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如风,穿过时间的海

(2017-11-13 15:13:05)
标签:

原创

青春美文

分类: 心之茯苓------

  

  爱如风,穿过时间的海   网络美图

              

                 /水生烟     

1

季颜没注意楼下什么时候搬来了一户人家,也或者母亲饭桌上说起时她没有在意。只是春天里的下午,她难得的休息半天,上楼时刚巧遇见抱球出门的男生。匆匆一瞥,她只看清他的短短寸发和因为过分浓黑而显得有些桀骜的眉毛。

天气暖起来了,轻风摇摆着将要萌芽的柔软枝条,窗户便像是关不住了似的。季颜换好中棉卫衣,推开窗,刚好望见刚才那男生在院子里独自拍球、跳投的身影。

季颜坐下来,翻出课本温书。只是一道题还没有做完,楼道里便响起“咚咚咚”有节奏的声响,季颜瞬间脑补出男生手拍篮球上楼的模样。

季颜长舒一口气,手中的钢笔似有千斤重。不自觉地看向窗外,阳光真好啊,树枝轻轻地摇,柔软得不得了,像是生恐伤了枝上嫩黄芽孢。青草在园圃里隐隐透出绿色,似有若无的,只待一夜春雨,便会争先恐后钻出地面了吧。篮球架不远处的秋千,静静地空垂着,像是睡着了一样。

季颜手托腮望向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妈妈就站在身后,声音不悦:“习题做完了?发什么呆?”季颜收回视线,她知道不然的话,母亲接下来会有一堆“比你聪明的人比你更努力”之类的鸡汤等着给她恶补。

  

第二天早上,下楼走到那家门口,正遇男生出门,书包斜斜挂在肩上,抬眼望见季颜,便笑着招呼,“嗨,早!”季颜刚露出一个笑容,不待说话,房门豁地打开,中年女子追出来,将一盒牛奶塞进男生手里,嘴里兀自说着:“怎么又不喝牛奶啊,邵飞?”

叫邵飞的男生像是被牛奶烫了手,没等季颜反应过来,牛奶已经魔术般地被转移到她面前。她下意识地伸手接住,只见男生大大笑脸,“你喝吧,对皮肤好哦!”说着还刮着脸颊做了个鬼脸,然后大步跑掉了。

季颜递过牛奶,阿姨却怎么也不肯接,并笑着说了好些夸奖的话。当然,如果她知道后来的邵飞会调侃说“吃了人家的东西就要做人家的媳妇儿”之类的话,她肯定直接将牛奶放他家门口算了。

 

2

邵飞读高二,刚从外地转学回来,母亲全职陪读,似乎做最多的就是操心他的伙食和营养。隔两天季颜下晚自习回来,经过他家门口时,闻见饭菜香气从虚掩的门里飘散出来。而房门就在这时被大力推开,邵飞笑容阳光的一张脸探出门外,“嗨,今天在宣传栏看见你的照片了,学霸姐姐,求带!”

季颜不觉莞尔一笑,虽然怎么说呢,做学霸的滋味有时也不甚美妙,但她还是笑着说:“加油哦!”

邵飞从身后端出一盘粉饺,他说:“我们家那边的习俗,农历三月三要用野菜蒸制粉饺,我妈让我给你家送上去,但我想着你快下课了,所以在这里等。”

季颜不知该接受还是婉拒,少年真诚的目光在楼道略有荧黄的灯光下,愈显清澈黑亮。她一时竟怔怔地愣在了那里。直到少年撞了下她的手臂,方才蓦然回神,倏忽红了整张脸。屋里脚步声渐渐清晰,有声音在叫他的名字:“邵飞?”季颜慌慌回神,对着那个声音喊了声:“谢谢阿姨!”接过邵飞手里的盘子,逃也似的跑上楼去。

 

就这样渐渐熟悉起来,有时候也会结伴上学,他个高臂长,路上常常边走边抬起胳膊,拉开她双肩包的拉链,不动声色地将母亲强塞给他的牛奶放进去。不止牛奶,有时候还有其他女孩子喜欢的零食。他得意地说:“这样多好啊,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和我妈再也没有因为喝牛奶的事儿吵过架。”

季颜笑起来,“可是我们家却并没有因此省下买牛奶的钱呢。”她说:“我妈每天晚上都会准备好牛奶水果,陪我做题到深夜,然后她还会起身,问我要不要吃宵夜。”

她说:“有时候我会问她,成绩是不是真的有那么重要,可是每次她给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邵飞想了想,大人似的摇了摇头,说:“身体最重要。”

是的,身体最重要。几天之后,季颜就懂得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因为极度困乏,那天早上她起晚了,匆匆下楼绕过小区的绿化带,想要抄条近路,没想到会眼花脚软地直直撞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额头先与粗糙树皮做了亲密接触,疼得她龇牙咧嘴。因为太赶时间,所以来不及细究,只是一路奔跑。没想到在校门口遇见邵飞,他大惊小怪地挑高了半边桀骜的眉毛,“季颜,你流血了!”

季颜这才觉得额头跳跳地疼,她下意识地伸手抚住前额,忽觉头晕眼花,一阵阵脚软。

 

3

那天是季颜生平第一次逃课。

看着她额头上的丝丝血痂,白皙皮肤红肿一片,邵飞不由分说地拉她去了诊所。将伤口处理好,出来时阳光万丈,铺天盖地让人睁不开眼睛。邵飞忽然转头问她:“你逃过课吗?”

季颜摇头。邵飞笑起来:“那你想吗?”

季颜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用力地点了头。

“走!”邵飞说,自然而然地牵起了她的手。季颜挣了一下,没挣开,只好红着脸由他。少年转过头,笑着的眼睛神采飞扬。

其实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两个人衣袋里一共也没有多少钱。后来刚好经过一个站牌,乘客寥寥,目光对视时他们在彼此的眼睛里发现了相似的内容,于是开心地跳上了公交车。事实上这是一个好主意,一块钱可以走出好远的路。在车上季颜睡了美美的一觉,那么长的梦,长得就像过完了一生。她睡得太熟,不知什么时候就将脑袋枕在了邵飞肩头。这个无意的姿势,让平常看似不羁的少年僵直了一路,心慌时掌心里全是汗水。

后来他们到了郊外,一望无际的田地里种着连绵无际的有着阔大叶片的植物。邵飞认出那是向日葵,他说:“向日葵六月份才开花,到时候我们再来,一定美极了!”

季颜想了想,说:“六月份已经高考结束了,而我不知道自己会去向哪里。”

邵飞笑一笑,他说:“不管你将去向哪里,但这都不妨碍你看一场花开啊!”

季颜看着他的侧脸,他的笑容清朗干净,仿若此时此地的阳光与春风,他可以将事情想得这样简单、纯粹,季颜想,这样多好,不似自己的顾虑重重。比如她竟会问他:“那看完向日葵之后呢,我们还能见面吗?”

迎着阳光,邵飞眯着眼睛,他笑着拉一把季颜的胳膊,指引她避开脚下的石头,“为什么不能?”他说:“大小姐,你都不放假的?”

“那再以后呢?”

邵飞扭过脸,没有看她,但她能够清楚地听出他声音里的笑意,“如果我考不上你所在的大学,那么索性去你学校门口摆地摊咯!”

季颜红了脸。不远处有河水奔流向远,河水清潺溅起白浪。季颜加快了脚步,装作没听见邵飞接下来说的话:“这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在等着你下课,以后换你等我。一年之后我去找你。”

“能吗?”过了很久,季颜转过脸,面颊仍有未褪轻红。

“能。”他说,语声轻暖,如春风。

 

 ——————《青春美文》2017年8期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