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发在《散文诗》2015第4期的短章

转载 2015-03-12 17:24:54

一只雁,如此漫长地缺席

 

 (山西)王志彦

 

 

    是啊,一只雁如此漫长地缺席。我不知道失去飞翔的羽翼在宿命的阴霾里,还能坚持多久?

    时光是一位临风而泣的老猎手,他要将尘世的词语从沧桑的岁月遣返,而我们的思想首先要遭到质疑。

    这是怎样的一种悲怆呀:飞翔和沉思一直就在智慧或生命体内喧嚣,从没有忘记带给我们光明的启示。

    然而,一瓣雪花的轻,就能承载我的弱小;一线细水的浅,就能淹没我的生命。

    我无法拒绝,亦无从修正。

 

 

    就让我在忧伤的时光中,奔流的草叶里搭一个巢,以仅有的一生恪守孤寂。尽管盛装的青春已成为时间的陪葬。

    就让我在干净的词与词之间吟唱,那怕没有风聆听,没有月守望,没有琼浆为我疗伤……

    雁只在雁的高度飞翔。

 

 

    雁在飞翔。心灵的一切自由舒卷,都已停下来。

    哪怕万物的引力。

    雁在自由地飞翔。时光的阴影已退居空净之隅。

    你要飞过深渊与哲学,再飞过静穆与重叠,然后到达闪电前的空寂。

    雁鸣声声:云深无月,水浅非静。

 

 

    黑夜即将消逝。天地的琴键就要赴约。

    你要以最初的高度,牵念灵魂深处的四季,聆听岁月的雨滴穿透生命的声音。

    往事不再浮起。日月洞穿宿明。

    一只雁,已飞越心的浩瀚。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灞辫タ鐜嬪織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80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