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中华
孙中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749
  • 关注人气:3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域外见闻录》之“对歧视说不”

(2012-03-04 10:29:34)
标签:

美国

种族歧视

美国联航

西北航空公司

人权

孙中华

杂谈

分类: 沧浪絮语

这回给我订的往返机票是(美国)联航的。不知为什么没订国航的,不过不是“西北”就好,前些时候,《北青报》上刊登大篇文章,是一位中国乘客指责他在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的班机上受到了歧视,事情有几个情节,其中机长居然说“你们中国人老是饿”,让我听着很不受用。

不等会议结束,我就去联合国大厦第20层的旅行服务部确认了自己的返程座位,这次航班先经日本,最后抵达中国。我总是在返程航班起飞时间72小时前确认自己的座位,而且总是请旅馆也替我确认一回,双保险。

想起会议之前,敦豪快递把我寄的大叠申请材料搞丢,顾客服务部光是礼貌地敷衍,说什么飞机到了欧洲之类的废话,两位经理的电话里永远是音乐。如果赶不上这届会议就得再等一年,我玩儿命赶出来的东西就用不上了。时间紧迫,不能指望快递公司及时找到邮件,我赶紧和联合国有关部门联系说明情况,并且又填写一份寄了。就在这段时间里,我的鬓角开始有了白发!

我们的申请虽然晚于最后时限,但会议考虑到我们申明的原因还是接受并且列入审议名单,而且我们获得了联合国经社理事会特别咨商地位。委员会全票通过,印度大使和一位跟我国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的女大使还发言支持,这种事情在委员会审议会议上还没见过。后来代表团的谢参赞说:“会前接到联合国放发来所有申请组织的材料,你们的材料是最好的,最规范的。”现在,所有的努力终于有了理想的成果,感谢了前方的支持,就等着回家,心情自然很好。

但这份好心情开始被破坏了。我在领登机卡的时候,竟然被告知座位已满,没有我的座位!我解释说我已经确认过座位了,联合国总部旅行服务部人员打确认电话时,我就在旁边,那位联航办事员就是说没有。后来她问:“你是什么时候订的机票?”

我说:“二十天以前。”

她说:“原因就在这儿。”她的意思是你订票的时间太早了,谁知道你什么时候走?

可是,我这是往返票,飞来开会,会完飞回,就得两个星期,而且来去都提前三天以上确认座位,这跟20天有什么关系?所以我说:“你说的不合情理。”

最后,终于同意我登机了,可是有额外加了一次安检,我不能在跟别人一样在柜台发行李,还得先检查一次才行。联航的一个工作人员跟着我去检查行李,按规定工作人员不能碰我的行李,我自己拉着行李箱。到了特别安检的拐角处,附近一个人影也没有,发现有个近一人高的水泥台子,一个透视机,底下见不着人,只见着两只男人的大鞋底。我的腰有老伤,年轻时练球落下的,近日正犯着,稍弯腰就疼,也只得忍着疼把行李举到台子上。毕竟才遭遇的种种令我有点儿不快,就问跟我过来的工作人员:“你们的特别安检对我很关照啊!是随机挑上我的吗?”

这时候,只听“啪”地一声电钮响,我的行李箱飞快地穿过透视机,“砰”地一声猛烈地撞在挡墙上。不等跟我过来的工作人员回答,那两只大鞋底的主人回答了。我相信,行李在传送带上的速度是由几档的,这种抛石机一样的速度,为的就是撞你的行李,这就是回答。

等我回到柜台,接了登机卡,办事员问我参加不参加联航俱乐部,我说:“不了,谢谢!我受到这样的待遇,你想我能有兴趣参加你们的俱乐部吗?”我知道参加俱乐部就是交二三百美元,然后可以享受什么机场会议室之类的莫名其妙的待遇。

她说:“我觉得这是两码事。”

我说:“对不起,我觉得是一码事。”说着,我就去登机了。

真正把我的好心情破坏殆尽的是后边发生的事,要不是有后来的事情,前面这些小事我是永远不会对别人提起的。。

我进了机舱,发现公务舱起码有四十个座位,舱里的乘客,算上我,只有六七个,那个办事员怎么说满了,没有我的座位了?

我的座位前后基本居中,靠左边的过道。飞机很快起飞了,一个空姐(是位微胖的非洲裔美国人)进舱挨个询问早餐是美式早餐,还是日式的。她问了我左后方的一个美国男士,回答是要美式早餐;随后又问了我右方隔着几个座位的一个日本女士,回答是日式。她把稀稀拉拉的几个乘客都问遍了,惟独把我隔过去了。

接着就送餐,同样是给别的客人都送过了之后,才端着一个方形盘子走到我的座位,“哆”地一放,人已经转过身走了。我对刚才偏偏不问我就有感觉,这时就说:“对不起,日式早餐。”

那个空姐站住回头,说:“你要是有特殊要求,得提前24小时提出来。”

我用扭头来指示那位美国男士 和日本女士,平静地说:“他们是提前24小时提出来的吗?”

空姐只好说:“没有。”

我仍旧不紧不慢,也不提高声音,只是说得非常清晰,问:“那么,为什么我就得提前24小时呢?”我从余光看到,有几个乘客的嘴巴不动了,虽然没有像国人那样转过脸拿眼瞧,但是在留心听。不用说,他们明白,空姐有歧视性的言行,被那个中国乘客逮了个正着。

空姐说:“你是我最后一个提供服务的,没法选择了。”

我觉得,这位空姐并不认识我,她并不是单独看我不顺眼,只因为我是中国人。我心想,我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教她知道中国人不好欺负。于是,我就说:“看来,你刚才说必须提前24小时的话不是真话。说到服务的次序,我的座位不前不后不左不右,你为什么最后一个给我服务呢?”

美国人非常不愿意被人戳破谎言,还非常爱说“这不公平”,被我连续抓住这两方面的破绽,空姐当时就噎住了,显出狼狈相,犹豫了一下,她只好重复前一句话:“最后一份早餐,没法选择了。”

她无言可答,我却还要最后一次锉她的神经,我说:“我在纽约待了近两个星期,对美国的饭食腻味了,我只是想随便换换口味。”话一落音,我的眼光从与她对视落下,扫过她的胸牌,转到小桌上的早餐盘子上。

才吃了两三口,那位空姐出现了,端着一个盘子快步走到我的座位旁边,口中说:“还有一份日本餐。”同时一手把我面前的美式早餐拿走,一手把日本餐放下,这回盘子放得轻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想指出她说的“最后一份早餐,没法选择”的话又是假话,可是我觉得没有必要了。我不仅知道,她必定注意到我看了她的胸牌,怕我投诉,所以才来做一点儿补救。我也知道,她会记住今天的教训,以后在接待中国乘客的时候心里有根弦:中国人会对歧视说不。

我把这段经历告诉同事,同事也特愤怒,有的劝我投诉,我当时太忙,根本没时间,就算了。

黑人在美国一直受到歧视,据美国的一位资深望重的法学教授说,美国宪法做了十四次修改时,黑人仍旧不能跟白人平等。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那时黑人已经可以跟白人同乘一辆公共汽车了,一位黑人妇女违反歧视性规定没有给一位中年白人男子让座,而被那个白人和白人司机斥骂并施加侮辱性言行。当时种族歧视的观念和劣行跟日益觉醒的人权观念的冲突日益尖锐,这一事件恰好成为导火线,酿成一场由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领导的大规模反种族歧视的人权运动,二百多万黑人向华盛顿进军。金牧师虽然被丑化被人身攻击终于被暗杀,但反种族歧视的人权运动胜利了,在国内外强大的压力下,美国有了《人权宣言》。从那时起,黑人才在法律上与白人平等。但实际上,黑人(现称非洲裔美国人)仍然会受到歧视,歧视少了,不那末明目张胆了,但仍然存在。在美国,受歧视的不光是黑人。1992年美国黑人骚乱平息后,亚裔美国人也喊出“在美国,少数民族不仅是黑人”的口号。

不多说了。我只是有点儿不解:一个曾经饱受歧视的种族的人,一个自己的父辈曾饱受歧视和侮辱,而且自己也完全可能亲身体验过歧视的滋味的人,怎么会如此堂而皇之,心安理得地歧视他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五点外争
后一篇:刚柔兼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五点外争
    后一篇 >刚柔兼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