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诗
新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153
  • 关注人气:1,7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龚学明十月诗歌选读

(2015-10-30 15:47:00)
标签:

转载

龚学明十月诗歌选读

 

1将荷叶置于阳光的背面

 /龚学明

 

荷叶的手断了

在天空中飘,像一只下坠的蝴蝶

从青绿变成灰黄

这种轰隆隆的声响,将湖面

染成一个血的战场

 

过多的光

制造了一个仓促的情节

还没有好好思考

哲学的门窗全部

关上

 

婆婆草在河水边哭泣

盛装的海桐无知于冬天

雏菊们张着暧昧的小嘴

 

将荷叶置于阳光的背面

宽大的裤子,翡翠潜藏于民间

骨头裸露

在光滑的后面

 

听风的时候到了

将大地的浓妆缷下

给予一个墓碑——

作为支点

2015-10-02 08:57

 

2没有被镀亮的果子

 /龚学明

 

树的叶片被深秋的阳光镀亮

而果子没有被镀亮

它们在树叶的暗处

 

这个季节,我最关心路边的树

它们像朋友一样,冷静,友善,彬彬有礼

我尽力记住它们的名字,之后再见到

特别亲切,像老朋友相逢。

这个季节,我最留意它们的表情

包括树叶的颜色、果子和风吹后树的姿势

 

果子是树的泪,挂在树上,各呈样式

冬青的果子是细小的

枫杨的果子像稻穗下垂

栾树的果子像一只寻找光明的灯笼

泡桐的果子圆润,但小于银杏的果子——

它们像鸟栖落于地面

但泥土和水往往拒绝孕育

 

风收走了绝大多数果子

树在此时总是过于忧虑,它害怕死亡

浪费了太多的孩子,它们以胚胎存在

又总是终于胚胎

地球上已经有着太多的生命

轮回着宗教的苦恼

 

果子总在树叶的暗处

在偶然中碰撞,组合成

一缕世俗的白云

2015-10-02 11:42

 

3菊花

 /龚学明

 

我不喜欢这个菊字

它是弯的。像女人烫过的头发

其实是中年了,没有必要

 

这个钩

又能钩住什么呢?秋天飘到云朵上

白云远走,无意止步

 

丝瓜花已死,勤劳了一个夏天

还有南瓜花、秋葵花,这些厚道的花

都歇脚了,疑惑天下出了什么事

 

洁白的菊花

是在提前祭奠冬天

经寒风一吹,裂成破碎的眼泪

2015-10-04 17:11

 

4他骑着白马而来

 /龚学明

 

白马是轻柔的

它飘逸的发纷纷扬扬

 

穿过一片纵树林

像魔幻的力轻盈

色彩的林木虚化,银白

悄无声息

 

它的蹄裹着白布

一路擦尽秋意

渐渐进入白桦林的深处

这里,才是它的故乡

 

白马躺在地上

覆盖住等待的泥土

他骑在白马的身上,

覆盖住白马

 

他是冬天的天空

他扬起白马的发

2015-10-06 08:55

 

5寒露

 /龚学明

 

那些芦花,原来是秋天的尾巴

说不准哪天

就将一个季节收回

 

昨夜再一阵撞击

冰川上的白花开始远行

平原的冷风一阵紧似一阵

 

之前,我们已经相信

秋天是被撞击着的。不然

完整的绿叶怎么会碎裂成五颜六色

 

果子在外力的作用下坠落

而力量来自于北方

所以,那些鸟纷纷向南方逃遁

 

已经不再在风向的十字路口了

超速的节气

将把所有的寄托染得弯弯扭扭

 

会有白色的告示张贴在田野

和没有鸟声的屋顶

只是上面没有一个黑字,就像没有蝌蚪

 2015-10-08 14:16

 

6月光下的猫

/龚学明

 

蹦跳着的是一缕细细的月光

蹑手蹑脚,它去

舔一根思想的银针

 

藤蔓开始了轻巧的搜寻

黑暗中的闪光

击中了数朵暧昧的花。

今晚的月光最亮,白色的墙壁惊恐

奇异的圆光,暗示秋夜将尽

灵巧的身影穿越

草垛

向月亮的背影奔去

 

这些草丛间的精灵

白天总在偷懒

对于人类的兴趣,比如相互间的吵架和争斗

装出僧人的姿势

风撩拨着它的衣服,那些窗帘的布

它在暗处假寐

石头粉嫩的表皮被它收藏

草皮进入它的胃

在反刍上发芽

 

猫在黑暗中做了宿鸟的卫士

克制着自己白天的食欲

那些冷落的山涧

开始流淌白色的颂歌

与月光一起,向

深处的天空发放暗语的光束

这些白,是真正的纯白

来自于灵魂的底部

 

黎明时分,这只猫开始飞翔

山谷间空无景象

猫的回声悠远

它到达天际,在云朵上打坐

2015-10-13 15:50

 

7秋天一定是惧怕冬天的

/龚学明

 

这个叫秋天的姑娘很激动

这阵子,在我的家门口

将秋风磨成了一把刀

有时雕刻,有时砍杀

 

这个姑娘

在槭树上狠狠用刀砍,以为冬天躲在树干里

血溢满了这些鸡爪形的树叶

那种红,令人不忍目睹

 

见冬天无动于衷后

她又选择了江南满眼的桂花树

这回她用刀进行细心地雕刻

刻出一朵朵精美的碎花

并且借来香水,拼命泼洒,想迷倒躲在窗户里的冬天

 

其实,冬天这个汉子很温柔

送来的雪,是一床不可多得的棉被

 

秋天一定是惧怕冬天的

其实,冬天也就这么回事

他的身后,春天在紧挨着排队哩

2015-10-15 10:25

 

8一个红苹果,看见我

 /龚学明

 

看到你的时候

我的脸红了

 

深秋。我的焦躁

全部汇集在你的身上

时不我待

而你,也从一棵树上遗憾分离

 

春天的时候

我们从同一个起点

听从一个命令从冰面上开裂

我们从各自的身体上出发

 

你抽芽,吐叶

开花……结果

而我,长出了一片叶,还是一片叶

开出了一朵花,再开一朵花

——就这样,只开花,不结果

 

时间真的不早了

我看到苹果是红的

石榴是红的

杮子是红的——

你们都是我羞红的脸

 

你们分离的是沉甸甸的果实

而我分离的是一片随风而飘的枯叶

 2015-10-17 16:

 

9在花园,一只白蝴蝶

 /龚学明

 

早晨,在花园

一只白蝴蝶在野菊花丛中飞

 

它一定是错生了,不可能从春天

一直飞到晚秋。但它,应该飞在春天

不合时宜的飞行

其实是一种浪费。或者徒劳

 

秋天不需要蝴蝶,包括温柔

温柔是过去时。结果子的时候

需要坚韧。甚至野蛮

——野菊花需要的是一阵阵抽打的寒风

 

我在花园里跑步

我的身体很沉——

再不跑,我就要陷到地下去了

 

以空拳的形状

我赤手。

这个时候,手完全没有投靠

 

我甚至像小鹿跳跃

荒草、低低的虫鸣和晚秋的伤感

都被我跳过。一只空着的矿泉水瓶

喝走了夏天和大部分秋天

但空气保持无处不在

它迅速包围了我

 

其实,我更想飞

——但我担心我是花园里的

那只白蝴蝶

2015-10-17 16:

 

10一只麻雀

/龚学明

 

 

这只鸟放大了眼睛

世界的繁华已经缩小

 

风的声音越来越紧

扎紧了粮食的口袋

 

它的胃越来越松

松动了曾经优美的叫声

 

野菊花表情半开半闭

这只鸟的身影若有若无

 

白色的雪花夜晚降临

灰色的麻雀早晨饿死

 2015-10-18 14:14

 

11秋天的心事

/龚学明

 

秋天的心事其实很重

 

他把心事交给一株野菊花

它只肯开出微小的花

并且半开半合

 

他把心事交给一枚银杏果

它感觉拉不住树的手

落在地上裂了条缝

 

他把心事交给山中的溪水

它流淌的激情逐渐变缓

只能唱出浅浅的歌

 

他把心事交给一片树叶

它慌张得脸色发黄变紫

害得掌纹也失血枯萎

 

秋天的心事很重

最后,他把心事交给了我

2015-10-18 14:44

 

12卵石辨

/龚学明

 

(一)

它是一枚卵石。总是在水的下面张望

在压迫中让皮肤变得坚硬

 

它没有伸出手,那些浮萍在水面曾经招唤

愿意做它的替身

早习惯于与沉默的淤泥相处,看水流鱼游

 

之后,它与水进行软磨硬抗

终于练就圆滑,并且开出永不凋谢的花朵

——这种美丽的收获不可想象,难以复制

 

(二)

秋天是一枚卵石。此刻,它在冬天的下面

冬天由远而近,汹涌着奔泻于高处

 

这些曾经散开在平原上的花朵和色彩

收拢后,凝固成一面石头上的彩色

在记忆中,怀念秋天时,就有一片红艳或翠绿

 

这些散发着香味的果实是会凝固的

在冬天之水下,它们藏于地窖

沉默着,与这个冷冷的季节进行硬对抗

 

(三)

一个人是一枚卵石。在天空的下面

许多楼房的侧面阻挡观看流动的云朵

 

我们曾经想奔跑,甚至飞,像鸟越过山的阻隔

但我们太沉重,长不出翅膀

在泥土上越陷越深

 

我们沉默,缺言少语

开始变硬,冷酷。一些奇怪的花开在人类的脸上

这些笑容没有香味,不再朝气蓬勃

2015-10-22 09:51

 

13一棵树的幸福

/龚学明

 

树总是在谋篇布局

因此,除了主干外,她还会长出枝叶

 

怎么长

在哪边长

长多少

——这一切尽在计划中。

 

我们看到的树

左枝长出后,总会再长右枝

——这是一种对称的美

确保左右照顾,安全无虞

 

叶片不可过少

叶片是必要的装饰,象女人的围巾

更不可过密

——过密了,会争夺阳光,打乱主题

 

深思熟虑,心无旁骛

所有的心思只为果子的孕育,诞生

这满树的喜悦是红色的

 

最后,苹果挣脱了树

         石榴挣脱了树

      杮子挣脱了树

      板栗从胎衣中优美地滑落

——不必惊奇,这些,也是树的谋划

——是她最后的幸福。

 

之后,她放心地脱去全部的衣服

裸露嶙峋的骨头

主动而低调地潜伏于清泠的月色

 

冬天的时候,树停止思考

2015-10-23 14:54

 

14说风

 /龚学明

 

风从来不由上而下刮来

他不是沉重的。风很轻

 

风没有根。不像树

占有一隅,就很安心,在那儿抽枝长叶

开花结果,构建一身的功勋

 

他滑过山的形状

在叶子的波浪上

随意翻动别人的书页。看不懂他的目的

 

偶尔,也做了些小小的创意

他协助蒲公英,将一把把伞举高

收拢后,捕获到一点阳光。

他把草籽送到河的对岸,将春天

铺满绿色的河滩

 

除此,他一直在路上

 

风总是在否定自己

将前面种下的花朵抹平

他是雄性的,而且轻薄——

将手伸向广袤的乡野和一整座城

要一起装进自己的口袋

 

没有植物陪他玩了

秋天将所有的眼神按上了紧闭的门

 

一无所有的风

开始埋怨,传播虚假的情报

——所谓风言风语

 

没用。他开始发疯

用狂风将全部的树叶、欢快的表情、一年的铅字

扫进冬天的火炉

 

——没有人喜欢风,这个野蛮的家伙

2015-10-24 12:29

 

15暗河

 /龚学明

 

一个传说,在大山的下面流动

它穿越岩石

将柔软的血液,从暗处送往晴天

 

一个人在黑色的巷道行走

充满惊恐

一滴水,在无光的地下

却欢欣无比

 

在风看得见的地方

笑声并不安全

于是,暗河不愿意撑开背盖

静谧之夜迷人而恒久

 

没有光明,却很澄澈

轻微的吟唱

向地面上的植物发出信号

茱萸树迎合向下,根须和水滴交媾

 

红遍的山野

花朵硕大。谜语开在上面

謎底微笑无语

 

习惯打手语的人

不解一条暗河。他表情沉郁

——心中也没有花朵

2015-10-25 10:38

 

16细雨

/龚学明

 

从医院肿瘤病房,到爬满灰痕的远处外墙

一粒雨滴只想到两个字:残缺

 

终于,一把刀,或者是一把长着细长毛发的刷子。

一把刀将秋天切开,血涌树叶

而刷子细细地擦拭惊恐的记忆

 

晚上总是零乱的。文明的人都在白天,一些干净的表情都成了影子

雨在惦记河水的秩序,在白天临河的酒幡上观陈年之景

 

天堂伞撑出的不一定是天堂

跌入河水中的灵魂必定爬不上堤岸

我既来了,为何一定要远去

 

秋冬之间。第一场细雨

“丰满和饱满,是两个过去词”

2015-10-26 20:10

 

17吃辣椒的老鼠

 /龚学明

 

一只老鼠在秋末的阳台上拉了几粒鼠屎

它在示威或者警告它的到来

惊动了久居阳台的所有植物

一株银杏的叶片从半夜起开始泛黄

木槿花收起羸弱得没有声息的喇叭

植物们懂得寒风在窗子上敲打的意思

而早上

一只原本生动的辣椒以新鲜的残缺

将半死的手垂下——

袭击了辣椒的老鼠,尖锐的牙齿上涂上

令万物抽搐的辣

这尘世间的对立之物

在操练一个又毒又辣的冬天

2015-10-27 08:22

 

18失忆者

 /龚学明

 

失忆的人喜欢在早晨和傍晚说话

他是在练习恢复记忆,还是

在习惯一种新的表达过程?

 

一个不相识的邻居老头,满头银发,可以连续说上两个小时

像一位雄辩的演说家

但没有听众。我不忍心现场空空

总是凝神观注,但我一句也没有听懂

这一定是一种鸟的语言,在早上他在众鸟中最努力鸣叫

我隐约听到春天两字的反复叫声

傍晚时他更加勤奋和焦虑,脸色通红,有着夕阳的光芒

他在重复心底的一个真理

 

有记忆的时候,他有听众,但敌人更多

现在没有人听他说话,而他也赶走逻辑

更亲近真实的花朵

2015-10-27 16:39

 

19红薯

 /龚学明

 

北方名红薯,南方人爱叫山芋

像是在唤自己儿子的乳名

 

随和的个性,穷人家的出身

房前屋后,坡上田间,倒地即生

 

喜欢松软的土地

——宽松的成长环境,反对严严实实的看管

 

不需要太多的水,甚至逃避这太多的温柔

只需要有阳光,这种猛烈的东西锻打

 

于是,皮肤有着白种人般的红

肌肉也是白的,但成熟后是一种宝贵的金黄

 

它带着一缕香来了

冬天的大街总是寻找它,那看不见的一缕腰肢

 

风大时来得更勤,和温度合作

其实并不可以击退寒冬,但可止痛,疗伤

2015-10-28 07:59

 

20日常生活

/龚学明

 

a公共汽车

/龚学明

 

一根扁担上来

一朵鲜花下去。上上下下的节奏

一声咳嗽

几只苹果

三四片风景,张望。

 

现在,秋天到站了,冬天在稳步上车

……

 

我在公共汽车上忽然想到

我其实是一辆公共汽车啊

 

穿衣服的思想(不成熟的应为想法)

在我的头脑中进进出出(我的头脑是车厢?)

有的一闪而过,像美女

有的普普通通,像挑着扁担的农民兄弟

它们想来就来

走了后,很快有新的进来

 

每天,我忍辱负重地开着车

载着它们在城市里跑

它们大多数是废物,不交一分钱

也不给我带来值钱的灵感

它们还带着负面的心情

让我一整天抑郁少欢

 

现在,冬天上车了

我的车厢里更是寒冷一片

 

b病房

/龚学明

 

我其实还是个病房

我的身体里躺着很多病人

 

春天到夏天,鲜花盛开

我喜欢她们的隐喻,过于亲近

我的过敏症和强迫症从体内走出

 

大热天,世界很热烈

我裸露身体,急于拥抱太阳

皮肤被狠狠灼伤——

痛,但快乐

 

叶落时,天色发黄并混浊

我开始感冒流涕

进而抑郁,成为心理科病人

我暴躁,先有战胜一切感,再有被抛弃感

我要杀死季节

我是一个假想中的刽子手

 

其实,这些小病人走后

我的病房里躺着一个癌症病人

癌名死亡

我必须得死,在设定的时辰

 

——谁愿意轮回成病房呢

——我愿意轮回成一片草原

只患上蓝天相望幸福综合症

2015-10-28 19:17

 

 

关于十月创作的盘点:

匆匆十月即将过去,月末忽然想到进行一下盘点,这也是有点意义的事儿。

都说金秋十月是收获的季节,收录在这里的诗作共20首(或21首),均系十月间所作,不知不觉竟有这么多。其实,这并非全部,尚有多首没有收入,包括组诗《稻子》(共6首),包括一些超短诗,也包括一些带有探索性质的,不那么容易读懂的诗作。

    上述20首诗作,写成后陆续在博客上发表,多首诗作被多家网刊选用。这是要感谢的,也是给我的创作带来了无穷的动力。这些网刊有《天下诗网络》、《凤凰花开》、《辽西诗刊》、《汉唐诗苑》、《中国现代诗人》、《长城诗选刊》、《中岳诗刊》、《现代诗选粹》《寿州诗刊》、《线段网博诗选》、《诗网络》、《女娲抟诗》网刊、《雨梦诗歌》网刊、《纯诗诗刊》、《网络诗选》等。网络诗刊的繁荣是极有意义的,呈现出独特的热闹面貌。

关于写诗其实不易。天下有多少诗人在苦心创作,要想创作出令自己和读者都满意的佳作来,是需要花相当的功夫的。

我感觉,第一是选题,这很重要,也就是诗作者要写什么,以什么为内容。有的诗歌,从选题开始就很平凡,要写出好作品,很难,除非有独特功力;第二是语言功夫,怎么将语言训练得富有诗意,具有美感;其三是作诗技巧,掌握好想像力的应用,把握好虚实的结合和度,抽象和具象的表达如何融合。诗要让人读出一些味道的,过虚不知所云,而过实,又味同嚼蜡。诗嶉其难作,才吸引了那么多人去作,像攀登,累,但登上去后,却是很痛快的。

                               龚学明(人生也好)  2015-10-29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