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雪吟香
梅雪吟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96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赞美路遥

(2019-06-26 22:19:47)

 

匠心绵缈,出新出俏

——咀嚼回味《平凡的世界》第三部的几段新颖的笔墨

第一副笔墨:气象异常,大事铺张。

 

小说30章,正在写新任市委书记田福军怎样应对、解决1958年大跃进以来遗留的老大难问题……,几乎忙的昏天黑地,不料却接到了省委打来的电话,不幸的消息,简直犹如给了田福军痛彻心扉的沉重一击!……

接下来,哗哗雨声中结束了30章。(130页)

31章(134页)一开篇, 路遥写下一系列‘气象术语’:

……中亚高脊发展东移…………西太平洋……本省及南方邻省为辐合槽区……亚洲……乌拉尔山……贝加尔至本省分别为槽区……

交代“客观事实”(陕南汉江流域)“……天气开始酝酿一场突降的灾变。……秋夏必然形成暴雨区,随时都可能引出灾祸。”

列数字显示灾情来势之猛、范围之大与汹涌……“几日前……暴雨倾盆而泻,……范围之大,足数百公里。……水文部门预测,不久,该地区江段洪水流量很快将达到二万秒立方米!而且,……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城市处于一发千钧的危急时刻!”

引用文献资料“洪水纪事年表记载了“最大的一次洪水……”“全城淹没,公署民房一空,溺毙者五千余人。按当时河口摩崖刻字记载的水位换算,实际水位近二百六十米,流量接近三万四千秒立方米。四百年后,这座城市又面临相同的厄运。”

各级领导与军队联手抗洪。而官员渎职也羼杂了恶例。“市委和地委机关的领导……军分区的司令员政委组成了抗洪指挥部,紧急召开会议。但是,地区防汛指挥部总指挥、行署专员高凤阁同志却没有在场。

高凤阁在省里参加完一个会后,回中部平原老家为儿子操办婚事去了。本来,近半月之中,防汛工作进入最关键时刻,而且高凤阁前几天已经知道南郊地区的江河都已处于危险状态,但这位地区的行政首脑还是带着秘书,坐着行署的马自达回家去参加儿子的婚礼。……

一线抗洪的刻不容缓、与异常悖乱、夹杂于险象环生……

“地委书记立刻任命自己为总指挥。……紧急动员令。……有些人听到了,又以为是吓人话,不予理睬。再说,许多人不愿撤退。他们离不开自己的安乐窝,贪恋家里的那点盆盆罐罐。即是开始撤离的人群,行动也极其迟缓。……      江水一浪高过一浪,如猛兽般的血盆大口,吞没了城堤之沿。一场不可幸免的厄运注定要临头了!”

  

 

就我的阅读视野而言,似乎真不记得感受过如此渲染、描写大自然灾难即将来临的很铺张的笔墨,所以感觉上的新鲜,甚至模糊的引发了一些我不理解的疑问:为什么会进入这样的一些内容?

当然,读完第三卷后,我从一些若有所悟、开始了趋近走向完全明白。如今我认为,这一副笔墨成功体现了路遥很深的用心、精湛的构思。为什么呢?

第一、   这样写、实属全书主题之所必须。这才是“平凡的世界”真面目呀。如此的面貌绕不过去呀。

从本书开篇于1975年,结束于1985年,修改定稿于1988年来看,作者是立足陕西,来反映文革末期、直到改革开放十年间风云变幻的中国的全景式人物画卷的。中国的幅员辽阔,又是足以相当于整个欧洲之大。因此中国的政治震荡、以及大自然灾变的发生,往往相当难免、甚至不可避免。如果说十年必将震荡一下?这会失之夸张?则恐怕20年总会约等于灾变的周期了。

试看1964~1966年邢台地震,堪称路遥少年时代的苦涩记忆。1975年的次年,是惨绝人寰的唐山大地震。22年后则是百年不遇的长江流域大洪水,(1998)人们群众、与救灾过程中军人的牺牲举国瞩目,举世震惊。.此后刚过十年,更发生了仅次于前次地震的2008年汶川大地震。……上世纪末,还曾经发生过危害南方许多省份的、仅次于‘百年一遇’的大洪水(距今27年前,大约是路遥去世之年。当时的总书记亲执广播喇叭、脚踩洪水指挥军民抗洪……)。此外十年浩劫对于本书背景的直接、和间接影响,更是绵延不已。在如此的国度与时代大背景上,路遥仅仅写到了一个省范围的汉江流域大洪水,连带表现其救灾的悲壮惨痛……这实在应该属于自然而然的事。并且应该认为,除非这样写、便无从反映现实生活真面貌。

第二,这是塑造主要人物之所必须。

众所周知,孙少平是贯穿全书的主要人物。田晓霞作为孙少平初恋情人,其感人魅力往往毫不逊色于主角,甚至大有许多反超主角的势头!以我本人为论,固然我为主角而多次洒泪,应该说留下了终身难忘、不可磨灭的美好印象;但是田晓霞壮烈牺牲的提前退场,却构成了我灵魂永远难以承受意外殇痛!我认为这件事应该说掀起了本书艺术感染力的最大震撼力量!

那么晓霞一以贯之、特立独行的,类似反串性格、充满豪杰气概的人物性格特征,怎样才能完成、并且从而屹立在亿万读者心目中?也就是屹立在永恒文学人物画廊呢?如果说这个问题在前两卷那里、一向暗里存在着的话,那么到了第三卷,就可谓已经带着非常迫切逼人的必要性,而冥冥之中无形呼唤着一个‘烈火见真金’之类性质的、险恶环境啦。

十分明显,唯有大灾、巨难,方能最大限度锤炼出晓霞性格特征里的金质熠熠的本色,赢得‘魅力与美丽异彩纷呈’的人物艺术形象效应。因此灾难、就依照必然性的逻辑压迫而来,在艺术构思中“浊浪排空”了!……话说回来,大灾即便裹挟飓风般的洪峰,它也不应该横云断岭式的、或者说断崖式的、直接从小说画面奔袭而出!它需要酝酿、铺垫、导引、递进,以便形成类似烘云托月的过程,这样作者才可能经由步步深入的渲染,而信其为真,渐入感同身受之境。这本来既是水灾的自然过程,同时也呼应着追求读者油然而生移情心理的一般常规。

第三,这是着力写好一位正能量强大的优秀省级干部的必备条件。

假如我们屈就于‘悲壮退场’因素、而称呼晓霞为副主角的话,那么她的慈父田福军显然属于本书花费心血最多、写得性格鲜明、更兼品格卓越的国家干部代表了。说实在的、心里话,我个人对他毫无保留的又敬慕、又喜悦、还经常感觉无端越位式的心疼他(早在他的低潮阶段,我就根据他实地踏遍陕北贫困区域等等优良作风而联想到了十多年后的温家宝总理……那时我已经预见了他很可能脱颖而出!)。事实上,正当中国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第一个十年,从相对落后的西部产生一个田福军这样勤政爱民的、同时明显富于开拓进取高风亮节的市委书记,也至少是可喜可贺、并且非常令人温暖、庆幸、而慰藉的。他曾经像明珠暗投一般久久备受压抑。在第三卷,田福军时来运转提拔到了陕北地委领导,更出乎意料快速升迁、荣任省城的一把手。不难想象,党中央、或至少力主提拔他的第一代陕北老革命老干部,必然殷勤期待他、守望他如何不负重托,大展拳脚,锐意进取打开新局面!,

因此,从角色定位看,使命众多、负重前行的田书记,多么急需斩获系列化的政绩呀。另外再从文学、‘人学’的艺术要求看,他同样务必在从政实践中证实自己果然无愧于大时代的应运而生的豪杰人物!那怎么办?如果说,1964~1966年邢台地震,客观上焦灼渴望着、在强烈余震中周恩来总理三次亲临震区领导救灾;而2008年汶川大地震更加渴盼温家宝总理两小时就亲临地震现场指挥救灾的话;那么,本书最关键的政治人物,也势所必然地、内在需要特殊严酷的‘烈火炼真金’之类环境背景、需要动荡、而诡异的灾变熬炼!……

第四,除了以上三点必须渲染气象灾变的充分理由之外,其实还有情节安排、人物命运构想方面的理由,也在无形中制约了这一点。一般而言,长篇小说几乎必然‘钟情’出人意料!全景式大作品就更其如此。越是人人期待的、‘还怕它瓮中走了鳖不成?’一般的天作之合?恐怕更是非拆散了不行!期待越甚,就越可能遭遇叵测命运的逆袭搅局!想想看,孙少安跟田润叶,从哪里还说不是一对美满璧人?虽然后来的秀莲媳妇儿也漂亮可人,但漂亮再加甜蜜初恋,本来才是最理想的佳偶呀!?然而本书依据命运弄人的惯性逻辑、硬生生拆散、摒斥了田润叶!……同样的命运,轮到考验孙少平跟田晓霞时,两个人的综合地位落差已更显得不协调……因此,顺遂现实生活本身的异样险谲……而渲染灾难,至少也不失为艺术构思的一种选择。

 

第二副笔墨:伤逝情迷,诞幻莫测。

 

    此后的情节是:31章。写救灾过程,突出田晓霞主动担当,大智大勇、反客为主!急智调度……壮烈牺牲!

32章。写孙少平丝毫无知于陕南灾变、以及田晓霞命运叵测纠葛于其中……,因此照常期待他跟晓霞甜蜜约会的日子……直到从煤矿阅报栏读到陕南‘城市洪灾’……‘省报记者田晓霞英勇牺牲’…… 33章。写晓霞的慈父田福军,通过晓霞日记,了解到晓霞恋人是孙少平,故邀请孙少平,将晓霞遗物三册日记赠送给他后……祭奠“古塔山杜梨树下”约会地点……

34章。35章。两章,【根据全景式长篇的原则,仿佛偏离‘主航道中心线’式的、甩出去……】全写大哥孙少安烧砖窑的事业,从低谷里的悲苦挣扎到微露转机,从贷款意外地变得可能,形成机遇到……云开雾散、发大财。

 

到了36章(156页),重新转回伤逝、悼亡的孙少平的故事。这里开篇,作者首先借助生死轮回的哲理感慨,来祈求理疗殇痛。然后在阳春三月的丽景中,安排爬出矿井、下了班的主角,照例步入山野僻静处,接受暖阳、春风、碎金花的缕缕抚慰。此时此际,“过分的寂静”反而产生了“嗡嗡的声音。”疑似“宇宙深处……飞行器”飞了过来。

【这里,小说的进行、一步步让我迷三到四了!】

我好几次的喊叫起来:“怎么?陕北也遇到飞碟啦?如此的亲密接触?迄今、我怎么闻所未闻?!没听说过呀!”在这157页,我才读了两段,惊讶于在飞碟作用下、幻觉的晓霞复活了……最终美丽的笑脸无可挽回“消失在了那片缤纷之中……”

我忍不住停下来,援笔赋诗:

小说竟然旋飞碟?须知并非科幻界。路遥邂逅奇遇中?抑或陕北人传说?!

到了158页,前两段,(外星人做法,孙少平活灵活现看见了晓霞复生!)又再赋一绝:

写外星人真出色,与读科幻同一辄。幻奇志怪亦高手,岂止平凡的世界?

 

“啊,这个路遥,怎么还是个科幻小说家?怎么、这个本来多年一贯制的现实主义呀?近三十年,人家都朝拜拉美现代派了;他却偏不攀附意识流等等的千里马尾巴呀。人家都魔幻了,黑幽默了,他却没挪窝、还搞传统。并且还那什么?干脆“背向文坛”的!怎么偶尔也、变态?一向都只看见老实巴交的、甚至于土腥气都全盘照录的土老帽陕北方言、写成的现代农夫文风小说呀。忽然逆转为UFO?!”

“他怎么写这个同样的轻车熟路、恣意驱遣哪!唉,这么比较一下,我才真正的土老帽!”嗨,我可不是什么偏狭读死书之人。我还不是一样的喜欢科幻小说!什么威尔逊……凡尔纳。什么郑文光的、童恩正的,都看呀。什么宇宙探险,意外死机、黑洞吸附、命悬一线……什么恐龙复生……机器人美女……什么《珊瑚岛》激光发生器……小说看了,电影也看!……但是,路遥给与我的这些科幻境界,却实实在在,完全处在我阅读的死角地带。因此我新鲜得干瞪眼、猛咋舌!到底还是阅读面大幅度窄于路遥。人家可能是一网打尽的读科幻呀!

——“……哨音的尖锐呼啸。他猛然看见,山坳那边亮起一片橙光。那嗡嗡声……橙光中有个象圆盘一样的物体,外表呈金属质灰色,周围有些舷窗,被一排固定不变的橙色光照亮;下端尚有三四个黄灯。圆盘直径有十米左右,上半部向上凸起,下半部则比较扁平。

圆盘悬停在离他二十米左右的地方。那东西离地面大概只有几厘米。

……他们一走出圆盘,便用一个成反T子形的仪器,似乎在勘察地面。仪器两侧不时射出闪光,象电焊发出的电弧光一样。……

……孙少平:“你们能猜测我们所思考的问题吗?”外星人:“那当然。不过,一般我们不想进入别人心中。……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连没有必要知道的事都知道了。”孙少平:“那么说,刚才我见我死去的女朋友,这是你们为我安排的?”

外星人:“是的。你思念你女朋友的念力太强大,使得我们不得不捕捉。我们同情你,就用我们的方法让你看见她。我们储存着地球上所有人的资料。”

孙少平:“你能让她再活过来吗?”

外星人:“不能。连我们对自己的生命也做不到这一点。不过,我们的寿命很长,平均年龄要超过两千岁,当然是换算成地球标准的年龄。”……

……他们就钻进那个发橙光的圆盘中了。嗡嗡声越来越强烈,类似一种发动机加速的声音。飞蝶下面立刻喷射出巨大的火焰——不,不是火焰,是一片黑暗……

……孙少平从草地上睁开眼,发现天已经全黑了;夜空中星星在闪烁着,一弯新月正从山坳那边升起来。”

 

读到以上梦幻里的科幻,或曰科幻里发酵的心理代偿效应,给我的新鲜、惊讶、感动、伤痛……简直五味错杂、万象纷坠,无可名状。悲痛、自是恍如感同身受的悲痛!然而后续的阅读体验,却弥散了多少审美宣泄的艺术享受!揣想作者苦心经营的效果或亦大体可谓:晓霞香消玉殒了,但晓霞的魅力却蒸蒸日上、向着更高程度而完成!

撰写到此,细一回思:要说缠绕本书最让人割舍不得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不问则已。一旦问起?我要转而请问天下读者,谁人不是只为晓霞一鞠最纯情之泪?最铅一般沉重之泪?!这的确是全书最燃情、而又最沤心的永志不忘的感动!

进一步思考、与了解关于路遥,又使我感到庆幸:亏的他呀,只能这么写呀。若非如此?你我之辈、情何以堪?

为什么须有这番笔墨?首先, 从‘人学’的意义上。他要在柳青为代表的人格与艺术的高度之后,(或许也在贝多芬“音乐当使人类精神爆出火花”这格言的启示下,)写路遥式的‘大写的人’,要汲取平凡世界里人们不平凡的精诚气象心灵价值,讴歌并且弘扬灵魂胆魄撼天、动地的奇崛魅力。那么晓霞意外的遽逝,给她天造地设的、几年热恋的情人带来了怎样无比沉重、昏天黑地的打击?造成了怎样回声震荡悠远的铭心刻骨的影响?是必然浓墨重彩而展开描写的。对于本书辽阔的读者群而言,这对恋人无疑是卓然富于理想色彩的。回望他俩的人生轨迹,不难发现至少在三个方面存在着仿佛是天然性的深入契合、以至高度契合——第一是纯情、善良。例如孙少平在极贫困的少年时与郝红梅同学互生情愫,后来郝红梅另攀高枝,成了负心人。然而宽怀仁厚的孙少平,日后却在不与自己产生任何利害关系的情况下,不假思索地、并且慷慨激昂而又穷追不舍地为了保护红梅的严重濒危的脸面问题、以及名誉权而奔走呼号!……晓霞则在与孙少平交往过程中,从来不屑存有任何门第观念;虽然她的出身,即使是在父亲遭受屈抑的时代,也大体类似陕北的‘高干’,后来更晋升为省级官员。人尽皆知,古往今来人世间的势利眼,多么的就像浮尘样司空见惯呀;这其间晓霞的心灵,多么像不染纤尘的白莲花!第二是重义、任侠。例如孙少平想尽办法为旅途遭遇困境的陌生人购买车票……为打工工地上受包工头欺压蹂躏的小翠买车票送她回家、同时赠送百元自己的血汗钱!而且中学时代的孙少平也曾经见义勇为,从肆虐的山洪中抢救出了遇险的女同学!这方面他跟晓霞的差别,也仅仅是山洪的级别不同而已!第三是追求砥砺品学、发愤有为的崇高人生境界。例如他们都从小热爱读书,而晓霞得益于自己官员家庭的“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越条件,更是借给孙少平大量书籍报刊,同时推动孙少平多读《参考消息》等等,力促他早日形成良好学风。……不难体会他俩的相爱,应可谓充实着人格的互鉴、思想的贯通、道义的共鸣。

因此田晓霞的艺术形象,还须经过一个孙少平泣血悼念的过程,经过文学的悼念,诗情画意的诔铭,才能最后完成。如若不然,孙少平又怎能感动天上的外星人呢?而如果外星人未能深有所感,则梦境、幻觉里的飞碟之类轰轰烈烈场面,就可能只是形式技巧徒劳玄幻罢了。

其次,从另一方面来说,既然命运造就孙少平的人生舞台、只能固化设定在铜川煤矿,于是这一副笔墨,也是情节逆转,承前启后的拓开演绎进行式、之所必须的。

理想的爱情,当然是人境的至宝,或许有如“世外仙姝”般的稀缺品。不过,最理想的爱人是否最通达终成眷属?这又太不一定啦。也许就像宝黛的爱情最理想,却夭折的最早;宝钗赢得了婚姻、却寒凉了爱情……终于史湘云反被名人认为可能归属于宝玉一样?如果从综合考量小说全局的眼光来看,晓霞倒是很难深度融入孙少平的命运吧?这个猜想乍看悖理,实际上却难以抗拒。

首先我们知道,理想的爱情容易遭逢命运无常的颠覆。此外,还有多重因素会否定理想的爱情。如两个人的家世背景、社会地位十分悬殊,同时两人被世俗接纳、被看好被祝福的可能性很低,以至于孙少平都无法确信在煤黑子群落里出现一位省上女记者的漂亮媳妇的前景,这些已经是孙少平经久不息的困惑。更何况两人的职业又适足构成一层油水关系一般的拒斥。试想,晓霞能帮助孙少平当好更优秀的矿工吗?未见得有特殊能量场。而孙少平能促成晓霞职业辉煌吗?也未必。他们只能一般的玉成双方的甜蜜幸福,却不能更好地互相促进对方的职业成长。比如说,记者生涯完全容纳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像养花、钓鱼、摄影……即使是如同冷军一般一画就达到九个小时的“超写实油画”、也无所不可,或许还跟本职工作水乳交融、相得益彰呢!然而,矿工行吗?极少可能性!寒冷、高危险、身心超负荷疲惫,需要的是烧酒、酩酊、大量睡眠,即吃饱、睡足,亦即最关心体格肌肉的‘简单再生产’!甚至我疑心可能更多的需要头脑简单!虽然孙少平仍执着于知识充电,偷空读书;但是、恕我忽发奇想:如果他再勤奋、入迷过分一点,则对于文字工作者大有裨益;可是对于矿工而言,在侵蚀睡眠的结果,只怕下井时会增加死于非命的可能性!

事实上,已经好比化身为煤矿最优秀的部件之一的孙少平,也就是、很大程度的路遥本人,是非常珍重爱惜每一种亲情的。但是第三卷情节毕竟日益显示,孙少平跟他的结义兄长一般的工长王世才的情感浓度,已胜过了他与亲哥孙少安的感情。因为兄弟之情,虽得之于天然血缘,但往往在‘树分岔’、人分家之后,会面临种种感情变化可能性的考验。小说第二卷的思想的笔触,曾涉及于此,议论道:“好的兄弟关系,首先应该是朋友。如果不能友情相待,那么兄弟亲情必受影响,而打了折扣”。(大意完全如此。措辞或有出入)这显然堪称人情练达的见解。为什么古往今来人们非常推崇‘刎颈之交’、战友情谊?就因其不是亲情、但胜似亲情;因其经历命运震荡、生死考验;因而比一般兄弟亲情更加珍贵。路遥笔下孙少平与王世才的萍水相逢、命运扭结,并不仅仅表现为常见的一般“哥们弟兄”关系,而是在每天面临黑暗井底生死考验的采煤生涯中,由于旨趣相似、人格相通而长期建立起来的事实上的结义兄弟关系。我印象中以前很少有人描写矿工深入细腻到如此程度。

感谢路遥……他使我们得以洞察:原来矿工无论就生死考验的高度险恶、还是就动辄如履薄冰、以命赌博的劳动强度之大而言,矿工的奉献都可能不亚于一些战场拼搏!

因这种此结义兄弟关系,其实也类同于‘刎颈之交’。后者一般而言,还难以天天一起喝酒吃肉驱寒、并驱除压力紧张以及超负荷的疲惫不堪。在这样的临界亲情之下,一旦发生兄长王世才刹那间悲壮殉职的惨烈事故,那么许多天里痛不欲生的惠英嫂子、怎么办?与亲侄儿一般的明明、怎么办?!……

因此,小说的前述“情节逆转,承前启后的拓开、演绎……”,在发生之前,必然经过极为深切的、缠绵的……悼念,并且应当是比较超常规的悼念,孙少平才能好、更自然地熔铸于他命运所系的煤矿呀。

于是,既然时代已经呼啦啦进入了现代派、后现代派时期,那么,移植外星人的灵感效应,对话于孙少平就属于既很有必要、同时也更显水到渠成了:“你思念你女朋友的念力太强大,使得我们不得不捕捉。我们同情你,就用我们的方法让你看见她。……”……

是的。就像我们曾看见屈子‘驱玉龙、驾虹霓’/……看见天姥山上“霓为衣兮风为马……虎鼓瑟兮鸾回车……”/而中唐的诗国“临邛道士鸿都客……排空驭气奔如电……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还有夏完淳慷慨悲歌“毅魄归来日,灵旗空际看。”……还有《蝶恋花》里“寂寞嫦娥舒广袖 / 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所有中外文学,但凡灵犀相通,都请汇聚于痛悼深情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传承创新,文采斐然!

 

第三副笔墨:拒绝外财,崇尚自我奋斗而致富

 

请看49章。(213~  214页)这里的情节较之前面的内容,已形成很大跨越。

小说写到少安发了财,想扩大春风得意的事业之际,受了帮助过他的先行者胡永州怂恿,决定通过投资影视业谋求赚大钱。兄弟俩交谈时,少平冷静洞察到了贸然大笔投资的风险性。

因而,对话如下——

……叹了口气说:“你现在还没必要拿钱买个虚名。再说,你什么情况也不了解,就准备到电视台去赚钱?而要是白扔一两万块钱给电视台,你还不如拿这钱给咱双水村办个什么事……”

“拿一两万块钱白给村里人办事?”

“那又怎样?你不是也准备白扔给人家电视台吗?”“我还准备赚它电视台的钱呢!”

“赚不了呢?”

“那只怪运气不好!”

少平笑了:“说来说去,你这个财主看来并不是象你说的那样,想给社会疏点财……”

“要是白给村里人办事,还不如把这钱咱们一家人分了!”“两回事,哥哥,你对家里人都已尽了责任。父母新建的家院,按你们来信说的情况,我推算我那点钱建不起来这么排场的地方。你出了至少多出我两倍的钱。就是妹妹,她假期回去,你都给了她不少钱。最近又听说你把姐夫也拉扯到了你的砖瓦厂……

“至于我,你很了解,我现在不会用你的钱。我赚的钱我够用。不够用我也不愿使用你的钱。这不是我和你之间有了隔阂,不,我们永远是亲密的兄弟。我以前就说过,最好的兄弟首先应该是朋友,然后才是弟兄。不知你听说没有,在外国,有些百万富翁或亿万富翁的子女拒绝接受父母的遗产,而靠自己的劳动来度过一生。我理解这些人。如果我处在他们的位置上,我也会这样做。比如说吧,要是爸爸不是个农民,而是个什么大官,有许多钱,我也不会要他的。那是他赚的,他自己情愿怎花哩!花不了扔到河里也可以!反正我不会接受他的馈赠……”

 

以上原文、对话中,少平兄弟俩的智谋、胸襟、气度、精神境界,形成了重重对比。哥哥踌躇满志,再次大意起来。(以前、少安曾轻信一个草台班烧窑专家的承诺,而造成一年多事业大亏本,一蹶不振!)同时求财心切,对于共同致富、单纯舍财的道理,还比较轻视,或者在头脑中一时排不上号。少平则睿智、警醒,既明察商人交往中的随意‘忽悠’的可能性、即风险,也善于把脉哥哥明言“疏财”、实际上贪图走捷径、上档次发大财的心理本质内涵(当然,少安天性的忠厚善良、孝义等品德,都是毋庸置疑的)。并且他还在当夜谈话的最后,还巧妙地对哥哥劝诫成功,比较圆活地阻断了投资风险。

不过令我感慨至深的,却主要还是在另外的要点上,即我认为路遥的财富观,可谓难能可贵、出类拔萃、而超凡脱俗。哦,相当的超前,真够惊世骇俗的程度了!

试看,在前面,哥俩还有两句对话,我由于畏怯引文过长、而暂时回避了;现在忍不住再引用一下——

(少安说)“疏点财就疏点财,反正没这社会的变化,咱也不会有这么多钱……”

 “思路完全正确!”少平欠起身,“钱来自社会,到一定的时候,就有必要将一部分再给予社会,哪怕是无偿地奉献给社会;有些西方的大富翁都具有这种认识”。

怎么样?路遥为什么在钱财问题上,历来非常洒落、拥有哥哥远不能比拟的通脱?因为他一向思想超前。这绝不可能是天性使然。特别由于他生在饥饿长期地严重存在的贫寒之家,就更不可能天性就仗义疏财了。超前只能是勤奋读书,长期砥砺品学的可贵红利。孙少平对哥哥的劝说,只是两行文字,但实足以显示他的读书、修炼,总是瞄准世界一级的前沿境界的。这一类的西方先进思想,也许未必十分普及?(恕我无法估量具体的百分比。)然而毋庸置疑,我认为这已经是人类文明升格到了可喜阶段的征兆之一啦。正是这类思想的启迪促进作用,协同路遥积淀了文明高尚的前瞻性强的财富观。

上帝呀,瞧一瞧路遥的假设吧:假设‘咱爸不是农民、而是大官,很有钱!我也不会要。任他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花不了扔到河里也可以!……”

 

想一想我本人,固然几十年热爱柳青、路遥;但是我绝对做不到这一点。我可以先继承下来,再多行善事、慷慨于公益。但我怎么能让我爹、‘花不了的钱扔河里’?!爱钱之心拖累着我,无法潇洒,通脱不来!唉,我是个俗人、我只能伤感于挣不脱、免不了俗。但我不能揪头发离地球呀。我离不开俗世这个金钱为轴心的、人情物欲强大磁力场。如果容我跳秤盘里、推己及人说一句呢?我个人猜想式的认为,是否全中国绝大多数人达不到这个境界呀?话说回来、这毕竟是高尚的思想,是纯洁的情怀。是“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也是孔夫子“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的思想。虽然遗产继承,并非“不义”也毫无“不义”,但是孔子还提出,不符合于道的富贵荣华,他是坚决不予接受的,这不正是表明路遥的钱财观,或曰、圣贤之道的钱财观早已渗透、传承、再造于路遥的心灵世界了吗?

此外,中国古代还传颂传着许多拒绝贪财的佳话, 如《左传》有“子罕辞玉”的故事,说宋人给子罕献玉,子罕拒绝说“我以不贪为宝,你以玉为宝,若你给我玉,那就各自丧失了宝,不如我们两个有其宝。”明代主考官李汰的拒贿诗“义利源头识颇真,黄金难换腐儒贫。……”也堪称警世钟一样 的名句。如果说以都属圣人贤人无条件拒绝外财的话,那么《儒林外史》第25回里的拒贿者,或许更令人感慨不已,——“衙门里的书办看鲍文卿是向知县跟前的红人,于是就想托他向向知县说情,并承诺先兑五百两银子给他,可他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两个书办彻底傻了眼:我若是欢喜银子,当年在安东县曾赏过我五百两银子,我不敢受。自己知道是个穷命,须是骨头里挣出来的钱才做得肉,我怎肯瞒着太老爷拿这项钱?……”

鲍文卿是社会底层的人,也居然能在外财面前,不由分说表现出如此的高风亮节!

所以,我们有理由服膺岳飞的朝廷对策“文人不爱钱,武人不惜命,则太平矣!”

只因如此,孙中山给辛亥同仁题赠格言“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显而易见,“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坚决革除这类弊害,那不正是构成了历次革命的动因之一?

若再联系青年毛泽东闭口不谈“琐事、金钱、女人”三件事的伟人风范的精髓,或许从一定意义上说,路遥这个思想,与毛泽东词中“粪土当年万户侯”之句也应能……遥相感应了吧?……

 

孙少平(或者、路遥)在49章的这类思想,其实在本书中源远流长。早在刚刚抛弃公社制度的大包干农村改革初期,少安提出以平分赢利收入为条件,请失学在家的中学生少平与他联手,共同经营烧砖窑之时,少平就毫不犹疑婉言谢绝了。为什么呢?哥哥是庄稼汉里公认的强者,是改革开放初期屹立浪峰的弄潮儿,手中已有原始积累启动资金,首批大量烧砖的事业实属明显大有希望呀?特别是,如果联系到少平后来所充分表现的综合智商、与慧眼独具的素质来看,少平完全能够相当于事实上担当‘以精明睿智入股’的参股人角色!结果、又十分可能省略挫折坎坷、并且跨上‘弯道超越’之捷径、结果直通车般的从速实现兄弟俩的共同致富!

另一方面,如其不然、又将如何呢?毫无悬念必定荆棘满眼、少不得忍饥挨饿、臭苦力般的受尽驱遣、奴役、充斥伤痛血泪、并且遥遥无期的摧残、磨难!……作为身无分文的黄土高原穷小子,少平不能想象这些吗?预见不及吗?其实他绝对能够大体想象的。但他偏偏迎难而上、明知其险、却涉险而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荆棘路叵测,溅血打冲锋!

难道少平傻吗?何至甘愿犯傻?不。这才正是“英雄行险道,富贵惜花枝。”这明明是“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以高翔!”……这也是“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这也正是“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试看马克思中学毕业论文的经典思想吧:

“人们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才能使自己也达到完美。

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的学者、大哲人、卓越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无疵的伟大人物。”

路遥不正就是这样的吗?他怎么能看不出来?在打破大锅饭的新时代、凭他兄弟俩的体力、能量,丰衣足食算什么?兴家发财算什么?功名利禄又算什么?不说探囊取物,亦庶乎抵近于顺理成章左右。但是,这个前景,除了存在‘大树乘凉’、以及坐享其成之嫌疑外,还明显将贬低路遥人生追求的层次、将矮化他豪情万丈理想憧憬的胸臆和眼界!他绝不乐意像动物一样、或者庸人一样仅仅只为一个自我的幸福快乐……而活着!若仅限如此境地、则即便预支给他一个“卓越诗人”桂冠、难道他就能够满足吗?我看那是远非如此的。在理想追求方面,路遥即便从来不曾用诗仙的放歌来写意抒怀,但我看他一以贯之都是那样的“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我不相信路遥没有读过这个马克思名篇。万一他是后来?才读过?……至少路遥在拒绝哥哥合作烧窑之时、跟马克思的无比深邃的少年思维,是无师自通,约略相知、相近似的。

                                            

试看他历来写作中的信念——“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

试看他然后茅盾文学奖的感言、致辞——

“我们的责任不是为自己或少数人写作,而是应该全心全意全力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需要。我国各民族劳动人民创造了辉煌的历史壮丽的生活,也用她的乳汁育了作家艺术家。人民是我们的母亲,生活是艺术的源泉。人民生活的大树万古常青,我们栖息于它的枝头就会情不自禁地为此而歌唱。只有不丧失普通劳动者的感觉,我们才有可能把握社会历史进程的主流,才有可能创造出真正有价值的艺术品。因此,全身心地投入到生活之中,在无数胼手胝足创造伟大历史伟大现实伟大未来的劳动人民身上领悟人生大境界、艺术的大境界应该是我们毕生的追求;……”

 

我曾经在阅读第三卷时,隐隐地发生瞎猜:一个疲于奔命的遍体煤黑的苦力的干活,另一个美貌才情澎湃的记者,在近似地狱的煤矿深井甜蜜相会?居然魅力四射、无与伦比折服了晓霞?以至于她身边的同行,再怎么时尚潇洒、文采飞扬、高干门第、并且死缠烂打穷追不舍求爱自己、也妄自多情、徒唤失恋?……怎么孙少平就那么招惹靓妞犯了死心眼一般的、这、个这个、金不换呢?!真的,好一段时间,我都怎么想明白呢。

后来我这样认定了,孙少平高明、就高明在思想卓绝群伦、灵魂清旷莹澈呀。

路遥的伟大追求,水乳交融在孙少平的言谈笑猫、心灵折光里,晓霞能不全副身心倾爱与他吗?满天下中华儿女能不爱他吗?

而且这是否正是、路遥呕心沥血选定煤矿……深挖矿工孙少平的素材、拼搏精神……的内在原因吗?(这岂止完全是局限在生活原生态、自有其鲜活生动的决定性所使然的?)

本来他就一片精诚、要写出平凡的世界、最平凡——包括最微渺世界——里的纯金般的奇崛之处吗?痛哉也夫,路遥不合英年早逝若此……但他,岂不是已经永远地赢得了这一切了吗?

总而言之,路遥的上述三副笔墨,之所以若此成功原因,有没有一句话的点化笼括呢?有,那就是——第一幅,是严格的现实主义笔墨(疑似细如毫发的、深入于文献资料的);第二幅,是炫异的浪漫主义笔墨;第三幅,则是理想主义笔墨——理想得如同《命运交响曲》、《英雄交响曲》一样的笔墨呀……

 

 

965.2019612日。。1461.613日。2378.614日。4440.617日。5501.618日。6280.619日。7120.621日。8542.622日。……623日。9504..。一万170.624日。12431.625日。11971.626日。1264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