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20200729《嫌疑人X的献身》摘录思考

转载 2020-08-01 12:00:57

20200729《嫌疑人X的献身》摘录&思考

东野圭吾

Ø  打扰一个不想被打扰的人真是过分。

Ø  我这样的人,今后很难有机会和她们如此近距离地接触,现在,我必须运用所有的智慧和力量,阻止悲剧降临到他们身上

石神看着死亡男子的脸,他的表情已凝固僵硬,给人一种扁平的感觉。不过还是可以看出,他年轻时长得不赖。虽中年发福,仍是女性喜欢的那一型。

石神想到靖子喜欢的竟是这种男人,一丝妒忌顿时如小小气泡发酵般溢满心头。他甩甩头,心怀愧疚。

Ø  指纹       齿模

Ø  一旦查明死者身份,警方肯定会来找靖子。她们母女俩能抗得住警方执拗的连番审问吗?如果只准备一套脆弱的否认之辞,只要警方抓到矛盾之处,便会立刻现出破绽,到时她们肯定会受不了,将真相和盘托出。

Ø  自己是否提出了最合逻辑的解答,石神并没有把握。他心知肚明,自己渴望像以前一样去弁天亭,唯有弁天亭是他和她的交界点。不去那里,他就见不到她。

Ø  纸笔有限,或许尝试本身更有意义。

Ø  四色问题:1879    A·凯莱

平面或球面上任何地图是否能以四色区分?

                       1976    阿佩尔、哈肯利用计算机证明

Ø  保罗·厄多斯,匈牙利数学家

完美的定理必然有完美自然且简洁明了的证明过程。

Ø  虽然两人有同样的野心——企图以理论建构世上的一切,但采取的的方式正好相反。石神尝试由数学公式的推演达成这一目标,汤川却从观察入手,发现问题,加以解决。石神喜欢模拟推理,汤川则注重实践。

Ø  石神觉得,就算告诉汤川也无济于事,不得不放弃研究的人,多半都有类似的苦衷,他明白自己的际遇并不稀奇。(石神确实洞彻世情。)

PNP

对于数学问题,自己想出答案和确认别人的答案是否正确哪一个更简单,或者困难到何种程度?

数学很像寻宝,他想。必须看清从哪里出发,思索通往答案的通道,然后再按照计划逐步拟定公式,求的解答。如果什么都没挖掘到,就要及时更改路线。只要埋头苦干,心无旁骛地勇往直前,就能找到从未被人发掘的宝藏——正确解答。

验证别人的解法,就好像沿着别人开掘的道路前行,看上去简单,但实际并非如此,如果沿着错误路线前进,找到假宝藏,那么要证明那个宝藏是赝品,比寻找真宝藏还难。因此,才会有人提出PNP这种让人束手无策的问题。

Ø  “这幅景象一成不变,”石神说:“一个月来,什么都没变,他们活得就像时钟一样准确。”

“人一旦摆脱了时钟的束缚,反而会变成这样。”

(就像三和大神一样,没有工作,看似摆脱了时钟,可如果没有清楚的目标,切实可行的计划,反而有些浑浑噩噩,漫无目的)

Ø  她在陪酒时就已领悟到,在外面还能关心别人的男人,通常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里有些没看懂,工藤的心理我还有些没理解,就像汤川一样,希望能想通)

Ø  在此我要声明,我现在教你们的,只不过够你们站在数学这个世界的小小入口。如果不知道哪里是入口,自然无法进入。当然,讨厌数学的人可以不进去,我之所以要考试,只是想确认,你们是否知道入口在哪里。(石神是一个负责的齿轮,可惜慧极必伤)

Ø  靖子走出出租车时的表情,石神至今印象深刻,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娇艳面容。既非母亲也非店员的表情,才是她的本来面目。那时她展示的,是身为女人的那一面。(有点感伤)

Ø  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夫妻,很多事不是只靠某种形式就能解决的。如果说从离婚次日起就能断绝关系,彼此互不干涉,从此形同陌路,那就不会有变态跟踪狂了,可现实并非如此。一方想断绝关系,另一方却迟迟不肯放手,这种情形多得数不清,就算办妥了离婚手续也一样。

Ø  工藤还是一样,穿的时髦洗练,对于石神而言,连该去哪里买到这种衣服都不知道。靖子原来喜欢这种男人,石神再次暗想。不止是靖子,世上大部分女人,如果让她们在我和工藤之间做出选择,必然会选择工藤。(hhh,看来不少人的想法和我一样呀)

Ø  不是感情上的问题,而是企图用杀人脱离痛苦的方法不够合理,杀人之后,又会产生新的痛苦。石神不会干这种蠢事。反过来说,只要合乎逻辑,再怎么残酷的事,他都做得出来。(心思单纯的人,也有他们一根筋的时候)

Ø  石神这个人很单纯,他寻求的解答,向来很简单。他绝对不会同时追求好几样东西,而他达成目的的手段也很简单。他从不迟疑,也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动摇。不过,这也意味着他不擅长生存之道,不是赢得全部就是满盘皆输,他的人生随时都伴随着这种风险。

Ø  石神说话时,草稚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以那种尖锐执拗,坚信嫌疑人说谎时一定会狼狈的视线盯着他。

Ø  “之前我们不是说过了吗?所谓考察,就是思考后仔细审查得到的结论。如果因为实验得到了预期的结果就感到庆幸,那就太浅薄了。更何况,本来就不可能完全如你预期那样。希望你能从实验中发现一些道理,好好想一想,重写。”

Ø  “那时你说过,这些游民的日子过得像时钟一样准确,还记得吗?”

“记得,人一旦摆脱了时钟反而会那样——这是你说的”

汤川满意的点点头。

“你我都不可能摆脱时钟的束缚,彼此都已沦为社会这个时钟的齿轮。一旦少了齿轮,时钟就会出乱子。纵然自己渴望率性而为,周遭也不允许。我们虽然得到了安定但失去自由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在游民中,应该有不少人并不像回到原来的生活。”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用的齿轮,只有齿轮,只有齿轮自身才能决定自己的用途,这就是我想说的。”

Ø  凡人想以复杂的手法掩盖某件事时,往往会因为复杂而自掘坟墓,可是天才不会这样做。他们会选用极为单纯,但常人想象不到也绝不会选择的方法,将问题一口气复杂化。

Ø  石神说:“之前你问过我一个问题:设计别人解不开的问题和解开那个问题,何者更难——你还记得吗?”

“记得,我的答案是:设计问题更难。我向来认为解答者应该对出题者心怀敬意。”

“哦,那PNP呢?自己想出答案和确认别人的答案是否正确,何者较容易?”

汤川一脸惊讶,不明白石神的意图。

“你一定会先自己解答,再听别人的答案,”石神说着,指向了汤川的胸口。

Ø  骚扰工藤的人,难道是石神?真是这样,他打算怎样摆布我?想到这里,靖子大为不安。今后,他打算仗着这面盾牌控制我的一生?别说和其他男人结婚了,就连交往都不能吗?

托石神的福,靖子已经逐渐摆脱了警察的就追查。她对此满怀感激,不过若因此终生都在他的掌握之下,故布疑阵又有何意义?和富坚在世时又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富坚换成了石神。而且这次,她绝对摆脱不了,也绝对不敢背叛。(看到这里真的是滋味莫名,尤其是看完结尾再回头看这里,更是一言难尽,希望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自由而独立的,与人交往,接受就接受,拒绝就拒绝,坦坦荡荡,痛快做自己)

Ø  “最后一次见到石神时,他问了我一个问题——PNP自己想出答案和判断别人的答案是否正确,何者较为容易——这是著名的数学难题。”

草稚皱起眉头。

“这是数学?听起来像哲学。”

“你明白了吗?石神给你们提出了一个答案,也就是这次的自首、供述内容。这一自白怎么看都像正确无误的解答,是他充分发挥智慧想出来的。如果就这么乖乖相信,那就表示你们输了。你们正受到来自他的挑战和考验!接下来,该轮到你们全力以赴,判断他提出的答案是否正确。”

“我们已经做了各种证实。”

“你们做的,只是按照他的证明方法走。你们该做的,是探寻有没有别的答案。除了他提供的答案之外别无可能——唯有证明到这个地步,才能断言,那个答案是唯一的答案!”

Ø  “石神的跟踪狂行为,已经有很多物证证明。为了袒护她不可能伪装到那种地步。更何况,这世上有哪个人,会心甘情愿替人顶下杀人之罪?靖子对石神来说,既非家人也非妻子,甚至连情人也算不上。纵使有意袒护或真的曾协助抹去罪证,但到了掩护不了的时候自然会死心,人性本来就是这样。”(这一段在后面有了完美的注解,洞彻世情石锤)

Ø  “当时他这么说:你看起来还是这么年轻,和我大相径庭,你的头发也很稠密——说着,还做出在意自己头发的小动作。这点让我大吃一惊,石神这个人,是个绝对不在意外貌的人。他一直坚持,一个人的价值,不该靠这些东西衡量。他也绝对不会选择受外貌支配的人生,现在,居然对外貌耿耿于怀。他的头发的确稀疏,但竟为了这种早已无可奈何的事哀叹,我因此而察觉,他正处于不得不在意外表与容貌的时候——就是恋爱中,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他贸然说出这种话?是突然在意起外表了?”

Ø  他为了保护你们母女,做了极大的牺牲,那是你我这种普通人连想都想不到的壮烈牺牲。打从命案一发生,他就已做好最坏的打算。决定到时替你们顶罪,一位他的所有计划都是以此为前提设计出来的。因此,这个前提绝对不能瓦解。然而,这个前提设计出来的。因此,这个前提绝对不能瓦解。然而,这个前提实在是太残酷,任谁都会退缩,石神自己也知道。为了让自己在紧要关头义无反顾,他事先断了自己的退路。那正是最惊人的障眼法。

这个障眼法还有另外一个重要意义,那就是可以让他的决心——万一被是识破,自己就去顶罪——无法动摇。他也害怕到了紧要关头会退缩,受不了警察的刨根问底,不慎吐露真相。可是现在,他没有这种不安了。不管被如何追问,他都不会动摇,他只能继续坚称人是他杀的。旧江户川发现的被害人,的确是他杀的。作为杀人凶手,坐牢理所当然,但是,他也完美地坚守到底,保住了心爱的人。

Ø  她从未遇到过这么深的爱情,不,她连这世上有这种深情都一无所知。

Ø  她试着将戒指戴上无名指。钻石真美,若能心中毫无阴霾地投入工藤的怀抱,不知该多幸福。但那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因为自己心中永无放晴之日。

心如明镜不带丝毫阴霾的,世上只有石神。

Ø  他再次感到,自己并不需要任何人的肯定。他也有发表论文,受人重视的欲望,但那非关数学本质。让别人直到是谁第一个爬上山顶固然重要,但只要当事人自己明白其中的真伪,也就够了。

石神费了不少时间,才达到这一境界。不久前,他差点迷失生活着的意义。当时他觉得,只擅长数学的自己,若不能在此领域有所发展,便没有了存在的价值。每天,他的脑子里只有死这个念头。反正自己死了也不会有人伤心,烦恼。不仅如此,他甚至寻思,有谁会注意他的死亡。

Ø  他压根没有要和她们发生关联的欲望,她们不是他该碰触的对象。对于崇高的东西,能沾到边就已足够幸福,数学也是如此。妄想博得名声,只有有损尊严。

 

Questions

1.      工藤怎么能做到妻子身患癌症仍送花给靖子?

2.      美里为什么要自杀?

3.      汤川说出真相真的对吗?

4.      为什么了解一个人的过去很重要?(过去=现在的动机)

5.      过去的事已经注定,现在的自己该怎么摆脱过的影响。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瀛﹀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2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