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豆瓣阅读
豆瓣阅读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730
  • 关注人气:5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米线和论文里衍生出故事!可爱的灵魂雌雄同体

(2018-08-03 17:12:09)
标签:

杂谈

上周末,豆瓣阅读特别邀请青年作者双翅目和朱一叶进行了一次关于「无性别写作」的对谈,小说家赵志明主持了这场活动。

从米线和论文里衍生出故事!可爱的灵魂雌雄同体

双翅目是一名哲学博士,擅长诗意的理性思考,在新书《公鸡王子》中,以技术思辨切入当代困境,用哲学反思推演人类命运。

朱一叶则是「自由无业者」,她在《死于象蹄》里诉说旅途里的荒诞人事,马赛马拉、锡瓦、泰德罗、恒河、科伦坡、大巴哈……她的故事是从「漫无目的」的路途中生长出来的。

当女作者不关注性别,她们更关心什么?

双翅目和朱一叶对这个问题都很有发言权,尽管创作题材和表达方式都大不相同,在见到真身以前,她俩都常常被误认为男作者。

双翅目(左)朱一叶(右)明明是可爱的女孩子!

活动还没开始,库布里克书店早已座无虚席,两侧的通道里都站满了围观读者。

从米线和论文里衍生出故事!可爱的灵魂雌雄同体

特邀主持赵志明认为,对于小说家来说,「无性别写作」是一种基本功,因为只有甩掉一切身份标签,才能揣摩不同的身份和心理活动。

在他眼里,双翅目和朱一叶的两部作品是理性与感性、逻辑思考与情绪体验的对冲,读起来都令人兴奋。她俩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在写作时都善用男性视角。

赵志明(右)

双翅目觉得自己在写作时会用男性人物叙事主要是为了「方便」,因为「塑造一个去标签化女性的难度远远大于塑造一个去标签化男性」。她认为自己作品中呈现出来的男性风格,或者说理性比较强的状态仅仅是去性别化的第一步,而真正做到则要创作出同样受人喜爱的男性和女性。

双翅目

与别人共情是发现自我的基础。「无性别」状态在科幻作品中尤为明显,不管是外星人还是人工智能,撕掉这些标签以后,真正能触动人心灵的,是去写一个活生生的人。《异形》和《银翼杀手》的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塑造的女主角就拥有强大生命力,甚至是超越性别的强大,正是这种「活生生的人的强大」让大家喜欢他的电影。

《银翼杀手》第一部和第二部相较,我会觉得第一部比第二部更高明,因为第二部还是落在了人和人工智能个体存在的层面,不是特别新鲜,但是第一部,喜欢这一类科幻的人,对结尾印象非常深刻,怎么看怎么感动,因为结尾 Roy 那个仿生人,让人产生了一种非常强的共情,让你觉得它肯定是有人性的,所以落点落在通过人工智能讲生命,这件事情讲得特别好。回到无性别写作,回归生命的共鸣,比专门讨论个体的性别是更进一步的东西。

《异形》剧照

双翅目说,如果《公鸡王子》是用脑子来读,朱一叶的《死于象蹄》就是要用心和情绪去体验的。

朱一叶喜欢长途旅行,认为旅行是缩小版的人生,和日常生活一样,旅行可能也充满焦虑而且缺乏意义。她常年处于一种随机状态中,6 月的时候想去云南,偶然发现从云南到西安只要 200 块,就莫名其妙飞到了西安,看到了博物馆说这不是丝绸之路的起点吗?就莫名其妙走到了新疆,直到现在还没有走到云南。

我的生活、旅行做的所有事情,都有莫名其妙的随机性,但是我又没有很想改变这种状态,我觉得很多事情出现都是因为这种随机,或者因为一些意外才会出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反正基本上就是这样子。

朱一叶

旅途中充满危险与发现。她曾在印度两次得上痢疾,忍受吃不到肉和干净食物的痛苦,在火车站的地面上裹着毯子睡觉,也曾在埃及西奈半岛一个叫大巴哈的地方造访潜水者的墓地——

大巴哈的蓝洞是非常著名的潜水圣地。最神奇的是蓝洞上面有一座小山,山上面都是墓碑,都是潜水者的墓地,很多人从蓝洞下去,再没有上来,然后家人会给他竖一个墓碑。然后你仔细去观察那些墓碑,其实心里面也非常感动。我记得看到一个墓碑上面写的是「不要让恐惧阻挡你前进的道路」,虽然他们的孩子可能潜水没有再上来,家人和朋友非常悲伤,但是他仍然会写出这样一句话,我觉得挺感动的。

这种直面恐惧的勇敢在人类对技术的探索之旅中是共通的。

从米线和论文里衍生出故事!可爱的灵魂雌雄同体

双翅目认为,对人工智能的恐慌不是因为技术本身,而是一种人类与生俱来的恐慌感——人类社会本身的恐慌感导致了对人工智能的恐慌。很多事情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是技术背后的人的问题。

关键是怎么正向地应用而不是反对,而且要更深层地分析到底有多少是文科层面和理科层面。我其实一直觉得在现在这个年代,不是我们要聊跨学科的问题,而是跨学科本身已深深根植在生活中,所以理解人工智能就是从一个跨学科角度理解它的影响,而不是把它当成完全不一样的未知的东西去恐惧,更多是去分析。

两位作家还分享了在旅途中接受陌生人善意的故事。双翅目曾在穿越俄罗斯的火车上被列车员藏起来以躲避闹事的醉酒乘客,朱一叶在印度患病获当地人指点买到「神药」度过险情。当问到如果两人结伴旅行最想带对方去哪里,朱一叶想带双翅目去埃及尼罗河神庙看线条简洁而富有未来感的古埃及文字,双翅目则希望带朱一叶去西班牙这个文化和自然景观差异很大的国家。

谈到下一步的写作计划,双翅目说她的主业是写论文,写不完论文就在写论文的空闲里写小说,把学业无法表达的一些点子、十到二十年都不会写到论文中的东西,带着发泄性的情绪写到小说里。写论文和小说相辅相成,两种模式无缝切换。

朱一叶说她要开始一段「米粉之旅」,作为一个米线爱好者,在吃了一个月的西北面食之后,特别渴望吃米粉,所以她订了从北京到贵阳的火车票,然后去完贵州再去云南继续吃米线,想在云南多待一段时间,就是吃米线之余再创作几个小说——吃米线的副产品。

哎呀真是两个怪怪的女孩子

活动接近尾声,在互动环节,当被问及在写作时对男性话语系统的态度时,双翅目回答自己是以个人特质(理性)进行创作的,性别这个标签是可以拿来探索自己边界的工具,而非永恒贴到身上的东西。

有读者问到她俩对于目前席卷国内文化圈 MeToo 运动的看法,朱一叶认为「首先大家都是作为一个人存在的,如果作为一个人存在,它的自由意识就不应该得到侵犯」。双翅目说:「MeToo 中被骚扰的,其实是被客体化的女性或者少数派,那些行为的发出者不拿人当人,而是当做被标签化的女性。所以我们所追求的应该是全社会都基本能够去标签化、非客体化地看待人,尊重人。」

签售环节,两位小说家都认真仔细地给读者们写下寄语。

从米线和论文里衍生出故事!可爱的灵魂雌雄同体

朱一叶的新书《死于象蹄》豆瓣页

签售

双翅目的新书《公鸡王子》豆瓣页

从米线和论文里衍生出故事!可爱的灵魂雌雄同体

最后送上有爱的合影。

伍尔夫说,伟大的灵魂都是雌雄同体的,双翅目和朱一叶就拥有这样的闪亮的灵魂吧。

两位小说家的新书都在豆瓣阅读书店售卖中,点这购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