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止于至善
止于至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0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许哲女士的故事

(2012-01-02 20:03:24)
标签:

许哲

教育

分类: 传记
   相信是本地年纪最大的人瑞、多年来积极从事公益活动的许哲去世了,享年113岁。

和她生前为善不为人知的作风一样,她逝世的消息在一个星期后才传开来。

上个星期三(7日),许哲(Teresa Hsu)在后港家中安详离去。她一手创办的公益组织“心连心”网站上的简短声明写道:“谨此依据她平静离去、不在新闻媒体公布死讯,以及省免任何可能对他人造成干扰与不便的仪式的遗愿,她于同日送往火化。”

让人不解的是,声明透露许哲也交代不让任何人领取她的骨灰。

发表这则声明的是多年来跟随许哲,与她携手推动公益事业的刘忠义(Sharana Rao)。

他在声明中吁请许哲的朋友、拥护者、捐款者、义工和善心人士尊重她的遗愿,好让她得以安息。

刘忠义信守对许哲的承诺,不愿接受媒体访问回应任何与许哲病情、死亡时间有关的问题。

   许哲居士的行持,实现了作为一个“人”的崇高境界,不为自己,只为他人,秉持五戒,修行十善!真正地破除了我执,晚年在净空法师的引导下,能够念佛求生,如此的修行人,能念诵十声乃至一声阿弥陀佛圣号,亦得蒙佛接引,上品往生西方净土!

    什么样的意念,使她终其一生从事无薪的「人间义工」?
    什么样的愿力,使她以110岁高龄仍在服务、照顾著贫病老苦的人们?
    什么样的福报,使她跨越了三个世纪,却能保有年轻健康的心灵,隨时隨地喜乐自在?
    110岁的许哲,英文名字是「德蕾莎 (Teresa) 」,梵文名字是「爱人 (Prema) 」新加坡人以拥有她为荣,视她为「国宝」;天主教徒將她与德蕾莎修女相提幷论;佛教徒认为她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 她却说:「我只是一个会扫地,喜欢做工的平凡女人。」
    在许哲的眼里,全宇宙都是一家人,全人类都是兄弟姊妹,因此,去爱自己的兄弟姊妹是极为自然的事。所以她说:「爱人,是我的责任。」 许哲一生创办了九所养老院,但她对穷苦病人的关怀之心,幷不拘囿于养老病院內。社会不同角落有著贫苦病弱的人们,都是她关怀的对象,她一一走进他们的家庭,每个月送去金钱和食物,带给他们温暖和爱。她照顾人,不求回报,当人们感谢她时,她笑笑地说:「你们不要谢我,我只是个乞丐头,去要东西来给你们大家。」
    除了关怀老人,她也收容、照顾不少孤儿和受虐儿,供给这些孩子食宿、读书。这些孩子长大了,有人知恩感恩,一生视她如母,恭敬尊重;也有人忘恩负义,在社会上有了名利和地位之后,便瞧不起她,即使路上相逢也视而不见。对此,她依然笑笑:「照顾他们是我的责任,看到他们事业有成、生活幸福,我就很开心了,他们记不记得我,不重要。」
    在许哲的价值观里,身外之物重实用,美不美观不重要。她的食衣住行非常俭朴,屋內的傢具一用五、六十年;鞋子穿到开口,还缝缝补补;衣服穿到破烂,捨不得丟,裁成小碎片缝成踏脚垫,送人、自用两相宜。她助人的义举传遍星国,当年,新加坡总统黄金辉特地邀请她喝下午茶。她赴约时,依然是一袭「粪扫衣」。义工们劝她:「 Sister ,总统要见你,这是很重要的场合,许多媒体会来拍照,你应该穿新的衣服比较礼貌。」 她回答:「礼不礼貌在我们的心,不在外表,不在穿著。我去见老人穿这样,去见总统也是穿这样。总统和老人一样,没有谁比较特別。他要见的是一个真实的我,不是经过包装的我。」
    因为她「无我」,举凡荣耀、奖章、奖杯、照片,和她有关的采访报导,在她家中一样也看不到。她说:「我照顾人都没时间了,哪有时间照顾那些东西?」她清净的小屋唯一留存的是书,至于照片,仅保留母亲和大姐的各一张。。。。。。
    不快乐的童年生活
   清光绪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年,中国处于內忧外患之际,外有列强环伺,以洋枪大炮强行占领土地,租借港湾;內有打著“扶清灭洋”旗帜的义和拳之乱,整个中国处于战火四起、烟硝弥漫的不安的氛围。这一年,许哲诞生在在广东汕头的一个荒僻小镇。
    中国弥天盖地的战火似乎延烧不到这个山野荒僻的小村落,小村庄的人们依然过著寧静的农耕生活,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在这个务农维生的穷苦家庭,许哲的诞生幷未带来多少的欢乐气氛,虽然增添一双操作家务的手,却也多了一张吃饭的嘴。许哲没有快乐的童年,她每天要帮忙做许多家务,清晨到河边去洗衣服,洗完衣服再到山上野地采药草,采好药草回到家里,还要帮忙做手工,赚取微薄的工资以贴补家用。乖巧、懂事的许哲虽然每天忙著做家事,依然不得父亲的欢心,常常为了一点小事,就换来一顿责駡毒打。悲惨的童年印记,即使在一百年后,许哲仍感到不堪回首。后来,因为家中发生变故,母亲带著她和姐、弟、妹四人离开广州到马来西亚檳城投靠亲戚。
    二十七岁念小学
   当时,许哲已经二十几岁,却还是一个文盲。一百多年前,中国社会的传统观念重男轻女,女孩子根本没有地位,更別说受教育。没有读书的许哲,只能从事打扫的清洁工作,上进心强的她,一直在寻求就学的机会。当时,檳城附近有一个天主教姑娘堂(修女会)办的小学,每次经过学校,听到小学生琅琅的读书声,她就不禁驻足,凝视著教室內那一张张童稚的脸庞,正专心听老师讲课。她心中十分羡慕:“我一定要读书识字,我不能一辈子给人家扫地。”
    有一天,她鼓足勇气走进学校,告诉姑娘堂的修女们:“我想要读书,可是我没有钱,我可以帮你们打扫,洗衣服,请你们让我读书。”修女们很仁慈,答应许哲的要求,幷且让她住到教会后面的房子,每个月四块钱的房租,则是以打扫、拖地、洗衣服,做家事来抵偿。就这样,许哲开始了她人生第一个阶段的求学,当时她已经二十七岁。
    盼了二十多年的求学梦,终于实现,许哲像一块缺水的海绵大量吸取知识之洋,她每天认真地读书,虽然放学后还得做许多事情,但是,她內心有著前所未有的充实与快乐。在传统的保守社会里,女孩子到了二十多岁还没结婚,就会被称为是“老姑婆”。一般人认为,女孩子养大了,没有男人来提亲,只有两个原因,不是脾气太坏没人要,就是身体有病才嫁不掉。
    年届三十的许哲,又是小姑独处,不禁引来一些多事者的关心,每天都有人上门说媒,家里的门槛被这些三姑六婆踏进踏出,都快踏平了。“妈妈,下次这些人再来,我就把大门关起来。”看到母亲为了应付这些人而烦恼,许哲也觉得十分心烦。“这些人都是我们的亲戚朋友,不能这样子。”母亲说。“如果这样,那我就只好逃走。”许哲这样告诉母亲。母亲以为她说说算了,没想到,她为了逃避那些令人不胜其扰的事,真的一个人悄悄离开檳城来到香港。
    初到香港,许哲依旧做清洁工作。有一天,她看在香港报纸上一则“徵聘启示”,有人要征一位能够手写速记的秘书。许哲一看到这消息,立即前往应徵。她回忆说:“那次的应徵很特別,老板是德国人幷没有给我考试,就叫我明天来上班。原来他是研究字体的,看应徵信就知道这个人能不能用。” 因为能流利地书写中、英文,许哲顺利地获得了这份工作。
    避难到重庆
  一九三七年,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全球捲入一场野心掠夺的攻防之战。一九三九年,日本攻打香港,许哲的老板將香港的办公室移到重庆,许哲也因此来到重庆。避难到重庆,许哲依然得心应手地工作。当时,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迁都重庆,因为老板的关係,许哲还曾经替蒋介石和宋美龄发英文新闻稿给当时在重庆的英、美报馆。那一段日子,许哲过著富足优越的生活,当时,一般人平均月薪是二十元,许哲却已经领取一百五十元的高薪。
    有一天,她和朋友到一家高级餐馆吃饭,那是一家装璜华丽的餐厅,柔美的灯光配上悠扬的古典音乐,晶莹剔透的高脚杯盛著香醇美味的葡萄酒,使人的用餐情绪格外浪漫、愉悦。吃完饭走出餐馆,突然有一个人趋向前挡住她的去路。 “请你好心给我一分钱买麵包,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那人伸出又黑又瘦的手,向许哲乞討。当下,许哲心头一震,“这世上,还有这么可怜的人,饿好几天没饭吃。我刚刚那一餐饭,可以让好多穷人吃好几天了。”望著那可怜的人,许哲告诉自己:“从今以后,我不再多花一分钱在自己的吃喝穿著,如果我再多花一分钱在自己身上,我就是掠夺穷人的钱。”
    捨弃高薪为助人
   战火蔓延到重庆,原本寧静的山城,出现许多的流民伤兵。当时,有一个英国的救伤队来到重庆,这是一个反战的和平组织,成员里大都是一些十七八岁,正在服兵役的男孩。这些初次离家的大孩子置身在一个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的异国山区,生活相当不適应。因为许哲能说英语,他们便希望许哲能到救伤队帮忙。许哲瞭解到,这是一个反战的救难组织,于是毫不犹豫地辞去原有的高薪的工作,加入他们的行列。在救伤队里,许哲扮演起“母亲”的角色,为那些离乡背井的大孩子们充当翻译,幷且为他们打扫、煮饭、洗衣,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抗战结束后,在重庆住了四年的救伤队返回英国。
    一九四五年,许哲希望进入护校学习,因为她的內心对贫苦、病弱的穷人有一份很深的牵挂,她希望自己能学会护理工作,將来才能为老人、穷人、病人服务。当时,护校的学生的年龄限制是十七岁到二十五岁,许哲的年龄已经四十七岁,学校怎么可能收她这个“老学生”。许哲幷不气馁,她写信给护校校长,表明自己学护理的心意,信中提到:“我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帮助更多的穷人。”这一句话感动了护校校长,破例准许她入学研习护理课程。
    护校八年,许哲用心学习,她学习到从小孩至老人,从出生到死亡,从身体到心灵,各种不同层面的照顾与养护,她默默许下心愿,要將所学的一切知识与技能,完全奉献给需要的病人、老人与穷人。

 

    前往巴拉圭
  一九五三年,许哲自护校毕业。有一天,她收到一封寄自南美洲巴拉圭的信函,那是一个由二十一个国家成员(加上许哲是二十二个国家)所组成的“兄弟协会”。这个组织源自一九三三年,犹太人为逃避希特勒的迫害而来到了南美洲,在这片广漠的土地上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等他们生活安定,行有余力,他们决定筹办一个收容所,主要收容沦落他乡的白人,后来也为当地贫病无依的人看病。这个组织里的一位成员,曾在中国见过许哲,知道她发愿要无条件为穷苦的病人奉献,便写信邀约她前往巴拉圭。
    许哲得知这个“兄弟协会”是一个专门收容穷人的慈善机构,其秉持著“世界一家”的理念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她便毅然前往巴拉圭。“兄弟协会”很简陋,里面只有三位医生,却要照顾很多病人。许哲的到来成了收容所里唯一的护士,因此,她的工作格外繁重。在收容所工作,是没有薪资的发给,虽然忙、累,但她內心始终是愉快的,能將自己所学奉献在穷人身上,为他们减轻病苦,她感到很安慰。一九六一年,已离开母亲三十多年的许哲,突然收到母亲的来信。八十四岁的母亲在信中说到:“世界各地,到处都有穷人,妈妈只有一个,我老了,你回来吧!”就这样一句话,把远在巴拉圭的许哲拉回到檳城。
    自离开檳城到香港,辗转到了重庆、英国、巴拉圭,阔別三十余年,许哲又回到母亲的怀抱,母亲几十年来思女之情终于获得了慰藉。在檳城待了两年,因为妹妹罹患心臟病,要到英国就医,许哲便带著母亲到新加坡与姊姊同住。
    一心照顾穷人
  来到新加坡,许哲从姊姊口中得知有一个穷人医院,从一九一O年创办至当年,没有一个护士。当时里面三百八十个病人,因为医疗人员不足,无法得到適当的照料,她便自己推荐到医院来照顾病人。许哲这一生,除了为当秘书那段时间有领薪资之外,其余工作都是无薪职。“我之所以到那个医院是因为他们没有钱,请不到护士,这正是我要去的条件。”这是许哲异于常人的思考模式。
    许哲的想法是,如果一家医院有钱,可以很轻易地花钱请到护士来照顾病人,可是这家穷人医院,因为没有钱,没有人要去,所以她去。“幷不是我特別喜欢照顾穷人,而是他们需要,穷人也需要照顾,需要有人爱他们。”许哲说。在医院服务了两年七个月又19天,许哲决定自己办“老人院”,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不忍老人受饥饿。
    在那所医院的老人,一日只进食两餐。早晨七点一杯咖啡,十二点吃午餐,下午一点两块饼乾,下午四点吃晚餐,晚上八点再给一杯咖啡。从下午四点到隔日中午十二点,整整二十个钟头,对那些身体病弱、行动不便的老人们来说,漫漫长夜里,躺在床上没有別的事,就是想著肚子饿。
    许哲看了非常不忍,她为老人们向院方爭取多一餐饭,得到的答復却是:“他们在这里,已经比他们在自己家里好多了。”经过多次沟通,得不到院方善意回应,许哲感到很失望。当时她得到姐姐財务上的支援,每天买麵包给三百八十位病人吃,亲手派送,楼上楼下的跑。姐姐深受感动,决定支持许哲办老人院。“我的姐姐是新加坡的一所学校的教长,她有一点积蓄,当我把办老人院的想法告诉她,她马上將自己存款提领出来,买下一块地,准备建造老人院。”
    一九六八年,许哲的“养老病院”成立,完全免费地收容了两百五十位的贫病老人。初期,养老病院的一切开销,都由姐姐承担。许哲说:“姐姐的生活非常节俭,对我的想法相当支持,只要我需要钱,她二话不说就拿钱给我。”其实,许哲姐妹照顾穷人的心,是来自童年时期母亲的身教。当时,虽然家里很穷,但是,只要有穷人到家里来要饭,母亲总是会想办法分一些给他们。耳濡目染下,母亲的慈悲善行深深影响许哲姐妹,使她们拥有一颗仁慈博爱、欢喜布施的心,无我无私地去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后来,姐姐去世,她把所有遗产都给了许哲,许哲拿这些钱,帮助穷人购买房子。“有一天,我梦见姐姐在天上,穿了一身白衣,全身发光,对著我微笑。我告诉她,‘姐姐,我也要上去。’姐姐说:‘不行不行,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知道,她一定很高兴,我把她的钱都花光光了。”许哲笑著说。
    许哲对老人的照顾无微不至,待自己,却过著如修行人般的“安贫”生活。她的饮食极为简单,一天只吃一餐,通常是一份生果蔬菜或是一杯鲜奶。她说:“我从小就吃素,因为我对鱼、肉过敏。”她也不曾花钱在自己的衣著上,她都是穿別人不要的衣服,有时从垃圾堆里捡来,洗乾净再穿。许哲认为,“穿衣服是为了保暖和蔽体,无所谓好看不好看。”许哲照顾穷病老人的善行,渐渐被社会大众所肯定。
    “我的工作,有很多很多好心的人在帮忙。”许哲说,“常常,一些好心的人载了一大堆的米和蔬菜来,有时多到吃不完。我就问他们,我可不可以把这些米和菜,分送给其他的穷苦人家?”在徵求赞助者的同意,许哲把多余的米粮分赠给其他贫穷家庭,最高纪录曾同时照顾二十六户人家。许哲不仅在新加坡盖养老病院,她还到马来西亚、泰国、缅甸去协助当地的慈善机构设立养老院。她的时间、精神完全给了世间苦难的人,忘了自身,忘了今夕是何年。
    她透露她的长寿之道是,今天起来今天做工,不停地做工,做人间的义工。同时,她不恶口、不生烦恼心、不猛火煮食、不吃肉、不沾咖啡、茶、酒。所以,身心能常保平静、喜悦。六十九岁才学瑜珈的许哲,提到学瑜珈那一段“心想事成”的奇妙经歷。有一天,喜欢读书的许哲,在书中读到学瑜珈的好处,但什么是瑜珈?她却是一知半解。“哎呀!真希望有个人来解释瑜珈给我听,而且教我学瑜珈。”她在心里发出这样的祈求。奇妙的事发生了。当她发愿要学瑜珈,过几天有一个人来参观她的养老病院,那人身著橙色长衫,头上戴著橙色帽子。“你是出家人吗?”许哲问。“是的。”许哲又问:“你教瑜珈吗?”“是的,我的工作就是教瑜珈。”上帝派这位瑜珈老师来到她面前。就这样,许哲开始跟著老师学习瑜珈和静坐。
           
            
                              许哲在演示瑜伽
     原本身体就相当硬朗的她,学了瑜珈之后,精神体力更好。当然,她將身心奉献给贫病老人的无畏布施,自然能得到健康长寿的果报。 除了照顾养老病院的老人,她隨时隨地都在关心周围需要关心的人。
    一九九四年,许哲已经九十六岁。有一天,她经过一位她曾经照顾过的106岁的老婆婆的家。那是黄昏时刻,天色已暗,许哲看到老婆婆家的门扉半掩,她觉得很奇怪。心想,如果人不在家,门应该是关上的;如果有人在家,门应该会打开,为什么会半开半关? 于是,她推门进去,看见老婆婆躺在地上。“婆婆,你怎么躺在地上?”许哲趋前,关心地问。“我三天前跌倒,不能起来。”老婆婆说。许哲赶紧扶起老婆婆,倒水喂她喝下。因为老婆婆已经受伤三天,动弹不得、无法梳洗,身上发出异味。许哲帮老婆婆洗净身子,换上乾净的衣服,然后到外面买了一碗稀饭喂老婆婆吃。隨后,许哲联络红十字会的救护车,送老婆婆到医院。许哲帮老婆婆办好住院手续,老婆婆不让她走,她便留在医院陪伴老婆婆,一直到夜晚十点半才回去。
    第二天一早,许哲又赶到医院探望老婆婆,护士小姐告诉她:“老婆婆昨天半夜两点已经去世了,她走得很平静、很安详。”许哲一听,心里感到很欣慰,因为,婆婆走时乾乾净净,而且吃过了稀饭。许哲很感恩地说:“婆婆给我最好的“礼物”,就是她在临终前让我握著她的手两分钟。”那真诚的爱,透过手心的温暖,陪伴著老婆婆平平静静地离开人间。

 

    101岁亲近佛法
   谈起学佛因缘,许哲说:“一九九九年,有一天,净空法师来看我,我问他我有没有资格做佛教徒?净空法师很高兴,为我做皈依证明。什么是皈依?我不懂,他跟我讲许多佛法的道理,我还是不懂,他说,不懂没关係,天天恭恭敬敬念‘阿弥陀佛’就好了。”仿佛是累世的因缘,许哲一接触佛教,就欢喜信受。净空法师叫她念佛,她便开始老实念佛,不论走到哪里,佛號永远相隨。虽然她没有求受“五戒”,净空法师却授给她五戒证书,因为,净空法师认为,纵使没有受戒仪式,她的五戒十善已经修到了一百分。
    许哲女士曾信仰过天主教,她皈依佛门后,天主教的教友们见她看其他宗教的书,问她为什么看魔鬼的东西?她说∶“我看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是一片光明,我的宗教信仰是‘爱’的宗教,永远爱世人,大家都是兄弟姊妹,这是我的宗教信仰。”
    无条件爱人
  许哲的关怀之心不仅限于老人,她希望开办一个不分种族,不分老少,不分男女的家庭式的“心连心之家”收容中心。 “许多独居老人,没有亲人或是被遗弃的,他们的食品缺乏营养,三餐不继,没有家庭的温暖关怀。还有一些带著孩子的弃妇,她们的丈夫或男友,有些在坐牢,有些在戒毒所,有些移情別恋。她们没有家可以回,被人遗忘在某些角落。我们希望提供他们一个温暖家,好好的,恭恭敬敬地爱他们,照顾他们。”
    “心连心之家”也將收容一些离家的青少年,许哲认为,没有坏的孩子,只有需要爱的孩子,孩子因为没有爱才会变坏,所以,对于那些需要爱的孩子,“心连心之家”也將会给予他们真心的温暖与照顾。许哲说:“我不是单独来此世界,我有许多同伴,帮助他们是我的责任,我爱他们,没有条件,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 未来,“心连心之家”將为那些被遗弃的老人、弃妇、儿童提供一个中途站,给予他们家庭成员般的关爱,以恭敬心对待,建立他们的自信心和尊严。
    每当有人將许哲与德雷莎修女相提幷论,她总是谦卑地说:“我只是一个会扫地,喜欢做工的女人。我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別的责任,就是爱,时时刻刻都去爱人。只要我们的心中有爱,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爱的世界。”自天地之间,以源源不绝的慈悲心念去爱每一个需要爱的人。
    许哲的长寿之道
  见过许哲的人,都说她的外表比实际年龄至少年轻三十岁,健康状態则远远胜过许多年轻人。110岁的她,精神奕奕,丝毫未见老態,令人嘖嘖称奇。何以如此长寿?何以如此健康?何以如此年轻? 许哲说:「保持健康,是因为不想生病,麻烦別人;关于长寿,那不是我求来的,是上天要我做事情;至于年轻,因为我不想老,所以年轻。」 身心清净的她,不烦不忧,喜乐自在。她说:「我不吃不好的东西,不说不好的话,不想、不做不好的事。」
    「素食主义」的她,日食一餐,基本上是吃生机蔬果。如果食物需要烹调,也不猛火煮食,以免养分丧失。除了不吃熟食,她也不喝茶、不喝酒、不喝咖啡、不吃糖、不吃菇蕈类食物。因为酒、茶和咖啡会刺激神经,糖和菇蕈类是惰性食物,影响静坐。 除了清静饮食,每天的静坐、瑜珈、散步,也是她的长寿秘方。 每天清晨四时起床,起床后先静坐 一两 个小时,让身体进入绝对的安寧;之后再做瑜珈,保持身心的柔软。瑜珈之后是散步,与大地亲近。散步后,她会想想今天有什么事要做,开始一天的行程。如果没事,她就看书,活到老学到老的她,总是透过书籍不断吸收知识。她说:「看书是我最喜欢的事,有好书看,我不睡觉。我喜欢看哲学的书,哲学书能开阔我的视野。」

 

    大爱行动仍在继续。。。
   许哲居士博爱的精神得到全世界多个机构的奖励与表彰,被邀请在多次研討会上发言,幷接受许多的采访。面对这些荣誉,许哲平和地说:“我所做的只是很平凡的事,就好像当有人渴了,我就自然地倒一杯水给他喝。这是一种本能,我从不把它看成是一种成就!”
    一世纪的漫长岁月,她无私地奉献,无条件地爱人,尤其是穷、病、老、苦的人,更是她心里最关心的对象。她说:“我不是单独来此世界,我有许多同伴,帮助他们是我的责任,我爱他们,没有条件,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

许哲居士人生精华语录

◆心灵平和给人安乐是健康快乐的祕方。
◆ 不开心的人总是伤害別人。
◆ 吃只是维持好身体来做事。
◆ 健康快乐的祕诀:只是「给」。
◆ 我不知道什么叫悲伤。
◆ 我们曾经孤苦无依过,我希望没有人会再受那种苦。
◆ 我一直在照顾大自然的「儿女」,相信大自然也在照顾我,给我健康。
◆ 我保持健康不是因为求长寿,我只是不想因病而连累他人。
◆ 在宇宙中我们是幼稚儿,宇宙之母会给我们最好的安排,我接受一切。
◆ 生命意义在於真诚,不贪。如果要我现在闭目而去,我也知道我没有留下什么,我对生命无悔无憾。许哲女士的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瑜伽不是宗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瑜伽不是宗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