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陇南成县南康供销社吴仕江
陇南成县南康供销社吴
仕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7,789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秦腔剧本《东吴大报仇》全本唱词

(2018-12-07 13:55:37)
标签:

杂谈

分类: 秦腔秦韵
秦腔剧本《东吴大报仇》全本唱词


秦腔《大报仇》剧本

陕西省剧目收藏
剧情介绍
三国时。蜀,关羽被东吴袭击,败死麦城。刘封拥兵不援,张飞特往晤封于防地,察知封果对羽不满,且怀异心,遂诱封入铜鼓内,滚鼓下山,封碎骨而死。张飞急发兵报仇,制办白旗盔甲限期极迫,为缝工刺害。刘备闻关、张凶报,极为痛伤悲忿。以昔三人、桃园结义,誓同生死,不顾谏阻,乃率大军伐东吴。张苞、关兴为雪父仇争作先行,备挥泪责斥,激起其勇气。及战,苞、兴劈杀谭雄,擒获谢旌。备于祭奠羽、飞时,对苞、兴年少立功,特为赞扬,因叹往日随从诸将老迈无用;黄忠闻而不服其老,暗自杀奔吴营,刀劈崔禹、史迹,继与潘璋战,不意为马忠箭射中伤而亡。备对黄忠哀伤不已,乃亲督战,杀死马忠,潘璋败逃山谷内,关兴尾追,得当地父老兄弟相助,擒杀之。吴将甘宁适在养病期间,为蜀将流矢射杀。刘备以仇恨稍纾遂书告诸葛孔明,向猇亭前进讨伐东吴。此剧又名《伐东吴》。故事见《三国演义》第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回。中间《滚鼓山》、《争先锋》、《祭灵》、《启箭》等折,经常单独演出。
场 目
第一 场 奇 梦
第 二 场 会 路
第 三 场 滚 鼓
第 四 场 造 甲
第 五 场 刺 张
第 六 场 凶 报
第 七 场 发 兵
第 八 场 传 令
第 九 场 争先锋
第 十 场 中 营
第 十一 场 交 战
第 十二 场 擒 谢
第 十三 场 祭 灵
第 十四 场 二启箭
第 十五 场 带 箭
第 十六 场 匿 藏
第 十七 场 降 香
第 十八 场 捕 潘
人 物 表
寥 化 须 生
李明星 丑
张 飞 老 净
王炳义 丑
四 卒 杂
杨 成 丑
中 军 杂
刘 封 大 丑
张 兴 丑
家 院 杂
长枪手 杂
四内侍 杂
短枪手 杂
崔 禹 大 丑
刘 备 须 生
史 迹 二 丑
黄 忠 老 净
潘 璋 毛 净
马 岱 须 生
马 忠 毛 净
加载中...
内容加载失败,点击此处重试
加载全文
马 谡 末
甘 宁 末
赵 云 武老生
宓 厥 大 丑
魏 延 红 净
柴景成 老 丑
杨 仪 小 生
张 三 丑
张 苞 武小生
李 四 丑
关 兴 武小生
王 仁 丑
孔 明 须 生
王麻子 丑
四龙套 杂
吴 班 须 生
吴 懿 须 生
谭 雄 大 丑
谢 旌 副 净
周 仓 毛 净
·第一场 奇 梦〔廖化带四卒上,起浪头。寥 化: (唱代板) 蜀吴不和动刀兵, 早报三爷得知情。大将廖化。只因二爷关羽以在麦城**,三爷翼德不知,早报三爷得知。来呀!卒: 有。廖 化 :你们站东列西,听本帅一令着! (唱代板) 廖化马上传将令, 大小儿郎你们听。 一路卖买要公正, 莫要骚扰好百姓。鞭梢一摆人马动, 早报三爷得知情。(同下) 〔四卒、四龙套引张飞上。张 飞 :(引) 三请孔明下仙山, 与我弟兄保江山。(坐)(诗) 弟兄结义在桃园, 白马乌牛祭苍天, 自从徐州打一仗, 大哥驾坐在西川。本帅张翼德。是我作夜晚上鼓打三更梦见一位红睑大汉,站在本帅的床边,只是个哭,只是一个嚎。言说是:张飞,哎嗨,张翼德!你弟兄结义以来,去新野、奔樊城,走当阳、往夏口,好容易争下汉室江山,你二哥关羽麦城有难,你何不寻计搭救!梦醒原是南柯。我想这江山也非一日轻易得来,吾大哥剑砍,吾二哥刀劈,俺老张远来者枪刺,近来者刀劈,争下这一座江山。作夜晚上做出此梦,正是:(念) 心神不定,坐卧不宁, 前厅不如后厅。 哎呔!却怎么三老子心神不定?观见帅旗无风自动,必有什么军情来报?正是:(念) 帅旗无风动, 马蹄索索行。中 军 :(上念)中军一声令, 众将胆颤惊 中军报门,禀三爷。张 飞: 讲!
中军 :二爷营下廖化要见。张 飞: 哎嗨!我想廖化是我二哥营下一位大将,今见三老子有得何事?莫不是玉泉有失,麦城有险,应了昨夜晚的梦?罢了!糊里糊涂有请。中军: 有请!(豹子头)廖 化: (上念)有事不得不禀, 无事焉敢乱传。张 飞: 廖化到了。廖 化: 到了。张 飞: 请到帐下。廖 化: 要到帐下。张飞: 请坐。廖 化 :有座。张 飞 :中军。中 军 :有。张 飞 :看茶。(中军应,看茶)廖 化 :三爷身旁却好?张 飞 :就知罢厂。廖化你好?廖化 :挂念末将。张 飞: 你不在玉泉,到此为何?廖 化: 我与三爷通风报信来了。张 飞: 通的什么风,报的什么信?廖 化: 三爷,不好了!张 飞 :讲!廖化 :二爷玉泉山**!张 飞: 哎呀,不好! (唱箭板) 听一言把人的三魂吓散!(转塌板) 把三魂和七魄飞上九天。廖 化 :三爷醒得!
张 飞: (接唱) 我猛然睁双眼用目观看, 睁眼还在人世间。 哭一声二哥弟难见,(喝场)我的二哥呀!关,关云长呃,呃嘿,呃嘿,我的二哥呀!(起双捶) (唱) 我再把二哥哭一番。 哭了声二哥不见面, 哭了声二哥在那边? 弟兄结义在桃园, 白马乌牛祭苍天。 弟兄徐州曾失散,只丢下为弟在世间。 这是廖化,廖 化:三爷。张 飞 :你看我二哥一死究怪何人?廖 化: 不怪别的,就怪刘封这个蛮奴才!张 飞:呜呀,呜呀!刘封,蛮奴才!不念吾大哥之面,三老子怎肯罢了!我想二哥已死,先与我二哥复仇。大叫东吴小孺子!好好下马归降还在罢了;倘若不能归降,怒恼你三王爷脾性,我杀进东吴,一鞭一个,十鞭—落,杀儿个鸡 犬不留!廖 化:慢、慢、慢着!三爷,要与二爷复仇不难,先斩刘封,那是个上策。张 飞 :将军请在客厅吃茶,待我奔上四十里因势关。廖 化 :刘封有四十五万铁甲雄兵,枪戳不到,雁飞不到。三爷这一前去,还要小心。张 飞 :将军但放宽心,三老子虽则粗,我是粗中有细。一到那里,我还要以计而 行。中军!
·中 军 :伺候三爷。张 飞: 奔上大街,唤四裁缝见我。中军 :遵命。(下)廖 化 :这是三爷。张 飞: 讲!廖 化: 军情甚急,你唤四裁缝为何?张 飞:将军那里知晓:我弟兄桃园结义以来,许下一在三在,—亡三亡,如今二哥**,我将四裁缝唤来,与我营造下白人白马白旗,将我二哥尸首发在比邙山,金井玉葬,方显我弟兄之义气。廖 化: 好我的张三爷呢!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张飞: 你倒晓得什么,你倒晓得什么!中 军 :(内) *(左口右尔)嘿!(上) (念) 请的裁缝到, 早禀三爷知。 禀三爷。张 飞: 讲。中 军: 裁缝到。张 飞: 命他们进来。中军: 命你们进来。〔张兴、李明星,王炳义、杨成同上。张 兴 :(念) 沿低上高不服老,李明星: (念) 钉子斧子到处敲。王炳义: (念) 人人称我古画好,杨成: (念) 若缝新衣手段高。张 兴: 我乃张兴。李明星: 我乃李明星。王炳义: 我乃王炳义。杨 成: 我乃杨成。张 兴: 伙计们请了。众 :请了。 张 兴:三爷有唤。李明星: 只得去见。王炳义: 见了三爷忙拿礼见。杨 成: 见礼一毕,一旁立站。众 :参见三爷!张飞: 不消。众: 三爷身旁却好?张 飞: 就知罢了。四裁缝你好?众: 挂念我们,唤我们到来,给老人家缝帽子呢,还是缝靠子呢?张 飞: 今天用的多。中军 :伙计,你们发财的日子到了。用的多,用的多!众 :三爷,你用多少?用的多,能做多。张 飞 :我二哥已死,我命你给七十五万人马造成白马白旗,白盔白甲,假若造齐,这里交一半,四十里因势关交一半,重重有赏。众: 能成,能成!一年做不成,那得二年做呢!张 飞: 限你三日做成。众: 好我的三爷呢!方才说了二年,你给二字底下添了一道,改为三年。张飞 :混蛋!你若三年造齐,我家二哥三年服满,要它何用?限你三日造齐,还在 罢了;假若造不齐,你和东吴竟是一党。滚出去!众 :伙计,叫婆娘给咱烧倒头纸!走完了,完了!(同下)中军: 你图活多呢!张 飞: 中军。中 军: 伺候三爷。张 飞 :吩咐外厢,给爷备马,兵撤因势关!(带中军下)廖 化: 来呀!卒: 有。廖 化: 镇守营寨,宁要小心。卒:是。(同下)
·第二场 会 路〔张飞带四卒上。张 飞: (唱尖板)哭一声二哥弟难见,声声儿哭的关美髯。汉灵帝无道天下乱,我弟兄结义在桃园。弟兄生死共患难,白马鸟牛谢苍天。大破黄巾兵百万,水淹下邳擒奉先,曹丞相设下青梅宴,想害刘备灭桃园。空中炸雷连声喊,苍天爷不灭我弟兄三。抱过宗卷查着看,我兄是孝景帝的后代玄。汉天子认兄为皇叔,封我二哥关美髯。我弟兄徐州曾失散,将二哥围困在土山。曹差来能言利嘴姓张名辽字文远,顺说我二哥归曹瞒。上马金下马宴,十美女进膳曹问安。买不下我二哥心一片,日每间思念三桃园。身在曹营心在汉,何一日才会我弟兄三?回营去对皇嫂讲说一遍,三人商议报曹瞒,五次大功曹情愿,立此大功离曹瞒。温酒他把华雄斩,曹操陪他把饭餐。我二哥曾把春秋看,有一个小卒报帐前。他言说二爷不好了,颜良领兵夺中原。曹杀颜良除外患,颜良刺曹除内奸。曹贼土山曾观看,我二哥杀颜良丧马前。许仲康捧酒曾摆宴,我二哥看破这机关。未曾饮酒起火焰,我二哥手持青龙偃月挑袍骂曹瞒。出五关斩六将还不胜算,将蔡阳斩在了古城壕边。小秦琪把守黄河岸,在二哥刀下丧黄泉。奔荆襄去把宗兄探,他把我大哥唤床边。弟谋兄位国事乱,江山大事托几番。蔡后嫂嫂多不贤,恨大哥是她的眼中箭。她凭的蔡瑁张允傅龚蒯越和王粲。皆都是荆襄狗奸谗。实可恼蔡瑁张允好大胆。把荆襄九郡让曹瞒。天不幸刘表把驾晏,不由大哥好心酸。南有孙权把江东占,东有曹操镇中原;西有刘璋威名显,北有张鲁把兵搬。我兄弟围困汉阳院,赵子龙单枪战长板。争下荆州我们占,和东吴结下山海冤。二哥玉泉山把命断,某家如同坐针毡。二哥一死难见面,美味珍馐某难餐。领大兵七十零五万,马踏了东吴灭孙权!(同下)
张兴、李明星、王炳义、杨成同上。张 兴: (念) 三爷之事多加愁,李明星: (念) 叫声张哥莫要忧。王炳义: (念) 四人同上狮子楼,杨成:(念) 好酒吃几怀,咱四个等着挨砖头!张 兴: 原来是解千愁。众: 不要解千愁,再看你这个工头、挨砖头。张 兴:哥弟莫要胡言,速快用上计来。(想)王贤弟,有计无计?王炳义:我尻蛋上有个青记。杨 成: 害人之计,害人之计!众: 另想,另想。(同想)杨 成:李哥,有计无计?李明星: 我有个屁,放了!众:计中之计,计中之计!众:另想,另想。(同想)张兴: 有计了!众: 有何良谋,速快讲来!张 兴: 你我若到明天,打就五百斤重的棉花包,用白布包成包子,件件号字;一万五千白盔白甲,打就四包共是六万件。下余的咱们弄些布匹,给他剪了的不缝,是布给他不剪。咱们如今回去,各做各的工,能做几件做几件,大家还是加油尽量干。隔过明天、大后天,咱们叫他在此的人一同送奔因势关。另外,回去叫一能工巧匠,造成了美丽的剪刀。咱们见了他的时节,他要松放咱们,还在罢了;假若不放,反正就是,照眼色行事!你我各带剪刀,反正咱们总是不得活,给他个半身不遂?或者还要比他强。众:怎能比人家强呢?张兴: 他死咱死,他亡咱亡。你我后天晚上,刺!众: 住口!(搜门)刺什么?张 兴:把他刺死,方去你我心头之恨。请!正是:众:(念) 好计好计,神鬼难测,就此照办。张兴 (念) 作事要机密!李明星: (念) 莫叫外人知。王炳义: (念) 要去心头恨,杨 成 (念) 拔剑斩仇人。张 兴: (念) 量小非君子,李明星:杨 成: 王炳义 (念) 无毒不丈夫!(同下)
·第三场 滚 鼓刘 封: (内) 嘿嘿!(四卒引上) (念快板!绕口令) 我小子生来运不通, 做了个奇巧怪睡梦。 见一个碎人儿, 来在床边乱哄哄。 左手拿的苍蝇鬃,右手又拿鞭子仍, 一下仍在半天空, 往上看,满天星, 往下看,挖的坑,坑里看,长的松, 房里看,点的灯, 墙上看,钉的钉,钉上看,挂的弓, 弓上看,落的鹰。 苍天不住刮大风, 刮没了天上的星, 刮平了地下的坑, 刮倒了坑内的松,刮灭了房内的灯,刮掉了墙上的钉, 刮下了钉上的弓, 刮飞了弓上的鹰, 星散坑平松倒灯灭钉掉弓落鹰飞一场空。(念) 刘封生的怪, 眉毛朝天栽。 为吃苜蓿菜,扑通跑出来。 吃了一碟子, *(上尸下巴)了一橛子。 吃了一丁丁,*(上尸下巴)了一争争。 领兵四十万, 镇守因势关。(坐)(念) 天子头上九龙头, 四个龙抬了个软长虫。千岁门首一树桃, 人役们带来叫孤瞧: 粘核是桃核, 离核还是桃。孤王刘封,昨晚上作了一梦,把头塞到墙洞,往出一拔,往进一送,头发 磨了个光光净净,到明还不知是啥梦?(念) 夜晚作梦好奇怪! 梦见鸮鸟来鹐我脑袋; 我问他鹐我因何事? 言说我刘封不得活了。我看这事不好。清早以坐关上,心慌瞀乱!言还未定,家院来也。家 院:(内) *(左口右尔)嘿!(上) (念) 三爷到关上, 早禀千岁知。 禀千岁。刘 封: 何事?家 院: 三王爷上关。刘 封: 我的妈呀!(跌倒)三军们!卒:伺候千岁。
刘 封: 你把千岁拾起来。卒: 搀起来,搀起来。(搀刘封起)刘 封: 伸你的手来。卒: 给。(伸手)刘 封:呸,呸! (吐卒手上)卒:千岁,那是怎么样了?刘封:你尝一尝千岁的吐沫,是苦的吗,甜的?卒: 苦甜二字怎讲?刘 封: 要是甜的莫要说起,要是苦的,……卒: 怎么样?刘 封:要是苦的,叫我三叔父将我的苦胆吓破了!卒:你为啥要怕他呢?刘封:是你们有屎不吃。卒 有事不知。刘 封:着,有事不知。把千岁能吓糊涂了。卒: 他为啥把你吓糊涂了?刘 封:我二叔父关云长,麦城玉泉山有难,命廖化前来搬兵。我听了孟达之言,没有发兵。事到今日,我三叔父前来问我,我该拿何言答对?卒:不咋的!有四十五万铁甲兵。刘 封: 看我三叔父几人几马?卒: 一人一马。刘 封: 罢吗!他一人一马。我有四十五万铁甲兵,怕他是怎的?糊里糊涂有请。家院: 有请! 〔四龙套引张飞上。刘 封: 接见三叔父。张 飞: 站起来!正是:(念) 来在因势关, 三老子怒冲冠; 观见刘封面, 黑血上下翻!刘 封: 三叔父到了!张飞:到了!刘 封:请到关上。张 飞:要到关上!刘 封:请。张 飞:刘 封: 家院。家 院: 伺候千岁。刘 封: 与我三叔父看座。张 飞:三老子坐下多时了。刘 封: 真是死砍头子,死砍头子!家院!家 院: 有。刘 封: 与我三叔父看茶。张 飞: 三老子不喝。刘 封: 家院! 家 院 问候千岁。刘封: 与我三叔父摆宴。张 飞: 三老子用过了。刘 封: 三叔父!你今天上的关来,坐也不坐,喝也不喝,吃也不吃,是何意思? (张飞两边看)刘 封: 三叔父,三叔父!张飞: 讲说什么?刘 封:你到底生气和谁来?张 飞: 我不和别的,就和那红脸大汉,关云长,又恼又恨!刘 封: 三叔父,你恨的我二叔父为何呢?张 飞:别言我也不问,我先问西川立帝以来,该命何人登极?刘 封: 家有长子,国有大臣,你看我大叔咋样?
张 飞:脱骨的人,要他何用?刘 封:你看我二叔父呢?张 飞: 红脸大汉,是我的仇人,为何要托他?刘 封: 看三叔父你呢?张飞: 三老子没有那大的福气!刘 封: 张苞,关兴?张 飞:外姓之人更不行。刘 封: 这个不成,那个不成,咱把十万里江山闲着哪?这这这,有了!想起了!张飞:想起何人?刘 封: 阿斗太子。张 飞:小小年纪,如此懦弱,为何提他?刘 封: 我不说,二叔你说,叫谁坐?张 飞:孔明先生,与我来信,算来算去,算在我儿的头上了。刘封: 好我的三叔父呢!我有此心,诚恐二叔父、大叔父、张苞、关兴、阿斗 太子、赵、马、黄叔父和你不愿,也是枉然。张 飞: 你家大叔父和你家二叔父,漫说张苞、关兴、阿斗太子、满朝文武,有你三叔父一人承担,我儿登极以后,封三叔父什么?刘 封: 三叔父!你只要扶我登极以后,封你阁老宰相。张 飞:不要,不要!刘 封: 封你伴驾王,管朝里,管朝外,但是一件……张飞:那一件?刘 封: 我二叔父不死,是我心中之患。张 飞 我儿果算聪明伶俐。我先问你因势关上,有多少雄兵?先伐东吴。刘 封:东吴呀,***的!你家千岁登极,你好好归降,还则罢了;假若不能归降,我和我家三叔父,将我因势关四十五万铁甲雄兵,杀奔东吴,杀儿个鸡犬不留。张 飞: (笑)呜呀!呜呀!翼德便说:我想因势关上,四十五万铁甲雄兵,不是廖化对我讲说,漫说我一个张飞,即就是十个翼德,杀一辈子,也杀不到因势关,刘封!刘 封: 三叔父!张 飞: 还是领起大兵,先伐东吴,除去外患再好整理朝事,不知你心意如何?刘封:三叔父话言那里?不除掉我二叔,还是我三叔父的仇人,儿若不登极, 三叔父!三叔父!你是怎样作这个伴驾王?张飞:哎嗨吓!这个孺子不能登极,四十五万铁甲雄兵的大令怎样得到我手?罢么,事缓者则园。刘封!要害你家二叔父不难……那是什么?刘 封:那是儿我的上战鼓。张 飞:将鼓落下来,待三叔父观看。刘 封:来呀!卒:有。刘封:将鼓落下,将鼓落下。卒: 是。(落鼓)张 飞: 我儿要它何用?刘 封:三叔父有所不知,孩儿打坐宝帐的时节,战鼓咚咚一响,四十五万铁甲 雄兵,都来听鼓的声。张飞: 为叔这里有一计。我儿可曾愿意? 刘 封:三叔父只要扶儿登极,漫说一件,十件八件,儿都愿意。
·张 飞: 以为叔心中思想,将这个鼓皮起开,我儿身带短刀一把,藏在鼓内。为叔就说:这是曰南交趾国,一连三载,无有好宝进上,进来了朝王鼓。为叔抬上殿去,你家大叔父和你家二叔父、阿斗太子、关兴,必然要前 来验鼓。那时节我儿两膀用力,手执短刀,恨着那个,刺着那个。刘封:满朝文武动手,如何是好?张 飞: 满朝文武,若还动手,有三叔父一面承当。刘 封: 好计,好计!神鬼难猜。来呀!卒: 伺候千岁。刘 封: 将鼓皮揭破。与千岁换衣来! (换衣)卒:千岁,你把衣服脱下了作啥呀?刘 封: 我要改朝换帝。张 飞:来呀!卒:伺候三王爷。张 飞: 请你千岁入鼓。卒:请千岁跌鼓。刘封:他,他,他,入鼓么,可是跌鼓。卒: 千岁!你不集股,多少钱一股?来,给我也搭一股,搭一股,搭一股!刘 封:他,他,他,你先看你长脖项,短脖项,水烟袋的模样,你还有那大的福气?你这么揭鼓!卒:揭啥鼓呢?揭啥鼓呢?刘 封: 你把这鼓皮揭起,待千岁我入鼓。卒: 半晌啦,才是揭鼓。揭、揭、揭、揭。(刘封入鼓)刘 封: 不敢把我捣死了!张飞:为叔晓得。将这个鼓环取掉,我儿方可出气,为叔才得放心。刘 封: 哦!就好,哦!就好。贵贱不敢把我捣死了!张 飞:无影,无影。来呀!卒: 伺候三王爷!张飞:将鼓的原钉钉上。卒:是。(钉鼓)刘 封: 慢些砸。张 飞: 我儿为坐皇帝,为叔父为坐伴驾王,还要忍耐一下。来呀!卒: 饲候三王爷。张 飞:那山高?卒: 蝎子山高。张 飞: 抬上蝎子山。卒:是。(抬鼓)禀三王爷!张 飞:讲!卒: 来在蝎子山。张 飞: 再往上抬。卒:是。禀三王爷,往上再没有路了。张飞: 将鼓放下。刘 封: (在鼓内)放得了,慢些放,看把我蹾了着。张 飞: 刘封!刘 封:三叔父。张 飞:你把我当做何人?刘 封:你是我三叔父。张飞:我不是你三叔父。刘 封: 你是何人?张 飞: 我是五阎君,要你的狗命来了!刘 封: 我的妈呀!张 飞:来呀!卒: 伺候三王爷。张 飞:放下滚木乱石。卒:是。(滚鼓)张 飞: 来呀!卒: 伺候三王爷。张 飞: 随三老子,一同上关。(下山)卒: 禀三王爷。张 飞: 讲!卒: 来在因势关。张 飞:与爷击鼓升堂。卒:击鼓升堂了!(击鼓)张 飞: 正是:(坐) (诗) 家住涿州在范阳, 牛羊百头广田庄。 因为我哥弟争强胜, 轰轰烈烈闹一场。张翼德。今坐因势关。先传一令:众将应名听点。前营!卒:有。张 飞: 后营!卒: 有。张 飞: 左营!卒:有。张 飞:右营!卒: 有。张 飞:押粮官!卒: 有。张 飞: 运草官!卒:有。张飞: 长枪手!卒: 有。张 飞:短枪手!卒: 有。张 飞: 众将听令!卒: 候令。张 飞: 准备弓马,若到明天,兵伐东吴。(同下)
笫四场 造 甲〔四校卫、二枪手引张飞上。张 飞:(引) 弟兄失散不相逢, 不由叫人胆颤惊。(坐) (诗) 威风凛凛坐宝帐, 三军众将站两旁; 白盔白甲齐换上, 要与我二哥报冤枉。三老子张翼德。四裁缝约定今日交衣,怎么还不见到来?中军:*(左口右尔)嘿!(上引) 裁缝来交衣, 早禀三爷知! 中军报门,禀三爷!张 飞:讲。中 军: 四裁缝到。张 飞: 命他进来。 (张兴、李明星、王炳义、杨成同上。)张兴: (念) 来在因势关,李明星: (念) 胆颤心又寒;王炳义:(念) 见了三爷面,杨 成:(念) 净是棉花蛋。张 兴: 不要胡说。李明星 张 兴:(同) 参见三爷王炳义 杨 成:张 飞: 四裁缝站起来。张 兴、 李明星:三爷恩宽!三爷身旁却好!杨 成 、王炳义:张 飞: 就知罢了。四裁缝你们好?张兴 杨 成:挂念我们。三爷我们作了些白盔白甲,就该收下。王炳义 李明星 :张 飞:做了多少?张 兴 :王炳义 :我们每人作了一包子。每包一万五千件,共是六万件,下余的剪了没缝,有布没 剪,还有的没有钉上扣子。李明星:王炳义:杨 成 :张 飞:呔、呔、呔!好你裁缝!这就不是。三爷怎样对你说来?怎样对你讲来?与我二哥复仇,命你造成白盔白甲,到今三日,连个三分之一都没作到。 违抗军令,我本当……。张 兴 李明星:三爷没要烦恼,你几时起程?杨 成 王炳义 :张 飞: 三老子,明天清早就要起程。张兴:好我的三爷哩!为给我们二爷报仇,满说你限三日,三月也造不齐。我们回得家去,晓谕各州县府的裁缝,同与二爷,赶造白盔白甲,还想在三爷上边领赏呢?他们约定今夜晚上,一同送来。若是今晚不来,三爷为了给二爷杨 成:王炳义:复仇,他们为了在三爷上边领赏,三爷还是明天,慢走一时, 他们明日清早,李明星:一定 要赶到。三爷饶了我们,我们母子才得相见,举家能以团圆。因此上踏破二十四页方砖……大谢苍天!张 飞:罢么!今晚上,你在三爷的面前,亲自做活,看你们作的快慢如何?若到明天,早饭以后,到了还则罢了,假若不到,休想你活。众将散堂。(同下)
第五场 刺 张〔中军上,打扫房,二卒掺张飞上。 (四裁缝上,设案做话)张飞:四裁缝:张 兴、 杨 成、李明星 、王炳义: 三王爷!张 飞: 好好的工作,若到明天,盔甲造齐了,重重有赏。张 兴: 杨 成 三王爷!你好好的休息,我们比你着急的多!(张飞上床睡)张兴:伙计们!李明星、 王炳义: 怎么样?杨 成、 张 兴: 小心把活作坏了着。(摆眼) (谯楼鼓打三更三点,(张兴、李明星、王炳义、杨成四人,手中各执剪刀,盯)(张飞;张飞睡熟打鼾,但眼睛未闭。)张 兴:三王爷!醒得。张 飞: (被惊)你们要什么呢?张 兴:三爷!你放宽心,好好休息,明日还要起程呢!眼窝闭上,好好的睡。张飞:三爷睡着多时了,你们唤我干什么?张 兴: 三爷,你怎么睁大眼睡觉呢?张 飞:三爷生就的睁眼睡觉,才能睡个畅快。张 兴、李明星:那我们就晓得了。王炳义、杨成:张 飞: (仍然睁眼熟睡,鼾声大作。谯楼四更四点。张兴、李明星、王炳义、杨成四人,各手执剪刀,吓的滚头大水,行至张飞床前,行刺。张飞抓住张兴, 把张兴刺死。张飞在勉强抵抗时,由床上滚下。)(长、短二枪手闻响声急上)长枪手:将军!慌张为何?短枪手: 刘封已死。三爷房子,什么响声?长 枪手: 速快奔上三爷房中,走!(至门口)三爷开门来!三爷开门来!李明星 王炳义 (惊慌,各执剪刀,开门往出扑逃)杨成 、长 枪手: 什么人?(拦挡)短 李明星 王炳义:我们是裁缝。杨 成 长枪手: 将军在此看守这三个贼子,待我奔上三爷房中观看。(进门)三爷醒得!呔! 那是裁缝?分明是东吴的奸细。将军!你将这三个贼子拉下砍了。短枪手: 是。(推三裁缝下,即提人头三个上)献头。长枪手: 将军!你将这四个贼子,满门杀光,好与三爷报这一件血海之仇。你在此好好看守,待我早禀刘皇爷得知!短枪手: 如此,将军,你速快前去!(同下)
第六场 报 凶刘 备: (上唱拦头) 昨夜晚作梦多不祥, 我梦见乌云遮太阳;莫非是我朝死大将? 寡人心中不安宁!〔廖化正面上,长枪手倒上。廖 化: 将军,哪里来的?长枪手: 阆中来的。廖 化:到此何为?长枪手: 三爷阆中**,廖化 怎样的**?长枪手:他要与二爷复仇,鼓滚刘封,叫来四个裁缝,与二爷赶造白盔白甲。哪是裁缝!分明是东吴差来的奸细。刺死三爷。早禀皇爷得知。(进帐),皇爷! 不好了!刘 备:何事惊慌?廖 化:二爷玉泉**。长枪手: 三爷阆中**。刘 备:(唱尖板) 听一言把我的三魂吓散! (转拦头) 把三魂和七魄飞上九天。(昏)廖化:皇爷醒得! 长枪手刘 备: (唱) 我猛然睁睛用目看: (转喝场) 睁眼还在人世间。 哭一声二弟我难见, 我的二弟呀! 三弟,张翼德,啊,哎!二弟、三弟呀! 珠泪滚滚擦不干。你们都已死去无人管, 是何人与为兄保江山? 若要我把愁眉展, 马踏东吴心才安。 这是廖化!廖 化: 皇爷!刘 备:我二弟玉泉有难,为何不早谕刘封,令其发兵?廖化: 皇爷有所不知:东吴将我二千岁,围困麦城。是我单人出来,报与刘封。哪知刘封听信孟达之言,拒不发兵。我无其奈间,奔上阆中,见了我家三千岁。我家三千岁奔上因势关,重见刘封,命我速报皇爷知晓,那谁料想,他也在阆中**了!刘 备:这是长枪手!长枪手: 皇爷!刘 备: 你那三千岁,在阆中是怎样死的?对皇爷依实的讲来!长枪手: 皇爷,有所不知:我那二千岁玉泉**以后,我家三千岁,闻听此言,言说,你弟兄桃园结义以来,许下一在三在,一亡三亡;要与我家二千岁复仇,唤来四个裁缝,限裁缝三日三晚,给七十五万人马,造成白盔 白甲。哪是裁缝!分明是东吴差来的奸细,刺死我家三千岁!刘备: 罢了!想我弟兄,桃园结义以来,许下一在三在,一亡三亡。想我二弟、三弟今已**,活我刘备,若不念及桃园,与我二弟、三弟复仇,就落了忘恩负义之人!我还是求见先生,看他是何主张?二将军,与我同在宴上,请!正是: (念) 二弟玉泉把命晏,廖 化: (念) 三王爷阆中升了天。长枪手: (念) 二爷、三爷不见面,刘 备:(念) 寡人如同坐针毡!(同下) 〔黄忠、马岱、马谡,赵云、魏延、杨仪同上。黄忠:姓黄名忠字汉升。马 岱:姓马名岱字仲辉。马 谡:姓马名谡字幼常。赵 云: 姓赵名云字子龙。魏 延: 姓魏名延字文长。杨 仪: 姓杨名仪字威公。(张苞、关兴戴孝上。)张苞: 姓张名苞字定国。关 兴: 姓关名兴字安国。众将军:啊!杨 仪:诸位将军请了!众:请了。杨 仪: 军师升帐,早来伺候。你我排班坐了。(同坐) (四卒、四龙套引孔明上)孔 明: (引) 桃园弟兄把亮请, 离却茅庵到军营。(坐) (诗) 自幼儿学艺黄土山, 水镜先生把道传; 师兄师弟人三个,徐庶孔明庞士元。山人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道号人称卧龙。以在南阳卧龙岗,修真养性。被刘皇爷弟兄三人,冬十一月二十一日,不避雪霜,聘亮下山,以在军中作谋。山人下得山来,首一计博望烧屯;第二计白河用水;第三计同皇爷,暂取西川。兴汉灭曹,建立王业。将诸位将军选进帐来,共同商议用兵之策。站党军!龙 套: 有。孔 明: 众将军进帐。龙 套: 诸位堂爷进帐!众 将: 请啊!先生,身旁却好?孔 明:就知承问。诸位将军可好?众将: 就知罢了。黄 忠: 选我们进帐,莫非商议用兵之策?孔 明: 故为此事,怎么不见皇爷到来?马 岱: 观见香烟纷纷,赵 云: 瑞气霭霭,杨 仪:车声粼粼,张 苞:皇伯王来也。关 兴: 〔国舅吴班引刘备上。刘 备:(引) 神气不定, 坐卧不宁, 二弟、三弟啊! 教孤伤情。 先生不须抬座,你我礼了。 (众见礼)孔 明:站堂军!龙 套:有。孔 明:与皇爷看座。刘 备: 有座。众 将: 与皇爷叩头。(众跪拜)刘 备: 一同坐了。(众坐)孔 明:皇爷,身旁却好?刘 备: 就知罢了。先生,你好?孔 明:好说。这是皇爷。今是黄道之日期,你我就该起是了。刘 备: 慢、慢、慢着!先生!若要出兵,听我把桃园之事,讲说一遍。扶汉也在先生,复仇也在先生。孔 明:皇爷,慢慢的讲来。刘 备: 先生,请听:想我弟兄桃园结义以来,许下一在三在,一亡三亡。二弟、三弟**,我若不能与二弟、三弟复仇,要这十万里江山,作何而用?孔 明: 这是皇爷!刘 备: 先生!孔 明: 山人怎样对你讲说,扶汉乃为公业;主公,要与你弟兄复仇,山人不能强留。头一番,兵发东吴,安下营寨,画来影图,差人送奔西蜀。山人就有妙计用。此一前去,黄老将军,军中为帅;国舅吴班押粮运草;将二位小千岁带上七十五万人马;下余的兵将,镇守西蜀。刘 备: 谢过先生!
第七场 发 兵刘 备: 张苞、关兴听令!张 苞:候令! 关 兴刘备:校场点兵伺候。张 苞: 得令。(下)关 兴:刘 备: 国舅吴班听令!吴 班: 候令。刘 备: 下边整理粮草。吴 班: 臣下领旨。(下)刘 备:黄老将军听令!黄 忠: 候令。刘 备: 赐你大令一支,给廖化长枪手,点动阆中人马,以在因势关等候。黄 忠: 得令。(下)刘 备:先生,请在!我便去也。孔明:慢着!此一前去,与二千岁复仇,那是苦差一件。宝帐有酒,与皇爷 饯行。站堂军!龙 套: 有。孔 明 与皇爷看酒伺候! (唱硬音慢板) 有山人在宝帐设排酒宴,观我朝众将官同在面前。 (转二六板) 老将军名马岱身经百战,少将军名杨仪正在英年。 魏文长取长沙前来投汉, 马参军通兵法韬略俱全。 赵子龙是虎将浑身是胆。 回头来叫皇爷细听心间:可恼东吴好大胆,害死关张丧黄泉; 你与你弟兄把仇报, 把你的美名天下传。 此去得胜回来转, 有山人迎接你午门外边。刘 备: (唱) 多劳先生排酒宴, 众位将军在面前;宝帐施礼莫怠慢, 我只得下边换衣衫。(下)马 岱 (唱) 皇王有道家家乐, 文武两班保山河。 那家臣子功劳重, 将功劳表在麒麟阁。 宝帐施礼莫怠慢,回府去要对夫人言。(下)赵云: (唱) 太平之年文官好, 慌乱之年武官高。 文官提笔顿首拜, 武官提枪立功劳。 宝帐施礼莫怠慢,回营去晓与众将官。(下)魏 延:(唱) 宝帐里现挂着金字牌匾,上写着四个字文武两班。 宝帐施礼莫怠慢, 回府去要把西川安。(下)杨 仪: (唱) 甲子年间把兵领, 西蜀之事托先生。 宝帐施礼莫怠慢, 回府去要把军法严。(下)马谡 :(唱) 诸位将军离宝帐, 不由马谡喜心上。 宝帐施礼莫怠慢, 回去再把孙吴兵法读几番。(下)孔 明: (唱) 山人宝帐用目观, 走去我朝众将官。 站堂官随我莫怠慢,回后帐忙把后方政令谋万全。(同下)
第八场 传 令〔张苞、关兴,拉架子上四卒上。张 苞: (念) 白人白马白旗号,关 兴: (念) 银弓羽箭白翎毛。张 苞: (念) 跨下战马赛虎豹,关 兴:(念) 马鞍桥斜担斩将刀。张 苞: 姓张名苞字定国,关兴: 姓关名兴字安国。 皇兄请了!张 苞:请了。关 兴:皇伯兵伐东吴,要与二位父王复仇,来在大校场中,皇兄请来传令。张 苞: 御弟请来传令!关兴: 我弟兄推让不及,一同传令。张 苞: 来呀!关 兴:卒:有。张 苞:站东列西,听我弟兄一令着!关 兴、 张 苞: (唱代板) 张苞校场传将令,关兴:(唱) 大小儿郎你们听:张 苞: (唱) 一路卖买要公正,关 兴: (唱) 莫要骚扰好百姓。张 苞: 哎! (唱) 杀潘璋……关 兴: (唱) 灭孙权…… 与你们, (唱) 与你们加功又加衔, 校场里忙把雄兵点。张 苞: 等皇伯, (唱) 等皇伯到来把令传。(带四卒同下)吴 懿:(上唱慢板) 十年间读书广在学, 书要看来墨要磨。春季里读书忍饥饿, 肚内无食怎奈何? 夏季里读书热似火, 喝了墨水曾解渴。(转二六板) 秋季里读书黄叶落, 鹊鸟怎能归巢窝? 冬季里读书冰雪坐, 十指寒冷怎奈何? 一年四季都难过,盼的是皇王开了科。上京的举子千百个, 个个都想连登科。 进得贡院门上锁, 唤来了书童把墨磨。 做一篇文章如花朵, 主考一见笑呵呵。 龙虎榜上得中我,一对金花插帽角。四杆彩旗空中过, 一对铜锣把道喝。 威风凛凛轿内坐, 离地就有三尺多。 坟茔立碑昂然座,也不枉我先祖阴功多。(下)吴 班: (上唱慢板) 吃王禄受王封与国报效,那一国何日反带兵离朝。 兵行在吴地里安下营哨, (转二六板) 于何日打一仗摆开枪刀。头戴上囱子盔烂盈普照, 身穿上过肩衣外套蟒袍。 腰系着兰田带八宝钻定, 足蹬下虎皮靴威名在朝。五凤楼见吾主合掌大笑,才与我武将们争下功劳。 好容易戴吾主这顶纱帽, 永久的与吾主保立皇朝。(下)
第九场 争 先 锋〔四内侍、吴懿、吴班引刘备上。刘 备:(唱尖板) 哭一声二弟三弟兄难见,声声儿哭的关美髯!汉刘备生来是孤单,离城十里在中山。那一日无事大街转,我背上草鞋大街前。遇见我三弟开酒馆,我二弟贩畜到此间。我三人商议曾结拜,三人结义在桃园。弟兄们生死共患难,却怎兄在世,哎!哎!哎! 二弟你**?大破黄巾兵百万,水淹下邳擒奉先。曹丞相设下青梅宴,想害刘备灭桃园。空中炸雷连声响,苍天爷不灭我弟兄三。抱过宗卷查着看,我是汉室七代玄。汉天子认我为刘皇叔,封我二弟关美髯。我弟兄徐州曾失散,将二弟围困在土山。曹差来能言利咀姓张名辽字文远,顺说我二弟归曹瞒。上马金,下马宴,十美女进膳曹问安。买不下我二弟心一片,日每间思念三桃园。人在曹营心在汉,何一日才会我弟兄三?回营去对皇嫂讲说一遍,三人商义离曹瞒。我二弟曾把春秋看,有一个小卒禀帐前。他言说二爷不好了,颜良领兵夺中原。曹杀颜良除外患,颜良刺曹除内奸。曹贼土山曾观战,弟杀了颜良丧马前。许仲康捧酒曾摆宴,我二弟看破这机关。未饮酒杯中起火焰,我二弟手持青龙偃月挑袍骂曹瞒。出五关斩六将还不胜算,将蔡阳斩在了古城壕边。小秦琪把守黄河岸,在二弟刀下丧黄泉。奔荆襄去把宗兄探,他把我刘备唤床边。江山的大事托几番,那有个弟谋兄位把国篡。蔡夫人嫂嫂多不贤,恨刘备是她的眼中签。她凭的蔡瑁、张允、傅巽、蒯越、王仲宣,他都是兄王狗奸谗。实可恼蔡瑁张允好大胆,把荆襄九郡让曹瞒。天不幸刘表把驾晏,不由刘备好心酸。北有张鲁把汉中占,还有刘璋镇西川。中原曹贼威名显,东南孙权把兵搬。我弟兄围困汉阳院,赵子龙单枪战长板。争下荆州我们占,和东吴结下山海冤。二弟玉泉把命断,刘备如同坐针毡。二弟一死不见面,三弟阆中归了天。美味珍馐孤懒餐,领大兵七十五万。马踏了东吴灭孙权,(转代板) 未行兵王先拜七斗尊神天怜念。 (上高场)〔张苞、关兴对上。张 苞: 参见皇伯。(跪)关 兴 :刘 备:站下。孤茕昭烈王。天不幸二弟三弟**,孤茕率领大兵,兵伐东吴,要与二弟三弟复仇。今坐校场,先传一令。关兴听令!关 兴:候令。刘 备:你二位父王**,兵伐东吴,要与你二位父王复仇。挂我儿前战先行。张 苞: 慢着、慢着。皇伯!我那御弟,如此年幼,耽误国家大事,如何是好?关兴:慢着、慢着。皇兄!皇伯兵伐东吴,要与二位父王复仇,挂为弟前战先 行,你为何阻挡?张 苞: 非是我阻挡,皇伯兵伐东吴,要与二位父王复仇,你乃小小年纪,耽误国家大事,如何是好?关 兴: 嗒!说什么耽误国家大事?分明你心中不服!张 苞 哎,呔!不服便不服。关兴,休得指地画天!关 兴:张苞,休得张牙舞爪!张苞: (念) 你无有三头六臂。关 兴: (念) 你无有七手八脚。张 苞: (念) 你也非蛟龙出水。关 兴 (念) 你亦非猛虎下山。张 苞: 口说无凭。关 兴:举手便见。〔张苞、关兴对打。刘 备:奴才! (滚白)我骂,骂一声张苞、张苞!不醒事的关兴!儿呀!皇伯,皇伯兵发 东吴,要与你二位父王复仇,挂关兴前战先行。你弟兄二人,来在大校场中,为个先锋印玺,就是这么样争论。哎!不醒事的奴才!你叫东吴,孙权,那吴狗得知,他讪笑皇伯我国法不正了!张 苞:儿臣知罪了!(跪)关 兴:刘备:嘿!嘿!嘿!既知罪,你弟兄站起来。张 苞:谢过皇伯。嘿,嘿,嘿!关 兴:刘 备: 你弟兄听令!张 苞: 候令。关 兴刘 备:皇伯兵发东吴,与你二位父王复仇,命你弟兄二人,以在大校场中,比武献艺。枪刀用沙毡裹定,只有点到,莫可伤生。哪家伤生,皇伯的国法不容。张 苞:儿臣遵命。关 兴: 张 苞(唱代板) 张苞校场怒气生, 再叫御弟听仔细:来来来随兄校场里, 看谁高来看谁低?〔二人对打,张苞败下。关 兴: (唱代板) 可恼皇兄太无理, 皇伯面前把我欺:若要是把先锋印玺让与你, 不能,哎嗨,不能!(唱) 除非是眼闭口合把头低。(下)刘 备:(唱) 孤茕在校场用目举,(张苞舞枪上,绕场下。关兴绕场上,绕场下)刘 备: (唱拦头) 二位虎侄比武艺。张苞儿赛过金梁柱,关兴儿也赛柱金梁。金梁柱柱金梁, 一个更比一个强。现有我虎侄双双两员将, 何愁东吴不归降?〔张苞、关兴对上,对打。张苞败下,关兴追下。刘 备:(唱尖板) 我弟兄桃园三结义,(转唱拦头) 生死不顾把功立。东吴为的胭脂女, 不允亲就该报兄早知。大意中了吕蒙计, 为荆州反把性命毕。若要趁了孤的意, 马踏了东吴血染泥。〔张苞,关兴上,对打。关兴执刀杀张苞,刘备挡上。刘备: 嗒! (唱尖板) 骂一声关兴胆太大, 焉敢提刀(三押板)把兄杀。(摩锤滚白) 哎!我骂一声张苞、张苞!不醒事的关兴!皇伯兵发东吴,与你二位父王复 仇,命你弟兄二人,来在大校场中比武、见艺。枪刀用沙毡裹定,只可剑到,莫可伤生。那家伤生,皇伯的国法不容。谁叫你将你兄,拨下马来,一言不发,执刀便杀,你教东吴得知,他笑皇伯的国法不正了!张 苞:儿臣知罪了! 关 兴 刘备 既知罪,你弟兄,站,站,站起来!张 苞:谢过皇伯。哼!关 兴:刘 备:二位虎侄听令!张 苞: 候令。关 兴:刘 备:皇伯兵发东吴,与你二位父王复仇,张苞封为虎威将军,关兴封为龙骧将军。黄忠老将军,马战作先。吴懿、吴班押动粮草。西蜀大事,托与孔明先生执掌。站东列西,听皇伯一令着!(唱七锤) 甲子年间把兵领, 西蜀大事托孔明。万里长江波浪涌,长随官与孤带白龙。(内侍带马,卒带马,同上马)(唱尖板) 未曾上马先传令, 张苞关兴虎侄听:缚虎还是亲兄弟,上阵去还是我父子兵。兄杀前来弟顾后,杀前顾后莫远游。杀潘璋,拿马忠,拿住吴狗莫轻容。忙吩咐西蜀的文官齐免送,哎! 大炮三声出了御营。(同下)
·第十场 出 营谭 雄: (上) 头像个草笼,脖子像个桶,拳头像个老笼。半墙上一个蜘蛛罗网,一拳打个窟窿。谢 旌: (上) 头戴金盔一顶,身穿铠甲两片,手里拿了个箭杆,戳了我伙计的屁 股眼。谭 雄: (念) 盔甲叮当响!谢 旌: (念) 铠甲照日红。谭雄: (念) 提刀斩上将。谢 旌:(念) 赛过活阎王。谭 雄:谭雄。谢 旌:请了!谭 雄:请了。适才以在炕打座。谢 旌:将房打座。谭 雄: 票子票了。谢旌: 报子报了。谭 雄:张苞起兵前来,我先问你,兵来?谢 旌:将挡。谭 雄:水来?谢 旌: 桶挡。谭 雄: 蒸馍来?谢 旌: 嘴挡。谭 雄:刀子来?谢旌:你的脖子挡。谭 雄: 嗒!兵来将挡,水来桶挡,蒸馍来嘴挡,刀子来,为啥我的脖子挡?我不 挡,叫谁挡?来呀!(四卒上)卒: 伺候。谭 雄: 拉你妈上炕。谢旌: 拉马打仗。卒:是。(拉马,同上马,同下)
·第十一场 交 战〔张苞过场,舞蹈上,下。四卒引关兴上。关兴:(唱浪头) 皇兄出营不见还, 倒教关兴把心担! 众儿郎摧马莫怠慢, 奔上战场走一番。(下)(四卒引张苞上,四龙套引谭雄、谢旌倒上)张 苞:来将报名!谭 雄:谭雄。谢旌: 谢旌。张 苞:住兵着!好一谭雄、谢旌,:这就不是。早知我伯父起兵前来,好好下马 归降,如其不然,刀劈马下。谭 雄: 嗒!来在战场,口讲大话,仇人见仇人,必定双目红。来呀!龙套:有。谭 雄: 杀!谢 旌:张 苞: 杀!〔四卒,四龙套分下。对打,张苞败下,谭雄,谢旌追下。张 苞: (上) 嗒!谭雄杀法骁勇,这却怎处?有了。等他来到,青龙偃月刀成功。(谭雄、谢旌同上。对打。谭雄,谢旌败下,张苞追下。谭雄、旌谢同上)谭 雄: 嗒!张苞杀法骁勇,这却怎处?谢 旌:谭 雄:将军,莫要惮怕。你在前引诱,待我后边暗放一箭。〔张苞追上。对打。谭雄、谢旌败下,张苞追下。谢旌:(上唱垒垒子板) 好一个张苞将, 杀的我不敢望。(张苞追上。对打。谭雄暗上)谭 雄: 看箭! (谭雄放箭,射中张苞的马,张苞下马,关兴上,接打。谭雄、谢旌败下。)关 兴:皇兄请来上马。 (二人换马。关兴下。张苞上马下) (谭雄、谢旌上)谭 雄:嗒!方才以在两军前,将张苞一箭射下马来,眼看大功成就,闪上关兴,杀的我二人,措手不及。这却怎处?来呀!谢 旌:四龙套:(上) 有。谭 雄: 爬山跑。(同下)谢 旌:
第十二场 捕 谢〔关兴,谭雄,谢旌对上。对打。在山角杀死谭雄。卒: (上) 拿住谢旌。关 兴: 绑进大营!(同下)张 苞:(上唱浪头) 御弟出营不回转, 倒叫张苞把心担! 将身儿打坐在宝帐, 等候我御弟回营盘。(四卒绑谢旌上,关兴随上。关兴:皇兄!张 苞: 御弟!关 兴 这就是射死战马之人。张 苞: 好贼! (唱七锤) 听罢言来气炸胆, 咯吱吱的咬牙! 一口宝剑出了鞘,关 兴:慢着! (唱) 见了皇伯再开消。(同下)
第十三场 祭 灵(四卒引刘备上)刘 备:(唱慢板) 离西蜀到东吴山遥路远,思想起关二弟心中痛酸。把香蜡和钱锞摆在桌面,把猪羊摆桌面祭奠一番。一杯酒祭二弟麦城**,二杯酒祭三弟阆中**。三杯酒恨曹贼恶气怎咽,哭二弟和三弟早早**。满营中三军们齐挂孝,白旗招展雪花飘。白人白马白旗号,银弓羽箭白翎毛。文官臣头戴三尺孝,武将官身穿白战袍。因甚事王将服袍套?为只为桃园恩难抛。入灵位王把纸钱醮,荆州王亡魂听根苗:一世间你的性情傲,素不与人展眉梢。东吴下来小书到,要和郡主配鸾交。不允亲你就该报兄知晓,不该叫骂小儿曹。打来人头当活宝,接来热血当酒消;闪得兄抽刀难归鞘,马到校场闪坏腰。可怜二弟**早,闪坏兄擎天柱一条!哭罢二弟王把三弟叫,阆中王亡魂听根苗:虎牢关鞭坠紫金掉,葭萌关赤身战马超,夜过巴州生计巧,收来严颜老英豪;义释严颜前开道,十八员大将马后捎。三声喝断当阳桥,把曹操教你吓坏了,三弟知晓不知晓?闪坏了兄擎天柱两条!刘玄德只哭的如醉倒,是何人解去王心上愁焦。黄忠: (上唱浪头代板) 甲子年间把兵起,保王大驾莫远离。黄罗宝帐身施礼,打坐一旁听消息。张 苞:关 兴:(上唱代板) 二十年间征华夷,刀劈谭雄不为奇。黄罗宝帐身施礼,孩儿功劳数第一。张苞: 哎呀!皇伯!孩儿心想暗暗出得营去,找来东吴八员大将首级。不料遇见谭雄、谢旌,将儿战马射死,不是安国到早,险些孩儿性命有失。刘 备: (表示心中纳闷)关兴: 哎呀!皇伯!孩儿暗暗出得营去,刀劈了谭雄,擒来了谢旌。皇伯上边献 功。刘 备:(惊奇)拿、拿、拿住了?关 兴: (得意地)拿住了!刘 备: (愤恨地)与我绑、绑、绑上来!〔二卒押谢旌上。刘备:(出外场见谢旌,愤怒痛恨地打谢旌)。(唱尖板)我一见吴狗心烦恼, 阵阵恶火往上潮! 孤茕领兵把仇报, 胆大的吴狗敢相交。 箭射马蹄儿的手段妙, 今犯王手岂肯饶!喝令一声把头找, 抽儿的肌筋缠鞭梢。 来呀!卒:有。刘 备: 将这吴狗的首级找下,祭奠二千岁的亡魂。接来这贼的热血,饮你少千 岁的战马。你将这吴狗与我杀!〔卒押谢旌下。刘备:(左顾右盼笑)这,哎!哈哈!哈、哈、哈!可喜呀,可喜!可喜我二位虎侄,暗暗出得营去,刀劈了谭雄,擒来了谢旌。这就是莫大之功劳。黄罗宝 帐有酒,与二位虎侄贺功。军人们!卒:有。刘备:酒来啊!酒来。哈哈!哈、哈、哈!黄 忠: (心中不服,表示不悦)*(左口右耳)嘿!刘 备: 老将军,请来奉陪。黄 忠:老臣遵命。刘 备:(左观右望张苞,关兴,表示傲意,高兴,大笑) 哈哈!嗨嗨!这,哎!哈哈!哈、哈、哈!张 苞:关 兴:(二人暗中落泪)刘 备: (触景伤情,转乐为忱,众大哭)二弟呀!(入内场)黄 忠:张 苞: (施礼后,分两旁坐。二卒摆宴)关兴:刘 备:二位虎侄,黄老将军!请!张 苞: 皇伯!黄老将军!请!关 兴:黄 忠:主公!二位少千岁!请(同饮)刘 备: 哎,哎! (唱慢板) 在黄罗宝帐摆宴场,猛然间王想起二弟关二王。关兴: (哭) 父王呀!刘 备: (看关兴以作安慰)(唱拦头) 关兴儿不必泪两行,听皇伯把话说心上:儿的父当年在世上,那个不晓关二王?怒锁双眉惊曹相,举宝刀吓坏许仲康。泗水关斩了华雄将,刀劈文丑诛颜良。出五关连斩六员将,古城壕边蔡阳亡。华容道他把曹贼放,才把威名天下扬。保皇伯西川把业创,才封他一职荆州王。张苞:(哭) 父王呀!刘 备: (看张苞以示安慰)(唱) 张苞儿不必泪两行,听皇伯把话说心上:儿的父当年在世上,豹头环眼气昂昂。亦身战过马超将,他也曾三声唱当阳。三气周瑜芦花荡,才把威名天下扬。保皇伯西川把业创,才封他一职阆中王。弟兄并马把业创,为只为金炉一柱香。孤茕自思,自从西川立帝以来,文凭孔明先生,安稳天下;武凭五虎上将,定立乾坤。自从关、张二弟**,营下只丢几人!张 苞:皇伯谨言些。关 兴:刘 备: (不理会,仍负气自叹)尽都是吃禄待老之人。黄 忠:(生怒,移座) 刘备 可喜呀!可喜。可喜我二位虎侄,暗暗出得营去,刀劈了潭雄,活捉来谢旌。黄罗宝帐与二位虎侄贺功。军人们!卒:有。刘 备: 酒来呀!酒来。(提酒与张苞、关兴看酒,黄忠气怒) (唱七锤) 军人们看酒黄罗帐, 与二位虎侄增增光。黄 忠: (不悦起座)刘主这就不是,张苞,关兴二位将军,暗暗出得营去,刀劈了潭雄,擒来了谢旌。不过些许之功劳,刘主在黄罗宝帐,贺功饮酒中间,夸了又夸,讲了又讲。言说西川立帝以来,文凭孔明先生,安稳天下;武凭五虎上将,定立乾坤。自从关张**,营下虽留几人,也不过是吃禄待老之人。刘主出此言语欺压我黄忠老了!罢么!我这不通旨意,暗暗杀奔猇亭,找来东吴八员大将的首级。那时再看我黄忠,老也不老? (唱浪头)刘主出言见识浅, 欺压年迈宠少年。 黄汉升气的团团战, (作气态,向刘备施礼,不语出帐。) 我不通旨意奔边关。(倒脱靴下。)刘 备: (唱) 弟兄生死共患难, 日每思念三桃园。卒: (上) 黄老将军杀奔猇亭。刘 备: 再探!卒:是。(下)刘 备:*(左口右尔)嘿!狐茕一言错发,得罪老将出营,老将年迈,出营有失,如何是好?二位虎侄听令!张 苞: 候令。刘 备 大令一支,速赶老将回来。关 兴:张 苞: 得令。(二卒带马,张苞,关兴上马。下)刘 备: (唱代板) 刘玄德多无才, 得罪老将该不该? 二位虎侄去解劝, 不知他回来不回来? (荒板哭)二弟,三弟呀!(同下)
史 迹: 往高升。崔 禹 :黄家两头子。史 迹: 黄家老头子。崔 禹 我不是你子呢?史 迹 啥子?啥子?崔 禹 我是你嫂子。史迹 往高升。崔 禹 黄家两头子。史 迹 黄家老头子。崔 禹 我不是你子呢。史 迹 啥子?啥子?崔 禹 我不是娃他妗子。史 迹 你往男人伙里跑,为什么光和女人打交呢?崔禹 我就往男人伙里跑。呀!嘟尔呔,黄家两头子。史 迹 黄家老头子。崔 禹 我不是你子呢?史 迹 啥子?啥子?崔 禹 我是娃他舅子。史 迹 往高升。崔禹 我不是你子呢?史 迹 啥子?啥子?崔 禹 我是他儿子。史 迹 再往高里升。崔 禹 黄家两头子。史 迹 黄家老头子。崔 禹 你骂我,我不是你子呢?史迹 啥子?啥子?崔 禹 我是他孙子。史 迹 过来!过来!叫我骂。崔 禹 好!你给咱占个将名子,一股劲往高升。城门楼子垒麦苋积子高。不搭 梯子,怎样下来呢?你给占个将名子。史迹 我给咱骂去,我可没说,黄家老头子。崔 禹 黄家两头子。史 迹 你背的根头,往包谷地里跑呢!你寻牛呢?还是碰杆呢?红萝卜缨子满天飞,寻着挨炸雷呢?屎扒牛掉进尿壶里,生装你的醋泡酸梅子!屎扒牛落在秤杆上,滑的走不成,受罪呢!你当坐在井里观天呢!屎扒牛钻竹竿,受罪呢!你当过节呢!长虫把头剁了,死淋虫一个。长虫缠在辘轳把上了,把不缠你,你还缠把呢!哈巴狗立在供桌上了,你和爷爷斗起嘴来了。庙后头的南瓜,你还想给爷爷结蛋蛋呢!你是装下的不像,磨下的不亮。升掉在斗里,八楞子没相。锅刷子写字,回回太壮。爬爬 睡觉,屁股朝上。打你两个五分,你那屁咀还犟!崔禹 大将以在两军阵前,一来一往,一杀一闯。你空中有石头。史 迹 此话怎讲?崔 禹 塌杀我二人不成!二人死不到你手里,不算我二人的厉害。黄 忠 你把你的马鞍桥搂紧!崔禹 你把你的两条腿腿蹬硬。史 迹 黄 忠 休走!黄老爷的马过来了。 (执刀在崔禹、史迹的脖项上乱绕)崔 禹 你倒要啥呢?要啥呢?(对打、黄忠败下)史 迹 崔 禹喏!人人常说,个个常讲。黄家的两头子……史 迹 黄家老头子。崔 禹 那是个虎炕一员,史 迹 原是虎将一员。崔 禹 噢!好,是了,像是外拍虚名,内无实学。兵败如山倒。水紧好捉鳖。史迹 水紧好捉鱼。崔 禹 赶尽杀绝。(同下)(黄忠跑上,崔禹、史迹追上,黄忠用回马枪、刀劈崔禹、史迹,二人同死,四卒提起人头) 卒 献头!黄 忠 带进黄罗宝帐。卒是。(四卒捧人头下)吴 懿 (上) 老将军!刀劈了东吴两员大将,随我以在刘主上边请功。黄 忠 好气! (唱七锤) 国舅爷不必嘱托言, 老臣把话说心间。 我刀劈崔禹、史迹死的不为妙,哎! (唱)我要把东吴八员大将丁奉、徐盛、韩当、甘宁、蒋钦、周泰, 陈武,潘璋人头马后捎。(下)吴 懿 (唱) 黄忠八十不服老, 百步穿杨射术高。 曾不记那年定军山,临阵刀劈夏侯渊。(下) (潘璋带四卒上)潘 璋 (唱浪头) 吕蒙定计关公灭, 怎不教人战场立。(坐) (诗) 号炮雷声响, 干戈日月宁; 阵头分八卦, 北斗按七星。姓潘名璋,宇文珪。我和吕蒙打排定计,害关某一死。昨夜晚上刀响,心慌意乱,出外散心便了!(唱浪头) 杀杀杀,战战战, 西蜀杀来东吴有我战。 吾的主他待我经常不错看, 耳旁里忽听得有人呐喊。咱是八员大将金刀将魁元,(11) 我看他是何人来到此间?黄 忠 (上) 来将报名! 潘 璋 东吴大将潘璋。黄 忠 嗒!观见潘璋手执我二千岁的青龙偃月刀。黄忠一见,大叫一声潘璋!快快将我二千岁宝刀交下,还则罢了!若还不交,刀劈马下。(对打,潘璋败下,黄忠追下) 潘 璋 (上) 呔!黄忠老儿杀法骁勇,这却怎处?有了,待我回上宝帐。(黄忠上。对打。潘璋败下,黄忠追下) (潘璋,马忠对上。)马 忠 潘将军,慌张为何?潘 璋马将军!是我以在宝帐心慌意乱,出外散心,行走荒郊,遇见西蜀大 将黄忠。(与马忠二人惊怕作慌下,又上绕场)潘 璋 呜呀!呜呀! 马 忠马 忠 潘将军!自古常言讲的却好:一福难压百祸,一正能压百邪。你在前边,慢慢引诱,我在后边,暗发一箭。(黄忠上。对打潘璋、马忠败下,黄忠追下。马忠上,立偏高场,四 龙套、潘璋上,绕场跑下,黄忠追上)马 忠 看箭!(射冷箭) (黄忠带箭,与马忠交战,马忠败下,黄忠追下)(四龙套、潘璋、四卒、马忠同上,潘璋上高场。黄忠追上。潘璋下 高场。对打。黄忠当场战败。潘璋上高场) 潘 璋 团团围定!黄忠 (唱尖板) 哗啦啦战鼓响, 将老夫团团围定。 黄忠围困在阵中, 哎!我杀前难以顾后,哎!我杀左难以顾右。 (唱尖板)气的人心火在阵头, 怎不见张苞关兴把我救。张苞 (上唱)转来张苞和关兴,关 兴 一马扑在杀人场。〔潘璋下高场。张苞挡住潘璋、马忠。关兴救黄忠下。张苞与潘璋、马 忠对打。潘璋、马忠败下,张苞追下。(刘备、四卒上)刘备 (唱浪头) 三国不和龙斗虎, 同谋破曹反为仇。 关张二弟丧贼手, 马踏了东吴才罢休。(坐) (张苞、关兴扶黄忠带箭上)‘刘 备 (离座迎前) (唱尖板) 我见得老将带了箭,(黄忠坐) (唱) 珠泪滚滚擦不干! 老将军歇一歇来缓一缓,你快把带箭之事对王言。黄 忠 (唱塌板) 梦儿里正和潘璋战, 青铜刀抡的两膀酸。 大叫吴狗休走远!(砸)刘 备 老将军出得营去,怎样没做准备,项带贼的雕翎而回啊?黄忠 主公! 曾不记列国时,有一神箭手养由基,箭射百步穿杨,百发百中, 临危也是死在崔子箭下,何况臣黄忠乎! (唱七锤)会水的鱼儿被浪打, 善射之人带翎花。 臣今死在雕翎下,要落忠名万代夸。刘 备 (唱) 张苞关兴胆儿大, 不遵王令乱国法。 我命你二人去挡驾, 却怎么让他去厮杀? 张 苞(同跪)老将军执意不肯回营,我弟兄也是无可奈何啊!关兴 黄 忠 只怪为臣执意要杀,不肯回营,怨不得我二位小千岁啊!刘 备 哼!哼、哼、哼!站起去。 (张苞、关兴同起站)刘 备 这是老将军!以孤茕心想,将此箭启了方好。黄忠 主公莫可。刘 备 何言莫可?黄 忠 此箭乃是贼人养就的药箭,箭在臣命在,箭启,臣命难免跟箭而亡啊!刘 备(狠痛地)哎!呃!曾不记我那二弟,当年大战襄樊,中了曹仁的药箭,回得营来,请了华陀先生,刮骨疗疾,血流不止,面无惧色。老将军不肯启箭的意思,孤心上倒也明白。 黄 忠 明白何来?刘 备 你、你莫非怯惧痛疼吗?黄 忠 (唱塌板) 刘皇爷他讲出关公之话, 倒叫我黄汉升无言对答。 张苞关兴哭得泪如雨下, 刘皇爷在一旁两泪巴巴。 将身儿稳坐宝帐下,(三转场)哈哈,嗨嗨,嗻!哎!哈哈哈! (唱) 启了箭那怕一命染黄沙!刘备 (唱七锤) 张苞关兴一声唤, 先将老将来扶搀。(齐)黄 忠 慢慢慢着,与臣启箭,何用人搀!为臣打坐一旁(仍然移座正中)主公!二位小千岁!与臣启上箭来!(刘备上前用手启箭,黄忠离座)主公,启不得。刘备 启得!启得!(启箭)老将军!老将军!(黄忠闭目而死)哎!哎哎哎!……(跺脚)(唱尖板) 见得老将把命断, 哭声地来怨声天。 你今一死将王闪, 心中难忘三桃园。 老将的尸体速盛殓,这山海的冤仇,(蹉手)不不……不共戴天!张 苞 (唱) 皇伯不必痛牺惶,关 兴 听儿把话说心上。 老将军尸骸掩后帐, (卒掩尸下。) 二人一旁哭父王。刘 备 (唱带板) 哭一声关云长, 再哭三弟翼德张。 黄罗帐又死黄老将, 是何人与孤保家邦? (哭)二弟呀!(蹉步至台左角)张 苞 (同前去掺扶)皇伯!皇伯!关 兴刘 备 (转身)荆州王!(蹉步至中场转身)三弟呀!(蹉步至台右角)张苞 (又上前掺)皇伯!皇伯!
刘 备: (转身)阆中王!(蹉步至中场)张 苞: 老将军已死,皇伯哭我父王,也是无益啊!关 兴:刘 备: 黄汉升!黄老将军,说是你们都,都……死了。 (大骂)孙权!胆大的吴狗! (唱) 手指着孙权骂吴狗,我两家这冤仇怎罢休?张 苞: (唱尖板) 有张苞来气炸胆,关 兴: (唱) 关兴气的咬牙关。张 苞: (唱) 皇伯速快把兵点,关兴: (唱) 兵发东吴报仇冤。刘 备: (唱) 将在谋而不在勇, 兵不在多而在精。 二位虎侄莫悲恸, 皇伯有言听心中: 西蜀的人马齐发动, 马踏东吴把冤伸。拿住了潘璋莫轻放,先与皇伯把衣更。 (更衣)身佩宝剑出帐,上马扬鞭骂)孙权!胆大的吴狗!(唱) 二位虎侄把马上,(张苞、关兴上马) 我和儿翻江倒海战一场。(下)(刘备、四卒正上,潘璋、马忠带四龙套倒上)刘备: 来将报名。 潘 璋 东吴大将潘璋。马 忠: 东吴大将马忠。刘 备: 潘璋,胆大的马忠!早知我父子起兵前来,好好下马归降,如其不然, 剑下作鬼!潘璋: 嗒!来在战场,口讲大话。马 忠: 仇人见仇人,必定双目黑。刘 备:潘 璋 来呀!杀!(四卒,四龙套同下) (刘备与潘璋、马忠对打。刘备败下。 潘璋、马忠追下。刘备又上)马忠、 刘 备: 嗒!潘璋、马忠杀法骁勇,这却怎处?有了,等贼到来,五花宝剑成功。〔潘璋。马忠追上。对打。刘备抽五花剑,杀马忠。潘璋败下。四卒上, 割马忠头。刘备: 哈哈!嗨嗨!咦!呔!哈哈!哈,哈哈!
第十五场 带 箭(四龙套引潘璋上)潘 璋:嗒!刘备杀法骁勇,这却怎处?来呀!龙套:有。 潘 璋 爬山逃!(卒跑下)张 苞: (上) 杀!(与潘璋对打。潘璋败下,张苞追逐而下)甘 宁: (上唱二六) 心事慌慌坐不定, 好似肉颤气不宁。大将甘宁。是我自到东吴以来,无有寸剑之功。天不幸得病卧倒。我今日心慌瞀乱,不免出外散心便了!(唱) 有甘宁来泪如雨, 珠泪滚滚洒湿衣。正行走来用目看, 竹林不远在面前。眼望见竹林数堵墙, 上无树林盖瓦房。甘宁当年命不祥,在长江岸边当鱼郎。那一日卖鱼大街上, 大街上遇见一道长。他与我甘宁把面相, 他算我东吴干一场。回家去我对我娘讲, 娘命令我投孙王。孙王东吴招兵将,将豪杰病倒在汉阳。汗病打倒伏床上, 遇见个白头妈妈称贤良。命豪杰她家把病养, 疾病好要与她家招儿郎。那一日打坐病床上, 武曲星落在我身旁。辞别她母女二人把岸上,东吴吃粮投孙王。恨孙权不认我是大将, 重打我四十出营房。多亏了周郎出言荐, 命豪杰东吴干一场。甘宁当年进深山, 远远望见一茅庵。八卦椽顶盖的好,内边打坐一老仙。在梧桐树拴战马, 马鞍桥斜担紫金鞭。甘宁上前拿礼见, 我要把仙长问一番。走上前来拿礼见, 尊声**听心间:你把时辰八字算一遍,你算我能活多少年?老道听言喜眉尖, 再叫甘宁你近前。尘世上一个真君子, 尘世上一个大罗仙。不用捏来不用算, 三十二上命有关。今年个整整三十二,汗病打倒在东山。家住涿州在河南, 离城十里有家园。我的父人称甘百万, 我的娘吃斋是大贤。贫穷富贵有多少? 不要出门想坐官。大将甘宁怪道来人说:肩挑市场为生,帮人为奴。将我甘宁汗病打倒外乡,娘管不了儿,儿管不了父。教人真道的惭愧。内 :*(左口右外)!甘 宁: 耳听后边,人声马嘶。我不免竹林躲避。(进竹林) (宓厥,四卒上)。宓 厥: (念) 头似泰山嘴似沟, 一顿吃了九条牛。 要饱还得石二米, 五十斤蒸馍在后头。 左手搭在阴山背, 右手上天摸日头。足踏黄河水倒流, 搬倒泰山作枕头。 出拳先打月娃娃,过了十天难挖抓。 大将宓厥。(睡)卒: 起来!起来!宓 厥:教我再睡一会儿。卒: 到时候了。宓 厥: 教我看到时候了没有?卒: 到了时候了。宓厥: 打开玉笼飞野鸡。卒: 飞彩凤。宓 厥: 野鸡好听。卒:彩凤好听。宓 厥:好听了,就由好听处来。扭断金锁走长虫。卒: 走蛟龙。宓厥:走长虫。卒:蛟龙好听。宓 厥:好听了,就由好听处来。咱家宓厥。卒:你报不得你先人的名字。宓 厥:你的先人,报不得我家的名字。卒:后辈表不得先人的名字。宓 厥: 大爷当年不得时的时候,以在原郡家乡,不务正道。我就是这么样一传。卒: 原来是一拳。宓 厥: 一传。卒: 一拳。宓厥: 钩回来,才是一拳。我这一拳,把人打活。卒: —拳把人打死。宓 厥:我把他打散伙了,岂不是打死了一样?是我这不爱打官司,就这么好爬。卒: 好跑。宓厥: 我跑到西山里头。卒: 西川泸州。宓 厥:刘皇爷出了个招兵的皮袄。卒:出了个招兵的旗号。宓 厥:是我上前,穿了他的皮袄。卒: 扯了他的旗号,宓厥:刘皇爷离了驴位。卒:离了龙位。宓 厥:吐了我三拳,打了我三痰。卒:吐了你三痰,打了你三拳。宓 厥:言说这一罐子,这一罐子。卒:这一汉子,这一汉子。宓 厥: 你有什么本领,就敢吃孤家的白片?卒: 兵马钱粮。宓 厥:我没有什么本领,一十八件武艺,样样轻松。卒: 一十八件武艺,样样精通。宓厥: 松一松,就通呀么!人家刘皇爷,左殿角放了一十二条龙。是我走上前 去,两手拿了二十四条龙。卒:那你简直得了神力了!宓 厥: 你猜二十四条啥龙?卒:啥龙?宓 厥:二十四个火古龙灯。我一下担到秦岭头,来了一股大风,一下刮到秦 岭底下去了。你猜,我去了多少回数?卒: 你去了多少回数?宓 厥: 我去了二十五回。卒:二十四灯,你为啥去了二十五回?宓厥: 绳和扁担,难道说,就不算一回吗?卒:你算,简直得神力了!宓 厥:我一到皇爷的营下,无有寸剑之功。今天出外,射猎一回。来呀!卒: 有。宓厥: 扶起架子,看过了弓箭。(射箭)甘 宁:(在竹林内,中了射箭。惊)哎哟!宓 厥: 看射上了没有?卒:射上了!宓 厥: 带马,带马!(带四卒下)甘 宁:(出竹林,痛疼)天哪!哎呀!苍天!不知何人,暗发一矢。我甘宁带了雕翎。这是一支药箭,箭在我命在,箭取我命亡了!(唱代板) 听一言将我的三魂吓散, 好一似百把剑来把心剜! 哭一声二老儿难见,(转喝场)老娘亲!高堂母!啊! 哎! 要相逢除非是南柯梦间。 在荒郊我先把吾主拜见, 臣是犬难与你守户一番。 望故乡我再把父母拜见,拜过父母养育恩。(转尖板)罢罢罢来休休休, 事到头上不自由! 报国之事掉过手, 再不与主作马牛。 哭一声二老儿难见, 亲戚六朋难团园。我咬定了牙关把箭启,(取箭)大料我命难周全! 罢了!主公!爹娘!哎!……哎哎! 说是,罢、罢、罢!(碰石死) 卒 (上)甘将军已死,早报都督得知。(抬尸下)
第十六场 匿 藏
〔潘璋,关兴对上。 关 兴嗒!观潘璋,手执我父王的青龙偃月。关兴一见,嗒!大叫潘璋,好好的将青龙偃月,交给关老爷,还则罢了,假若不交,刀劈马下。
潘 璋 关兴!小孺子!仇人见仇人,必定双目黑,休走!看刀!
(二人对打。潘璋败下,关兴追下。潘璋再上)
潘璋 嗒!关兴杀法骁勇,这却怎处?待我奔上营去。
(关兴追上。二人对打。潘璋钻入桌底)
关 兴 嗒!潘璋以在前边行走,我在后边紧紧追赶,一时不见,莫非他上天? 入地?大叫潘璋,天色已晚,关老爷不便追赶,若到明天,准备和儿决一死战。(倒下)
潘 璋 (由桌下爬出)跑了!跑了! (下)
第十七场 降 香
柴景成 (上唱摇板)
三月初三关王庙,我当神头把香烧。 我老汉柴景成。关公在世,待我们这里的儿女百姓,爱民如子,惜民如玉。我们这里,儿女百姓,念他死后,与他修下关王庙。三月初三 日大会,待我叫李四、张三、王麻子去。前去降香一回了。张三!
内有。 柴景成 你们准备香火,与关王庙里烧香走!
(唱摇板) 三月里来三月三, 三月初三猫儿眼。 我在此间没怠慢, 前去降香走一番。(下)
(张三、李四,王仁、麻子齐上) 张三
(唱摇板) 昔日里有个王大娘, 她一心想嫁张货郎。 正月里说媒二月娶, 三月里生个小儿郎。 四月里上学把书念, 五月就会做文章。六月进京七月考, 八月得中状元郎。九月里入阁拜了相, 十月里告老还故乡。 十一月得下了冤孽病, 腊月三十日把命亡。却怎么生的早来死的快? 性急之人不久长。(下)
李 四 (唱) 上一岭来转一凹, 凹里住了个好人家。老婆出来柱拐杖, 老汉出来顺地爬。 看了个马瘦得很, 看了个驴驴没尾巴。看了个母鸡不下蛋, 看了个公鸡是哑巴。 他有三个好娃娃, 引在人前夸一夸: 大儿娃本是个秃子头,二儿娃长的没头发; 惟有三儿娃长的好,脱了帽子光茬茬。 他有三个好女娃, 领在人前夸一夸: 大女娃本是个扎花眼, 二女娃眼窝窝有麻答, 第三个女娃长的好,眼窝里长了个萝卜花。他有三个好孙娃, 领到人前夸一夸: 大孙子本是个梆子*(左月右上天下韭), 二孙子头长的象南瓜;第三个孙子长的好, 脖子里长了个瘿瓜瓜。 他有一个大姐娃, 爱擦粉爱戴花。听说婆家来娶她, 牛头大的面圪塔, 一顿吃了十八下;放屁好象吹喇叭, 我的妈呀我的爸, 四个轿夫打死三; 只有一个没打死, 睡到轿底胡吱哇。
王 仁 (唱) 说一个东头东来西头西,南头来了个卖菜的。 一头担的莴苣菜; 一头又担菜莴苣。 潼关苴莲造了反, 青菜地里拔壮丁。白萝卜地里挑元帅, 红萝卜地里选先行。 头戴白菜盔一顶, 身背豆角一张弓。打的生姜钻了地, 打的芫荽一溜风。 唯有香椿生的怪,站在树梢大喊声。 一斤棉花十六两, 四只麻鞋打两双。 我说的此话你不信, 羊羔它妈是母羊。(下)
王麻子 (唱) 一个老汉八十八, 门牙掉下拿绳纳。 红苕豆腐咬不下, 他爱吃锅盔腌黄瓜。 一个老汉七十七, 娶了个老婆八十一。养了个儿子九十九, 得了个孙子一百一。 娶我妈来我晓得,我大弥月我陪客。(下)
〔柴景成、张三、李四、王仁、王麻子同上。 柴景成 娃娃伙!叫我给咱开门,(开门)娃娃伙,都叩头!娃娃伙,都立到庙里头。(一同进门)待我给咱把门收拾了,小心狼把你们吃了着。
(上门)
关兴 (上) 关兴。是我追赶潘璋,天色将晚,来在庵观寺院,庙内有人走出。
四 人 待我看,门外是谁? 柴景成 不要,不要!你教我老汉去看,你娃们家,倒懂得个啥? (开门)哎!这是个麦颗子。 关 兴原是个小伙子。 柴景成 小伙子,到此为何?
关 兴 是我追赶潘璋,天色将晚,来在庵观寺院,借我歇宿一晚。若到明天, 回到大营。 柴景成官所之地,十方庙宇(12),来人有份,请进!请进!
关兴 (观看庙内)上写着,关王庙,关云长,荆州王,荆州王。
(唱七锤) 回头来我观见爹爹面, (转喝场)老爹爹呀!啊!哎!高堂父呀!啊! 哎!老爹爹呀! 珠泪滚滚擦不干; 你在此地把民管,是何人修下一庙院?
柴景成 (唱) 这一汉子你有差! 我叫爷爷你叫大。 这一位小伙子,我叫爷爷,你为啥叫大?
关兴 他是我父,荆州王。我是他儿,叫关兴。
柴景成 我的千岁呀!我是个白菜把我撇,我是个萝卜把我刮,我是一斗蚂蚁上 碾千死万死。(跪) 关 兴 不怪你们,你们站起来。柴景成千岁恩宽。
关 兴 我父在这搭,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为什么家家奉敬?
柴景成 老人在世,待我们这里的儿女百姓,爱民如子,惜民如玉。我们给他 盖了歇马凉殿。所以我们家家奉敬。
关兴 爹爹呀!
潘 璋 (上) 东吴大将潘璋。是我大战关兴,天色将晚,来在一是庙宇。有 人走出!
关 兴 老伯!看过我的刀来!
柴景成 千岁!要刀何用?
关 兴 他是东吴大将潘璋。
柴景成你怎么认得他呢?
关 兴 我和他大战,一月有余。他的声音,我听下了。
柴景成 小伙子!你不要忙。我知他的声音,待我骗了他的刀马,把他哄进庙 来,教你杀一个,“窝儿备哉,拳上畅快! (13)
关 兴 老伯,宁要小心! 柴景成 黑天半夜,谁叫门呢?
潘 璋 *(左口右尔)嘿! 柴景成 好我的灶火爷呢!去年腊月二十三,把你老人家请下山来,吃了一回灶糖;今年还没到腊月二十三,你咋可来了?
潘璋 咱家是人,何须安神?
柴景成 面貌凶恶,一见森森,令人害怕!
潘 璋 不怕什么。
柴景成 到此为何?
潘 璋 是我大战关兴,天色将晚,借你的宝寺,歇宿一晚,若到明天,回上大营。
柴景成 官所之地。十方庙宇,来者有份。这里都是潘老爷所管之地,还没有你所住的地方么?待我拉了你的战马。(拉马)潘老爷的马进来了!
潘 璋 喝叫什么呢?
柴景成我给娃娃小伙们答声呢!待我把这刀也抬进去。
潘 璋 怎么说,某家的刀……
柴景成 这里都是潘老爷所管之地,怕啥呢?叫娃们给你抬。
(张三、李四、王仁、王麻子四人抬刀)潘老爷的刀进来了!
潘璋 喝叫什么呢?
柴景成 我给娃娃小伙们答声呢!
(抬刀进庙后,将刀及时给了关兴)潘老爷, 请进!
潘 璋 我怎么胆怯的要紧! 柴景成 潘老爷你进到庙里头,就不怕了。潘老爷进来了!潘老爷可出去了!
潘璋 你喝叫什么?
柴景成 我给娃娃们答声呢!
(潘璋进庙,与关兴对打潘璋败下,关兴追下) 柴景成 叫一伙子来!稀泥! 内 来了! (稀泥、干滩,半截子、红砖同上)同做什么呀?
柴景成 打潘璋这个老奸贼走! 同 走!(齐下)
第十八场 捕 潘
周 仓 (上引)为人在世断咽喉, 兵发东吴大报仇;保父王赴过单刀会, 父王姓关咱姓周。俺汉室周仓。父王有令,命我前去收刀。待我驾起祥云,走走!(下)
(潘璋上,关兴追上。对打。潘璋败下,关兴追下。柴景成、张三、李四、王仁、王麻子、稀泥、干滩、半截子、红砖齐上)
柴景成 打潘璋!打潘璋!
众 (打柴景成)打潘璋!打潘璋!
柴景成 你都打谁呢?
众 我都打潘璋呢!
柴景成你都是棉花籽的眼窝!
众 此话怎讲?
柴景成 有油没光气。肃州的棉鞋——
众 此话怎讲?
柴景成 一对瞎窝窝。叫那打潘璋哩!在伯身上打啥呢?
众 打的眼花了。
柴景成你才才眼瞎了,再眼瞎把我就打死了!
众 追潘璋走,走!(同跑下)
〔潘璋跑上,关兴追上。对打。潘璋败下,关兴追下。
柴景成、张三、 李四、王仁、麻子、稀泥、干滩、半截子、红砖同上。
柴景成打潘璋走!打潘璋走!
众 (又打柴景成)打潘璋。打潘璋!
柴景成 你都打谁呢?
众 打潘璋呢。
柴景成 你们昨晚,莫非枕的磨石睡觉?
众 此话怎讲?
柴景成把你们的眼窝都磨卷刃了。你是年青呢,孤闲呢?你爸在屋里贩盐呢?你把打潘璋当谝(14)闲呢?年青的、古论的,二十四、五交运呢!你爸 在屋里拾粪呢!你把打潘璋当胡混呢!你枕的石灰包子丢盹呢! 众此话怎讲? 柴景成 把你们的眼窝蚀瞎了,快追潘璋去! 众 都迫潘璋走。(齐跑下)
(潘璋跑上,关兴、柴景成、张三、李四、王仁、王麻子、稀泥、干滩、半截子、红砖同追上。周仓倒上。把潘璋团团围住,都打潘璋。关兴杀潘璋。关兴将大刀付周仓,周仓拿刀下)
关 兴 (对柴景成等)老伯!随着我来! (以刀挑头) (同下)
〔四龙套、张苞引刘备上。
刘 备 (引) 龙到沙滩困虎穴,好似浮云把孤遮。 〔四卒引关兴上。
关 兴 交令!
刘 备 收令!
关 兴 搭躬!
刘 备 站下。我儿手捧何人首级?
关 兴 潘璋首级。
刘 备 呈来!呈来!(接潘璋头)好贼! (唱七锤) 听一言把人的肝胆气炸, 气的人一阵阵牙儿打牙。回头来把张苞关兴一声呼唤,
张 苞 伺候皇伯!
关 兴 刘 备 (唱) 把贼头吊在百尺高杆! 关兴听令!
关兴 伺候皇伯。
刘 备 将这贼的首级,吊在百尺高杆晓谕我军:操弓练箭,白昼间风耗日晒, 到晚来当就夜便之壶。
关 兴 遵命! (提人头下。复上)
〔柴景成、张三、李四、王仁、麻子、稀泥、干滩、半截子、红砖同上。
柴景成封我们!封我们!
刘 备 什么人?
柴景成 东吴乡约,
柴景成。
刘 备 推下砍了。
柴景成 我的妈呀!
关 兴 慢着、慢着!皇伯!成功多亏此人。
刘 备这就是了。柴景成走来。
柴景成 我还没走呢。
刘 备 封你为护国员外!带领百姓,多务庄农。下去!
柴景成 谢过刘皇爷!谢过二位千岁!
众 封我!封我!
刘备 你们八个听封。
众 候封!封我个啥?封我个啥?
柴景成 封你们个冷馍,封你个生葱,封你个汗大,封你个没声,封你个一升 麸子,封你个三桶水,封你个稀不溜丢,封你个松囊鬼。
众你封我的倒是个啥些?
柴景成 封你这个冷馍,就是说,馍冷了你不要吃。
众 怎样吃呢?
柴景成 装在怀里,暖热再吃。
众 没菜。
柴景成 有生葱呢!你这四个松囊鬼,都吃冷馍生葱。
众把我吃的,再没了声呢?
柴景成 你们给咱呐喊。
众 喊啥呢?
柴景成 我喊啥,你喊啥。嗒嗒滴!……(柴景成等九人下)
刘 备 斩坏谭雄、谢旌、崔禹、史迹、马忠、潘璋。与孔明先生修得小书一封,看此事怎样的安排?我父子同请宴上。 (齐下)
——剧 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