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现代诗选粹
现代诗选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55,859
  • 关注人气:8,1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小雨诗选

(2015-02-14 00:50:55)
标签: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现代诗

文学

诗人

分类: [诗人诗选1]

   李小雨诗选
                     李小雨诗选

 

         李小雨(1951-)当代著名女诗人,中共党员。1951年10月26日生于湖北武汉,籍贯河北丰润县。她从小随父母在部队生活,在家庭影响下,四岁便接触诗歌。先后在北京读小学、中学。198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69年赴丰润县插队。1971年应征入伍,任铁道兵15师卫生员。1972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76年到《诗刊》社工作,历任编辑、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担任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先后在《诗刊》、《人民文学》、《人民日报》、《上海文学》等各地报刊发表诗作。她的诗作被选入《女作家百人作品选》、《青年诗选》、《她们的抒情诗》、《当代诗醇》中。著有诗集《雁翎歌》、《红纱巾》、《东方之光》、《玫瑰谷》、《声音的雕像》、《李小雨自选诗》、《李小雨短诗选》,组诗《海南情思》等。组诗《女孩子,油工衣和毛线团》获1982年《青春》文学奖,诗集《红纱巾》获全国第三届优秀新诗集奖。曾获首届庄重文文学奖、第二届铁人文学奖等。作品被译为英、法、意、日、韩等文。《最后一分钟》被收入小学五年级语文。

 

 

 

花恋

 

每天早晨

我愿意是一双眼睛

 

我愿意所有的花的精灵

用娇羞的、热情的

神奇的舞姿

在我的睫毛上跳

永不终曲的太阳之舞

用迷乱的、缤纷的

强烈的色彩

在我的瞳孔中出入

出入成蝴蝶

成黎族姑娘旋舞的筒裙

成重重叠叠的岛屿

成飞飘的海浪和风

而沾满花粉的浓香

如存放多年的爱情

轻轻启封

那甜蜜和忧伤渐渐袭来

使我在永恒的花期里

睡成一只不醒的蛹

每天晚上

我愿意是一颗心

 

 

逃来逃去的眼睛

 

逃来逃去的眼睛

蛛网捕不住的

黑色精灵

它兴奋的羽毛

在最深的红晕前后

闪闪发亮

 

在一杯牛奶中

在凌乱的床上

在衣服的皱折里

这流浪的吉卜赛轻轻啼叫

哪里都有它

用火焰琢出的

诱惑的爪痕

 

用子弹追不上它

用歌声追不上它

当猎人无望地转过身来

却发现

它正轻轻地

落在那颗心上

 

 

红豆

 

在天与海的尽头

该粉碎的都粉碎了

如残破的贝壳

该隐瞒的都隐瞒了

如厚厚的沉沙

该忘却的都忘却了

如弃船的枯骨

该凋零的都凋零了

如孤独的海烟

该有梦的都梦过了

如一闪而过的鸥翅

该流泪的都流过了

如蚌内柔柔的盈珠

该结疤的都结疤了

如紫黑色怪状的礁石

该痛苦的都痛苦了

如辗转抽搐的暴风

 

那么

你为什么还要

生长在这里

你这棵瘦弱摇晃的

面海而孤独的相思

每日每日

那如血的滴滴红豆

红豆

红豆啊

垂落

在世界的尽头

 

 

 

岛在棕榈叶下闭着眼睛,

梦中,不安地抖动肩膀

于是,一个青椰子掉进海里,

静悄悄地,溅起

一片绿色的月光

十片绿色的月光,

一百片绿色的月光,

在这样的夜晚,

使所有的心荡漾,荡漾......

隐隐地,轻雷在天边滚过,

讲述着热带的地方

绿的故乡......

 

 

 

盐在我的血液里咯咯作响

盐在我的骨头里咯咯作响

盐从我的眼睛和毛孔里滴落下来

啊人!你这个小小的直立的海洋

 

盐四处走着

盐把最感人的力量

从厚厚的岩层和活着的生命中

渗透出来

灼热的皮肤

伤口有边缘

日子的味道

思想如一条条鱼晾晒着

看一粒盐

那是谁的眼睛

那是谁的海水

那是谁的足迹

那是谁的背影

苦涩而滞重

盐咸味的影子锈蚀海浪

粉碎无数的太阳和风

那新鲜的、腥味的白色沙丘啊

那最普通最低微又最高贵的

细小颗粒啊

路边遗落的盐

踩在脚下的盐

勺子和舌尖上的盐

永远伴随着面包而生的盐

在破旧简陋的茅屋里

如淳朴健壮的农妇

人和牛羊全都朝你低下头来

在生活的最深处

永远是盐

 

当我手中的时间正在消逝时

蓦然回首,除了甜蜜以外

还有另外一些东西

正在结晶

 

1991

 

 

 红纱巾

      ——写在第二十九个生日时

 

我要戴那条

红色的纱巾......

 

那轻柔的、冰冷的纱巾

滑过我苍白的脸庞,

仿佛两道溪水,

清凉凉地浸透了我发烫的双颊

第一根白发和初添的皱纹。

(真的吗,苍老就是这样降临?)

呵,这些年,

风沙太多了,

吹干了眼角的泪痕,

吹裂了心......

 

红纱巾

我看见夜风中

两道溪水上燃烧的火苗,

那么猛烈地烧灼着

我那双被平庸的生活

麻木了的眼神。

一道红色的闪电划过,

是青春的血液的颜色吗?

是跳跃的脉博的颜色吗?

那,曾是我的颜色呵。

 

我惊醒。

那半夜敲门声打破的噩梦,

那散落一地的初中课本,

那闷热中午的长长的田垅,

那尘土飞扬的贫困的小村,

那蓝天下给予母亲的第一个微笑,

那朦胧中未完成的初恋的纯真,

那六平方米住房的狭窄的温暖,

那排着长队购买《英语讲座》的欢欣,

呵,那闪烁着红纱巾的艰辛岁月呵,

一起化作了

深深的,绵长的柔情......

 

祖国呵,

我对你的爱多么深沉,

一如这展示着生活含义的纱巾,

那么固执地飞飘在

第二九个严冬的风雪中,

点染着我那疲乏的

并不年轻的青春。

 

那悲哀和希望揉和的颜色呵,

那苦涩和甜蜜调成的颜色呵,

那活跃着一代人的生命的颜色呵!

 

今天,大雪纷纷。

我仍然要向世界

扬起一面小小的旗帜,

一片柔弱的翅膀,

一轮真正的太阳。

我相信,全世界都能

看到它,感觉到它,

因为它和那

插在最高建筑物上的旗帜,

是同样的、同样的

热烈而动人!

我望着伸向遥远的

淡红色的茫茫雪路,

一个孩子似的微笑

悄悄浮上嘴唇:

我正年轻......

 

我要戴那条

红色的纱巾......

 

 

 《陶罐》

——半坡之一

 

据说

第一只陶罐是女人做的

因此她塑一条浑圆的

隆起的曲线

朴拙而安祥地立于

万古苍凉之上

 

我披发的母亲

裹着兽皮的母亲啊

她指向

啊,那纯粹的泥土,水和火焰

世界就这样诞生

诞生成一条有孕的曲线

一个婴儿在腹内蠕动

一枚果实正在成熟

一轮太阳

一个死去重又复生

一个星序的倒转轮回

一个四野与天穹的完美闭合

一只陶罐

 

于是,一切生命

便都有密密麻麻的指纹

于是,许多声音都在天地间

流浪着喊着母亲

于是,陶罐便朴拙而安祥地立于

万古苍凉之上

以她的宽容

以她的淳厚

以她的丰盈

以她的披风

沐雨的牺牲

饮母亲低沉温存的心跳声

饮鼻音的摇篮曲

饮乳汁流成的滔滔黄河

饮一根骨针的细如丝线声音

 

当赤脚的母亲站起来

开始最初的第一次播种时

陶罐倾倒了

从里面涌流出无数

金色的小小种子

——人

 

 

一朵小菊

 

她的第一层花瓣是铁做的

傲骨凌风,剑气若虹

翻身下马,拜黄巢为师

邀千里之外  百花的美

都在秋风中闪现

她集大美于冰清玉洁

铺满世界苍茫的落英

  

她的第二层花瓣是火做的

一抹壁刃,一道燃烧的电闪光涌

遍洒世界的幸福,滚烫的

这黄金,人人拥有

她在花瓣上劫富济贫

静听满大地都是笑声

  

她的第三层花瓣是水做的

那一丝丝的软,晶莹

就像她用睫毛含了一秋的那个字

解开小包裹,欲露未露:

……爱,那一小粒冰糖,颤抖的,

是她送给你的,她的……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