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现代诗选粹
现代诗选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05,458
  • 关注人气:8,1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武军:追梦雅江源(组诗)

(2012-10-18 11:57:06)
标签:

现代诗选粹

现代诗

文学

文化

诗人

分类: [诗人诗选2]

                   追梦雅江源(组诗)

                          王武军

 

    王武军:别名:悟君。在《固原日报》《宁夏日报》《东方少年》《朔方》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随笔百余篇(首)。2011年度固原新锐作家奖,系固原市作协副秘书长。

 

                 这是一个诗人的狂放

             多少年来,你只流淌在我的梦里

             今天,我将要出发,逆流而上

             追逐天堂的梦想

                             ——引子

 

 

 

●从固原出发

 

跨过秦长城的豁口

迎着列队的玉米,一路狂奔

沙坡头的水车缓慢地转动

穿越腾格里沙漠,我们就穿越了

宁、蒙、甘三省,在河西走廊

融入古丝绸之路

与秦汉长城再次相遇

 

土黄色的墙体与我的故乡

有着天然的联系,在河西走廊

我找到了固原秦长城的血脉

焉支风,军马场

嘉裕关,飞天梦

都无法挽留我追逐天堂的梦想

 

●今夜我在格尔木

 

穿越祁连山

今夜我在格尔木

我不想昆仑玉

我只想德令哈

 

夜色笼罩,戈壁茫茫

一首诗将今夜照亮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在微凉的细雨里

我们围着火炉,说着

担水、劈柴的事儿

说着海子,说着一段冰冷的铁轨

将这最后的唯一的抒情

留给了草原

 

 

●可可西里

 

在昆仑山垭口

高原反应第一次降临

一群飞奔的藏羚羊

治好了我的头疼病

 

一列火车正在横跨可可西里

藏羚羊从桥下穿过

火车早已成为它们的老朋友了

倒是我们的造访,惊动了它们固有的步伐

瞬间,加速飞奔

消失在草原的尽头

 

而我的记忆,却定格在

藏羚羊从桥下穿过的那一刻

 

 

●羊卓雍措

 

在羊卓雍措

我与阳光如此接近

 

夜叉神住在高贵的雪山上

卡若拉冰川就在你的南麓

放牧人从湖畔轻轻走过

白色的水鸟白色的羊群

湖水的魂伴着蓝天白云

 

空姆错、沉错和巴久错

三姊妹与你相拥

在五千米的岗巴拉山口

我看见怀抱羔羊的藏族女孩

从碧玉之湖的梦幻中走向牧场

 

在羊卓雍措的怀抱里

格桑花离我是那样的近

静卧的牦牛和飞翔的鹰

让我感受到流浪的静谧

 

羊卓雍措,你这从天上掉下的仙女

成为我今生相遇的最美的卓玛

 

: 羊卓雍措,简称羊湖,藏语意为“碧玉湖”、“天鹅池”,在西藏山南地区浪卡子县,与纳木措、玛旁雍措并称西藏三大圣湖,是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泊,湖面海拔4,441米。

 

 

 

317国道

 

看着山坡下摔碎的车辆残骸

我不相信317竟是国道

 

我只能攥紧拳头

望着车窗外的白云

不敢说话

万丈深渊就在我的脚下

 

快到山顶了

一辆爆胎的大卡车挡住了去路

所有的大车紧贴着道路的内侧停靠

几辆越野车在石板加宽的山道边

试图通过

 

这是今生最惊魂的一刻

失之毫厘就会葬身在这不知名的山野

红旗诗人开着自己的越野车

慢慢地绕过一辆大车

再绕过一辆大车

 

我们静静地站在路边,紧闭呼吸

更不敢看着车辆

山洼的草木被滚落的碎石惊醒

连同我们的心跳,一起

奔到了嗓子眼

 

当红旗慢慢绕过最后一辆大卡车

车轮从悬崖边上飞过

我用镜头记录下了那一瞬

这道让人双腿发软的“鬼门关”

 

在山顶,白云载着蓝天

碧绿的草地拥着金黄的油菜花

所有的风光好像为我们喝彩

猎猎的经幡,在夕阳的余晖中

为我们诵经,给诗人招魂

 

 

 

 

●树中树

 

云,在雪山上生长

树,在树身上生长

牛粪,在藏民的墙头上生长

 

当我们在茶巴拉乡的一位藏民家喝完酥油茶

他把我们带到了一片千年古树林

一棵核桃树足能占地半亩

人站在树下就像一只蚂蚁

 

最奇特的自然现象

就是树在树中生长

一根根杨树挺拔地生长在老树干上

就像一位母亲用自己的沧桑

托扶着自己的儿女

 

我在这片树林静默了良久

这是否是一种生命的接力?

自然造化,弄人匪浅

我自愧自己白活了几十年

 

 

 

●色麦村

 

在色麦村

一位诗人正在藏民的青稞地里

挥镰收割

 

他会捉镰刀

姿势不错

只是效率低下

卓玛阿姨不住的笑着教他

 

虽然只是几分钟

但在色麦村的麦田里

我们的灵魂

洁如哈达

 

 

 

●雅江雅江

 

告别拉萨,循着日喀则的歌声

沿雅江逆流而上

陡峭的悬崖和咆哮的河水

在海拔五千米的高度

我找到另外一个自己

 

走进西藏,我是一个缺氧的孩子

我的呼吸浑浊,我行走的样子

倾斜。阳光暴晒

雨说来就来,有时在我的前方

有时在我的后面。那些放牧的藏民

以及低头吃草的牦牛

让我这个行走的游子

有了一丝原始的慰藉

 

在沙丘的后面,蔚蓝的湖泊

沿着溪流的臂膀,与戴着面具的雪山相连

藏民门户上飘扬的国旗

像一束阳光在草尖上颤栗

 

在仲巴县的夜色中

几位行吟诗人挤在一间没有灯泡的旅馆

张大嘴巴呼吸,放低声音说话

 

风声拉长了雅江源的静谧

我感到那些无法企及的梦想

连同生命中飘渺的追逐

今夜,即将陨落在雪域高原

  

 

                  2012-9-30

 

              王武军:在文字里寻找自己

     http://blog.sina.com.cn/wangwujun5555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