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奉的博客
程奉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99
  • 关注人气: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千古王霸共工氏考(续二)

(2021-10-04 10:00:19)
标签:

历史、文化

上古史

世界史

共工氏

关键词:伊挚 伊奭 伊陟  伊耆 神农 炎帝 希克索斯 析支羌 祝融 沮诵 

(注:尤,本为上之下尤的尤,与炎近似而讹。之尤就是被腰斩的之/蚩尤,虫底后加)

上一篇论证过,依据典籍的逻辑,帮助商汤灭夏的大名鼎鼎的、被商人封为“商元圣”的伊尹,来自于被称为“九有(九囿)”的古埃及!

好像不能接受?但是,知道伊尹特殊的姓氏与来历不明而神秘身世吗?

按照《孙子兵法》,伊尹,姓伊名挚,正如后人推测九苑(实即九有/九囿)在今偃师有莘氏故地一样,《墨子·尚贤》也称“伊尹为有莘氏女师仆”,而《列子·天瑞》称“伊尹生乎空桑”。

但是,不管空桑指地名还是传说的“空心桑树”,反正伊尹是“无父”的“孤儿”,出生后被人献给有莘国国王收养,而国王又叫庖人代为抚养!如此奇葩!

然后,又据说被商汤看中其才能(一个庖人精心培养的?),以陪嫁有莘国女给商汤的方式来到成汤身边!有莘国自己身边的他国垂涎的人才,居然还要以取其女为价码?有这种逻辑?赔了夫人又折兵(赔了女儿又折帅)?还是有莘国国王“慧眼识珠”看好成汤?

更加神奇的是,庖人养大的伊挚不仅精于庖厨之事,居然还“发明”了流传千古的方剂经典——“汤液经法”(《伊尹汤液经》,为经方,非有传承而不可能自创于一个“孤儿”),甚至于还“乐尧舜之道”,“以尧舜之道要汤”、“而说之以伐夏救民”(《孟子·万章》)。果然“天降大能”?真的“治大国若烹小鲜”?

前文已经反复论说过,九苑就是九有、九囿,也就是古埃及!伊尹的神秘来历正是源自此(这也是后人推测九苑为有莘氏的原因),不过以寄居有莘氏为仆而已!而且是与成汤商量好的计划!毕竟是遥远的“海外”身份,在等级森严的氏族时代,想接近大国主(成汤)没有直接切入的可能!就像后来的武丁想同样外来的傅说帽绖蒙巾”暴露其特殊身份,不仅仅是囚徒)入相,煞费心机地演了三年的哑剧、编了神奇的预言梦一样——文王只会梦象征性的飞熊,武丁居然直接梦见傅说其人本相!而且,一个连姓名都没有、需武丁恩赐的囚徒,居然有帅相之才!

有什么证据来论证伊尹的外来身份呢?除了故作玄虚的身份传说外,最重要的就是系统传承的“经方”——《汤液经法》(《伊尹汤液经》),以及其特殊的姓氏。

后人推测伊尹为夏人,姓姒,氏伊,其实都是猜想。实际上,伊尹姓伊名挚源出《孙子兵法》,其实伊尹就是姓伊挚”——伊耆的音转(实即Enki恩基,后世转为焉耆、安期、伊祁);而其子叫“伊陟”,读音与“伊挚”一样,怎么可能是姓名,只可能是复姓!就像帝尧就是姓“伊耆”一样,都是出于神农氏(应当为燧人氏)炎帝。宋之罗泌在《路史后纪·炎帝上》云:

“炎帝神农氏,姓伊耆,名轨 ……其初国伊,继国耆,故氏伊耆。”

虽然《路史》蒐集诸说、世系混杂,多不可信。但是,炎帝姓伊耆应当还是有依据来源的。其实,帝尧即姓伊耆,根本不可能是姬姓帝喾之子、帝挚之弟,要不然也不会像《孙膑兵法·见威王》那样被华夏五氏国(驩兜、鲧、三苗、苗民、有扈氏)与海外两个藩国(共工氏与负/夏海之国)等七国强烈反对而不听命!原因可能就是帝尧源自古埃及地区的幕后炎帝族——可能属于马耳他文化!这也是为什么在帝尧之都陶寺遗址发现了有异域风味”、源自BC2600年前发端于古埃及的烤面包与窑炉

似乎更加不能接受?这是另外一个话题,留待后面论述,毕竟从帝尧开始共工氏被收服,命为四岳,赋命治水!

不过,真正的直接证据在《尚书》伊尹对太甲训诫之文《咸有一德》中:

“伊尹作《咸有一德》。伊尹既复政厥辟,将告归,乃陈戒于德。曰:‘呜呼!天难谌,命靡常。常厥德,保厥位。厥德匪常,九有以亡。夏王弗克庸德,慢神虐民。皇天弗保,监于万方,启迪有命,眷求一德,俾作神主。惟尹躬暨汤,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以有九有之师,爰革夏正。’”

由于后人依然错误地认为海外“九有”就是华夏九州,所以在注疏时就曲意而解!九有实为“九囿”,而囿为局限的含义,不可能是广大九州之意!

按照文义,九有在夏王朝之前而亡以为夏鉴,怎么可能指九州(夏王朝天下)!而后面伊尹说自己“以有九有之师”只能曲解为拥有九州民意了!但是“师”什么时候有“民众”之义?只能是兵/军队之意,但是伊尹不可能一下子劝降了所有夏桀的部队吧!

其实,这里交代得很清楚。伊尹先以“九有”不恒其德而亡为戒,讲的是夏不降派析支羌(即希克索斯人,具体后论)征伐“九苑”(就是九有/九囿)之乱,最终取而代之,建立了古埃及十五王朝与附属的十六王朝(BC1674~BC1567年)。

但是,实际上古埃及在BC1786年(不降征伐在六年即BC1801年开始)就已经亡国(统一王国)而进入动荡的第二中间期(BC1786~BC1674年),即所谓的第十三、十四王朝,约有四十位法老,其中有几位名叫塞贝霍特普,可能就是姒/塞氏。一些法老同时在法老的北部、中部、南部统治。从公元前1730年开始,这些国王只不过是希克索斯法老的封臣。

也就是说,希克索斯人自BC1730年就已经是事实上的古埃及地区的最高统治者!

所以,趁着九有(古埃及)被析支羌占领,华夏本土肃慎西迁回护西域——看守被控制在塔里木盆地的西戎蚩尤族!没错!蚩尤为来源于西域的西戎!

《战国策·魏策二》云:“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岳,而西戎之兵不至;禹攻三苗,而东夷之民不起”自然蚩尤本部在西域,而三苗本部在东夷地区!

如此,东部空虚而商人做大(占领夏家店下层文化肃慎故地而为先商文化冀中类型——下七垣文化保北类型)。在借助析支羌(希克索斯人)集中精力统治九有/古埃及地区(BC1674年正式统一古埃及地区)之际,古埃及的伊尹带领九有/ 古埃及之兵力回撤东方,借商人之力攻击希克索斯/析支羌祖国——华夏九州之夏王朝

    在消灭夏王朝之后,伊尹领导的九有之师应当与商所增派之师回击古埃及的析支羌/希克索斯人王朝。由于失去祖国,也可能曾经撤兵回护勤王,但是已经无力回天,加之九有之师回归与商人增援,所以不久后即亡国,即BC1567年灭国,在夏灭BC1619年后的53年!

其实,伊尹也不可能在灭夏的当年就回师攻打希克索斯人,应当在辅佐治理天下且安顿好太甲后,才可能回师帮助九有法老讨伐希克索斯人!

所以,我们看到,在结束希克索斯人的统治后,古埃及进入繁荣的新王国时期。

而希克索斯人灭国后只能回归西域祖地,但是显然已经适应了古埃及的农耕生活而不太适应游牧或畜牧,也会有复国的计划与行动。

这也是为什么武丁时代疯狂报复西羌(其实之前也有,数量较少,只是没有甲骨文记载)而大量以西羌为人牲(甲骨文直接用用羌”字眼)的原因!

从甲骨文来看,羌人受尽了商人惨无人道的迫害,各种酷刑施加在羌人身上,除了被用做人牲,还被阉割、砍首、击毙、活埋、火刑(燎祭、烄)、沉水、剖腹(胣)、刏人沥血、烹煎、胹祭(肉干)、劈砍等等!殷墟考古也验证了甲骨文记载的残忍事实!殷商人著名的“人牲”以及殷墟考古发掘的人殉尸骨、卜辞所记载的人祭次数与数量(最多一次为畜牲1000、人牲1000!《合集1072》)与甲骨文中那些恐怖的杀人祭祀字形印证,一切都是恐怖的真实!

当然,应当也还有伊尹与九有后人在商朝为政的原因,这就是商朝三公之一的“九侯”——即九囿之侯!毕竟是亡国之仇!而且羌人为复国也必然殊死决战!

而此“九侯”就是后世习知的九囿“质子”,在后来帝辛(商纣王)时代的“质子”因为所献美女“不喜淫”而激怒帝辛,最终被帝辛所杀(醢刑,剁成肉酱)!

由此,古埃及当时的法老世系——拉美西斯(十一世)世系居然因此断绝继承人

所以,赫里荷尔(古埃及军官,篡位的阿蒙高级僧侣。于第二十王朝末年国家分裂时建立僧侣—国王王朝,统治上埃及地区,出身不详)自行宣布为埃及国王(约BC1085年),同时又保留阿蒙神僧侣长的职位。今发现于底比斯柯恩斯神庙中,详细记载了他夺取王位的过程。神庙大殿的浮雕表明他具有阿蒙高级僧侣、将军和首领等称号,最后自立为法老。其死后约2年拉美西斯十一世去世。

依据帝辛的时间,在位52年,从BC1090~BC1039年(也就是武王伐纣而胜利的当年,另文细论),所以,赫里荷尔于BC1085年所以敢自行宣布为埃及国王的原因,应当就是唯一可以继承法老王位的九侯——拉美西斯十一世之子(作为质子)在当年(BC1085年,也即帝辛六年,年轻气盛)被帝辛所杀的缘故!

与此同时,在塔尼斯城有一个名叫斯门提斯的国王,势力及于整个三角洲和中埃及的大部分三角洲地区斯门提斯(Smendes)最初只是土著贵族,在拉美西斯十一世死后(亡于BC1077年,就是九侯被杀后第九年,郁郁而终)篡夺了王位,创建了第二十一王朝(BC1077年,也即帝辛21年)。如此,古埃及进入混乱的第三中间期

千古王霸共工氏考(续二)

                     (图源自麟剑《世界民族与文明历史》)

那么,除了因为姓“伊耆(与伊挚)”判断他是炎帝神农(依据习惯称名)后裔外,还有什么可以证明呢?

其实就是著名的《汤液经法》,也就是后世经方派典籍《伤寒杂病论》的主要本源!它的作者(传承者)就是伊尹!

前面说过,在《汉书·艺文志·方技略》中记载古之医学分为四类:“一曰医经,二曰经方,三曰房中,四曰神仙。”

而我们熟悉的《黄帝内经》属于医经,兼具神仙底色;主要涉及天人相应、藏府经脉气化与针灸理论,药方仅仅几首。显然,华夏本土最初明显是以修真(神仙,古称杂子道)、导引吐纳与针、砭石与艾灸为主。

而《汤液经法》与《伤寒杂病论》就是典型的经方,其根柢为《神农本草经》(虽然也属于医经),以药物为主。

显然,两者的治疗层次不太相同,虽然最基本的理论根源相同。即药物以精(物)治,而导引吐纳与针、砭、灸都是直以气治,修真则以气、神治。当然,精气神是相互影响的。

而我们知道,《素问·异法方宜论》中论述过“毒药自西来”。而炎帝神农(强调一点,此神农姓伊耆,神农炎帝羊头——见明朝朱载堉撰写的《乐律全书》中记“羊头山神,指神农也”,不是有熊氏姬姓兄弟族烈山氏姜姓牛首“尤”,几千年“尤”讹为“炎”,西南民族崇敬的牛头尤公就是“尤”,不是姻亲支系蚩尤——《黄帝四经》原作“之尤”,即原之尤(上下结构)被腰斩后成为两字,后被丑化,“之”字加虫底为“蚩尤”),除了发明农耕技术,还尝遍百草,发明了医术,是医药之祖。

《史记·补三皇本纪》中载:“神农氏作蜡祭,以赭鞭鞭草木,尝百草,始有医药。”《搜神记》也写道:“神农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谷。”甚显神奇。不过,《淮南子·修务训》中只云:“神农尝百草之滋味,一日而遇七十毒。”

不管怎么说,炎帝神农作《本草经》是被认定的,炎帝在《山海经》中记载也一直在西——从山西发鸠山一直到甘肃大地湾,乃至于东欧、西亚、地中海岛屿!而基于此的经方典籍就是《汤液经法》!

而本于《汤液经法》的《伤寒杂病论》最重要的药物甘草(后世有国老之誉),最初就基本产自中国西域沙地!而著名的麻黄也是只出于中国北方。

如此经典而成熟的经方,不可能首创自一个“孤儿”,也不可能没有传承而突然出现于一人之手!虽然传为伊尹所作,必然是有所本。显然应当与伊尹的炎帝族传承有关!

而伊尹也不可能是一位普通的炎帝族后裔。前面曾经说过,在《尚书》伊尹对太甲训诫之文《咸有一德》中,伊尹曾经说过:

惟尹躬暨汤,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以有九有之师,爰革夏正。

就是说,拥有“九有之师”“以革夏正”的伊尹,必然是古埃及僧侣(巫族)级别的人物才堪此大任,同时传承有炎帝-祝融(巫咸)家族(《海内经》炎帝世系为:“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訞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此祝融即“沮诵”,本当作“祝诵”,祝为巫语,诵当有文。也即仓颉巫族)的药物方剂是可能的,或也是必需的,因为他需要此“绝技”在华夏本土扬名立足以匹配接近商王。

所以,关于伊尹的神奇身份传说只是为遮掩其身份而编造的,最初当低级庖厨倒是进阶或接近诸侯贵族的必然过程(周代的“膳夫”就是如此)!就像后世的武丁同样为了外来的傅说(身份还是囚徒)入相煞费苦心一样!

或谓古埃及的医学是算发达而悠久,但是从传承自《汤液经法》的《伤寒杂病论》与道家陶弘景传承出的《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的药物看,应当与古埃及医药无关吧?

的确,目前流传下来的古埃及医书,虽然涉及多种草药与疾病,但是不足以匹配医经。

其实,古代常说“巫彭作医(毉)”,其中的“毉”就是巫字底,此“毉”应当以药物为主,显然是传承自炎帝神农(燧皇)-祝融巫族。所以,真正的医学基础理论与主体经方肯定源自神农氏族,因为华夏本土药物最为全面,而其他不同的地区因为药物不全而受限制,只能“依法而不依方”而各自此发展出各地特色医学!也就是说,经方在神农氏家族传承(最后经由伊尹传回华夏),偏方(地方医学)在药物不周的各地流衍!

所以,伊尹不是继承古埃及地方医学,而是传承自己神农氏家族的经方。而且,伊尹也不是古埃及共工氏族,而可能是源自地中海的马耳他或克里特(米诺斯,巫古音mi wo,Μινωας米诺斯,古音就是巫氏。也即米诺斯就是巫咸国)、塞浦路斯等处神秘的幕后神农氏族,他们可能是幕后掌控古埃及的祭司世系。

 

(未完待续。文章节选增删自拙作《天人蕴奥~东方宇宙人文学详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