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kaijiannihao
kaijianniha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8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喜剧的逻辑在哪里?

(2017-01-09 13:13:10)
标签:

杂谈

         喜剧所呈现的效果是好笑好玩,可是如果仅仅只考虑好笑好玩而来设计场景,那么其实最终的结果反而是不好笑不好玩。那么,喜剧的逻辑到底在哪里?为什么现在很多声称自己是喜剧的喜剧其实一点都不喜呢?


一、随性的设计

    看一下现在的一些喜剧综艺节目和当下热映的喜剧电影,总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喜剧场景或者桥段的设计非常随性。就是突然想到了怎么好玩就怎么玩,完全不顾及这个场景内的剧情逻辑,不顾及整个故事线的逻辑,不顾及人物的逻辑,这样的设计非常随性,非常跳跃,想到哪就玩到哪。如果基本的逻辑都不通,这样的设计充其量是杂耍,算不得喜剧。

   我们来看一下常见的,比较随性的“喜剧设计”:

例子1.一个女生和其他男同学聚会,聚会过程中该女生说话时刻意抬高嗓门拿腔拿调,有时候做出非常夸张的肢体动作。

例子2.老张在前面的剧情中一直是一个非常孝顺父母且精神正常的人,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天,他就出现在别人家的婚礼上,和在座的谈笑风生,还说了很多黄色笑话逗大家笑。

 例子3.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老李跑到沙县小吃店里点了份西冷牛排,老板说没有,老李还和老板理论一番,最后竟然和老板打了起来。

   类似的设计在很多喜剧电影和喜剧节目中非常常见。我们来问几个问题:

1.例子1中的女生为什么说话要拿腔拿调?为什么要做夸张的肢体动作?他是精神病人吗?还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而不得不如此,如果是这样,那么就把这个理由好好设计好。如果是性格使然,那么就增强这个女生的个人特点,使得她做出的这些举动都合乎情理。如果这些内在的设计都没有,那么这个女生的表演就是在杂耍。

2.例子2中的老张,母亲去世后他为什么跑到别人婚礼上没心没肺地讲黄色笑话?是为了增加这个场景里的喜剧效果吗?可是老张是一个精神正常且非常孝顺父母的人,他怎么会做出如此举动?这个逻辑是不通的。

3.例子3中,一个地道的精神正常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跑到沙县小吃店里点西冷牛排,因为这还跟老板打架,这是什么逻辑?


二、错位

    随性的写作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无非就一个字“耍”,让演员在这个场景里耍,挤眉弄眼,阴阳怪气,做夸张的肢体动作,过激的反应,这简单到不能再简单,问题是,这样的设计太生硬,根本不好笑。如果设计者以把笑点极低的观众逗笑为荣,那么这倒是非常喜剧了。

  错位,错位,还是错位。

  我们必须先明确这个设计中的错位是什么,然后才能制造喜剧效果。

  我们来看一个场景:

例子4

   一只可爱的小猫走到一个巨大的玻璃墙面前,它一看,被镜子里的猫吓了一跳,它往前走两步,往后退两步,发现镜子里的猫都跟自己做同样的动作,它好奇地上前去摸镜子,却发现摸不到另一只猫。接下来,它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会儿洗脸,一会儿用爪子捋胡子,一会儿歪着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样的场景,你会不会觉得好玩?

   为什么好玩呢?

   因为猫在镜子前面的举动非常像人的举动。

   这里有两条轨道:

   一个是猫自己的轨道,也就是属于猫的正常的行为。
   一个是属于人的轨道,也就是属于人的正常的行为。

   猫照镜子这个场景,实际上是猫从一个轨道瞬间错位到另一条轨道,即从猫的轨道过渡到了人的轨道。当我们看到猫像个小人一样的举动,就觉得好玩极了。

   在猫照镜子这个场景里,出现了错位,出现了从猫到人的错位。

三、你必须找到另一条轨道

    在前面的文章《喜剧为何而喜》、《喜剧怎样才喜》中我们提到,喜剧的发生正是因为两条轨道瞬间交错,产生了强烈的不协调性,所以才呈现出了喜剧效果。

    我们要实现喜剧效果,就是要制造错位。

   而我们要制造错位,必须要有两条轨道,一条是现行的轨道,一条是将要瞬间转向的另一条轨道。

   那么重点来了,你必须在现有的现行的轨道之外再找到另外一条轨道,只有这样才能制造错位,因为单一的轨道制造不了错位。

  我们举几个例子。
例子5.关于人物设置

       A.憨豆先生.憨豆先生成年人的长相,孩童的行为,这是不是同时具备了两条本应该平行的轨道:一是成年人,二是孩童。然后两条轨道交错在了憨豆先生身上。所以,他做出的行为永远是好笑的,但是逻辑上却是合理的。

       B.蜡笔小新.儿童的长相却有成年人的特点,色色的。这也本应是两条平行的轨道:一、天真纯洁的儿童,二、有点小坏小色的青年男子。两条轨道交错在小新身上,就成了“坏小孩”。


例子6.相声的三翻四抖

   上到喜剧人物的设置,故事结构的设置,下到具体的一个场景里的对白,都可以在现行轨道之外,预设好另外一条平行轨道,然后瞬间制造转弯,让两条轨道交错。相声里的三翻四抖就是如此。

    前面一再铺垫,按照正常的轨道行驶,一再加砝码,后面突然转弯,跑到了另外一条轨道上,但又合乎情理,于是观众笑了。这方面不再做详细的介绍,另一篇文章《喜剧设计的关键点是什么》举了好几个在对白中制造错位的例子。


四、合理化、合理化、还是合理化

    随性的设计,怎么好玩怎么来,演员不停的耍宝,这很简单,但这不是喜剧。

    难的是制造优质的错位,难的是设计了好玩的场景,但是又非常合理。

    合理化、合理化、还是合理化。

    回头看一下前文的例子1,例子2,例子3.都是随性写作的例子,完全没有逻辑。如果出现了这样的场景,但逻辑上又是完全合乎情理的,那喜剧效果是不是会更好更自然?


   例子1.一个女生和其他男同学聚会,聚会过程中该女生说话时刻意抬高嗓门拿腔拿调,有时候做出非常夸张的肢体动作。

    如果在这里,我们让该女生在身上藏了某个东西,不想让几个男同学知道,但时间一再拖,身上的藏的这个东西烫得或者痒得她不行,她不得已总是发出怪声,或者夸张的动作,尽管如此,她还是要使劲掩饰。这是不是更合乎情理了?


   例子2.老张在前面的剧情中一直是一个非常孝顺父母且精神正常的人,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天,他就出现在别人家的婚礼上,和在座的谈笑风生,还说了很多黄色笑话逗大家笑。
    如果在这里,我们让老张是被领导硬拉来参加婚礼的,他酒喝多了,说了很多黄色笑话以映射讽刺这个坏领导,这样效果是不是更好一些?

  例子3.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老李跑到沙县小吃店里点了份西冷牛排,老板说没有,老李还和老板理论一番,最后竟然和老板打了起来。

     如果在这里,我们让老李是沙县小吃店老板女儿的穷酸男朋友,老板嫌弃老李穷,警告老李不准和自己的女儿来往。老李化妆成陌生人的模样,来到沙县小吃店点西冷牛排,故意闹事以发泄心中不满。这样逻辑上是不是比较顺了?

    提到合理化,又不得不提到夸张,夸张是一种艺术风格,是一种艺术手法,而合理化是讲的内在逻辑,两者并不矛盾。但是如果你没有能力把一些喜剧设计进行合理化,就美其名曰艺术的夸张,这就贻笑大方了。在电影《功夫》里,火云邪神可以用手接子弹,这是艺术上的夸张。如果在抗日电视剧里,让我军勇士用手接鬼子打来的子弹,这就不是夸张了,这是作者脑袋被驴踢了。

     不顾逻辑的随性写作,充其量算“耍宝”,“耍宝”距离优秀的喜剧设计还差十万八千里。喜剧呈现出来的是荒诞、好笑,其实内在的逻辑相当严谨。喜剧作者更要在逻辑严谨性上下功夫。不考虑逻辑,谁都可以写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