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子
梅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300
  • 关注人气:6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梅子原创N首】我的故乡情结(组诗)

(2013-04-14 21:12:49)
标签:

我的故乡情结

梅子原创详系乡情

梅子原创诗歌N首

  

◎ 系在树尖儿上的炊烟(组诗)

 

       -----我的故乡情结

 

梅子


一只蝴蝶跟一朵桃花说着悄悄话
隔壁家的狗儿坐月子了
燕子的呢喃就镶嵌在檐下
这么多年习惯了
从风的味道中辨别家的方向

 
天刚一擦黑儿
你就开始喊我的乳名字了
金牛子还没装满瓶子
老母鸡已经开始放头觉了
麦田混合着油菜花的香
熏染了整个村子

 
系在树尖儿上的炊烟
梳理着我的睫毛
那一夜
我梦见自己做了牧童的新娘

 

 

◎ 牧童的新娘

 

沿着笛音
在杏花深处  
微醺了心思   风儿
将一场花事传播

 
借西施的薄纱几缕
织成裙裾   飘飘衣袂
揣一季的凝香入怀

 
细雨绾成的发髻   祥云
饰鬓     桃花流水作琴
三月的烟花是清明的旗帜
静静地等待      一杆
荷锄上的红绸将我牵走

 
蜂蝶做了我的伴娘
约阳光将天空擦蓝
你的牛儿披着彩霞  涉过
淌满故事的小河

 

 

淌满故事的小河

 

当年我的祖先骑着白马打这里经过

被一只蜜蜂勒住了缰绳

以后的日子春天常在碧水长青

 

岁月的故事因为爱情赋予了生命 

从此   生生不息

奶奶的镜子  妈妈的嫁妆

新娘子的红头绳缠紧青丝的盟誓

 

我是你喂养的一只鸽子

你的眼神

是我每天链接太阳的歌声

白云偷了蓝天的意象

将一首诗挂在脸上

雨却总能和着节拍

把跳动的火焰写进心底

 

远足的马儿还没有出发

你就将一页页叮嘱交给了风

前方纵是鲜花次第   身后

永远是   我亲亲的热土

 

 

亲亲的热土

 

爷爷埋在那里

奶奶埋在那里

二叔二婶儿也埋在那里

妈妈生我也在那个土窝儿里

 

我家门前是个大池塘

冬天我在上面溜冰

夏天我听蛙鸣

我家屋后是广阔的田野

麦子地里我挖杏树苗

玉米地里我抓蚂蚱

 

我和小伙伴们成天在那里疯跑

不用担心汽车碰了骗走拐了

不用担心家里没人会饿肚子

不用担心我的红肚兜儿

会被池塘里的蝌蚪咬伤

 

上树采榆钱儿摘桑葚儿

下河捞青鱼捉小虾

小学校的石头桌上有我的自画像

学习园地里有我的表扬稿

当年我戴着红领巾走出童年

从此那里便是被我称作老家的地方

 

老家的人亲

不管多大他们只叫我的乳名字

老家的土热

手指划破了敷上一捻就能止血疗伤

老家  是岁月将我磨砺得日渐衰老

而距离我    越来越近的地方

 

 

◎距离我越来越近的地方

 

我一直坚信

你就是我的归宿

我生命的开始和终结

 

故乡

在风中摇曳的旗帜

在心中扎下的根须

毋庸置疑的血缘关系

我骨子里的倔强

我命里的渊源

 

老屋 水簸箕 旧牌坊

洋井  泡桐树  大池塘

祖坟  奶奶的蓝布衫

二叔的毛驴   以及

被它和豆腐磨坊一起碾碎的时光

 

 

◎ 碾碎的时光

 

月亮被你读老了
你的夜是寂静的
太阳被你读老了
你的日子是平淡的
你把自己读老了
太阳和月亮陪着你

 
被你碾碎的时光啊
我用箩筛细细分拣
每一片都是泛黄的书签
被你忽略的故事
是和你一起疲倦
驼背的屋顶

 
奶奶的缠腿布
是当年
新娘的一绺青丝
一层一层
将悸动的心思封存

 
三寸金莲翻不过
一座山的高度
为你守候春天的
一定是陪你老去的尘土

 

 

◎ 大清河岸上的村庄老了

 

一声鸽哨镶嵌在记忆飞扬的褶皱里
大清河岸上的村庄寂寞如垂暮的妇人


她曾经婀娜丰盈的身段 孕育了
我那英俊的哥哥和如花的姐姐
渐渐的 她老了
干涩如裸露的河床抬不起兰花的玉指


我的童年被沉重的叹息挤进皴裂的时光
但我始终坚信并执着地守候那属于我的
蝴蝶和稻香还有一声永不衰老的鸽哨
会在一场和风细雨之后来寻我


晓月初升 我的村庄安静如熟睡的婴儿
鳞次栉比的楼影是我母亲新生的头发
就在那半掩如桃的笑容里
悬挂着一朵大清河水翻腾时飞溅的浪花

 

 

◎ 水簸箕

 

当街口的水簸箕雕刻着龙腾鱼跃
整个村子里的水都经过这里
流入我家门前的大池塘

 
我和小芹子 每天
就在这水簸箕上
玩儿泥巴 贴龙图

 
那一年雨水勤
池塘里的水满满的
池塘里的鱼又大又肥
它们翻着跟头几乎跃上了水簸箕

 
小芹子的妈生了小芹子的弟弟没奶水
一个午后
小芹子望着水里的鱼自言自语
只要一条小鱼就可以补妈妈的身子了

 
那天夜里小芹子不见了
打那儿以后每年的这一天
小芹子她妈都会在水簸箕上哭得死去活来

 
 

◎ 老屋

 
一场大雨
老屋塌了
自从枣树枝没有了发芽的迹象
她的背驼得越发像我的奶奶了

 
风趁机派草来侵占领地
流浪狗和耗子们
出入如无人之境的泰然

 
蚂蚁们
大大方方把行李搬进了正房
蜈蚣以为做王的时机
已到    出来探听消息

 
泡桐树坚守着阵地
孤单让它的眼睛充满了忧郁
但它懂得
它扛起的是怎样的一份责任

 

 
◎ 祖坟

 
我奶奶三十二岁守寡
活着的时候
凡是女人能受的欺负她受尽了
死后
我家的祖坟却没有她的安身之地

 
爸爸和叔叔给她立了新坟
就在我家的自留地
坐北朝南很敞亮

 
随奶奶下葬的是  爷爷
穿过的长衫和用过的算盘
从此
没有人再提起奶奶的身世
奶奶终于可以挺直身板儿做人了

 

 
◎ 一棵树

 
 
你一准儿是累了
要不然怎么就不说话了呢

 
奶奶走了
穿走了那件蓝粗布褂子
通往田间的那条路长满了草

 
沉默
把寂寞写进了日记里
你把头埋进了胸膛

 
蜜蜂走了
知了也不来了
二叔找人来将你肢解了

 
两口木箱子被漆成红色
很风光地随姐姐出嫁了

 

 

◎ 东沙岗

 

二叔的毛驴车撵不上岁月的蹉跎
一件绿迪卡布褂子
从蝉鸣开始一直走到树叶落光了

 
东沙岗的土养得起整个村子的灶台
而那拔地而起的钢筋水泥
却容不下一块苟且偷生的沙土地

 

 

◎ 走失的村庄


我储存在水彩画里的村庄
让一阵风掠走了记忆

 
我曾经豢养的蛙鸣和虫啾
在浓浓的烟霾中失声
油菜花换了领地
温室里酿不出彩色的蜂蜜

 
我的心被一群金牛子吞噬
白杨树的眼睛紧闭
只一转身的时光  我的村庄
便淹没在机器和哨令的喧嚣里

 
小路沿着远去的方向
在忧郁中艰难地喘息
我假装欣赏风景
让越来越厚重的空气将我埋葬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