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做翻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7-01-13 18:36:02)
标签:

杂谈


做翻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做翻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以前我曾两次受邀去北京高校讲这个主题,一次是在北京语言大学举办的“万有青年汇”,一次是给北京某重点工科大学的英语系研究生。

我原以为语言类院校/专业的听众会有很多人当过翻译,或者想当翻译的,结果当我这么问的时候,在北语500多人的礼堂里,只有不到七个人举手。

这更印证了一个事实:翻译是一个小众的行业。无怪乎在“知乎”的上百种职业分类里面,“翻译”根本就没有,我只能选了辞职做自由翻译之前的行业——互联网。即便是在“在行”上面也是这样。“在行”上讲英语培训的有上百个,讲翻译的不到十个,除了我约见了30多位学员,其他几位行家的约见差不多在两位数以内,而且他们之中的几位还比我资格老。

外语系毕业的学生不愿意当翻译,其实有足够的理由。

就拿我的母校北外来说,每年新华社、外交部、国际广播电台、外研社这些机构都会到校园里直招,还有很多校友进了500强。

外面的世界有很多诱惑,有人更想当公务员,想要一份下班就能休息,节假日也不用加班的稳定工作,有人想投入商业大潮,或者早日当上高管,那么相比之下做翻译拿到年薪百万实在是太慢了。

“在行”也有不少工作了5-20年的学员想转行做翻译的,但是听了我对业界的描述,他们大都表示了动摇。

为什么呢?因为当翻译太苦。有人写了一副对联来描述:

上联:

笔译一枚,双手打字,三餐不定,只为四季有稿,拼得五脏俱损,六神无主,仍然七点起床,八点开机,夜里九点未果,十分辛苦!

下联:

十年口译,九州跑遍,八面玲珑,忙得七窍生烟,换得六根不净,五体欠安,依旧四处奔波,三更未眠,只为两个铜板,一生拼搏!

横批:2017会更好!

说得如此形象,实在是一个精准的概括。翻译,尤其是职业翻译,是一种苦逼的体验,无怪乎之前图书翻译枣泥姐写了个豆瓣专栏叫《苦逼国》

电视剧(小说)《翻译官》中男女主职业皆为翻译

现在的学生朋友说起要当翻译,可能想到的更多是电视上杨幂主演的《翻译官》。随着文学翻译成为冷门的是纸质出版的衰落。十年前发表一篇文章稿费千字80元,现在出版社给年轻译者的翻译稿费通常也就是千字80120-200的就算好价,还是税前。 在今日中国,文学翻译的地位真的大不如从前了。著名译者马爱农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翻译稿酬是千字十三元,翻译5000字就等于一个月的工资。三十年后的今天,工资涨了100倍,图书翻译费只涨了五倍。 诚然现在有些商业翻译也可以拿到一字一元,但这样更注重质量的客户总体上还是少。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能做高级口译的人都不愿意做笔译了。笔译是一个辛苦的事情,翻译错了还容易留下把柄。但笔译是基础,做笔译必须广泛阅读,如果弃之,也就无法对语言进行深度的打磨。口译和笔译是两个方向,注重的技能也不同。除了双语水平,口译则还需要记忆力、随机应变的能力和一些演讲技巧。笔译对文字功底要求更高,更注重表达的顺畅、用词的精准,因此即便是同传,做不好笔译的也有很多。

总之,无论口译还是笔译,都促使我们去学习新的知识,了解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世界。慢慢你沉浸其中,浑然忘我,眼界也随之开阔。译路的艰险并不亚于在陌生的国度行走,征服一部巨著,就像征服一座山峰,很辛苦,也很知足。

也有人问我,“我的高级翻译老师,做口译来钱特别快,小半年都歇着,全世界旅游。” 这个确实有可能,但更有可能的是这位老师是在高校教课(八成平常还搞培训),所以有假期,做同传赚点外快就够。

一般同传谁会选择歇小半年?诚然会议口译分旺季和淡季,但你敢一歇几个月,客户就会找别人去。所以翻译更多时候是处于待命状态。即使没有在做翻译,也总是有人在找你问翻译报价、咨询翻译问题,或者让你推荐别的翻译。哪天没活儿,就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总的来说,翻译最适合工作狂来做。其实做翻译就像做急诊,很可能你忙了一天,腰酸背痛的,晚上十点钟准备上床睡觉,老客户突然来了个急稿。那么你帮还是不帮呢?还有半夜十二点加你微信问校对论文多少钱的。都当过学生,体会过那种写论文写到抓肝挠腮的心情,又怎么忍心不回复?实在是精力不济的时候遇到朋友半夜请帮忙,只能回复:我喝多了(这是真的)。

做翻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曾回答过“做翻译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辛酸”这个问题,是这样写的:

大四那年我开始给某公司翻译电影字幕,一句话两毛钱,大半天的时间眼睛都快瞎了差不多能赚到60-80元,忙的只顾得吃泡面。寝室同学开玩笑说,别人打工是为了改善生活,你这怎么吃得更差了呢。

研究生一年级给某门户网站的公开课翻译字幕,所谓“志愿者”,一小时的字幕给120元。有一个公开课长达60分钟,那个主讲语速飞快,我翻译出8000多汉字就得了120元。

硕士刚毕业回国开始做同传,一场天津的会,我当时刚回北京没地方住,租了个日租房,做完会回来找房,一天晚上冒雨出去,回来就下大雪,当晚就发烧。做同传熬夜看材料常有的事情,有一次感冒,晚上看材料到一点睡,早上六点多起来赶场子。做完直接打车去医院。还有遇上生理期痛经也要努力抗。

工作第一年花了半年时间翻译了一本书,尺度太大不能在大陆上架,至今一分钱没拿到。

2014-2015年花了十个月翻译、校对了一本书《理发师陶德》,译文十七万字,加上来回返稿修改了十来遍,光是和精评师对译文的争论就持续了好几页。书还没上架就得了颈椎病。

早年做翻译所得不多,但还是靠这些钱还了信用卡,凑齐了房租,也靠这些经验积累了自信,度过了刚毕业时艰难的两三年。2016年,当兼职笔译的收入第一次超过了税后工资,我终于下决心辞职,真正实现了做自由翻译的梦。

自由了,却并不轻松,废寝忘食、茶饭不思,反而比以前更劳累许多。做自由翻译以后,我很少12点以前睡觉,无论熬夜到多晚,心里有事也会天亮就醒,就算是没事也会时刻留意手机,看看有没有客户的新需要。大概只有周末才能相对放松,因为公司客户大多也休息了,只有翻译还在做周五接到的稿件。

人们经常觉得高级翻译是挣钱很多的职业,其实算上辛苦的投入和一路奔波,这行并不是那么光鲜。身边的同传朋友,接会最多的十月份能二十个工作日都排满,但这是一种非常辛苦的历练。大家可能更多是羡慕这样的同传月入十万,却没有看到他们也会累到住院。

做翻译苦,但也是苦中作乐,因为无论是翻译小说还是合同,能把原文破译并再加工,我都会觉得是一件有成就感的事情。而坐进同传箱,或者是作为交传站在讲台上的那一刻,也是一场又一场的挑战:我来了,所以我征服。

做翻译的最大乐趣是让人终身学习,因为总会有新的理论,新的词汇,新的知识,新的工具,沉浸在学习和表达里,我可以一周不出门却自得其乐。作为一个喜欢吃喝玩乐的人,2016年我推掉了各种聚会,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北京按摩医院。新年在翻译,春节在翻译,五一在翻译,十一在翻译,元旦在写翻译。做到这份儿上,不知道算不算走火入魔。反正最快乐的时候是看到自己的译著出版,译文发表,以及看到听众在台下点头,讲者和客户认可你的水平,感谢你的辛劳。

虽然我也曾经抱怨过翻译的辛苦,甚至质疑自己的选择,但我仍要感谢它——是它让我能够真的成为自己,实现自己,因为拥有过硬的技能、进取的心和端正的态度,你就能凭借它获得自由与尊严。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翻译也是如此。最喜欢更新自己的简历,翻阅自己的作品,只有这个时候觉得自己是最富足的,这些年没有白过。

于我而言,选择翻译还是因为对语言文字的爱,这与文字为伴的一生或许注定没有什么奢华,但我依然爱它如初。


【作者简介】:冬惊,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学学士、英国纽卡斯尔大学中英口笔译硕士,文学翻译,同声传译。已翻译出版《芬妮·希尔:欢场女子回忆录》《家有老爸》《欲海无边》《理发师陶德》等图书。参与多部影视资料、剧本、字幕翻译工作,如《第四公民》《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并为《科幻世界》《译林》《第一财经周刊》等杂志编译稿件。



​豆瓣阅读小雅奖 · 第八十一期 · 最佳专栏文章

选自 冬惊 的专栏 《译海无边》

专职翻译的十年乐与路

​分享翻译行业的事情以及我作为翻译的成长经历,包括但不限于翻译图书、剧本字幕等文件,口译入门、同传圈、海内外翻译市场、如何发展客户、建设团队,如何与翻译公司、编辑审校们和谐相处。

点击本行文字进入专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