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庄周文艺
庄周文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621
  • 关注人气:1,2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庄周文艺·诗周刊》【好诗风赏】第三十二期

(2016-07-17 15:43:43)
标签:

庄周文艺

好诗风赏

颔首青春

分类: 《庄周文艺诗周刊》好诗风赏

《庄周文艺·诗周刊》【好诗风赏】第三十二期
丨本期诗人丨

米石子  北城  船尾浪花  李继增  娱人马头  蓝天 

紫涵  杨角  白象小鱼   若人  红枫林  王雷斌


 

一个腾飞的世界
文丨米石子

 

一个腾飞的世界,不缺奢华
缺眼睛,缺耳朵,还缺
唠唠叨叨的嘴巴

用一只眼睛去寻觅另一视觉
看到的是失明

用一只耳朵去感受另一风向
聆听到的是失聪

用上嘴唇安抚下嘴唇
总感觉被愚弄

用一只手去握另一只手
总感觉在世外

用一只脚去踩另一个脚印
总感到迷失

灵魂被淫欲吸附
感想是一堵墙
是一扇没有开启的空门

马离草原很近
但我的视野里,是高楼
是灯红酒绿的霓虹

放下吧,放下寂寞
唯有眼睛、耳朵、嘴唇是一体

灵魂是花朵
有骨架有润泽就会开放
http://blog.sina.com.cn/michengzhou

 

光影之间
文丨北城

 

光和影撑起的主题,在心里
紧闭的双唇,不泄露半字
唯恐每一个字的内涵,达不到你想要的外延

构图,光与影的缘分
与角度有关。一抹沧桑
我眼底的故事,让镜头里的风景告诉你

极尽渲染,只为垫起足够的高度
朦胧,制造一个诠释自然的理由
美的震撼,洞穿心灵。定格在方寸之间

真相,在目光的尽头
窗里窗外,你撑起的画面
留住一帧最美的时光
http://blog.sina.com.cn/guohaidf

 

披上夜色,我就是隐身人
文丨船尾浪花

 

披上夜色,我就是隐身人
在文字的疆域内
横征暴敛,欺男霸女

不可说话,如同不能把影子
留给水面,谨防含沙射影
文字也装聋作哑,我们的交流
只能通过横平竖直
僵硬的肢体语言
我们暗合着,盗窃一对恋人的心
初愈伤口,窃取一块血痂

披上夜色,我就是隐身人
在文字的疆域内,以卑劣的手段
行侠仗义,撬开贪官污吏密室
消费黑的深与广
只是,越来越担心雨夜
突兀的闪电
戳穿气球一样的梦 
http://blog.sina.com.cn/u/1016646671

 

天涯月色

文丨李继增

 

南海浩淼,咸涩的风劲吹
今夜,波涛劲敲
读你,声声
每一朵浪花,次第传递你的消息

今夜,蟾宫横笛婉转,吹皱思念的目光
明月如镜,对影互望
银辉如水,流泻的
都是爱的潮汐

此刻,斟满一杯
又一杯月色
与你痛饮
共醉
http://blog.sina.com.cn/li666


智慧斑斓

文丨娱人马头


年过古稀的先生

取名号:徐克兴又名徐行是也

建群,闻风的学生及朋友蜂拥而来

 

四十年前,先生

以太白的浪漫,将三尺讲台

搬进艺术殿堂

以东坡的博学多才,春风化雨

因材施教,茁壮成万紫千红

 

如今,先生以廉颇不老之风

行走五湖四海,让学富五车

播撒良种,桃李成燎原之势

 

如今,海纳百川

撑一支长篙,目不暇接

一曲曲清唱,竹摇云飞

一片片碑林,雄姿英发

有千古传奇,有今朝礼赞

大江东去,龙腾虎跃

草原风光,沁人肺腑

简短新闻,囊括天下

奇闻异事,开阔视野

 

先生,以虚怀若谷的情怀

迎来送往,时时点评

那朗朗笑声,与四十年前涛声遥相呼应

http://blog.sina.com.cn/sjdmage


我要去南海

   ---南海仲裁闹剧出炉感怀

文丨蓝天

 

中国

南海
曾母暗沙
她们
同名同姓


曾母暗沙,属于南海
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属于中国人民


我要去南海
看看她的浩瀚与宽广
看看她的蔚蓝


我要去曾母暗沙
触摸中华民族延伸的龙脉
轻抚祖先们充满喜悦和汗水的笑脸
品尝祖先们酸涩的泪滴
看看祖先们留在那些礁石上的尸骨
和一座座竖起的墓碑


我热爱曾母暗沙
热爱那里的每一粒砂、每一滴水
在那里,我拥着每一块礁石
踏着海浪,挥舞着海风
用体内一滴滴滚烫的血
为祖国驱魔捉妖
http://blog.sina.com.cn/zzq135978

 

念及
文丨紫涵

 

当我埋怨水太深时
你拉紧我,其实抛根稻草我也喜极而泣
为什么你还给我船帆、竹篙以及桨
除了给人玫瑰,留有余香
或许压根就没有更深邃、更深远......


来不及想
月亮已躲进云层里
豆大的雨噼里啪啦又助河水猛涨


当又一次感慨水太深时
困在水中央的我
情形大不一样——
挑一个古色古香的茶杯
香茗袅袅
看雨滴落下去、溅起来,
乐此不疲的样子
往事历历在目
雨水冲不走
或许人生磨砺
始终念及意犹未尽的雨
http://blog.sina.com.cn/u/3243205177


高度
文丨杨角

 

云的高度就是天空的高度
这句话还有一层意思
树的高度,有时就是山的高度

黄昏从山坡上滚下来
整个夜晚都瘫痪了
流萤是它的高度
路灯,也是它的高度

露珠用去一个晚上的时间
把一棵草的高度量了出来
月亮一张清癯的脸
隐去了一次完整的失眠

还有一种情况:高度和速度
有时是黏在一起的
树木后退的速度
就是一个人前进的速度

一个死去的人,会在怀念中活过来
口碑,是他最后的高度
http://blog.sina.com.cn/yangjiao2001

 

西湖
文丨白象小鱼

 

人间与天堂之间,宜放风物,抬望眼
水榭楼台,摩崖石刻,古寺佛塔,携词牌,临水迎十里长廊
六月莲叶豆蔻,善施美人计。见招拆招,在湖心亭
拆去风月的骨架,是豪放派的经典题词
在湖水间,放三只眼,望天堂,也望人间,更望尽历史沟壑
白堤自刺史的琵琶声中来,苏堤至今摁住杨柳江南岸,鸟鸣啁啾
唐诗宋词喂养的湖水,荡漾着一颗白素贞的泪
当年水漫金山寺,流下的一滴泪,因而
就算不读破《白蛇传》,也爱雷锋塔,爱塔下的扫地僧
顺便也爱上灵隐寺的钟声,仿佛是济公和尚怀里
倾倒出的人间悲悯。就像人们在岳飞的墓前,扼腕痛惜
偏安的南宋小朝庭,赵构小儿
以十二道金牌,自掘坟墓,跪地的秦桧,那时口含天宪
做一回挥锄的人,至今遗臭万年
而恋人们爱断桥,手撑油纸伞,看残雪,也看世间生死恋情
文人墨客,听孤山鹤唳,读归去来兮辞,在湖东行足
唯秋瑾读穿大风起兮云飞扬,女中豪杰
如海燕搏击大海,闪电、怒风、囹圄,不过以身报国而已
岂是家雀可堪与?笼中之鸟,嘶鸣也悲
山外青山处,退而养蚕,纺纱,种茶
闲时一碟西湖醋鱼,几口桂花小酿
听虎跑清泉,灯下闲敲清子,人间胜境,不过如此
书生骚客,退而结社,商讨颜体、柳体、瘦金体的环肥燕瘦
技痒时,揣摩青田石的温软,或篆或隶,取号、取字
须在西湖波澜壮阔的画卷上,钤上闲章,证明到此一游
学不会陶朱公携美泛舟而去,但可放鹤孤山
观十里荷塘群美争艳,贫贱夫妻
亦可相视一笑,也不枉为尘世间神仙眷侣
http://blog.sina.com.cn/u/2979548817


下辈子嫁给一个诗人
文丨若人

 

仓央嘉措曾跪求佛祖
成全他卑微的爱情
舍去繁华侯爵
宁做一芥凡子
携手爱情走尽地老天荒
那个女子的幸福
是不用复述的人间艳羡
我愿意模仿
把爱情写成一页页诗行
夹在旅行箱底
陪我寻觅,陪我流浪
翻山越岭、白云人家
渡河趟水、枯藤老树昏鸦
只为途中遇见你

我倾心的忧郁的诗人
爱你,只爱你一颗多愁的心
双手虔诚地为你呈上太阳
抚平你心底里难言的忧伤
爱你,只爱你一世独立的才华
香车别墅不是我特别的喜好
愿黄昏、晨露与你遨游诗海
爱你,只爱你飘飘风衣的影子
幽暗的巷子握紧我的手
天寒地冻里给你无限温柔

如果今生这一切的一切
不足以遇见你,温柔的诗人
我还愿模仿
燃一盏青灯古佛
轻敲一世木鱼台
彼岸河畔畅饮孟婆汤
了却三千世界烦恼丝
只为下一世同你共赴、乌有乡
我倾心的真实的诗人
http://blog.sina.com.cn/ruoren55


缘来遇上你

文丨红枫林

 

你是琴,我是曲

缘来遇上你

袅袅琴音,缕缕书香

我是你弦上那一阕花开淡墨痕的婉约与旖旎

 

你是云,我是雨

缘来遇上你

片片素笺,一卷诗音,写不完我对你的心心念念

一怀愁绪,滴滴心雨,诉不尽我对你的缕缕相思

 

你是湖,我是水

缘来遇上你

你在我的真水无香中深邃宽广

素心如月,我在你的一世湖泊中山高水远,至善,至柔

上善若水

 

你是月,我是荷

缘来遇上你

万顷柔波是我的一帘皎白月光梦

三千露华是我月下脉脉的私语

黑暗中泅渡,冰雪中禅悟,颗颗心泪打湿新伤旧痕

一世修行,心似般若,心有度,意无疆

“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根系泥土,相融共生

 

缘来是什么,缘来是天意

缘来是什么,缘来是奇迹

缘来是断桥之上前世五百次的回眸

缘来是今生佛前五百次祈求的虔意

 

每时每刻想着你,每分每秒念着你

魂里梦里都是你

转角遇到爱,缘来遇上你

遇上你是我的缘,遇上你我多欢喜

你是我的痛,也是我的喜

你是我的药,也是我的疾

 

遇上你我便迷失了自己

遇上你便注定今生我无药可医

亲爱的,你是我今生最美丽的相遇呀——

缘来遇上你

缘来……

注定此生我们永远在一起
http://blog.sina.com.cn/hefengpiaoxiang

 

留守的小村庄

文丨王雷斌


谁踩疼了月光

扰了梦香留守的小村庄

离歌潸然的渡口

沿纤纤古道的黄昏扶影而去的那叶忧伤

今夜又会在哪里

在水一方

还是在被人常淡忘的一枕黄粱

 

稀疏的灯点亮

淡淡的光又漫过了谁家忧郁的小窗

隔着烟波千里的岷江

是否还在为一诺千年的约期依然守望

想起或忘记是否都会一样

微笑地等

随一阵风婉约成殇

http://blog.sina.com.cn/u/3272779303
 

 

 

《庄周文艺·诗周刊》【好诗风赏】第三十二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