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豆瓣阅读
豆瓣阅读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730
  • 关注人气:5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每当变幻时

(2016-11-03 18:46:10)
标签:

杂谈

他们彼此深信,是瞬间迸发的热情使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维斯瓦娃·辛波丝卡


Dioressence与Opium | 图:程咬咬

某日,一位客人问及我香水里皂感的问题,说她并不喜爱这类气味,希望知道怎样才能避免与它相遇。我给她说了几种常见的可能带有皂感的香材,有鸢尾、天芥菜、麝香、龙涎香云云,但愿她能找到自己钟爱的气味。

在键盘上敲打着龙涎香和肥皂,关于Dioressence与Guy Robert的故事,突然又一次浮现脑海。

上世纪四十年代,Dior刚开始推出香水,初时的它们的出品并不多,市场份额也非常小,请来Paul Vacher创作名品Miss Dior(1947),其后又请来Edmond Roudnitska为创作了多款作品,其中Diorissimo(1955)成为了Dior精神的象征流传至今。

到60年代末Dior公司计划推出一枚有着狂野灵魂的女士香水,名为Dioressence。在过往Dior先生的设计里,除了优雅的线条外,暗含的狂野也是品牌共生的特性,他曾以Madame Mitzvah Bricard为灵感创作了不少经典的豹纹华服。60年代末,Dior公司依照这个特性,打算推出皮草成衣,同时上线Dioressence,用以营造出富有力量的女性形象。

Rene Gruau笔下的Dioressence

​故事的另一位主角Guy Robert,在那时已经颇有名气,创作的Caléche和Madame Rochas等作品都成为了畅销的作品。在他与Dior公司的一个晚餐上,Dior的项目负责人对Guy说:“我们打算做一个叫做Dioressence的女士香水,我们希望它是只很动物的香水,宣传口号将会是‘狂野的香气(le parfum babare)’,麻烦你能为我们做些样本。”

Guy Robert

​一只充满动物调的Dior香水,这简直颠覆了Dior服饰里过往举止优雅的形象,Guy深知这是个巨大的挑战,同时他也很渴望能为Dior工作,于是他接受了这个工作邀请。

然而要创作动物性香气里还要带着Dior优雅个性的作品一点也不容易,Guy Robert为此做了无数个版本,用过了麝香、海狸香、灵猫香等等各种各样的动物香材后,依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版本,这让他有点受挫。

在Guy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突然接到消息需要去伦敦验收一批龙涎香,于是他坐上了飞往伦敦的飞机,步向了那场命中注定的相遇。

龙涎香是鲸鱼因为消化不完全而呕吐出来的物质,这些呕吐物大部分是黑色油状的,所以会浮在海面上。它们最初是非常难闻,在长期阳光的照射和海水的冲刷下,至少经过10年时间,它们慢慢变硬并且泛白,这时的呕吐物才堪称龙涎香,变成带有海水咸湿和类似果仁油腻感的复杂的动物香气。Guy需要验收的这批龙涎香量非常大,约莫有30公斤重,当时价值50万英镑,用到香水里的话足够Chanel使用20年。

一块龙涎香

​Guy从这款巨大的黑坨坨上刮下一小块,放在掌心里,用双手揉搓,然后试闻它的气味。这批原料的气味非常好,是典型的龙涎香香气,同时还带有一点微妙的甜滑。“很好,我要了”。简单便捷地,Guy就这样购下了这批龙涎香,接着他借用了供货商的洗手间,拿起盥洗台上一小片肥皂洗了下手,然后又回到机场,坐上了回程的飞机。

一切并未完结,他坐在飞机里,突然闻到了自己手上的味道。那块肥皂和龙涎香竟然结合出了让人惊讶的香气,这也正是Guy朝思暮想要寻找的属于Dior的动物香气。龙涎香非常美好,但是那块肥皂的气味,Guy却一点都想不起来。飞机降落之后,他奔向电话亭,马上给供货商打了个电话:“你马上按照我说的去做,到你的洗手间,将那块肥皂装到信封里,然后寄给我。”就这样,Guy拿到了这肥皂,并根据这块肥皂和买回来的龙涎香,创作出了一只狂野的Dior香水,Dioressence。

所以那块肥皂到底是什么气味的?多年后Guy Robert再说起这个故事,他说:“那是个仿Miss Dior香气的普通肥皂。”于是 兜转一个圈,巧合地又回到了最初。

一个偶然而至的灵感造就了Dioressence,奇妙的命运让一切都顺理成章。而在香水里这样的相遇让人难以预计,有的标杆性作品也是在这变幻无常的巧合中诞生,例如Opium(1977)。

1960年,年轻的Yves Saint Laurent从Christian Dior离任,随后开创了自己的同名品牌。这期间Hélène Rochas将Pierre Dinand介绍给Yves,此前Pierre已经为Rochas设计制作了Madame Rochas(1960)的瓶子,那也是Pierre的第一个香水瓶设计。随后他们便开始了合作,Pierre为YSL创作了众多的香水瓶,包括Y(1964)、Rive Gauche(1971),YSL Pour Homme(1971)和Eau Libre(1974)。

Pierre Dinand

​1972年的时候,YSL公司计划出品一款东方调香水,为此和Yves开始了长达18个月的讨论。“Yves刚好从日本和中国游历归来,”Pierre回忆的时候说,“我和他还有他的伴侣Pierre Bergé一起会面,其中也谈及了这个计划。”关于这个香水瓶的设计,Yves希望能有个东方意味的瓶子,那时候项目里的香水暂时起名 Ichi(日语中的“一”)。

东方主义(Orientalism)一直让众多艺术家和设计师们沉迷,从1820年在欧洲兴起后,从音乐、色彩、艺术上影响欧洲乃至全球人民的审美和生活。

听到Yves提及了东方,于是Pierre 追问:“对你来说,什么是东方?”“火一样的花,”Yves说,“你闭上眼睛,轻压你的眼睛,你就能看到东方的火花。”Pierre试着去体会Yves说的火花,然后他看到了Yves口中的东方红色,当时他看到了红色、金色和蓝色。这个概念后来变成了Opium包装上的金色花纹。接着Yves又向Pierre述说了更多的心目中的东方,绒球、鲜红、紫色、日本、中国和花火,这些都是Yves提出的关于东方的词汇。

金色的火之花 | 图:程咬咬

​谈论过后,Pierre想起了他早前为Kenzo创作的瓶子,设计灵感来自日本武士挂在腰带上的印笼。印笼是日本江户时代用来存放药物的容器,一般用木头或者竹子制作,也有使用象牙和金属做成的。虽然最后Kenzo并未接受Pierre Dinand的印笼瓶,但是Pierre还是十分喜欢它。细想过后,Pierre认为这很适合YSL,他为了更形象地表现这个概念,在原有的设计上做了改良,加上个连着盖子的吊坠,这也是印笼非常的鲜明的特色,而当时整个设计还是木头的。

精美的印笼

​后来Pierre受邀到摩洛哥的马拉喀什做瓶子的推介,当Yves看到瓶子的模型,上面还有金色的字体写着“ICHI”。他马上便认出了这是个印笼。Yves很喜欢这个设计,他嘴里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日本武士用来装药丸和鸦片的,鸦片,Opium,这个名字很好啊。”Yves默念了几次之后,对在场的人说:“这次的香水就叫做Opium。”

于是乎,Pierre Dinand的一个瓶子,让Opium终于成为了Opium。它无论是概念、名字、香水、包装、营销还是广告,在所有经典香水作品中都是革命性的, 尽管后来的创作过程经历了更多的曲折,却也都是后话了。

惊世骇俗的Opium

Opium的成功似乎都源自偶然的变故,如果Kenzo当初留下了那个印笼瓶,一切又怎样。所有的如果会怎样我们一无所知,但瞬息间依然有着命运在发生,而我喜欢的Trésor(1990)和调香师Sophia Grojsman背后,同样有着巧合的故事。

Sophia Grosjman

​大约是1987年前后,Sophia Grojsman当时已经进入IFF纽约总部工作,这位美籍俄裔的女性调香师以擅长描绘玫瑰的美态著称。在工作的闲余的时间里,她喜欢做一些私人使用的香水,那段时间她正在研究檀木的搭配,于是做了一系列的香气。其中一个编号为2933的作品,她非常钟爱,每次穿上出门聚会,身边的朋友都会被吸引,总是不停有人问她这是什么香水。

后来偶然的一次,她到纽约的梅西百货逛街,经过Lancôme柜台的时候,被一副Isabella Rossellini的代言广告吸引住,它悬挂在Lancôme的柜台上,Isabella的面容恬静而感性,“那张照片在我看来非常的东方”,Sophia后来这样形容那张海报。

Isabella Rossellini

​这实在太美了,Sophia欣赏着同时心里面想,怎样的香水才能配上这样的美颜呢?2933,她想起自己的编号香水,那只有点粉香同时带着东方意味的玫瑰香气,简直是Isabella和Lancôme的绝配。然而,那时Sophia却未曾想到自己能与Lancôme合作,“我在纽约工作,而Lancôme是家法国公司,它们找IFF创作香水也只会找到我们的法国公司,我不可能会去Lancôme,不可能的。”她这样对自己说。

几个月以后,Sophia到西班牙出差回来的途中,中间路过了巴黎,于是她便到巴黎的IFF办公室去和朋友们打个招呼。而那个时候,巴黎办公室正在为一个Lancôme的香水项目工作了一年多,并且怎样都找不到对的香味。Lancôme当时希望能得到一个有兰蔻特色但是又不会让人想起化妆品的香水,项目使用了1952年曾经用过的香水名字Trésor,同样找来Isabella Rossellini代言。

“太巧合了”,Sophia听过了Lancôme的项目概要,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当时放在巴黎办公室桌子上的Isabella Rossellini的照片。停顿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她说:“我有瓶私人使用的香水,叫做2933,我现在还有一点在瓶子里。”“这个太美了!”,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闻过之后都忍不住惊呼。Lancôme是个专注粉底和护肤品的品牌,这个香水闻起来简直就是Lancôme的专属香气。

后来Lancôme香水部门的调香师Elisabeth Carre也很喜欢2933,她与Sophia一起花了一年半的时间重塑和深化了这个香气,而最后的成品里,依然保留了2933中粉质和感性的部分,它便是Trésor,一株让人忍不住想要拥抱的玫瑰。

璀璨 | 图:程咬咬

​而玫瑰也正正是Lancôme的标志,“一切仿佛都有先兆,冥冥中就像早已相连,我太喜欢Trésor了。”Sophia说。

Trésor

​如果Coty没有在百货公司打破香水,他也许依然籍籍无名;如果不是那张错记的成分表,No.5也许又是另一个模样。未知的变化和美好的相遇,让人心生欢喜,正是这些曾经的巧合给我们带来了美好的香气。

而生活亦是如此,变幻原是永恒。


​豆瓣阅读小雅奖·第六十九期·最佳文章

选自 程咬咬 的专栏 《炼香记》

香水背后的文化、风尚和故事

点击本行文字进入专栏阅读


专栏热门文章(点击以下标题即可阅读)

1.白衣飘飘的年代:Anais Anais

每当变幻时

2.萌叔叔和他的野兽咆哮:Maurice Roucel

每当变幻时

3.The Coco:Vol.1 风格诞生

每当变幻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