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鼓诗选
十鼓诗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732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鼓短诗选(九)

(2012-10-07 07:19:01)
标签:

文化

分类: 十鼓诗选

     ----------------------------------------------

我的自行车

 

 

 

我一直把它看成是蟒蛇
两个车轮是大眼睛
在它瘦瘦的童年
我驯服它游走世界
保留一颗向上的心去收取温暖

夜晚,把它放在庭院下
它金属的光芒让
黑暗的脚步不敢靠近
我猜到他们一定是看到了
它在一点点移动
从旧生活的月影里站起

每一次熬过痛苦和潦倒
每一次摆脱虚弱和悲伤
每一次走出创伤的门
我都和它站在一起

每一次驻足细看
每一次就有传遍全身的感动
每一次让我想起阳光照耀的大森林
它金属的光泽
就让我想到前进的道路
想到庞大。想到和它一起
抬起头来说出我的自尊

 

 

 

 

--------------------------------------------------- 

一曲终了

 

 

 

从船上渡过去
唱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你就是立于船头的将军
握一把长矛刺穿
盔甲一样的海
挑一尾鱼出来
你惊异发现鱼的眼
你遗落的衣扣
如此巧妙的钉在理想之上
还在黑夜里巡游
你想找寻一张网
为了更轻易地到达
月光飞起时
你肚儿翻白
直到黎明你穿上道德的T恤
你再没有想一次关于扣子的事

 

 

 

 

------------------------------------------------

大雪中的乡愁

 

 

 

多大的雪,也不能真正覆盖我心
也覆盖不住这尘世一切
道路上车笛慌乱,与宁静相反
我要的方向被占住
一根树枝在路边硬是推开我
象一个苹果跌落在白中
伤掩盖在脚底
这座小城,我已生活了13年
它没有德令哈一样迷人的名字
没有让我,可以告诉她我的夜晚的姐姐
雪如果突然停在半空
我的头上就会有多少刀子下来
为我剔骨,让我的血开成玫瑰
我的骨就是路灯,在黄昏的东北边界
哦,幸福其实是哭泣的!
白雪之上的灯光是泪光
不晓得痛的人他指甲麻木
内心正在走远。未来总是有雾遮住
总是要有胆怯按住一些暗示
理想总是一编又一遍,叫着大雪
从不停歇的大雪,年复一年的赶来深埋
在苹果内部有块疤
那是糖死亡的身体,多少年后
他将是一块燃料
是这座城市少了的黑色的马

大雪多么亲密,这是天堂发来的原谅
我在想,有没有一首诗真的能
写尽千古乡愁,大雪白啊白白啊白

 

 

 

-----------------------------------------------

五月,我没出去

  

 

 

有些凉,阳光鞭打他的身体
出去出去,走出去
柳叶接受了恋爱的人。
硬币的声响击中他的脑袋
那是将兰花搬上窗台
不小心碰落晒太阳的脸
女儿在隔壁为纸上的位置念着英语
声音和硬币一起一落
他上身光着,感觉自己是张刚发行的纸币
不幸是漏印了半边脸
命运的错版让他,左边是光明
右边是黑暗。
他想起父亲被伤口陷害进伤口的一生
他年轻时的罪恶,就是悄悄埋下
他这颗灾难。羞耻的马,三十七年没拉回收成的玉米
五月,他常做一个梦
在大水里漂浮
在看不见门的门前经受轮回
一个女人大声喊叫,象用劲的箭头
五月,他没出去
五楼晾的床单,阳光里一大朵盛开的牡丹
他看见空虚中命运的形状。
一切的下落都在虚浮,惟有阳光是坚硬之物
他转身,听见昨夜堤下的海
风涌起藏在水中的力量,一群群鱼向前
他的内心开始造船

 

 

 

----------------------------------------------

流沙

 

 

 

没有器官,看不见面具
有的是热情,是魔
仅是一个躯体,并不想恢复旧日
在造着旧日

不是街舞,沙里爬鱼是
最好的间谍
没有韵事发生
向潜伏于水的月亮女人靠近

他看到这光辉,开始造沙
他试图掩埋过去,最终还是被沉重压住
他老去流沙依旧曼妙
压不住优美曲线

 

 

 

 

----------------------------------------------

清明

 

 

 

似乎是习惯,这一天

我都早起,早早的

想到爱,想到那些巧克力山包

 

我要吃了他们,这是我

一直想说的一句话

我要带上一些纸

准备吐出他们的骨头

 

可是我发现一个错误

每一次走到他们面前

都神志恍惚,就有水银一样光亮

把我带到更远

 

我知道,那不是太阳

太阳刚刚在山顶象一盘蛇打开

我知道,我闻到的是多年留下的酒香

 

 

 

 

---------------------------------------------

他乡

 

 

 

不能去他乡

就把他乡看成一个国家

把自己看作遗民

这样心就近了

有时看天空

就感觉风呼啦呼啦

一大片茅草在我们头上

这些隐居的流亡

多少人难谱其声

纷纷而作:后三十年

 

 

 

 

---------------------------------------------

诞生七○年代

 

 

 

我们已经开始,

并且在开始时就取得胜利,

横空出世。

 

我们为百合的盛开失去自由,

我们是囚犯,

是被解放出来的蜘蛛。

 

我们跃出,

从暗礁的洞穴寻找水桨,

把秘密在缺失的水域展开。

 

我们匿名

和复活节岛的雕像一起,

把通道一点点吞噬。

 

我们被收回或毁灭,

在漂浮的界限之外,

美丽与大地脱离。

 

我们穿越丧钟,

携带真理留下的痕迹,

和所有星光一起不缺席。

 

 

 

 

---------------------------------------------

岩石

 

 

 

你是最古老的眼睛,一直盯着这个世界

多少鸟飞去再不回来

大风里的哭泣声越走越远

 

你是唯一干不掉的水

有你在,万年的鱼种还在想着大海

有你在,就有灵魂的路

消失在里面的是悲伤的神

 

有你在,就有塔

就有祭奠的江山,就有暴风雨和勇士

就有千年的草种骑上黑色的马

重新开始故事

 

 

 

 

---------------------------------------------

月色

 

 

 

悄悄不说话,从一条鱼嘴里吐出

一片芦苇让夜色更加闪亮

水声发出铜的清脆

月荡着水波葫芦一样出来

思念的人定会看见

那被鸟揪落的树叶

像一块玉佩在一个人腰间叮当

拨开芦苇踩水过来

大梦方觉的叹息

我听出了那是爱国者理想的遗落

没有邪恶的水里

血肉之躯是宅没有变化

水是时间的永恒

在这里,故国的尘埃寻找不到美

现在水里照出的不用天问

是他守宅多年的镜子的梦境

 

 

 

 

---------------------------------------------

忠贞

 

 

 

雪的泪,你看见吗

她转身把光阴对我

要我激活水声

我不会厚黑术

我本真诚如羽

 

谁在导演人生大悲

我不堪忍受劈开死亡之路的音乐

我的魂缠着你的魂

还是不是魂

羞耻已尽,同情拽紧我的肋骨

哭泣埋伏为锯齿草

做一对亡命之徒

雪在飞,我听见轻吟如蝶

 

雪,我喊出名字

像喊开一处庭院

雄风刮过,窗格黑暗无声

落入心的杯盏的

只有蝉壳一样的沧桑在晃动

还在活着的沧桑

 

雪,让大地嘶鸣如一座祠

雪,让我们继续向河蠕动

 

 

 

 

----------------------------------------------

十年

 

 

 

英雄白发

回首如马

长枪少年立于坡上

 

三十而立

从青年到壮年

不过一声鸟鸣

不过一个寒风潇潇的夜

 

坐在空中的人

从不为爱身陷其中

他们看不到世上

绝于灰尘的纯洁

 

看到纯洁的人

悲伤总是跑得很快

一个十年

内心里就有一个孩子走失

 

 

 

 

-----------------------------------------------

空中的云朵

 

 

 

如灵魂聚集,冬天表现严肃
一场冰雹带着历史的重力
飞快落下,有人惊惶跑去
街道冷清,发亮的石板更亮
很早就走去的人
还会归来敲门吗

刚刚走远的秋天
怀念之水在最低处流淌
保护干净。望向天空
风在横越,让你也想飞的更高更远

悲伤不是我,云白色的影子
像刚出生的小牛,穿过黑暗的草丛
小鸟绑紧嘴的犁铧
不悲不喜,平静地飞
寒冷气流并未过去,当阳光再度照进
空中云朵,盛开如非洲茉莉
那一丝丝血迹是谁的呢

 

 

 

 

-----------------------------------------------

鸟从不问自己的祖籍

 

 

 

在天空之上,人类远比鸟渺小
鸟的高大不是形体可以比较
鸟比整个人类更爱地球
鸟从不为祖籍而悲,鸟小小的躺下
只占用一点泥巴和草

鸟一次次走远,在黑夜里安静
用黑夜阻挡砍伐地球的人
他们在梦里才不那么可怕

有时我握住鸟
就感觉握住了自己的祖籍
温暖并不都体现在人身上
听鸟的心脏,轰鸣之声里想到月亮
有人欲通过撞击来探测水
水,最能打破秩序之物
它给人类的绝情、惊恐、移动、毁灭
科学,你到最后是否会
留住月亮这神灵启示的榛果
我的灵魂看见苍白的身体
要到哪里去!风一吹就散去
鸟与我对视
欲言又止,微闭上红色的眼

 

 

 

--------------------------------------------

燕子



多久未和你说话了,当又一个夜来临
灯下我认出你来,小燕子在嘴上
放下一粒黑土,我便用思念的长杆捅
多久未悄悄喊它
听它身上土豆花的味道

是的,多年我养成了习惯
从辽宁到河北,从村庄到城市
从河流到大雪,从飞翔到忘不掉的人
玩物丧志,从抛弃到两分钟哭出来
春去秋来,夜里在镜前照着自己
看燕子守护那粒黑土
确是这样的,走得再远我也要有镜子
我知道这不是我自己;在每个出行人的心里
家乡,永远没有坏消息


 

----------------------------------------------------
暴雨



据说暴雨要下三天
我并不害怕,甚至连声叫好,我可以储藏一些盐了
天空还黑的不够,那么多的蚂蚁全带着枪
往云里刺,他们还应该来的再多些
叫他们父亲并不为过。他们干的是口口相传,落进我嘴里
象吞进一条蛇。一声车笛,马蹄铁嘎然而止
我忽然想一个远古文明和暴雨有关
一个老乞丐随即跑进来,本能的我给他倒出一个空挡
一片梧桐叶子在他肩上,象洪水的旋涡不掉
我开始不安,我的父亲正在药房坐诊
我身上的麻木久未消失了,象那女店员对我的笑
世界,我站在水牢的窗前
似乎在等狱卒把牢门加固

 

 

 

 

---------------------------------------------

塞上曲



我宁愿离开城市,去那个小古城高楼临风
心随飞檐飞去,不担心突然出现野猪撕裂我衣
走在山中小路,就想起古稀父母秋波落泪的佳人
还站在尽头摇摆手臂,就有痛自森林
这苍山的肋骨中传来。一块半残的青砖
我信它是风干的男人之乳,曾垒进城
给敌人给有父母的人,坚强,倾听或死去
这珍贵的东西,提醒了我一件事:文明是恐怖的
它带你远行,总会让你遇见邪恶的老人
和义愤填膺的勇士。在山巅就会听见大风歌
悲愤中,一爱国之士惨遭凌迟和无知的噬咬
未存片骨,只留下白色的影子,在黑暗的灵魂里
象针,象一棵高大的松树。而我的思想犯了一个错误
以为这裁缝能将灵魂与灵魂连上,却忘记在夜晚中
他击打在巨石上,那碎的声音,多象断了的琴弦
高山流水,真正的孤独之音,总在历史后发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几幅鸟图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几幅鸟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