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百花嶺
百花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295
  • 关注人气:1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公屋人家[小说]

(2019-10-25 13:13:55)

                   公屋人家


       婆婆,四个罐子我都洗了。”

      他们都说好吃吗?”

     新加坡姨蛮喜欢的,说有新加坡的味道呢。”

         婆婆每次都喜欢这么问,她从曼秀的回馈里得到很大的满足感。

     槟城婆还担心有一天你不做了呢。”

        婆婆做的私家辣椒酱,过去是两个月做一次,现在只能四个月做一次了。她知道会有一天她一罐也做不了。手也不听使唤了,跌过一跤,走路也要靠拐杖,眼下的三餐也是勉强将就着。曼秀的话,在婆婆的心里投下了一层阴影。

曼秀在厨房里继续说,“婆婆,慧玲有没有过来。”

       我才不想见她。”

      她忙哩,下午还要去榕光社做义工。慧玲说午餐和晚餐就让榕光社给你送过来吧”

       榕光社是一间民间的慈善机构。曾经有社工来了解过婆婆的独居情况,提议婆婆让榕光社给她送午餐和晚餐,还是免费的呢。但婆婆不喜欢,她担心这样一来曼秀就少来了。

       婆婆喜欢曼秀这个媳妇,可惜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她归罪于慧玲,说是慧玲抢走了她的儿子。偏偏慧玲又在榕光社做义工,她才不吃榕光社的饭。

        婆婆看着曼秀的背影,叹气道,“婆婆的命不好哦。”

        婆婆的眼里闪着泪光,人世间的事折射在她的眼里都是由命注定的。她常埋怨留不住这个媳妇。

        还在英德农场的时候,婆婆一家与曼秀一家是邻居,两家都是从怡保回来的。那个时候,婆婆的儿子雨来与曼秀还小,经常在一起玩。两家大人都寄望这两个孩子大了结为连理,延续两家人的友谊。出来后,这两个孩子长大了,水到渠成做了夫妻,不过,五年后就离异了。

        曼秀走出厨房,说:“婆婆,跟你商量一件事,你这里有四个柜子,三个是闲着的。慧玲提议搬走那三个,腾出地方摆一张小床。”曼秀指着右手边一排的衣柜。

       婆婆没有回应。

       这间15平米的公屋,靠着门口的左边摆着一张床。床的前边贴着墙有一张双人沙发。门口的右边依次放着两个男装柜与两个大衣柜,跟着是雪柜与洗手盆。在洗手盆那个地方拐了一个直角并排着很袖珍的厨房与厕所。

        曼秀明白慧玲的提议,会有这么一天,她和慧玲不得不过来陪婆婆。婆婆也不需要曼秀把话说白了。老伴最后的日子是在明爱老人院度过的。她心里说不上去老人院好不好,那是被迫的选择。她彷徨地看着在厨房里的曼秀。

        曼秀不说了,她每次过来都要帮婆婆收拾厨房。厨房不大,简直是很小,横直不过是一米乘一米五,仅容得一个人转身。有一扇窗子像巴掌那么大,窗棂上却挂着两口一大一小的铁锅。此外,石油气炉上还有一个平底锅与一个瓦煲。常用的碗碟筷子与油盐酱醋等都堆在洗碗盆旁不足两尺宽的台面上。最让曼秀头痛的是灶台下还有三个大小不等的钢锅,各种塑料制的蓝子与罐子有十五个。超市卖的东西,好多是罐装的,用完了婆婆都洗了当宝贝存下来。每次收拾厨房的时候,婆婆都看着曼秀,生怕她动了她的这些家产。曼秀说早该清理掉了。

         曼秀把洗好的四个空罐子放在饭桌上。这是两张折叠型的小桌子,并联放在厕所前方的位置。上面杂乱无序地放着电饭煲,热水煲,茶壶与杯子,还有三四个小的暖水壶。每天吃的药也是少不了的。最珍贵的要数八个“旧街场”牌子的咖啡罐。“旧街场”是怡保出品的老牌子,又是老亲家送的,每个罐子上都写着送的日期。曼秀每次整理台面的时候,都会对着这些空罐子沉思一番。曼秀说屋子里的杂物太多了,太乱了,成了起居的障碍物,甚至成了老人生活的陷阱。

     曼秀,不用每次都皱着眉头。”

     婆婆,我帮你清掉一些吧。”

     我说过啦,不用你操心。”

        要是动了这些坛坛罐罐,老人家就会不高兴。在婆婆的心里,这些比金银财宝还要重要。

      婆婆,我要回去了。下次来,还是帮你买半斤虾米和四两元贝吧。舂了才拿过来。”

        这是婆婆秘制辣椒酱的配料。这些辣椒酱成了老人家最后的人生价值。婆婆“嗯”的应了一声,算是赞成了。

        曼秀开门出去了又折返回来,说小曼放假了,下次来也把小曼带来。

        婆婆惦着小曼。这个小孙女读中学了,跟着母亲住。

         曼秀走了又回来,说有件事是最要紧的,可她偏偏忘了,就是婆婆地上的拖布太多了。这些拖布像一团咸菜,床边有一条,洗手盆边有一条,厨房里有一条,厕所里也有一条。婆婆半夜里跌倒过一次,就是给这些拖布绊倒的。那次跌倒后婆婆被迫使用了拐杖。婆婆总是说她弯腰困难,用脚来抹地方便一些,这样,满屋都有了拖布。曼秀说等她来了才拖地。曼秀每次拖了地板只留下一条干净的拖布。但等到下次她过来,地板上又是四条拖布。曼秀理解,这个习惯婆婆改不了的了。

        曼秀叮嘱完抹布的事转身就走。这次,婆婆支着拐杖站在门口,目送曼秀,直到她消失在走廊的拐弯处。婆婆心里说曼秀是天下最好的媳妇。

        曼秀回去了,小小的空间就剩下婆婆一个人。她扭大了电视机的音量,让一群陌生的人陪伴她过日子。

        婆婆慢慢走进厨房。挂在窗棂上的两口铁锅两次都差点儿给曼秀当废铁卖掉。这两口锅也有十年没有使用了。生锈了,婆婆就取下来抹上一层花生油。抹上了油,铁锅又焕发出生气,婆婆看了也精神起来。

     哎,真的糊涂了,忘了问曼秀,小曼还想不想吃萝卜糕。”婆婆对着铁锅说。大一点的那口铁锅是为做萝卜糕买的。老人家记得小曼小的时候,带她去茶楼喝茶,她专点萝卜糕。婆婆对小曼说婆婆蒸给你吃,于是,婆婆买了这口大的铁锅。“读中学了,长得好快呵。”婆婆抚摸着铁锅说。

        婆婆支着拐杖弯着佝偻的身躯慢慢巡视厨房,她担心曼秀处理了她的财产,或者调整了它们的秩序。一天的时间,婆婆除了煮自己的三餐,便是睡觉与看电视,再剩下来的时间她都放在坛坛罐罐上。有时候,拿起任何一个瓶子都会令她坐上半天。尤其那八个“旧街场”的咖啡罐子。从第一个看到第八个,就走过三十年的时光。“都走了。”想起老亲家与过去的一些老朋友,婆婆总会情不自禁地掉下眼泪。

        婆婆发现地板上的拖布都给曼秀收起来了,便又唠叨起来,“我自己小心就是啰。”婆婆又把拖布找出来,按照自己的习惯摆在地板上。人是这样,生活里养成了习  惯,这个习惯便支配了他的一生。

         婆婆又跌倒了,是半夜起来上厕所跌倒的,给地上的拖布绊倒。这回她说认命啦。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当她回到自己的蜗居的时,她发现三个柜没有了,却多了一张帆布床,帆布床给收起来靠着墙摆放。厨房的空间也好像利索了很多,光线从小窗口射进来,原来两口铁锅没有了。厕所也简单了。折叠型的小饭桌只剩下一张了。看婆婆的那个样子,她好像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好一会了才见她笑起来,那八个“旧街场”牌子的空罐子还在那里。


 

                                                                                2019102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八月[小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