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云__七月的海诗歌选读十六首

(2013-03-27 18:24:06)
标签:

中外诗文荟萃

现代诗选粹

现代诗

文学

诗人

分类: [诗人诗选3]

    李云__七月的海诗歌选读十六首
         李云__
七月的海诗歌选读十六首

 

                     选稿编辑:沙叶儿

 

 

    李云简介:

    李云,笔名七月的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七月的海》《七月的海诗选》《最美的神》《李云短诗选》。参加第22届青春诗会。

    诗观:诗歌,让我无限地接近世界、又无限地接近自我,所以我写着、爱着……

 

 

《爱上匕首》

 

怎么可能?可你还是爱了

 

你爱上了一把匕首

爱它的温和

也爱它的锋利,你爱上它

刺进心里的疼

 

哪怕远远地,远远地看它一眼

哪怕它远远的

寒光一闪,你都会心惊

也会心乱——

 

你渴望成为另一把匕首

一把雌性匕首!与他相互倾诉

相互刺杀,相互爱慕

哦,咫尺又天涯

 

爱上一把匕首吧,爱上一把让你心惊肉跳的匕首

爱上一把嗜血成性的匕首

你,再也不怕老去

 

《活死人》

 

有人走进一片金色的麦田

对着太阳自杀;有人用裁纸刀割开了喉咙

而我,只是微笑

我有时笑地浑身抖动

像一具性感的机器:啊死吧

死吧,而我活着

 

在人间这个大坟场,我做了唯一的活死人

我把自己蜷起来,又放开

放开又蜷起,我是最有弹性的活死人

常常我以最快的速度

藏起眼泪和委屈,然后微笑

微笑是我在人间

唯一的亮相方式

 

《活着》

 

又一轮月光里,我独自飞回来

飞进我的身体

 

我从梦中伸出藤条般的手臂

拥抱着自己

 

给她浆果,给她蜂蜜

我以铜鹦鹉的歌喉,迎接着

我的另一个

 

我俯身于大地,用一对幸福的耳朵

抚摸着泉水的鸣叫

 

我只要这样快乐地活着

守住根,守住我的万千儿女

 

《白马传》

 

引颈悲鸣——引颈——

悲鸣——

引颈悲鸣!日复一日,我怎么可以欺骗自己

 

我说不爱,那是假的

我说不爱你,也是假的

我已落叶纷飞,浑身都是秋天啊

 

是谁让我衣带渐宽,是什么让我日渐崩溃

是一匹马啊

 

一匹白马让我倾情

一匹白马

让我神经!一匹白马让我任性

一匹爱情的白马!

 

一匹爱情的白马从天空飞过,载满了

我全部的哭声

 

《执子之手》

 

恍若暮年。我们手挽着手走在星光下

偶尔念叨着远方的儿女

偶尔想起

经历过的累和苦……往事如烟缕

我们眺望着:过去的

都过去了,就像今夜,秋风浩荡

吹过了你我

 

今夜,秋风吹圆了月亮

吹着我辽阔的祖国

和宽阔的诗心

多么美好呵:秋夜如水,静静地依偎

一颗露珠依偎着

另一颗,我依偎着你

听秋虫呢哝,我们握紧月亮的手指

一遍一遍地赞美。

我们对爱,多么着迷 

 

《那时的我们》

 

我以为我可以波澜不惊,可是一想到你

就不一样了

 

你总是把我冲洗的

支离破碎——支离——破碎——支离破碎

 

哦,那条植物的河流

在身体里飞奔,盲目的飞奔

 

那时,在旋转的岁月中

我使用一张雕刻之脸形容你

 

那时当一只神雕落下,我就突破了石榴树

那一圈一圈的年轮

 

可是我们,我们真的就是杨过和小龙女吗

你就那么相信?

 

日复一日,我一直在踝着足向你奔跑

可是,你经过我了吗

 

在一次次碰撞里,我们拥有了石头一样

沉重的怀疑!而那时

 

那时招惹了血的石榴花,红得像一声叹息

哦,一声叹息

 

《感动》

 

一如既往,我还是对晚饭后

这段时光着迷:

被你牵着手,走过篮球场、旷野、斜坡

高地……在那棵法国梧桐树下

我停下了脚步,向你

张开双臂。我依然对着一株小花

赞叹;蹲下身去

我依然用小树枝逗弄一只蝼蚁

我是永远长不大的女人

是你,不允许我长大

 

可我们的儿子

长大了:儿子见风就长

刚刚越过了我,接着就要超过你

看看我们的儿子就知道

我们的确老了,原来“老”也让人着迷

这个夜晚,我依偎在你的胸口

在路灯下,在平静的感动中

我们一起望向

我们那滑着滑板的儿子

那个英俊的小子,将用飞旋的小火轮

把我们渡向幸福的暮年

 

《最后的吹奏》

 

我深信,我们有着比乌鸦

更漆黑的影子

比猎豹更大的耐力

 

死与活之间,我们捧着一个一个的赞美

吹奏——

不停地吹奏

 

我们为什么吹奏

而身后裸露的根,泄露了

太多不安

 

我们把爱恨

从此岸吹向彼岸,从此山

吹向他山

我们不停地吹奏

 

直到把厄运

吹成灰,把最后的死寂

吹进木器

 

那时我们微微低头

看见一群欢呼的鸟儿,正被时光

刻印在湖底——

 

《你看那海》

 

你看那海:澎湃着——

毁灭着———

重生着——

你看她白昼的暴怒和狂欢

你看她深夜里的喘息和挣扎

你看那些呢喃和破碎

……

我们谈论着海

非议着海

可我们不是海

我们谁又能真正懂海

我们看见海

澎湃着——

毁灭着———

重生着——

海,一定掩蔽了什么吧

我们猜测着

我们想像着

我们无法说出海的神秘

那些看不见的伤痕

扬起的浪花

飞翔的水珠

在我们的猜测里又回到了

海身上

 

《返青》

 

一千匹马在呼啸着运送春风

一千匹马呼啸着运送雪光

还有一千匹马在负责

把我喊醒——

嗨,推开那些半死不活的日子吧

亲爱的春雪,我要醒来

我就要醒来

我已经醒来!可这是一场怎样的春雪啊

我战栗着

战栗着——在波涛和惊雷之间

在一千匹马的呼啸声中,我布下了

死而复生的秘密

 

当我从雪地里探出头来

——天多么蓝,好多冬眠的虫子

也都醒来了吗

你看,活在这晴明的世间

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春风一吹,你就能长成蓬勃的野花

一声春雷,我就要长成蓬蓬勃勃的牧场

可是,我还会再一次抱住

一千匹撒欢的马蹄吗

亲爱的春雪,当你说花开若禅

返青的我便开始

紧紧地抱住了甜蜜的光线

 

《一树花朵》

 

对不起,我又一次写到花朵

花朵穿过盛大的冬日,来到我的窗前

为此我感觉幸福

 

仿佛我就是这一树花朵

在冬天憋足了劲儿,就是为了这一刻

发芽、开花、结果,你看

这样活过多好

 

把美和善良奉献出来

滋生一种不求回报的爱,是多么好

临近中年

学会知足和感恩,多么好

 

这是一种与自己的和解

是与命运和解

有生的日子,我盼望自己圆满、

自足,就像这一树花朵

 

《宁愿》

 

我宁愿我是孤独的,一个人独来独往

像鹰,断翅悬崖

像老虎,独自呼啸在深山老林

 

我也愿意是八大山人笔下的

这只孤禽——

一副白眼向天的模样,说着

世人不懂的孤愤

 

我宁愿我是死了的,灵魂飘在天上

沉默地看众鸟儿

在高枝上搭戏台:哦,高一声

低一声啊——

 

可是在不死之前,我终究

还是有所怕:昨夜在梦中,我又一次

被不知名的暗器所杀

 

《美丽囚徒》

 

在野鸟情歌和山涧鸟鸣之时

你依然能看出

这是一个爱得过分的女子

她痴迷于

月亮的动人之美,痴迷于

月亮下的风吹草动

那一个个变幻的人形有时

会让她突然想哭

 

嗨,为什么幽郁的微光中

总有写不完的眷念

她对月亮说:这一生中

最喜欢风清云淡

亦喜高山流水

最不喜欢缠绵悱恻了,可是神明

偏偏拿它来给我布局

 

她也想活得独特、自在、自由

可世间万物

都像蒙了面纱,她无力洞悉

那些山水的真相。

她是这个世间另一种女子

有时也会微笑着

走在青色烟雨间

可是江山舞墨,怎敌她眉间

一点粉黛?

 

哦,爱过了

就相忘于江湖吧

有时风的自言自语也会让她蹙眉

爱情看上去

果真轻如鸿毛吗

而事实上,不管幽于深山

还是隐没古刹,她都像一枚

深陷囹圄的美丽囚徒,被爱情

死死缠住

 

《在石祖林》

 

如此恍惚,仿佛在很久以前来过

风是凉的,月光也凉

 

石头也是凉的吗

哦,这圣物

当然,有时也是蠢物

 

 “唉,真不懂姐姐把这冰凉的造物

置于人间

是何用意?“

 

几世轮回,我已经问过神仙姐姐多次

今夜,都懒得问了

 

有人说到图腾,有人说到父系氏族。

那些醉翁之意。

 

当然,我也想到父亲

想起我的儿子,在石祖林

 

在石祖林,我抬头看见了天上的月亮

哦,月亮爬上来

月亮又落下去

 

在石祖林,我独爱那纯净的

纯净的月光

 

《远古火山口群》

 

谁说火山已死

这一簇簇挂满伤痕的六棱柱石

竞指苍穹——

当时光的波澜再一次

跃上额头,我记起了那一天

 

那一天岩浆滚滚,朝着毁灭之海奔去

那时,我们都有一颗翻滚的心

懵懂而无助!可是在昌乐

万年的时光太短

 

在乔官,这样的焚烧太短

你看,那绝望的蓝

你看,那镶嵌在石头内的

那美的极致

都不再是宝石!那是石头的泪

是我的心——

 

一颗不死的心,朝着火山和大海

奔去,奔去——

在远古火山口群

我以清晰的记忆力,缝合了

自身的伤痕

 

《夜晚,鸟儿在叫——》

 

 “到这里来吧,这里有忘却的背叛

有与良心混淆的耻辱”

这样的呼唤,与英娜.丽斯年斯卡娅无关

与阿赫玛托娃无关

这只是俄罗斯上空的鸟儿在叫

 

哦,伟大的俄罗斯

梦中的俄罗斯

一只鸟儿在叫

一群俄罗斯的鸟儿在叫

它们衔着一粒粒水珠在叫

在某个夜晚,它们用清澈地叫声撞翻了大海

 

可是这样的叫声

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过是在鸟声四起的某个夜晚

把一本诗集打开合上,合上又打开

 

此刻,大地终于沉默了

内心的轰鸣已逝

如果我哭过,那红肿的眼睛也不能说明什么

 

李云的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1460124593

 

选编:沙叶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