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丘陵之子
红丘陵之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24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年第1期《湖南文学》刊载《灵性的红丘陵》

(2013-01-30 16:54:00)

灵性的红丘陵

 

洼地,暗藏玄机和希望

岁月的流沙在这里积淀最后的生命的灵光,

思想的语汇在这里提炼最后的箴言。

湘中红丘陵山峰。

目光耿直如箭,超越者总是追寻一种超越。

那被古墙和山峰挡回来的,只能迂回于洼地,只能泯灭于洼地。

洼地,沉沦的永远是那些浅陋者的梦魔。

是败北者的断魂。

然而,这里的植物生长天生有一种向上的力量,沮丧者从这里可以瞭望更高远的天空;

这里的阳光瀑布天生能隐去心灵的落差,失意者从这里可以医治疼痛的伤口……永远贴近自由的空间,永远袒露真实的心迹。

 

红丘陵洼地,暗藏人生的玄机和希望。

 

江中顽岩

这真是一种顽岩!

这种顽岩是一首气势磅礴的英雄进行曲。

每时每刻都在有壮士不复还的豪言随涛状的旋律从身边澎湃过来,

每时每刻都在有壮士视死如归的足音随钢质的音符从心底迸发出来……那高出水面的部分——正是英雄不屈的头颅!

 

内质为瓷的油桐

油桐,是湘中红丘陵上的一种内质为瓷的植物。

当金黄的桐叶盛不下最后一声蝉噪时,黑黑的油桐果就蓄满了油光发亮的辞藻。

任何一种强压都可以产生裂变,油桐在那火铳般强硬的榨油机槽里嬗变成一线线桐油。

一线线内质为瓷的桐油。从此,钢铁不再畏惧漫长的锈蚀困扰,木质的纹理告别了粗糙的历史!

整个世界因它而生无比的光亮和洁丽。

 

一支利箭,从远古的时空穿越而来,那搏风击雨的箭头闪耀着丽瓷的光芒。

 

孤独不能永恒的石山

红丘陵之书翻到此面,你呈现的全都是丰筋傲骨的排列;

没有树根和青草的抒情进攻,

起伏绵延的你愈显得光秃和颓废,

即使有雷电的折扇在你的胸膛打开,

合上后却是死寂般的孤独。然而这个世界没有永恒的孤独,

如同没有永远不破的迷局;

 

当一朵雷管之花在你体内朴实的绽放,

整个的你的孤独随快速的花瓣飞翔。

火焰身披旷古的坚冰,

抖露出时间的翡翠。

 

山坡是草的亲娘

山坡天生就是草的亲娘,草怎么横生怎么竖长,

山坡总是疼爱地弓起她的脊梁……一任草之家族放肆地蕃息;

一任草之根系永久地挤兑她那奶汁般的水浆……草儿年年发青发黄年年在山坡的皮肤上绣出四季的风俗绣出四季的歌唱!

有牛阵在山坡肥肥地徜徉;

有羊群在山坡咩咩地赞颂草籽的芳香……我的湘中五百里红丘陵啊!

没有什么比牛羊奔跑的风景更欢畅,只有殷实的音符在仓廪里跳荡、跳荡……

 

秋风的祭典

这样的岁月,让我读到一种青铜在千百年前成为农具的画面。

这样的岁月,让我读到一种期望在等待中蛰伏

读到沧桑的耕作使土地结出金子,

读到金子在秋天里被镰刀和尖税的禾叉取走……最终惟一献给大地的是秋风的祭典,是麦穗、谷酒和牲畜的头部被摆成一种田土拆裂的形状,被摆成一种子民求雨的姿势!

这样的祭典,让我读到一种青铜之剑的护卫

一种天神地神和火神的护卫!

护卫四季的风调雨顺,

护卫田亩的殷实,

护卫一代代丘陵人的安宁。

 

古岩层

是铁爪,就会直赴磁石,直赴磁石上美丽的花朵!

是花朵,就会逃离青蒂,逃向硕果!

或化成苔藓,紧贴神性的古岩层。

 

古岩层,是青铜之弟,一种终生永葆坚韧的物种,终生闪烁嶙峋的光芒。

古岩层,若辽阔之海,包容危命的花朵,最终成为一樽高山仰止的浮雕,

一樽适合花朵居心的浮雕。

 

当诗人们把一座座岭儿,吟成一片片散落在红丘陵大地上的嘴唇时,

岭儿们却挺起风霜尽染的头颅,一句话儿也不说。

岭上有红丘陵人不倒的庄稼,

岭下有红丘陵人不断的人间炊烟。

当吃饭的丘陵人咽不下最后一粒米饭时,

他的子孙便将他的故事连同他的餐锅倒扣过来,

变成一个土坟,

变成又一座岭。

 

锈弹

既然国家的意志在这片红丘陵大地上以铜的意象呈现,那么,

民族的魂就是始终呵护铜质的绿锈!

子弹包着血性的火药,

一推上正义的枪膛,

就开始寻觅一滩血,

就开始瞄准一堆肉,

一堆肆意膨胀的欲望!

仇恨的火势一旦猛涨,其速快过正在驰飞的子弹!

当故土遭到外寇的践踏,每一个民族的铮铮汉子都渴望成为一颗复仇的子弹,

哪怕若干年后自己的尸骨在红丘陵上躺成一颗锈弹——那也是一块骄傲焊进崇高的合金!

 

秋天的黄鼠狼在山岗上哼唱

秋天的湘中红丘陵是如此金黄而丰硕,

波状的稻浪在黄鼠狼背后掀起天堂的回音。

 

越过夏天的栅栏,黄鼠狼领来了红丘陵的秋天

晚稻沉甸甸入梦,

红薯鼾然入熟,

柿子拎起了橘红色的火焰在枝丫间舞蹈……没有想到那场百年一遇的雪灾之剑差点割断了黄鼠狼在红丘陵上的蕃息之路;

没有想到后来的狂风暴雨又差点让黄鼠狼整个家族陷入了灭绝的山谷……于是,

与灾难抗争的誓言写在整个狼族的呼啸声中,

与命运抗争的图腾写在奔跑不息的蹄印里!经受考验的黄鼠狼族最终驰过了灾难与命运的驿站——清亮而激越的蹄声背后是惬意的天堂。

 

秋天欲止欲凉,黄鼠狼在红丘陵山岗上哼唱!

 

于丘陵荒原拾起陶片

于荒原拾起一枚陶片,

就会看见第一片绿叶从树上凋落,就会感到整个的树体开始在一种灵动中失去完整和宁静……

那个陶瓷破碎时一定是在一个夏天,一定是在一棵树下。

世上只有女人的声音因为蕴有柔音而不致消散——那位端陶瓷而纳凉者一定是窈窕的宫中淑女?

她的眼前是七月流火的田野,躬耕的劳动号子如潮涌过阡陌,扑打着胭脂的容颜。

陶壁剔亮如镜,把田中强壮健美的风景映成一种太阳的辉煌,而亢奋的形成是因为陶瓷是光滑的,带着几分撩人情欲的形状……

于是春心骚动起来,如颤抖的纤手,朦胧中,陶瓷自丽指间滑落,碎然溅成赫色的叹息。

(其实叹息者是田夫,酣醉者才是伊人。)

 

于荒原拾起陶片,

就会听见一种被击碎的声音从远古的红丘陵传来,接着深厚的叹息延续成了一种永恒的铃铛。

 

 

 全文载于2013年第1期《湖南文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3年01月08日
后一篇:2013年03月14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3年01月08日
    后一篇 >2013年03月14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