!他们可能都参加了后来禹在涂山“禹会万国”的盛会      三苗考源(上)

                            老洲与彭蠡之防

为什么说三苗据此险要?看下图即知!

所谓“彭蠡”,彭者,大也,蠡者,瓠瓢也,故彭蠡者,大瓠瓢也!依据其形象描述,古代必然是葫芦形!所以,无此形象的彭蠡泽推断必然失真。      三苗考源(上)

      三苗所在以及洞庭湖与彭蠡泽示意图

所以,上古的彭蠡泽从九江湖口地区(当时的鄱阳湖还仅仅是彭蠡泽的一个支流河)一直延申到安庆、枞阳地区。上葫芦体就在今安庆、枞阳一带,其中有零散的丘陵与山体点缀。葫芦腰北在石门湖一带(后来的皖江注入长江口一带),南岸就是升金湖一带。                    

看上图即知,三苗所在的确符合吴起所言地处险要:左洞庭、右彭蠡,北皖山、南衡山。而衡山还有罗霄山与雪峰山左右包绕,西面还有巫山与武陵山为屏障。

最薄弱的是西北靠近桐柏山西缘处与中原毗邻的为丹水(丹江),这就是为什么《六韬》尧伐有苗于丹水之浦”,《吕氏春秋》亦有尧战丹水以服南蛮等说法。

而其国都之一就在荆山附近的石家河遗址,所以云“之一”是因为三苗的确是三个氏族与国家,而三苗所在主要就是三个省:湖北、湖南、江西,所以除了湖北的石家河遗址(可能属蚩尤后裔。商代三公之一的鄂侯可能是其后裔)还有其他的国都。如在湖南的处于衡山或九嶷山附近,也可能在洞庭湖附近(可能属三苗考源(上)帝后裔);在江西的在幕阜山附近,或即在鄱阳湖附近(可能属少昊后裔)。具体有待新的考古发现。

所以会形成如此广大的湖泊,是源自此处特殊的“安庆谷地”,为一特殊的断裂带。全新世以来因处于扬子准地槽新构造掀斜下陷带,逐渐扩展成湖,并与长江水面相连接,这便是进入历史时期的古彭蠡泽(下图几种边界可能)。      

   三苗考源(上)

      三苗考源(上)

                          古彭蠡泽瓠瓢示意图

所以,最初整个谷地即便就会彭蠡泽所在!只是由于帝禹治理洪水,疏导长江后,江沙慢慢淤积形成部分沙地而慢慢抬高,致使彭蠡泽逐渐分裂成为零散的湖泊群。加之南岸的鄱阳湖地区新构造运动的影响,长期缓慢沉降。

原来,南朝宋元嘉二年(公元425年),海昏地区发生大地震,致使海昏沉没到鄱阳湖内,致使鄱阳湖面积进一步加大,由此而导致“彭蠡新泽”形成而逐渐向南扩展开来,并且接纳江西省境内赣、信、鄱、修、抚诸大水系,最终越过婴子口将古鄱阳平原吞没。到北宋初期才大体上奠定了今天这“弥茫浩渺,与天无际”的鄱阳湖。

   三苗考源(上)

               海昏县地震地质变迁示意图

如此,人们逐渐忘却了最初的彭蠡古泽,以为后来的鄱阳湖就是当初的彭蠡泽,实际上完全不是一回事,两者只是有交集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