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师傅与徒弟

(2019-01-11 09:20:57)
分类: 感想感说
在这里说“我的徒弟”,肯定说的是小麦育种方面的徒弟。
两个徒弟,一个是我正经八百在小麦田间带过几年的洪清爽;另一个是一直自称是我徒弟,但我没有实实在在带过或只是在田间段时间带过的陈文超,别称或爱称:阿超儿。
都这样说、或TM自己承认是我徒弟,但我总觉得我不够是TM师傅的资格。当然了,虽然是或疑似是我的徒弟,但都没有进行过拜师仪式啊!在民间,没有正式拜师就不算是真正的师徒关系,不论外界咋样认为。
记得在我上初中时,家里让我准备学习木匠,说是为了有门手艺好找媳妇。于是就给我请了一个村里杨姓的老木匠师傅,记得当时为了拜师,家里还正经八百摆了酒席呢……
我来到农大以后,因为我们就是被蔡旭先生招来的,所以即使是别的老师带我,也不敢称就是我师父。记得有一次照合影相,我们团队的王世芸老师将我推到杨作民身边的同时说道“挨着你师父”。但杨作民先生马上说“我们是同辈,他也是蔡先生徒弟“……就这样,我在农大小麦组是蔡旭先生徒弟也就被“定”了下来。
是蔡旭先生徒弟,别人可以这样说或认为,我却一直不敢这样说或承认,一直到现在还是这样。因为,我总觉得我不够资格,现在还是——不够资格!
在大众的意识中,一个人被别人认做或说成是师傅时,这个人至少在某些方面应该是有“两下子”。如果说,蔡旭先生是我们师傅,那蔡旭先生的能耐不只是“两下子”!其资格应该是绰绰有余、当之无愧的!那么,当我还不持有这“两下子”或那“两下子”时,当或称之为别人的师傅,我自以为心理发虚,因此没有正经八百干正面承认过。
记得在一次与小麦育种有关的活动中,杨学举老师这样向别人介绍过我——这是我的老师,因为他是我老师刘广田教授的朋友和同志,我是刘广田老师的学生,所以他就是我的老师。
当时搞得我挺不好意思的,因为人家杨学举老师是业界的“腕儿”,而我却什么都不是;“不是”人家却给了我这么大的面子或抬举。至今我没望这些,甚至想起来觉得人家道行深呢!有“腕儿”的范儿!
做小麦育种这一行虽然也有人不服气有师傅这样一说,但实际工作中,不服气也没用,我们可以看到有师傅带过的从业者和没有师傅带过“自钻”的从业者还是不一样的,这些“不一样”会表现在方方面面。这就是我有理由常说的——规矩了、规范了和规模了,您就距育种成功不远了!
什么叫做“育种的成功”?我个人认为,育成一两个品种、包括“大品种”都不叫成功,而能够连续不断、育成各种类型的品种才算是基本的“成功”!这个“连续不断”就要求育种人有“两下子”了,至少需要明白小麦育种是怎么一回事儿,以及小麦育种各部分工作的衔接性、特别是要门清那是“软肋(容易出问题的地方)”等。
对我我来说,不能说我在小麦育种上没有“拿手”之处,但也不是处处都行。自我感觉,我在两个地方“拿手”:一个就是“定F3”,另一个就是比别人更清楚一些的“软肋”。
但我也发现,代“徒弟”们“定F3”容易,门清“软肋”很难!当然了,有些“徒弟”不需要门清什么,能够“定”好F3就足够了,其它的门清之类可以让别人或团队的其它人去去“门”、去“清”!譬如我带过的洪清爽其拿手的地方就是“定F3”和选择高代品系,我管这叫做“不怕招儿招会,就怕一招儿绝”。
洪清爽是一个女孩,很聪明。由于分工不同,在2013~2016的选择季节,我们俩一块搭档,完成了杂种F3及以上世代的选择升级工作。
到后来,特别是育种地在西大坡的那年以后,我发现,我去与不去帮TM选择都不重要了,因为清爽“出师”了。
西大坡我们俩做搭档已经是再有两三年我们搭档基础上的继续了。选择过程中我发现,清爽在我来之前把材料都看过并做了她自己的“标记”。虽然她看了几遍我不知道,但给我感觉她是按照我的标准下了功夫的,有一个现象就可以说明——选择过程中,不时她就告诉我“这一排不用看了,没有好的”;或“这一排有两个或一个好的‘’、或“您看这个怎么样”等。
有些虽然她说没有了,但我还是习惯的快速看一眼。很多时候,我没走到头儿就折回来了……对,就像她说的“没有好的”!我服气了,服气的同时我也感觉到,我的作用不大了。
这就应该算是“考核”,有了这样的“考核”,我认为我们洪清爽“定”和选择等过关了!

我的另一个“徒弟”——陈文超。他诱导我们叫他“阿超儿”,是广东人,“嫁”到了河南。阿超,我们都这么叫他,他也爱听我们这样叫。
阿超与洪清爽就不同了,他要总体都获得提高,要掌握全部,这对陈文超挺难,对我也挺难。但好在靠着阿超的聪明和有接受东西、理解东西都快的特点,没用几年的时间,他就是我看上最有“起色”的小麦育种和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了。
与很多人不同,阿超“问题”最多,是向我提出与育种、与种植、与表现,等等、等等相关的问题。我的观点是,希望你有问题,只有有问题才说明你在干事儿或在想事儿;在干事儿或想事儿过程中遇到了问题,这时就没什么客气的“必须问”、“必须提”!阿超就是这样的人,甚至有时都不怕我们烦他,我喜欢这样的人和这样的性格!相反,当你与人接触或工作500年你都没有一个问题或没有任何问题提出时,那我就不知道您在干些什么和在想些什么了。很多时候,我们的提高是在干很多事儿过程中的提高,“过程中”肯定要遇到各种问题和去找解决发生的各种问题,有时即使是这些问题暂时解决不了,但您想了、琢磨了或琢磨过都是一种提高,也算是提高的机会。
就小麦育种工作难度而言我说过,做好了不容易,只有当我们快要成为一个全能的“生产队长”时,我们的育种也就肯定搞好了,所以,我在感觉阿超儿是进步最快、掌握东西速度让我惊讶的同时,我已经很看好我们的阿超儿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