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2019-04-20 10:27:42)
分类: 文明的开端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纬书的神奇】

 

关于我们万物之灵人类的起源,究竟是何时何地何种由何缘由促成,一直是令人好奇的。虽然尚有许多争论,但目前比较公认的是起源于非洲。

 

简约地说,从一千万年前最初的地猿到五百万年前南方古猿的进化,标志着人类家族从高等灵长类中分化开来;此后古猿进一步进化成为人科当中更接近现代人的类群-人属,时间在大约250万年前,地点则是非洲的东非大裂谷地区。“能人”作为人属中最早的智人,亦即最早能制造石器工具的人类祖先,其化石在1960年发现于坦桑尼亚西北部靠近肯尼亚的奥杜威河谷。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本文作者海色清澄并非古人类学专业人氏,但人类起源的东非大裂谷地区,恰与我在上一篇博文中发现的华夏上古文明所起源的“天圆地方”的四海之地相合,这一点就足以引起我的兴趣。

 

我国古代早期的文化典籍大多称“经”,《山海经》,《易经》等等,后来还有大量的佛家书籍也称“经”。其实还有一类似乎不怎么入流的古书称为“纬”,一般被认为是假托孔子儒家经义以宣扬迷信的,除了和道教隐约有关系外,古今评价都不高。但纬书中有一本叫《春秋命历序》为汉代无名氏所撰,却是非常特别,因为它记叙的是传说中天地开辟以来自三皇以下,迄于春秋的太古传说。

 

“元气正则天地八卦孳。大风飘石。

冥茎无形,濛鸿萌兆,浑浑混混。东方为左,西方为右”。

 

开篇描述天地之初就不同凡响,接下来则更为有趣。

 

“自开辟至获麟二百二十七万六千岁(据后文似应为二百六十七万岁),分为十纪,每纪为二十六万七千年。”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这段话里有两个典故。“开辟”指我们熟悉的盘古开天辟地,而“获麟”指春秋鲁哀公十四年猎获麒麟事,时间大约是公元前479年,相传孔子作《春秋》至此而辍笔。

 

此书后面对十纪中的每一纪还有进一步说明,涉及到许多我们熟悉的人物如仓颉黄帝等,这里暂不展开。对我而言,特别有意思的是古人所说开天辟地于二百六十万年前,这个时间和我们已知人类诞生的时间是相近的。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但它也促进我去思考一个问题。

 

宇宙的年龄当然不止这两百多万年,依大爆炸模型推算,据说有一百三十多亿年,就是地球的年龄也有四十多亿年。对于古人而言,不大可能有能力认识到人类诞生前的历史,因此我想所谓开天辟地世界的诞生,更可能是指人类诞生,是人类认识到世界和自我存在的开始。

 

再继续往下想,“获麟”是一个历史事件,那么“开辟”会不会不只是一个神话传说那么简单,其背后也是一个真实的自然或历史事件呢?如果是,那么这个惊天动地的事件就是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重解盘古】

 

盘古之神是开天辟地故事的主角,但他究竟代表了什么呢?

 

对盘古的最早记载是《三五历记》,为三国时代吴国人徐整所著。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在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

 

一下子看不出盘古是什么,只知他在开天辟地之前,应该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中酝酿了很长的时间。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於天。圣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故天去地九万里。”

 

盘古在天地之间极长大,而且有个不断变长的过程。读此突然有所悟,莫非他是...

 

再看另一本古书《五运历年记》: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

 

这是说盘古的身形如风云,声音象是雷电,死后身骸化为万物。

 

这进一步确认了我前面的猜测,现在终于可以告诉大家了:盘古是火山之神。

 

答案可能出人意料,但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关于盘古的描述,就可以发现还是非常吻合的。火山尚未喷发之时,岩浆密闭于山体之中,古人就想象盘古是处于混沌的“鸡子”之中。一朝喷发冲破山巅,火山灰冲上高高的云霄,漫出的熔岩一层层加厚着大地,“是故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空气中的火山灰柱又看起来屹立于天地之间,是故“盘古极长”。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火山灰烬在空中的形态犹如云气,而喷发时的声音则犹如雷霆。当喷发结束,尘埃落定,大地被重新塑形,是故山川河流皆由其化。熔岩又能带来地壳深处的矿石,火山灰是肥沃的土壤,故滋生万物...所有这些又和《五运历年记》中的描述可以对上。

 

只有火山才具有如此开天辟地的力量,盘古的形象应是从火山化来无疑。

 

 

【还原开天辟地】

 

接下来的问题是:与盘古开天辟地相对的火山爆发是泛指呢,还是特指某时某地?

 

还有,如果说开天无疑指的是火山爆发冲破山巅而上云霄,那么辟地指的是什么呢?

 

辟,此处应通“劈”,指大地象被斧子劈过一样裂开。什么地方会有如此的地型呢?对此我联想到了前面提到的东非大裂谷,这处独一无二的地理奇观,号称是地球上最深的裂痕。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它是一个由东西两个分支组成巨大陷落带。其主支东支,南起莫桑比克的希雷河河口,经马拉维湖向北纵贯东非高原中部和埃塞俄比亚高原中部,直达红海北端,全长约5800公里,宽几十至二百公里、深达一千到两千米。

 

从时间轴来看,大裂谷的中部在三千万年前从图尔卡纳湖地区开始形成,一千万年到达肯尼亚中部,八百万年到达坦桑尼亚...大裂谷的开裂往往同时伴随着火山活动,又以五百到一百万年间为剧。直至今日,大裂谷依旧是火山地震活跃地带,以年均每年几十毫米的速度分裂着。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这样看来,无论从时间和空间上,大裂谷的形成恰巧伴随着古人类的进化。

 

大家还记得前面纬书中记载的“东方为左,西方为右”吗?这说明“开天辟地”之时大地是东西开裂的,这和大裂谷东支的南北走向又是一致的。

 

关于人类如何形成,科学家一般都关注脑容量的变化。确实脑容量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但光有容量大的大脑,智慧也不会自动产生,这一点从人类的婴儿成长为成人过程中需要接受大量的教育就足以证明。目前人工智能火热,但人工神经网络也要海量的特征数据输入训练强化,才可能建立正确的内在模型。

 

想象着二百多万年前的一天,休眠已久的火山突然爆发,巨大的山巅被冲破,碎石尘埃飞上云霄,天空被遮盖,日月无光。赤热的熔岩横流,大地又再次开裂成东西,植物被山火点燃,动物则惊叫着四散逃命...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自然惊人的伟力就这样每日每夜强烈地刺激原始人的大脑。这一轮火山爆发不知持续了多少年,也许这一次,诸如天和地,东与西等概念在原始的人类的心中终于清晰形成,成为他们共同生活中需要关注和交流的一部分,从而又促成了语言的发展。最终这“开天辟地”事件成为最早的人类记忆而代代相传。

 

 

【发现盘古山】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如果盘古确实是非洲大裂谷一带的火山,那么它代表的究竟会是哪一座呢?

 

想想都有趣,但这似乎又是一个Mission
Impossible
的问题。

 

我国南阳桐柏山一带是盘古神话比较集中的地方。所谓“血为淮渎”,传说是盘古的血化为了淮河,有人还专门作过考证。

 

桐柏山,最早出现在反映大禹治水的《禹贡》中:“导淮自桐柏”,由此可以推断桐柏山是淮河的发源地,如今公认淮河的源头也就在桐柏山。

 

读者也许会说,讨论这有什么用呢?你要找的是东非洲大裂谷的某座火山,看不出来这和我们的桐柏山会有什么联系。

 

接下来就要用到我的一个独特观点:“复制的九洲”,即《山海经·五藏山经》中的地理和《禹贡》中描绘的山川大地实际上最初是指非洲大陆,而非中国;由于两者在宏观地理层面上惊人的一致性,华夏古人从非洲迁至中国后便以同样的名字命名。具体可以参见我的博文《二)被复制的九州-隐藏千年的《禹贡》真相》。

 

所以现在只要能找到非洲的“淮河”,就能找到盘古-非洲的“桐柏山”。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将非洲与中国的地理映射,比较容易对上的是红海-渤海,东非高原-青藏高原,尼罗河-黄河,赞比西河-长江。接下来埃及对应于冀州,非洲的“徐州”则是索马里肯尼亚一带的沿海平原,“淮河”就是这一地区肯尼亚第一长河塔纳河(Tana
River)
,全长1000公里,从西而东入印度洋。塔纳河发源地附近的非洲第二高峰肯尼亚山应该就是“桐柏山”,它正巧在大裂谷的边缘。

 

看起来挺神奇,那肯尼亚山是一座火山吗?虽然目前的肯尼亚山看不到火山常有的圆孤形峰冠,但它还真是一座火山,只是属于那种基本上不再会喷发的死火山。

 

肯尼亚山目前海拨5199米,人们推算它未喷发前曾高达7000米,很有可能曾经是非洲第一高峰。1991菲律宾吕宋岛的皮纳图博火山大喷发是20世纪世界上最大的火山喷发之一,喷出了大量火山灰和火山碎屑流,使山峰的高度大约降低了300米。而肯尼亚山的喷发削峰将近两千米,难以想象它喷发时会是怎么样的惊天动地。

 

华夏探源(九)开天辟地:寻找人类的第一份记忆

 

肯尼亚山最后一次喷发的时间是什么时候,会不会就是二百多万年前,相当于古人类目睹“开天辟地”的时候呢?

 

这个时间点确实不好找,但最终在维基百科网站上找到了对应的一个数字:2.6-3.1
MYA
,亦即2.63.1百万年前。

 

这就是盘古留给我们人类第一份记忆的时间。我相信由地下熔岩产生的开天辟地的力量,在塑造了大裂谷的同时,也在某个层面塑造了我们人类。

 

 

海色清澄(微信号: femtoyang 公众号:大地的指纹)

2019420日于海上九城。

 

【大地的指纹】【华夏探源】【文明密码】系列用全新的视角发现华夏文明的源头。本文为海色清澄完全原创作品,如需引用文中观点请注明出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