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广西师大出版社新民说
广西师大出版社新民说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592
  • 关注人气:1,3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草地里的呱娃子,被我养成了木乃伊

(2018-01-25 10:28:58)
标签:

杂谈

朋友圈就是流行风向标,什么流行晒什么。你的朋友圈最近被一款小游戏刷屏了吧。这款日本小游戏叫《旅行青蛙》,《猫咪后院》是它的前身,游戏基本不怎么费脑,但是很费心。


旅行青蛙中,玩家需要给自己的青蛙准备出门旅行的包裹便当物品,还需要给它接受文件,招待它的好友。它会随时给你寄来旅行的明信片见闻,它的一切行动不受你的控制,养青蛙儿子需要一些随缘。总之,你的一颗心都扑在它身上,但它潇洒地过着自己的蛙生,有空才会想起你,但呱娃子的一生大部分是没空的......


这款游戏的苦心,可能是为了让你懂得“不养儿不知父母恩”,而走的曲线救国之路。大部分玩家甚至懂了如何鉴赏古代诗歌的内涵,如“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的情感表达。


游戏集中了人对其他生物的好奇,只不过在它变成二次元之前,你一定也有过想要观察它们的愿望,小时候的蜻蜓、蝴蝶、小狗、小猫,都承载过你的好奇。他们隐藏在草地之中,等待你的发现。



英国昆虫学家戴夫•古尔森在法国中部乡间买下一片荒废的农舍。十多年的时间里,他每日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观察自家花园里的花花草草。这项看起不怎么正经的工作,却对人类有着非凡的意义。


古尔森介绍了报死窃蠹如何报死讯、讨人厌的苍蝇究竟多重要、蝴蝶斑点有什么用处、花朵如何尔虞我诈地争取授粉等生物知识,设法说明这些生物在行为与生态方面的诸多迷人细节,以及它们在自然环境中扮演的角色,进而提醒读者珍惜地球上形形色色的生物,以崭新的眼光去看待自己所处的世界,蹲下身来仔细观察,领略以往未曾发现过的美妙生命光谱。



图片来源网络



草 地 慢 跑 记 闻

2007年9月3日


我和两栖类动物颇有些渊源。如果你碰巧读过我的上一本书《螫针的故事》,大概会想起我那些三趾鹑被冻伤的悲惨命运,还有意外触电死亡的热带鱼。我童年时饲养宠物的许多不幸经验也曾造成多种两栖类动物的死亡,有些令我挂怀至今。成年之后,我选择昆虫作为研究对象,这或许是幸运的——至少对两栖类来说。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卧室里饲养关在水族箱的水螈和蟾蜍,事情进行得异常顺利。蟾蜍是很棒的宠物,它们似乎乐于被圈养,观赏它们伸出黏乎乎的舌头吸入黄粉甲幼虫是一大乐事。


当我对蟾蜍感到厌倦,或者养在床底下盒子里的黄粉甲幼虫告罄,我就直接将蟾蜍放回花园。然而,那时我想养些比较奇特的两栖类,我的父母亲终于禁不住我的苦苦纠缠,买给我一对北美豹蛙作为圣诞节礼物。这种鲜绿的青蛙相当引人注目,身上布满黑色斑点(从它的名字,你可以想象那种样子)。我将其中一只玻璃水族箱装满成堆的石头、泥炭土、一些植物加上一个小水池,为豹蛙布置出理想的家。整体生活环境看起来相当不错,豹蛙也适应得很好,然而才不过几个星期,它们就活蹦乱跳地踢倒了其中一座石堆,某天我放学回家发现两只豹蛙都被石头压死了。


大约一年过后,不死心的我存够零用钱买了一只美西螈,这是一种非比寻常的怪异生物。美西螈实际上是巨大的蝌蚪,已达到性成熟阶段,但仍保有水螈和蝾螈在未成熟阶段的毛茸茸外鳃和纯粹的水生习性。美西螈见存于墨西哥附近的田野,但现今因为污染和都市发展问题已经严重濒危。幸好目前有大量的美西螈被圈养,尤其在实验室中,为了研究它们断肢再生的特殊能力。我曾在装了半满水的大水族箱里养了三只幼红耳龟,当时我以为这会是混合饲养美西螈的绝佳环境。比起小小的红耳龟,美西螈的体型较大,速度也较快,所以我没想过红耳龟会对美西螈造成伤害。


我将那只美西螈放入箱中,看着红耳龟绕着它游来游去,景象一派祥和,过了一会儿我就喝茶去了。不久后我回来查看新宠物,却发现美西螈几乎已被红耳龟吃得一干二净,原来红耳龟比它们的外表看起来凶狠多了。三只红耳龟这时已经爬上保温灯下方的岩块,悠哉地消化它们的大餐,可怜的美西螈只剩下头部和部分脊椎——显然不会再生了。这让当时的我心烦意乱, 如今一想起这件意外, 仍然相当不舒服。


十来岁时,我得到两只阿根廷角蟾的幼蟾。它们看起来穷凶极恶,身上有绿、橘、黑的彩斑和一张大嘴。一旦完全成长,体长可以达三十厘米,据说能吞下一只老鼠。它们快活逍遥了一阵子,直到一只吞掉另一只。我发现两只角蟾双双死亡,肇事者想必是被它的大餐给噎死的,因为受害者的双脚从它嘴里突伸出来。我还是不死心,继续尝试饲养一只老爷蛙。这种绿松石色的树蛙是迷人的小家伙,长着黏乎乎的巨大趾端。不幸的是,我不知道该在它的昆虫食谱中补充钙质,结果害它得了软骨症——它的腿骨变得很弯曲,所以跳跃时很吃力。


我很快买了钙粉撒在老爷蛙的食料中,但是它的四肢已硬化成变形的模样。无论如何,这只树蛙总算活了下来,也想办法四处活动,只不过动作有点笨拙。它活了好一阵子,直到某一天,必定是我不小心让水族箱盖露出一条缝,它不知怎的就钻了出去,我到处寻找却徒劳无功。差不多过了两年后,我才在一双旧运动鞋的鞋尖里发现这个不幸的小家伙,这里显然是它决定藏身的地方。它大概死于脱水(或者鞋子的气味),身体已经变成木乃伊。


那是我最后一次尝试饲养两栖类当宠物——对于像我这样不称职的饲主来说,它们太难照料了。让人难过的是,我们接下来会看到,这并非我最后一次无意间为这些迷人的生物带来不幸。



推荐阅读



草地上的嗡嗡声

一位昆虫学家的自然笔记


著者:[英]戴夫·古尔森

译者:林金源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作者不仅讲到了草地生物的奇闻趣事,更提到了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各类杀虫剂和化学农药的滥用正在使野生生物不断付出代价,而这些野生生物的衰亡在短时间内又往往难以被察觉。人类仰赖物种之间复杂的互动网络来获取食物、干净的水和空气,如果我们再不从过往的错误中吸取教训,那么很有可能会失去现在拥有的美好一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