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庄周文艺
庄周文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3,166
  • 关注人气:1,2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庄周文艺.诗周刊》群星荟萃迎元春(二)——男诗人篇:春夜,写下一首最美的诗

(2015-03-04 09:02:17)
标签:

春天

诗歌

土地

自己

妈妈

《庄周文艺.诗周刊》群星荟萃迎元春(二)——男诗人篇:春夜,写下一首最美的诗 

《庄周文艺.诗周刊》群星荟萃迎元春(二)——男诗人篇:春夜,写下一首最美的诗

 

 

当来了神话般的时机(诗)

玛尔塞拉.班马克(委内瑞拉)

孙柏昌 译

 

当来了神话般的的时机

我们会去挑逗爱意

做着抚爱的游戏

实现渴欲

首先是羞怯敏感的表情

在心里,然后是颤栗

于甜蜜的触点并在快感之间

发现令人愉悦的相遇

闭上眼睛旋即张开嘴

在高悬点亮的月光里

接吻无时无地

一个承诺的新天地

 

没有结束的做爱,在一种理想的喘息里

我会接受你的新鲜血液,在我那干燥的根系

我们石垒石建造一个家

从胸前把酒杯举起

用粘满的双手揉面包

我们触摸着阴影偷果实

业已赐予成熟的香气

清新叶子的空气,在芬芳的领地

我们内心满足的星球的

写出噼啪作响的诗句

在渴望运行的火光里

点燃我们,在覆盖着我们的祖国里

从硫与废墟,我们生出双翼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5dad9b0102voe3.html

 

月圆

/蓝天

 

从上弦到下弦

从下弦到上弦

多少个分分秒秒

多少次风风雨雨

一路艰辛

月缺-月圆-月缺……

 

月亮总爱暇想

泛出的淡淡忧伤

只有潮汐懂得

那无尽的思念化作如水的清辉

洒落于人间的漫漫路途

 

满月的影子像一颗红豆

心里的浪花总会被举过头顶

一波又一波的心绪随月华漂荡

365个日日夜夜的守望

只为那瞬间的月圆——幸福和快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4129820102vd5y.html

 

 

穹顶之下,人类的家园

/梓隆

 

穹顶之下

人类的家园

你满目疮痍千疮百孔

步履蹒跚龙钟老态

 

曾记否 你清澈的眼睛

犹如蓝蓝的大海

你楚楚动人的身段

好似翠绿的山脉

 

河流没有污染碧水潺潺

白云悠悠在天空豪迈

俱往矣 你美丽的容颜

失去了往日的风采

 

不要无端地责怪雾霾

灾害往往是人类自己带来

大自然为何不按常规出牌

只缘不肖子孙乱伐滥采

 

人类自己作孽

将生态平衡人为的破坏

酿成的恶果自己品尝

仿佛哑巴吃了黄连

 

如果人人做到自爱

雾霾不会随意燃起尘埃

用心灵播撒绿色的种子

让绿意融融走进家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31d4540102vefo.html 

 

一米阳光

/卢绪祥

 

传说如刀,一粒粒阳光

在玉龙雪山上劈开云朵的阻碍

刀锋闪闪

一如支支羽箭穿云拨雾

 

当手握大地的羽衣

小心翼翼地把时光的骨刺嵌入雪山

一有风吹草动

生怕惊醒了夜的酣梦

 

心上的蒿草,未经阳光的打磨

越长越挫

越长越纤弱,还是裁一米阳光

让薅不尽的牵绊有风有雨

 

还是张开山川的裙裾

让风溜进山谷

让鹅卵石丰满,圆润

让沙砾橙黄,让阳光闪着金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fd4c390102vbw8.html

 

 

穷人的爱情

 /东海潮

 

他挽着她,她挽着他

寒冷的春夜,霓虹灯下

没有人,能注意他们

 

奔驰,奥迪,速腾,捷豹

从他们面前一闪而过

四周林立的楼宇

窗子,像等待吃人的

魔鬼,张开的血盆大口

男人紧紧牵着女人的手

 

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

也算是老夫老妻了

他们唯一的一套房产

让给了春节结婚的儿子

 

他们向着社区里的

地下室走去。此时

已是月上高楼,一会儿

薄薄的隔板后,那对

北漂来的小夫妻

又该幸福地叫唤了

 

“都怪我没本事”

男人看着女人,面含愧疚

女人抱住男人,把脸

贴在男人的胸口上

听着那剧烈的心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94af290102vo2t.html

 

 

早春

文∕曾锋

 

该走的还没走

该来的大张旗鼓而来

 

风中,激情乱窜

树怀孕了,草怀孕了

我枯瘦的笔也怀孕了

蠢蠢欲动

 

高举欲望的春联还是新的

元宵的灯火又踩着它的脚跟

仪式庄严隆重

人心如流水

一刻也不停留

 

这时节的山顶

是目光爬不上去的死角

那里坐着一排排尴尬的雪

就在三个月前

尘世对她们的期待和赞美

也曾铺天盖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a9571e40102w2em.html 

 

 

我把诗歌,当成身边的上帝

/金迪

 

当我的虚荣心被尖锐的现实撞成碎片,

我就躺在我的诗歌里。

 

我的诗歌从美德到教养,

都值得我学习。

 

我的诗歌温暖多姿,

犹于一个王道的盛世。

 

我的诗歌拯救过我无数黑洞,

唤醒过我许多昏厥的记忆。

 

我的诗歌就像我强壮的身体,

她排斥哪怕丝毫的忧郁。

 

在上帝去往亿万光年的路上,

我把诗歌,当成身边的上帝。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7395be0102veyh.html 

 

 

我的诗终将湮灭

/乱石禅心

 

这是一种宿命

我的诗终将湮灭

且悄无声息

没有什么可惜

浩如烟海的诗歌王国

并不因一颗星星的暗淡

而失色

 

对于另一个

或灿若星辰的若干个

其实都无所谓

虽然每一首诗每一个字

都浸满我殷殷的热血

 

那就让它们

有朝一日

浓缩在我的墓碑

哀哀衰草缄默斜阳

让微风吹落一声鸟鸣

以吟诵的姿态

告慰一个杜鹃啼血的亡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12352470102vonx.html 

 

 

总是觉得这时光越来越短(2首)

/蔡兴乐

 

总是觉得这时光越来越短

短得连眨眼的工夫都不敢怠慢

生怕一不留神    时光的河流

在瞬间消失

留给我们的是无边的荒漠   以及

史前的那些垃圾

 

总是觉得这生命越来越短

短得连喘息的机会都已经不多

生怕在道过晚安之后   或者

在梦里与心爱的人一番温存

而天亮的时候再也不会醒来

 

其实越来越短的    还有大街上

那遮不住臀部的超短裙

短得叫那风也失去了方向

短得叫一双贪婪的目光

立马定格   仿佛成为了对鸡眼

 

 

与那些个情投意合的文字做朋友

 

我的学历不高   甚至与读研的女儿

比起来也差那么一大截

我的学问也不行  这半生中没有

一件发明创造  更谈不上著作等身

可这些一点都不妨碍我与那些个

情投意合有情有义的文字做朋友

 

在数万的汉字中

我所能够认识的大概也就上千个

这已经让我非常非常的满足

就像茫茫人海中  我能够有幸认识

并相处融洽的又有多少

而能够与我患难与共 两肋插刀的

更是凤毛麟角

 

我所认识的这上千个文字中

有的几乎每天都要打交道

他们与我的同事和亲人一样

知己知彼  情同手足

已经成为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

也有些认识的文字 平时难得相见

如同存储在内心深处的恋情

一旦碰面 便会是一堆烈柴与干火

 

还有些文字 每每令我敬而远之

或者退避三舍

我可以在内心对它们顶礼膜拜

却宁愿这一辈子相见不如怀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30930ee0102vgxq.html

 

 

《狼和羊的传说》

/ 怀

 

羊爱上狼不是个传说

那一首歌曾经唱遍大江南北

人们似乎信了,都跟着唱

跟着理解,跟着陶醉

 

狼和羊本来就是一块草原上的邻居

它们不是势不两立,而是一种需要和屈服

羊接受了狼的爱,羊接受狼的管护

狼认为人狼最不可交,因为那些

披着人皮的狼败坏了狼的名声

因此狼不在结群,只有在人群中

才显现狼性,疯狂的人性

 

羊本来就是在人的呵护下延续生存

后来,草原一点一点退化

人把羊挤占的不得不去啃树皮

茫茫草原,到处都是耸立的水泥怪物

还有夜晚妖怪四射的灯火

羊和狼被挤在一块狭路相逢偶地

它们不再是仇人,成了爱人,成了兄弟

 

人是不孤立的,他可以任意践踏

人的智商比羊高,比狼狡猾

他可以随便繁殖随便延续随便侵占

东郭先生被逼改行,农夫也变换了身份

只有那一首歌还在唱,那是在人群里唱的歌

唱得狼的无奈,唱得羊的妥协

可谁是真的?重金属声四处响起

狼和羊恩爱一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8221680102vesj.html

 

 

春风咒

/夏文成的自留地

 

春风四处搜刮。它欲将

土地珍藏的秘密全都挖掘出来

而久旱无雨的土地,如同难产的产妇

阵痛一浪涌过一浪

挣扎许久,最终仅产下一个

叫做荒芜的婴儿

 

此刻,土地的主人二毛

正被强制躺在精神病医院的病床上

接受药水春雨般的滋润。此刻

除了酒精一刻不停地

在他的每一个细胞里翻江倒海,二毛的脑子里

空空如也,抑或纷乱如柳絮

在这片他深爱过

也仇恨过的土地上,摸爬滚打了大半生

最终却是是两手空空,一身伤病

 

他彻底败给了脚下这片无动于衷的土地

败给了麻木不仁的酒精

败给了自己。单薄得像把干柴的二毛

不是他们的对手。他只能以竭嘶底里的方式

逃避。一直逃进永恒的空茫里

一如春天,被撂荒的土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28fa080102vbzu.html 

 

 

远山落雪的时候

/静静的远山

 

落雪的日子

寂寞似白发老翁

羽化为蝶的雪花

能否唤醒

往日的鲜活和生动

烫一壶如诗的绿茶

能否温热

呆板冷漠的面孔

 

无雪的日子

孤独如剃度老僧

把心儿开在枝头

能否会被

风刀霜剑逼得凋零

泼一腔真诚的热血

能否浇开

点点梅花殷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428c7f0102vmfq.html 

 

 

春天的诗画

/梭梭博客

 

(一)

   冰雪已开始消融,我迫不及待骑上诗歌的骏马,追赶让北国土地滋润的暖风,一直追到冰川为止。

三月的窗外,我听见喜鹊“喳喳”的叫声,一如剪刀咬合的清脆,湿漉漉的,轻快而愉悦。

   我只想赶在绿意泛滥的前头,赶在冰河融水涌动的前头,写好对山河、土地以及粮食的赞美诗,然后慢慢回味和诵读,并支撑一个单薄而善感的灵魂。

 

(二)

   我会从血液里筛出一些微小的颗粒,作为原材料,再模仿日月的轨迹、土地的颜色,还应该模仿我交出自己之后你脸上疑惑的表情,藉此画一些沙画,印在心里,定格在影像里,于此后的岁月里,就让沙画被季风一点一点带走吧。

 

(三)

   而现在,我讨厌所有泛黄的东西,譬如日历、书页、树叶等等。然而我会在一些与之有关的吟诵里,埋下不曾改变的信义、执念;同时埋下瞳仁里的痛,以及泪,作为纪念。我不明说,只在光阴的磁场里,都能找到蛛丝马迹。

   2015.3.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1a3ee70102vjv8.html

 

 

我是你前世的一棵小草(外一首)

/雁兮v

 

旌旗猎猎的隆盛威仪中

我不是你的郑和。我是你林中的风语

是你的大山,是你的土匪,有时候亦是你的月下红楼

是你江南雨巷的一把格子伞,亦或是你的小桥流水

——水中一尾相思的小鱼

 

我常常呼唤季节,呼唤三月的风

吹散寒冷,吹散氤氲,吹散残雪,吹散坚冰,而后

在初春的某一个午后,忽然忆起,我原来是你前世的一棵小草

是你的谶语青葱了我今生的

山山水水

 

这样安葬我

 

不要选日子,就这样安葬我——

只要有春风——可以折断我的筋骨

可以放排,呐喊,撞击,或头破血流

江水滔滔

 

一把黄土,几瓶老酒,最好是葬在草原的深处

远处是一群咀嚼春天的牛羊,几只蝴蝶绕着格桑飞

如果有一综溪流就更好,我就可以在清凌的溪边读你的夜色

读你苍郁的诗篇

 

再过些时日就是清明,你若思念就轻轻对春风说:

放不下啊,无奈啊!这青青世界

才是他的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3a845d0102vhwp.html 

 

 

魂灵,在村口失去方向(散文诗外二章)

/封期任

 

月,阴晴圆缺。

千年来,用不同的眼神审视乡村。且,爬进乡村内部,看见心脏,血液,骨头,灵魂......

如果不是心怀鬼胎,抱着一个充满幻想的梦,于那年离开乡村。

眼前的风景,怎么会叫错我的名字?

 

炊烟、老树、茅屋、虫鸟……

陌生了。

有一幕,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些企图落叶归根的人,魂灵在村口,就失去方向。

 

湖畔,心灵栖息的地方

 

风,陪我走在湖畔,看燕子摇动羽翼,在湖面低飞。

垂柳的叶芽,隐忍了一冬的秘密,准备向天述说。

水草,翻晒奄奄一息的鱼。

 

在湖畔。我放下了抑郁,放下那片灰色的天空。

从这头走到那头,学习一花一草的哲学——

宁静淡泊。把心底的文字,与心,一起放到湖水里洗涤。

 

 

你,或者叙述

 

你在一个自己虚设的舞台上,随着音乐节奏,展开舞步。

你知道,观众是镜子的自己,你却是镜子的另一个侧面。

越是这样,你越加努力,你越加努力的结果,总有许多夹陈的味道——

“每一个动作都有生命,即使没有生命,

它也有属于自己的虚席系统,属于自己的个性。”

可你没有注意到,在你开始起舞时,春天已在雷雨中到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64f88490102vbfj.html

 

 

我的灵魂日夜不安 (组诗)

/姜华

 

假如

 

假如生命能够倒叙

流亡的叶子从地面回到树上

或者在春天  也许秋天

那些播进土地的种籽  有一颗

根本没有发芽  婴儿的啼哭声

谁在梦游  一把椅子虚位

 

假如人还有来世

转世为一头牛  一只羊

或一棵草木  我肯定会抱紧

这来之不易的稻草 

身体里每个角落都编织温暖

种一抹阳光  结一地瓜豆

 

假如这些想法都腐烂

我要抽出骨头里最后的火种

在这个冬天  点燃

手上仅存的余温  和爱一起

摆放在车站  码头和人类途经的路口

温暖那些南来北往的风

 

虚构

 

我选择这样的角度

只是想把一场宏大的叙事  缩小

为手心上火焰  我设计

一朵乌云  把那些近视的眼睛

霉变的土豆送到外太空

然后让每一棵树结满蜜果

 

发给每一个人  我还要制造

尖利的牙齿摧毁  白天或

夜晚到处撒尿的老鼠

和暗处的刺  然后把一块石头

竖在十字路口

 

如果可能  我会让流浪的人

都美梦成真  所有的孩子学会

打理文字  病人不再疼痛或哭泣

我设计的乡村爱情  将在最后出场

那些豢养爱的巢穴  虚位以待

可是  我的力量不够

 

很显然这一切  都是我

虚构的

 

行走

 

中年之后  我和夕阳结为异性兄弟

马路纵横交错  车行道

人行道和斑马线  让我眼前飞蝇

一声从急弯处现身的汽笛

惊出汽车一身冷汗  红绿灯

一脸迷惘   站在十字路口等谁

 

那些隐身在草丛中

乡下的土路  布满了前朝陷井

性别各异的脚印  孤独而绝望

哪一双是我三十年前出走

的借口  如今我身上的气味经常

让故乡蹲在路口痛哭

 

蚂蚁一样  我不能停下脚步

只要还有阳光  雨水

春天的鸟鸣  和上升的炊烟

雾霾  和黑暗都不是理由

一棵老树上  挂满了欲望的叶片

结的果子都是痛苦

 

祷词

 

那些排着队长高的文字

和声音  都是让活人听的

死亡的人  可能一生爬满弯曲

仅有的唯一的一次荣耀

来的有些迟

被一堆黄土埋了

 

谁能看清楚  文字后面的动机

或功利  一根普通的木头

腐烂后成了栋梁

被雕刻后  戴上了塑料花朵

穿上簇新的衣裙

一页棺盖捂住了什么

 

在江湖上行走得久了

捡了些经验  知道

那些话是说给死人听的  那些事

是做给活人看的

 

流浪猫

 

也许经常挨饿  它的脸上

涂满了菜色  叫声卑微而下贱

身上落满尘埃  萎缩和

人类的唾液  城市分泌的垃圾

改变了它的颜色  夜已经很深了

它还在寒风中徘徊

 

几十年了  我也在异乡流浪

而和我一起流浪的

不仅仅是一只猫  更多的

身影  早已被世俗和

风雨屏蔽  掩埋或制成农药

众多卑微的灵魂  只能在夜晚哭泣

 

一只乌鸦看着我

一脸不屑  你天生就是黑的

把嗓子喊哑  又有何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edc8710102vjz3.html

 

 

微诗一组

/王蕾

 

       

 

你的花绽放在泪水里

默认了,我打不开的心结

 

    2014.5.3

 

       

 

她不会放过流水,不会放过一面镜子

她就在那里

脸红,是羞愧不安的钥匙

 

2014.5.7

 

     

 

你的粉白,这些年

一直被我惦记在烟雨里

 

2015.2.20

 

 

 

她身影那么小,看我一杯接一杯醉

还要把半个心空出来

 

2015.2.2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c0bf5c30102vpsz.html 

 

 

从打春到雨水,我随风儿读你……(散文诗组章)

/中原丁子

 

风儿,你点燃了谁

匆匆,蹒跚着的是你的纠结,你的心事,你的无奈。踩着阳光的影子——

从打春的那一瞬间,羽翼揉搓出云涌,揉搓出霞霓,揉搓出鸟的甜润。在混浊中打捞,哪怕是一点点剔透。

我知道。你的细微没有蔫枯,一直坚守。坚守在盛夏的嘈杂中乘凉,在秋深的寂寥中愉悦,在严冬的默然中取暖。一直在期待中为自己壮行。

谁在读你。读懂你曾经的殇,读懂你拥有的泪,读懂你流淌的笑,读懂你那盏一直在寻路的灯。有灯,就会有光明。有光明,就会有火种。有火种,能够点燃一切——

随意翻阅。每一个页码都能被你涂写,有阳光的灿烂,有细雨的多情,有花开的律动,有鸟鸣的绚丽,有蜂蝶融化在冰雪边缘的舞姿……其实。我一直都留在你的魂骨。

只要你还在。我就能点燃自己。

 

 

新嫩,你拥谁入怀

拨冗。红尘撕扯着你,汩汩低吟清澈。

打开。往昔依然安谧,潺潺呼吸混沌。

从这一刻开始,我就在你的行进中了。你把风儿种植在斜润或是狂烈,你把雪儿折叠进梅香或是草枯,你把雨儿粘贴到粗狂或是细腻,你把冰儿交给了翠鸟的歌声,你把霜儿遗忘在朝霞的笑魇边缘……就这样。寻寻觅觅,从未止步。

其实。我也是。也许是你留下的句子太长,我总是能咀嚼到新嫩,总是在新嫩中咀嚼自己,总是在自己的疼痛中,把泪水点燃成一把火炬,期待你的融浸。

只要能翻动门扉,我就能拥抱你的所有。一切,都将会新嫩。

又是一个轮回,我就在你的身后,而你,却在哪里?!

你说过。只有风儿知道……

 

 

草花,你清脆无惨

风在影子之后,你,已离我很远。是谁在肢解唐诗宋词?

花在月光之上,我,又离你很近。是谁在涂改风光时空?

为了寻觅到你独有的馨香,我踏碎了季节的坟墓,行走在时光更替的瞬间,抱守过月下枯萎的雪痕,悉数过雁鸣逝去后的节拍,痴迷过春蜂嘬蕊时的颤抖,淋漓过惊雷骤雨霹雳中的酣畅……其实,这一切都和你当年的承诺无关。真的,我是冲着草花来的。

红尘很厚。厚得让你的浅笑一直搁浅,搁浅在那一句没有结尾的诗词中。

时光很短。短得让我的梦呓仍在述说,述说给一个无关乎爱情的故事……

有时候,我真的找不到了自己。只能用你的墨香、你的诗笺、你的冰泪、你的心跳……还有你留给我的风儿、雪儿、月儿、虫儿,把自己埋葬。

有一天。一个端神灯的巫婆送给我一副草手镯。她说,草花真的很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f6913c0102vat7.html

 

 

记忆小时候的文字

承德-俗子

 

  母爱

 

小时候 院门外

古柳树荫下 妈妈与邻舍婶婶们

坐在石暾上一边家长里短,一边纳着鞋垫

我手操弹弓 悄悄溜进自家院儿

支起一根木桩当弹靶

木桩一个反弹,啪——

一扇窗玻璃就中了流弹

我惊呆了 浑身刷地冒出了冷汗……

我赶忙向妈妈去报告:“妈妈 妈妈——

你快回家看 也不知那个小坏蛋

从咱家房顶上射过来一颗子弹

子弹还拐了个弯儿 就把咱窗镜打成了碎片片。”

婶婶们乐,妈妈的眉毛像利剑

刺得我的两条小腿直打颤

“乖乖——你过来!”妈妈将我一把扯过来

背板着我的小手:“妈妈抓住了那个小坏蛋!”

……

 

 

 

一吐舌

脸刷地就变红了

这是我小的时候做错事情时

常有的心理反应

妈妈还夸奖说:红比不红好

 

一眨眼

我的自尊心就长大了

也特别珍爱自己的这张脸

不怕它老就怕它红

居然与妈妈唱起反调来了:不红比红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249ba70102vgsg.html 

 

 

西域的同心在路上(四首)

/民冰

 

西域的同心永远的在路上

腾飞和奔跑

都不是我心仪的词语

迈开从容庄重铿锵有力的步伐

走向现实而梦寐的未来

 

从头阅尽千年的沧桑

把万年苍凉的步履

深埋黄土的底层

屈指生命的每一次流向

穿透原始而古老的情感

抵达黄土高原的顶峰

把所有的喜怒和哀乐

都困扼在自己的掌纹里

把千年前胡马和羌笛的韵律

像复活的种子

在沉默中发芽成长

 

孤寂的命运

不孤单的梦想

敞开自己的心扉

掏出亘古的情愫

迎接每天灿烂的太阳

拥抱夜晚梦寐的月光

 

 

傲然

 

我的傲然

是我没有忘记

爷爷曾经的耻辱

 

我对960万平方公里之外的朋友说

我的肤色是黄的

我的心是红的

 

我对13亿的同胞说

请你抬起头来

我没有背叛黄河

 

 

在心田里开出花朵

 

你的语言

不要生出坚硬的石头

它曾飞过来砸伤了

我脆弱的肉体

 

你说出的话语

不要像冰冻三尺的寒冬

也曾瞬间的冻伤并凝固了

我一颗卑微跳动的心律

 

你说出的语言

不要像炼狱的火焰

它也曾顷刻的烫伤并焚毁了

我强健的躯体

 

我曾在心田里

播撒了无数的花种

确已生出了许多嫩嫩地芽孢

有的已展开了温馨的绿叶

有的已开出了花朵的温柔

有的已在枝头悬缀着温暖喜人的硕果

 

我的努力是舒心愉悦的

我没有憾缺和懊悔

 

眼睛

 

在寂静而苍凉的塬上

我用原始的照相机

拍下了一副副有趣而别开生面的光片

晚间在暗淡的灯光下

在自己泡制的盐水里

冲洗出一副副

澎湃心潮的照片

 

第二天早上

就赶往邮局

寄给我崇敬的编辑

希望他能及时的转发给

我忠实的读者和朋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1b29710102vdt3.html

 

 

与太阳对视(外二首)

/张广智

 

整个冬天盼雪

清晨可以与太阳对视

即便一米阳光

总是站在肩头天天怀想

 

思念像鸟儿一样渴了

忘记这个混沌世界

还有没有太阳一般的温暖

 

清晨与太阳对视

无论目光游向哪里

都不想再穿肥大的衣服

用窗内一米阳光晾晒一下心情

就满足了

 

山楂树

 

山楂树

寂静中一脸的欢喜

这时

风从春天的某个洞口逃出

泊在山楂树下

怀想许多年前的事情

像青青山楂一样酸涩

 

站在树下,领口敞开

接纳微风和回忆

不知什么时候头发白了

远处牧羊女的鞭哨缠绕视线

阳光新鲜如昨

记忆新鲜如初

 

 

春天不经意间伸了个懒腰

花期就匆匆地过了

 

一只蜜蜂撞进春天时

枝头的花朵没有绽放就凋谢了

 

那年的春天一遍遍暴风雪

蜜蜂一遍遍舔自己的血

 

春天走了

蜜蜂仍倔强地攀在枝头

 

花期过了

明年春天花朵会再开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41ba110102vjya.html 

 

 

生命如斯

文:晨星

 

白杨花絮倾吐之前,首先倒出

体内的黑,膨胀的黑色小骨朵

游离出另一个世界的深涧

兴衰荣辱已成往事。我们在影子中凸显自己

每一棵树身后都有一根抽打自己的鞭子

爱的元素加入水,或者加入火

——失败,生成眼泪和刀剑

无以名状的痛宽慰着纹理繁杂,时冷时热

的肺腑,在成为桌子、手杖,筷子之前

甚至迫不及待等候一柄利斧的诠释

由此,鹰的高度并没有下降

由此,当柳的扭曲与杏花的苍白

在风中狂舞,当野性的烈酒盛满贞洁的琉璃杯子

在锋刃上,在悬崖之间虚幻的铁锁吊桥上

狂舞,白杨们加入自己以自身仿佛

莫须有的黑,清洗即将的青与蓝

伸出手臂遮挡在猫叫狗跳,蓬勃欲望

的麦田上空

20153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8a42060102vi0v.html

 

 

彩虹

//寒星

 

恋恋不舍的离开

回望  突然  惊奇的看见

壶口瀑布之上冉冉升起一道彩虹

不到半分钟又消失  过一会又升起一道

 

壶口瀑布

最后的馈赠  一道彩虹

是挽留  还是道别

冷冽的黄河之上  一道绝美的风景

欣喜若狂  急忙按下快门

遗憾的是我们离得太远

 

回到武汉

除了滚滚黄河之水  冰凌

就是那道彩虹  让我念念不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a7524e0102vmbn.html 

 

 

 

/赵普秋

 

像很多棉花,懒散地挂在天上

不,棉花只能做衣服和被子

而它们则能下雨、下雪、下冰雹

时而呼风唤雨,时而电闪雷鸣

 

云,也有它婉约的一面,有一首歌

不就是这样唱的吗:蓝蓝的天上

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

多么美丽动人啊,多么令人向往

                      

当然了,我对云的关注与重视

绝非因为它能呼风唤雨,也不是

因为它“很白很白∕非常白”

而主要是基于它的高度,非常高

伸出手来够不着,站在凳上够不着

爬上房顶也够不着,简直高死了

 

我是个从不服输的人。等我

找到工作后,第一个月的工资

就用来买一张从星台到双塔的机票

那时再看,到底云高还是我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c418fd50102vnnj.html

 

 

故乡

/

 

写下这个名字,就想着翻出杨柳枝

嗅到你新版本的墨香,品出田园诗的雅韵

你是我肩胛下突出的锁骨,心跳里

最接近主动脉瓣的那一声

 

我曾经爱过你,用处子的热血

我是你麦穗上缤纷的五月花,酒里的原浆

你的呼吸伴随着我的疼痛

也铭刻着一个人的情诗

 

我曾经恨过你,为你的不争与不智

几十年的老样子,几十年的贫困与佝偻

当有人说起你,就扭过身去

用无关痛痒的话锋遮挡住涌出眼眶的酸楚

 

如今,我依然爱着你,尽管像一只候鸟

我总在麦秸垛边,听你鸟鸣里的悲喜

也在河流舒缓的涛韵里,划一只轻船

试图送上一篇雅致的贺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7f12670102vetv.html 

 

 

别告诉蜜蜂明天的倒春寒

/歇马村村主秦仰贤

 

在春天的花园散步请带足微笑的名片

印上自己的名字

写满祝福的语言

发给风,发给花,发给久别重逢的乳燕

替孩子解开一只风筝和柳枝的纠缠

替桃花遮掩遮掩一张娇羞的脸面

 

在春天的花园散步别说出老气横秋的语言

别带着一张哲学家阴郁的脸

别算计利欲熏心的秋天

别给舞蹈中的花朵过重的负担

别告诉蜜蜂明天的倒春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c091c500102vjh2.html

 

 

苍生

/淡淡浮云

 

像野草一样,自生自灭

没有话语权,对吹来的风说三道四

也没有资格,对落下的雨滴指手画脚

默默,在烟尘里,生生死死

没有苦恨,也没有什么埋没

繁荣和凋落,都是风景

 

消亡和新生,总是紧密相连

会不会,真的又一个时刻

世界从此空无一人

所有的生灵,都挂在一面绝壁上

成为化石,像千年的莲子

轮回中,等待再一次被发掘

...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959b70102vf7u.html 

 

 

穹顶之下

/滕洪利

 

我养的鱼在城市的广场,雕一颗石心

魔兽正进化,就在我身边

我看着他成了有势力的城里人

而我跑掉的烟火来自欲望,烧上了山

山顶丢了,偷藏在我的口袋

任意的处置他,现在像个丑陋的瘪三

三十年前他还不可一世,挡在我的路前

也挡住我的雪和我指甲的白

 

我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洞,有时很疼

冬天的心脏可以摸到,黑艳艳

储了冻白菜,白菜不再是有光泽,不再唱出“兄弟------

我的视线模糊了。微视很近的地方

冬眠的冬眠是我的被,也要微视

出汗的节奏像鼓声的一种,再多的水

也不能补上我的忧伤

 

鱼成了巨人。我的伤害落在薄冰上

另一个魔鬼奴役像我一样的善良人

逼迫我盗挖他家的祖墓,不用等到夜

 

我该对某个官员说

该给自己立个牌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982143b0102vht9.html 

 

 

春夜,写下一首最美的诗

 文∕以梦为马

 

红药未开,二十四桥仍在

玉人的箫声适时而起,你的目光

随飘飞的粉色裙裾一起流转

 

小轩窗下,铺展肌如雪的宣纸

春风十里做笔,饱蘸氤氲的月色

不拘谙熟于心的平水韵

信马由缰,肆意深浅

 

初潮渐近,隐在身体里的桃花

从一阕宋词走出,于笔锋一转处

溢满久违的春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fbd8dd0102vqdc.html 

 

 

《低处的痛》

/白公智

 

向阳的山坡,残雪早已融化。

而背阴的一面,低处的沟壑,洼地,

积雪像中年的痼疾,疼痛

顽固如初,不仅不消,反而雪上

加霜。都说高处不胜寒,却不知

低处也有低处的痛。

初春的清晨,我在低处行走,

霜风如刃,一再揭开棉衣包裹的尊严,

和温暖。而脚下的路,

光滑如镜,找不到生活的着力点

和摩擦力,我怕

我一失足,尘世就滑进了深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7c2c8c20102vkam.html 

 

 

《春日下》

/麦笛

 

用广角镜窥探花期

显然辜负了垂柳,以及树下

打盹的水牛,这一刻春慵

足以消弭半世的苦,足以忽略

春水扭动小蛮腰

桃红李白,黄鹂白鹭

梁兄在高枝上浪笑

英台在草丛,苦觅前夫

 

春日下,阳光静好

登高舞剑、饮酒吟诗、荡秋千

都是多出的荼毒,此刻只适宜

柳树下打盹,或者原谅一对野狗

在金黄的油菜地里

纵情交媾

 

http://blog.sina.com.cn/u/1261528065

 

 

红枫林选编 http://blog.sina.com.cn/hefengpiaoxiang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