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林细述"事件"始末

(2013-08-05 10:27:06)
标签:

杂谈

访问人:叶女士
被访问人:王林
时间:2013年8月3日
访谈以问答的形式进行。

一问:王林先生,首先请简单自我介绍一下好吗?
一答:可以。我,王林,1952年5月6日出生,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人,1995年5月获得正式香港居民身份证。现传言王林"为了逃避逮捕逃到香港并藏匿在那里"是不对的。芦溪是我的老家,深圳是孩子们上学的地方,香港是我做生意的场所,我常在三地辗转居住。到香港是回家不叫"藏匿",而且香港也是中国的一部分。目前我不喜欢太多打扰,但过段时间我肯定会回去的。值得一提的是:邹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通过公安部门查询确认王林于7月26日由深圳皇岗口岸出境香港。据我所知这种只有司法部门才能获取的进出境记录是谁提供的?大陆法律还保护个人隐私权吗?

二问:整个"事件"的起因是怎样的?
二答:2013年6月底在香港的一次聚会上,我见到了马云。聊天时马云说听李连杰等明星说起过我,我就说好啊什么时候再约他们一起到我芦溪府上作客。7月2日,当我得知马云、赵薇、李连杰他们三人相约将于3日到访芦溪,为了表示尊重我第一次破例在大门口挂上了欢迎嘉宾到来的横幅。革命老区江西芦溪县近年来经济有所发展,我揣摩马云们的到来或许能扩大芦溪影响带来招商引资机会,故特邀请了芦溪县县长等当地官员及部分亲朋好友作陪。3号下午一共有七、八人在我家相聚,交谈甚欢时拍了一些合影。

三问:"事件"是怎么被炒起来并演变成目前状况的?
三答:不久后有人将一张我与马云赵薇的合影放到了互联网上。因为他俩都是近期中国的热点人物,网友开始了对我的关注。热心的网友立刻在网上搜出来了九十年代初期"气功热"时关于我的一些视频和报道。媒体开始介入,但最初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马云赵薇等名人为什么"膜拜"气功大师?
整个"事件"的演变与一个叫邹勇的人有莫大关系。他立刻从中看到了机会,开始策划利用媒体和公众对记忆犹新的"伪气功大师"骗钱的痛恨把矛头引向我。他先是以所谓"受害者"的身份向各媒体报料,说是我的关门弟子骗了他数以千万计的拜师费,然后在7月中旬将包括新京报在内的四家媒体记者请到芦溪县来(有不少人看到邹勇经常与记者在当地的"七星宾馆"吃饭)。新京报记者张寒开始每天致电我,用尽甜言密语想进我的居所"王府"探一究竟,但均被我拒绝,因为我已经多年不再接受媒体记者采访了。直到有一天她趁家人不备直接闯入室内。本着到家就是"客"的当地淳朴习俗,我并没有下逐客令,而是与张寒进行了友好交流。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是邹勇设计的一个圈套。7月22日张寒的「隐秘"大师"王林的金钱王国」及随后的几篇文章,搜罗和编造了一大堆除邹勇外没有真实姓名单位的所谓证人证言,说我道德品质败坏,用收徒骗钱、非法行医、放高利贷、官商勾结等等手段非法敛财。我和邹勇的身份在芦溪县甚至萍乡市都是尽人皆知的,张寒为什么不说明我的香港居民身份?为什么要隐瞒江西省人大(权力机构)代表邹勇的身份称他为"商人"?主流媒体未加核实大量转发、讨伐,直至宣判我涉嫌五宗罪,让我百口莫辩啊!

四问:你和邹勇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答:邹勇借刘志军的关系发家致富的事迹在江西萍乡家喻户晓,只是屈服于他的淫威无人敢说敢査而已。十多年前,邹勇在我们家乡就是一个"小混混",后来利用当地的资源搞一些小煤炭生意。这个人很聪明,听说刘志军拜访过我,就找人认识我后千方百计巴结我。又是送礼又是拜师的,比我儿子还孝顺听话。2008年甚至求我帮他在我深圳住的小区内帮他买套别墅,说要和师傅住在一起。这一切在我引见他拜会刘志军后改变了。他攀附上刘志军后要到了一个铁道旁待拆的货场,改建成一大型的煤炭储运中心,后来还拿到了几条货运线。在刘志军的大力支持下,邹勇暴富起来了。他很清楚官商内部运作那一套,所以把大笔金钱投资在官场上,相继弄来了省人大代表、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五四青年奖章等头衔,成为了各级领导的座上客。这之后他就很少搭理我,也没有时间来深圳了。他在深圳的房子委托我拆建并装修,我前后替他代垫了1400多万,多次追讨也不还我了。我们双方终于在2012年5月28日坐下来算了一次帐,邹勇最后承认还欠我人民币1300万元。因为他说没现金付了,我被迫同意邹勇将我替他以1280万元购买的别墅,又作价5000万元买回,这样扣除1300万我还答应给邹勇3700万元。协议签订后第二天邹勇拿来房产证原件和他与妻子的离婚协议求我,说把证押给我先给他2000万救急。当天我把2000万转给邹勇后找他办过户手续,他就躲避玩失踪了,到国土局查才发现他已经办了房产证挂失手续。2012年10月我向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3年5月29日该院判决邹勇还我3300万,并驳回了邹勇的反诉请求。邹勇不服提出上诉,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7月30日开庭审理了该上诉案。我起诉邹勇的另一经济纠纷案件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已经受理了,但到目前为止,我尚未接到邹勇起诉我的任何通知。值得一提的是,前面我起诉邹勇的那个案件二审开庭前,部分媒体大幅报道王林的"关门弟子"邹勇起诉其诈骗案即将在江西省高院开庭审理,是记者听信一方之词后疏忽大意未去核实,还是背后另有其它目的呢?
除此之外,我与邹勇的瓜葛还在于从去年11月份起,我坚持不断地向全国人大常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江西省人大常委、江西省高级人民检察院等机构写信或上访实名举报邹勇。持有外国护照的江西省人大代表邹勇,在家乡一贯横行霸道胡作非为,他利用多年来用金钱编织的关系网和私自组建的地下黑社会组织,对不听他指挥的中小企业主大肆打击报复,涉嫌三十多起刑事案件。邹勇还将大量不义之财转移到海外并随时准备潜逃。乡亲们敢怒不敢言,我王林愿为民请愿实名举报并呈上证据,希望有关部门调查核实。今年5月,我还亲自上访中纪委江西巡视组反映了邹勇的问题,当时巡视组就回复我说一定会调查的。我所有的举报行为都遵循了中国法律的规定,并没有向任何人或媒体扩散,但是期间我却不断接到省市级个别领导电话或叫去问话,警告我说若拿下了邹勇萍乡的经济就完了。没想到邹勇恶人先告状,利用媒体精心策划了照片事件,以"王林事件"中受害人(唯一实名)身份到各大媒体诉说如何被骗,意图先发制人反击我的举报。

五问:以上这些情况你为什么不向媒体说明?好像你跟媒体的沟通并不顺畅,为什么?
五答: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整个事件是邹勇幕后推动策划的,所以初次见新京报记者张寒,我是把她当朋友毫不设防谈论了各种话题,其中也不乏有些自夸和炫耀成份。但是「隐秘"大师"王林的金钱王国」一文出台后,我知道上当了。整篇文章的引导性太强了,捕风捉影了不少东西,就是要把我推向人民群众的对立面。后来我知道真相后指责张寒"收钱报道",愤怒时口头禅"不得好死"冲口而出。这下好像把全国所有记者都得罪了,此后的几次釆访记者都是带着有色眼镜来的,他们只需要能证明他们观点的东西,我的解释和说明根本不会有人报道。比如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报道说7月26日下午独家专访了王林,并现场连线了司马南。事实是,那天我接了一个电话,对方说他是记者想采访我(没听清是什么报的),我就说你们记者要实事求是不能单听邹勇一个人说,我和他正在打官司......。也就几句话我就挂了,这也算专访?为什么不见我说的话?我怎么不知道还连线了司马南还跟他有这么多对话呢?还有,7月30日北京张律师说服我接受了「纽约时报」采访,说有他在场记者不敢乱报的。采访中记者提到我现在处境是不是有点像斯诺登?我问斯诺登是什么东西?张律师回答:对对对是有点像。第二天文章发表后标题就是"王林自比斯诺登"。还有,这段时间的文章标题经常出现"王林曾送靠山石给刘志军保其不倒"之类,但媒体好像没兴趣去追查真实性,把邹勇的胡说八道当真理。这样的媒体还是客观公正的吗?"王林事情"发生至今快一个月了,现在几乎所有媒体都在发动群众挖地三尺揭露我的"犯罪行为",可是至今除了邹勇仍不断编造事实爆"道德品质败坏"猛料外,也只有几个用化名的人在"道听途说"了。王林恳请广大公众多了解一些事实真相再理性判断是非。媒体是否被邹勇蒙蔽终会有真相大白那一天的。

六问:你自费在香港印刷了一本相册「中国人-王林大师写真」,把这些权贵名星合影成册的目的是什么?
六答:因为气功不被一些人理解,十多年前我移居香港后就很少与内地社会上朋友打交道了,也几乎不外出参加什么活动,所以我的朋友并不多。而我又是一个喜欢呼朋唤友、性格张扬的人,所以当朋友介绍朋友、熟人介绍熟人来访时,我总是非常高兴并热情接待。向来宾表演并趁来宾高兴时合影是我的一大爱好,并没有什么目的。没有客人的时候我也会静静的翻阅这些照片,回忆他们到来时的情景。集结成册只是送给极少数好友,从来没有向外炫耀过,这次若不是邹勇,这本相册也不会流传出去。由于我的嘉宾都是朋友推荐介绍并相约而来,所以相册里与我合影的大多集中在官员、演艺明星、企业家、外国政要及富豪这几类人。这些成功人士一般生活圈子狭小、工作压力大,来我这就是找放松、娱乐的,根本谈不上崇拜气功问题。除了少数影视明星和个别官员,大部分都只是一面之缘,从此再无联系。媒体认为我"善于经营权术",如果真是这样我就不用持续上访举报邹勇了。媒体称我为"官商掮客",我承认除带邹勇见刘志军外,我再没有做过这类事情。我王林一不是官二不是商,权力腐败交易双方主角,例如邹勇和刘志军之类才是人人喊打的对象。我目前确实是邹勇为求自保利用媒体转移视线被公众误打的牺牲品。我是"骗子",还有可能是"罪犯",试问谁还敢相信我的举报和证据呢?

七问:公众关心的其实只有二个问题,其中之一是:你到底有没有"神功"?可否向公众证实一下?
七答: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有"神功"。我练的只是民间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一种技艺,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练成,与个人的体质有关,所以应该可以归属于气功一类。这也是中华民族遗传下来的文化瑰宝,博大精深,其奥秘用文字是不能精确解释和形容的。既然"意念"、"人体特异功能"之类的描述很难让人接受,说"杂耍"就容易理解多了。因机缘巧合我习得了其中一点点奥秘,在二、三十多年前那个特殊的时期,确实是我用以表演谋生的手段,并因此还以"诈骗罪"入狱。但是,我曾表演过的那些东西,没有看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媒体不是披露说有人看过二百多次都没有看出破绽吗?"徒弟"邹勇不是也说看过无数次也没有发现问题?表演的时候为了助兴,我夹杂了一些即兴小魔术维持气氛也是有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些是魔术。相册里面的知名人士智商都不低,拜访我就是因为好奇心太重,这次把他们也连累进去了,请代我表示歉意。当然,这个行业也是鱼龙混杂,一些没有得到真传的假气功大师骗人钱财,伤害了许多感兴趣的公众的信心,这也是我这十几年选择淡出的原因。不过,现在我一不以表演为职业,二不以赚钱为目的,每年就那么一、二次为朋友茶余饭后助助兴,你随便叫它什么名称都好。
至于你说是不是可以当众展示一下,我想合适的时候应该可以的,我愿意与大家一起娱乐。我都在国内外朋友圈里表演过好多次了,当然不惧也多表演几次啊!不过,在根本不相信有人体"技艺"存在的人士面前,我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表演给他们看。就算表演了,他们也会说我表演过很多次的水泥地面下有个洞,或者我随手从厨房里拿的敲得透空响的铁脸盆中间有夹层。对这些太低估别人智商的人我不想为他们表演。我希望公众能够理解和保护祖辈传下来的这点东西。

八问:公众关心的第二个问题是:你是否有利用你的表演收钱?或者说号称神医收钱为人治病?能解释一下你庞大的财富来源吗?
八答:九十年代以后,我在国内表演从不收钱,纯属好友圈娱乐。应病人家属一再请求,我有时也用气功推拿术加草药给人看过病,这样的事情一年最多也只有一、二次。有些治好了的疑难杂症病人事后送的红包推脱不掉时也收过,但我从来没有过对外宣传收钱治病。因为每看一个病人我自己大伤元气,事实上我也不靠这个赚钱。
至于公众要我解释财富来源,我是这么想的:第一,别忘了我是香港人,我移居香港已经十八年了。在港澳台及东南亚地区,我有许多的朋友,有时也和他们一起做点生意。另外,有点钱我就喜欢买房子,这十几年在国内外我都有做一些房地产投资,这些年行情好我赚了不少。第二、别忘了我不是大陆官员,我手上没有任何权力,我不需要向公众公开我的财产吧?在大陆有许多财富比我多得多的港澳台外籍人士,他们也不需要向公众交代他们的财富来源吧?第三:如果我涉嫌违法犯罪,我愿意接受大陆司法部门的合法调查。

九问:媒体说因为你"财富来路不明"所以乡邻不跟你打交道是真的吗?你富起来后为家乡做了什么?
九答: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就象我有时喜欢讲点大话炫耀自己一样,我豪爽的性格里也有侠义的一面。别说我曾在老家芦溪县政府经济困难时比银行利息还低借给财政几千万元,也别说我为当地武功山的旅游资源开发解决了一千多万资金的事情,更别说我为当地的旅游事业发展自己及发动朋友花了一个多亿修建了一座寺庙捐给了县政府,单说我坚持二十多年每年按芦溪县民政局的贫困户名单,为5000户左右贫困家庭发放衣物食品等扶贫物质,二十几年如一日,平均下来每年达三百多万,邹勇有我一个零头吗?他才是"为富不仁"。每年春节在芦溪县,任何人都可以到我家来拿个一百元钱的红包,这么多年下来,容易吗?说这些话的人太没有良心了。

十问:自从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神功大师"的真面目」播出后,全国人民都义愤填膺,都希望骗子王林尝尝"法律的功力"。法律专家和律师也出面了,论证你涉嫌五宗罪名。你害怕吗?
十答:说不害怕是假的,因为事态的发展已经超过我的承受力了。此前,邹勇极尽所能诬告、诽谤和陷害我,让我声败名裂,我可以不屑一顾;媒体捕风捉影断章取义炒作我,甚至发动全民审判给我盖棺定论,我也可以不作分辨,但是,法律是来真格的就不能不问了。在媒体雪亮的眼皮底下,发动公众深挖了这么多天,说我放高利贷,有借款人出面指证吗?说我收徒骗钱,除邹勇外还有其他人现身说法吗?说我涉嫌非法行医罪,有受害人报案吗?说我涉嫌介绍贿赂罪,有人举报吗?我王林六十多岁了,既不是道德完人,年轻时也做过不少荒唐事,没有念过多少书所以至今身上仍有一些不良习性,从社会底层奋斗到今天,这一生肯定也有个别对头和不和之人,感谢他们这次没有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不幸的是,在媒体的强大压力下,相关部门如公安局、规划局、卫生厅等相继成立调查组,浪费民脂民膏清算我这个在芦溪不常居或极少露面的香港人,似乎不挖出一些罪证将我绳之以法将愧对媒体和公众。但法律是要讲事实和证据的,没有人报案怎么办?他们自有办法的。昨天上午,委托看护我芦溪住所的两个亲戚告诉我,来了二十多个公安把家给抄了,拿走了一把塑料道具枪,说是有人举报王林十多年前曾持猎枪上山打过猎,现奉命搜查。知情朋友告诉我,大师你这次坐定牢了,私藏枪支可是大罪啊!要真有人搞你,说不定那天就从你家搜出一包白粉来,那就死路一条了,香港也不安全的,你就有多远逃多远吧!
我不想逃,我的家人子女都还在国内呢。我还有家乡情结,真正想搞死我的只是个别人。我强烈呼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也请求国内的有识之士发出你们公平公正的声音,给海外人士在大陆创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和法律环境!
最后,感谢叶女士愿意冒险为我发出声音!我们只是邻居认识时间不长平时来往也不多,是我听说她比较公正又懂法所以求助。无论我的事今后有多大,希望不要牵扯到她!

本文经过编辑整理以便更清晰表达王林的意思。本文对王林描述的事实除上述判决书外其余未做核实。本文经王林亲自审核认可后予以发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