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豆瓣阅读
豆瓣阅读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730
  • 关注人气:5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星期二那天,我们结婚了

(2018-02-04 20:02:09)
标签:

杂谈

“周二的晚上可有空?”女友盯着我的眼睛。和她在一起已经三个月,对她身上最钟意的部分就是她的眼睛。大眼睛并非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现在路上随便都能抓出一个大眼睛加美瞳的女生。但女友的眼睛不仅大,而且深邃到有着一种莫可名状的吸力,仿佛整颗心脏中的血液都会被她吸入眼中。能交到有如此妙不可言的眼睛的女友,实在是庆幸。

“周二晚上?想去做什么?”我放下手中举着的茶杯,不知道这家咖啡厅的乌龙茶为何能如此沁人心脾。一家把咖啡做得一无是处的咖啡馆却能泡出一杯好茶,真是不可思议。对于女友的性格我没有什么大的怨言,虽然眼睛很迷人,但在性格上是那种一般的小女人。不得不说有时候实在有些黏人,一周至少需要见面三回,三个月下来多少有些疲惫了。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出色的货色,工作平平,相貌平平,还未到中年,肚腩已经开始有了。

“想去看一部话剧,大学生搞得,从朋友那拿到了两张票。”女友说着从身边的漆皮包包中拿出了参观券,在我眼前晃了晃。

罢了罢了,听起来也不是那么的无聊,“我看周二有什么工作安排。”我从自己的邮差包中拿出了记事本,然而周二什么都没有。

周二,什么都没有。不是没有安排,而是在记事本中,周二这一栏竟然完全消失了。周一和周三的工作列表还在那里好好地摆着,但周二的工作列表栏却无端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块空白。莫不成这家咖啡馆的乌龙茶中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把记事本推到女友面前,用手点着周二的空白,“你能看到什么吗?”

女友不明所以,看看记事本再看看我,“什么?”

“星期二呀!”我用手指在星期二的空白处笃笃地敲了两下,”能看到上面写了什么吗?“

女友茫然地摇摇头,然后有点指责地说“干嘛突然那么凶?”

“不觉得奇怪吗?星期二没有了。你看!”我用手把记事本翻到前一个星期,前一周的周二好端端的在本子上,上面写了几行我那日安排的工作。我再翻到下周,下周的星期二也在记事本上,黑色的线格分明地把那个星期二划分成了早上、下午和晚上。唯独下一个星期二变成了空白。

“那么一说,还真是。”女友点点头,“应该是你这本子印刷错误了吧。”

这倒是有可能,但周三的日程表已经被写上了一行,当初怎么会没发现周二不见了呢。我掏出手机,查看自己手机上的日历。不可思议!3月10号竟然也消失了,3月9号还在,3月11号也在,唯独“10“这个数字处是一个空白。我把手机递到女友面前,她看了之后把原来已经很大的眼睛又放大了0.5倍。她嘴上喃喃道“你是不是故意在骗我?!”一边挖出自己的手机。三秒之后她颤巍巍地把手机举到我的面前,她日历中的3月10号也消失了。我们双目对视了许久,眼神从惊恐中渐渐平静下来

我叫来服务员,是一个腿很长的男生,不过从脸上的气息看起来是从农村来到城市不久。

“麻烦你看一下你的手机。”我对他说,“帮我看周二是几号?”

“10号。”服务员想了想后就告诉了我,脸上带着笑容。

我翻了个白眼,“麻烦你拿出手机来看好吗?看里面的日历,我不相信你的记忆。”

服务员显然对我的话产生了不满,他掏出手机想要证明自己的记忆,然而当打开日历之后眼神分明是愣了一下,然后低声说:“为什么周二的日期没有了?”

我和女友的手机同时传来的提醒音,是新闻App的推送,写着:3月10日莫名消失,全球陷入恐慌。

看样子,下周二确实消失了。

虽然政府呼吁着人们不要恐慌,但末日的言论已经不可抑止地散布开来。送女友回家的路上就遇见了两拨救火车。因为女友害怕,我便在女友租的出租房的沙发上住了下来。

离下周二,还三天。

醒来,离周二还有二天。

吃罢早餐,女友问我:“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结婚吧。”我说。

“为什么?”

我打开电视,电视的新闻频道播放着世界各地因为3月10号的消失而发生的群体性事件,美国有人聚集在一起反对政府,阿联酋组织了集体的祷告,英国的同性恋纷纷地走上街头秀恩爱,台湾立法部门在打假,缅甸的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决定暂时休战。“或许我们活不到周三了,你喜欢我吗?”

女友看着我,不知怎么回答,开始认真思考,“虽然才三个月,但是很喜欢。”

“我也喜欢你。”我说,“虽然没有十全十美那么喜欢,但还是喜欢你。现在只剩下三天了,想要选择别人大概也是不切实际的了,所以我们结婚吧。较之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还是希望能牵着你的手。”

女友思考许久,“可是……这也太简单了。”

我从椅子上跳起,夺门而出。我去了三家银行把我身上所有的卡中的存款均取出,跑到最近的一家本土珠宝品牌店买了一颗半克拉的戒指,然后跑去超市买了一堆的零食,哼哧哼哧回到女友的家中。

我单膝下跪,取出戒指向她求婚:“亲爱的,看在戒指,看在你喜欢吃的零食,再看在我的份上,嫁给我好吗?”

女友点点头,把戒指带在了手指上,抱了一下我,然后拆开一包黄瓜味的薯片,边吃边对我说:“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

“正式去民政局结婚是不可能的了,我的户口本不在身上。我们现在还是先通知父母吧。”说完后我从她打开的薯片袋中抓了一把,咔嚓咔嚓吃了两口。

我们给父母打了电话,把现在的情况和三个月内两人的发展情况都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然后让另一半跟自己的父母短暂的交谈了一下。挂下电话时,我们的婚姻已经得到了家长的祝福。

“我要穿婚纱。”女友在吃完了两包薯片后跟我说。

我和女友出门,去寻找开着的婚纱店。路上随处可见警车在巡逻,路人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我们找到了一家婚纱点,女友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选好了自己心仪的婚纱。我去付钱,老板娘却摇摇头把婚纱送给了我们。

回到女友的住处,人累的不可思议,没有吃晚饭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醒来时已经是次日早晨,离周二还有一天。

我们吃了早饭,然后去超市买东西,没想到超市的食品柜台已经被洗劫一空。所有的店铺也都没有人了。我走进一家男士服装店,随手挑了一套看着合身的西装。回到住处的我们把昨日买的零食铺开,然后女友换上婚纱,我穿上西装。两人模仿着电影中的桥段,我给她再次戴上了戒指,然后两人接吻。

婚礼结束,我们开始吃零食。

夜晚到来,我说:“这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和妻子相识到现在三个月,一次床还没上过。我有暗示过几次,但每次她都觉得还为时过早。如今她已是我妻,滚床单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大概是因为害怕明日不会再来,我们整整在床上折腾了一个晚上,直到凌晨四点才耗尽了所有的体力沉沉睡去。

醒来时已经是周二的中午。电视和电话已经没有了任何信号,家中的电不知什么时候也断了,手机上的日历中周二的日期依旧没有。从窗外不时能听见一些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我和妻子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她吃零食听手机中港台的音乐,我则从她的书柜中拿了一本郭敬明数年前的小说一页页看起来。下午的时候我们一起洗了一个鸳鸯浴,在浴室里要了一回,然后依旧一丝不挂的回到床上等待死亡的降临。

天色慢慢变暗,我和妻子融化在了夜色之中。不知在几点的时候我听到了妻子熟睡的呼吸声,我听着听着也就慢慢睡去了。我想,我们就这样死去也未尝不好。

不过,我们还是醒来了。在周三的早晨。

早晨阳光明媚,浅黄色的光粒子透过窗户撒在粉红色床单上。我睁开眼睛,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开机:3月11日。我打开日历,3月10日依旧渺无踪影,但3月10日已经过去。

妻子也睁开了眼睛,迷惑的看着我。

“早安。”我对她说,然后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本文来自斑斑的专栏《我们要认真地谈恋爱》https://read.douban.com/column/169975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