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育种不再是“瞎碰”——参加WheatOmics第一届青年学术研讨会的看到、听到和想到

(2019-01-09 09:12:23)
标签:

杂谈

分类: 感想感说
2019年1月3日-5日,我有幸参加了在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举办的Wheat Omics第一届青年学术研讨会!参加这个会议给我的感觉是,由于时代的变迁和小麦同仁的不懈努力,早前我们说的“育种是瞎碰”将发生改变、或正在发生着改变!
这次“南京会议”的宗旨就是像王萌博士所说:“让育种家知道做机制研究的工作者在做什么,反过来也让做机制研究的专家知道从小麦育种和栽培角度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
对!就是解决较长期以来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各干各”现象,就是给做机制和搞应用的双方搭建一个面对面说话和相互交流、了解的平台,就是要让“对方”知道我们各自在干什么、在想什么!会议看似还是“作报告”,但已经不是以往的“自说自话”,而是在“混搭”和“严重混搭”情形下的“跨界”报告和交流。来自全国各地不同高校院所的五十多位小麦及相关领域青年学者、专家,围绕“小麦抗病专题”、“小麦农艺性状专题”、“小麦抗逆与营养专题”、“小麦新技术专题”、“小麦种质创新与新品种选育专题”,甚至还包括“植物营养和栽培专题”等进行了28场的报告和讨论。看似有些“杂”,但对于我这样一个小麦育种人来说,真的是“总有一款适合我的”,甚至是“多款”!
譬如在抗小麦白粉病和锈病新基因挖掘方面,有南京农业大学王秀娥教授和邢丽萍教授团队利用富含抗病基因小麦近缘野生优异种质族毛麦为研究材料,挖掘创造和转育出了一批小麦异染色体系材料,一些含有对小麦白粉病有广谱高抗基因的材料已经应用在了常规小麦抗病育种上,这些带有目标抗源品种正在陆续投放到小麦生产当中。同样抗条锈病基因的克隆,黄林团队是在野生二粒小麦上进行的。另外我还了解到焦远年、鍭金营、李淼淼、吴建辉等团队,他们分别从小麦基因组进化、代谢和小麦条锈病菌寄主新发现等多个方面都在进行和开展着抗病基因的克隆挖掘等工作,其目的都是为解决小麦育种中抗病资源狭窄和抗病基因较单一的问题。
在小麦农艺性状提高方面,首先值得一说的是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张锦鹏做的报告,报告内容是他们团队(刚刚拿了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的李立会、张锦鹏团队)利用小麦-冰草远缘杂交创制了小麦育种外缘新种质,解决了一直以来普通小麦穗粒数不高或提高难的问题,并且这些新的“片段”已经在小麦新品种上获得了表现。另外,茆海亮、马建、崔法和倪飞等,他们从不同角度解析了与小麦农艺产量有关的遗传和现象,有些“目标”基因或片段也正在图位克隆中。
专家学者的报告中,一些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的名称或名词出现在了王萌、刘树伟、王勐聘、朱博、宫磊等的报告中。譬如“渐渗”、“逆境响应”“核质协同”和“增强子”等。听着“新鲜”的同时,这些词汇都在督促我尽快的了解,或虽然暂时我还不能了解或理解全面,但通过他们讲解,我感觉,我、我们不了解的东西不证明就不重要,甚至可能在接下来的育种应用中会更加重要。
另外我觉得,姚颖垠报告的《小麦高分子量谷蛋白基因的表达调控机制》应该可以解释曹新有他们的《“济麦”系列强筋小麦新品种的选育与启示》的一部分内容了。特别是曹新有他们的济麦44为什么能够被“订单产生”、为什么能够卖出1500万的高价了!因为,一个东西好肯定有它好的理由,而姚颖垠说的那个有“调控机制”的“谷蛋白基因”可能真的就是关键所在!假如真的是这样,一旦“关键”的东西被认识和“找到”了,综合品质好的、厂家愿意要、农民意愿种的“优质麦”产生将不再是难事儿。
殷贵鸿的报告很长,但大家都专注的在听。听贵鸿他们是如何从小麦育种资源创新开始,到“成堆”、“成批”的有新品种育成,最终起到了引领河南小麦育种的作用。东西多、“干货”多,感想体会也多!特别是我们注意到殷贵鸿着重强调“资源”的作用。而随着“老”1B/1R抗性的逐渐丧失,“新的”黑麦易位系和利用偃麦草进行小麦种质创新的工作都有人在做着。
四川农大符书兰团队在进行“新的”黑麦易位系创新。刘志勇老师曾经说,黑麦中还有很多抗病基因和片段,关键是怎么“导”到小麦中来的问题(假如能够有“目标”的剪切或编辑,那会更好,这些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看,实现符书兰“标的”的“抗病的小麦”目标是有依据实现的,理由就是曾经的1B/1R“洛类”就是这样——嘛病都抗!山东农业大学的鲍印广博士团队利用长穗和中间偃麦草创制了一批性状优良、特点突出的小偃麦异染色体系,他们利用这些资源与不同普通小麦杂交,培育了一批综合性状优良的高代品系。其中一个具有节水、高产和抗白粉病等特点的品系已于2018年通过山东省审定,品种定名——山农34
在四川绵阳市农业科学研究院任勇的报告《绵阳小麦育种方法与实践》中,我们听到了同我们黄淮未来小麦高产突破方向有“雷同”的目标,这就是“……穗重为中心、抗病为前提、调整株叶型”等。这可是两个小麦生态区完全不同的育种目标有了相同之处啊!难道真的是“兵打一家”啦?这是值得让人琢磨的“雷同”啊!我们在看着任勇怎么做的同时,也在朝着这些方向调整,并加强这一类“目标”资源来源与搜集。
抗小麦赤霉病有关的话题虽然只有中国农科院郝元峰博士一个人的报告,但这个报告告诉了我们小麦赤霉病为什么你“难搞”和小麦赤霉病发生现象的一些缘由解释。特别是在说抗源苏麦三号不好利用的同时,郝元峰博士又另辟蹊径谈到了含有抗小麦赤霉病物质的杨麦9号和其在抗病中的表现模式……这就与我们见到的现象有相一致的感觉了;特别是解释了那些中抗类型有时也有中或高感感表现的原因……如此,让我们在处理抗赤霉病育种方面心理有了一些“底儿”。
————
等等,等等,还有栽培和高产高效以及小麦耐高温分子解析方面的众多内容,这也包括很多我不懂的内容。28场报告,内容太多、设及面太广了,我需要加强学习和理解,特别是争取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得到“消化”,将其“消化”到我们实际的小麦育种中。

让育种不再是“瞎碰”——参加WheatOmics第一届青年学术研讨会的看到、听到和想到

       让育种不再是“瞎碰”——参加WheatOmics第一届青年学术研讨会的看到、听到和想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