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广西师大出版社新民说
广西师大出版社新民说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066
  • 关注人气:1,3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讲《史记》,能清晰地照见我们的时代与我们自身

(2017-02-28 12:29:28)
标签:

杂谈


探寻中国文明根底,找回中国人该有的生命气象,以及寻求中西文明差异。薛仁明是一位行者,他看重的是人的生命状态。他讲《史记》同样是如此,他希望通过刘邦、项羽、陈平、张良等人历史细节,得以窥见人的生命状态,同时希望能阐释出秦亡汉兴的真谛。


薛仁明将在台北书院《天人之际──〈史记〉里的天心与人意》的讲课记录整理成书。对此,他说道:“我讲《史记》,无非是希望透过刘邦、张良与司马迁等人的生命高度,让大家更清晰地照见我们的时代与我们自身,从而找到每个人可以有的当下安然。”



问:陈平、刘邦这样的人物典范,究竟是与天生的性格比较有关呢?或者是后天的背景呢?我们又该怎么学习他们呢?


答:分两层说。


首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人?几堂课下来,大家发现,当时这样的人不算少;夸张地说,甚至有一拖拉库(truck 的日语发音,卡车、很多的意思)。这样的人,其实历朝历代都有,只不过,所谓“时势造英雄”,如果生在一般的太平时代,陈平、刘邦这种人多半就不了了之,不仅从小风评不好,临老之时都还可能被乡里视为教育小孩的反面教材:“千万别学那个欧吉桑,好吃懒做,又爱吹牛,一辈子没出息。不要跟他一样哟!记住哦!”可是,偏偏他们遇到了可以让他们的性格大展所长的大时代,也因而让我们后人有机会看得悠然神往。这里头其实还是有着某些天意,也就是我们这门课主标题“《史记》中的天心与人意”所特别强调的“天人之际”。



其次,这门课一开始提到,之所以强调刘邦这帮人,是因为谈中国文化时,除了儒释道,非得要加上刘邦一帮人所代表的“民间”不可。儒释道如果加上了民间,中国文化才会庶几完整。中国文明的民间样貌到底在多早之前就已然成形,很难断定。可能从中国文明一开始,比如黄帝时代,甚至早在新石器时代,性格就已大致底定了。但总而言之,民间的延续力道特别强大,像两千多年前陈平在当总干事的“社”,至今台湾仍处处都有那样的土地公庙,也依然都在大树边,这传统甚至可以至少追溯到夏朝,四千多年几乎没变。除了类似传统的延续之外,民间许多人的生命形态更是基本没变。至今,台湾民间都还有不少人性格很像刘邦,只不过,能量没刘邦那么强大罢了!


这种基本没变的生命形态,其实就是中国文明的基因,世世代代就这么传承了下来。尽管绝大部分人对这基因并不自觉,但耳濡目染,很自然地在一言一行中把这价值与思维模式传承下去,于是就迸出一个个像刘邦、陈平这样的人。也正因如此,上回我提过,千万别高估秦始皇真正的破坏能力。秦始皇破坏l半天,大家看,陈平跟刘邦这些人还是一个个鲜活无比、活蹦乱跳,对不对?当时的中国民间,哇,好精彩!处处有奇人!同样的道理,大家也不要高估春秋战国之后所谓的“礼崩乐坏”;我们发现,当时的人对于“礼”还是很讲究的,该有的应对进退,谁也没马虎。当然,刘邦比较特别,他不把礼太当回事,所以大家也常常损他。


这意味着什么?不就是大部分人都还蛮看重这事吗?当时的礼崩乐坏,如果跟我们今天相比,恐怕还差得远。这里头,正有着民间传统强大的传承力量。同样地,我也常在大陆强调,别以为“文革”之后,中国文化就断了。大家只要去个异文化中待一阵子,就会轻易发现:我们跟别人太不一样了。不一样的地方,正是我们身上的中国文化。在大家平日的语言与行为中,仍处处有着中国文化的基因。有些自觉的、理论的,譬如儒释道三家的经典,当然有些断了;但真要说民间的大根大本,却不可能断得了。即使政治把亲人的关系破坏掉了,可只要过了风头,一下子又恢复了。你看破坏了那么久,现在去大陆看看,看他们只要讲到自己的父母亲所流露出来的真情实感,跟洋人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状态,个中差别,还是非常大的。就这一层来讲,民间强大的延续力量,才是造就刘邦、陈平的最关键原因。


第二层,我们看刘邦、陈平这种人的最大好处,就是见到一个鲜明的人格典范,从而开启了眼界。而开了这眼界,又到底会给我们什么帮助呢?准确地说:不知道。可虽说如此,一旦这种厉害的角色看久了、见多了,我们确实容易不知不觉地产生变化。大家不知道有没有一种经验:如果跟一群窝囊废坐在一起,听他们聊天说事,不一会儿,人就受不了,就很想出去透透气。这种

郁闷感,不是他们讲话的内容所致,而是因为他们的生命格局。


他们的生命格局太小、太窄,让我们觉得憋屈,全身不清爽。反之,一旦能遇到大气之人,接触久了,自然有种感染,忽然也就神清气爽了起来。这种感染,就是我常说的“格物”:不假思索,无须论辩,目击而道存。


古人说,“读其书想见其人”,为什么要想见其人呢?毕竟,读书再认真、再用功,常常都只落在“致知”这层,可一旦看到了人本身,感其气象,观其气度,那才是最直接的感染,也才是“格物”。于是,我们读陈平、刘邦,别在概念上打转,而是设法去“感受”他们的生命状态。换言之,就是透过太史公的生花妙笔直接去“格物”。“格物”的过程,很难说清楚;但只要去接触、去体会、去玩味,自然而然,就会一点一滴在心里产生变化。一旦我们生命有了变化,越来越清爽,越来越朗豁,这书,肯定就没白读了。


本文摘自《天人之际:薛仁明读《史记》》,薛仁明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1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